橙紅年代

6-48報告教官,我們不是狗屎!

字體:16+-

果敢街頭遍布中文招牌的小電器行,手機店、五金雜貨鋪,看起來和國內小鎮別無二致,一些三輪摩托簇擁在街頭招攬著生意,塗著特區政權標記的皮卡車後麵,懶洋洋的坐著穿綠軍服的當地士兵,甚至連他們的單綠『色』軍裝都是國內采購的,看起來就像是若幹年前的pla。..|com|

天邊黑雲滾滾,一派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暴雨又要來了,但是劉子光和李建國兩人仍在不緊不慢的走著,偶爾有路過的帶槍軍人看到李建國都尊敬的喊一聲教官,李建國則很從容的向他們點頭致意,看來這個教官當得還算不錯。

“那個姓安的為什麽還呆在這裏,不是說他受傷了麽?”劉子光不解的問道。

“他走了,你怎麽辦?”李建國竟然來了這麽一句。

劉子光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個李建國可真夠狠的,把安主任當成人質來確保自己的安全,這一招棋走的真是又狠又準,還不『露』馬腳,反正天高皇帝遠,這邊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都是可以解釋的通的。

“那現在可以放他回去了麽?”

“他不走。”李建國說。

“為什麽?”

“見了你就明白了。”

在郊外僻靜處一座警衛森嚴的吊腳樓裏,劉子光見到了傳說中的安主任,這是一個和吳子恩有著諸多相同之處的中年人,麵目謙和,很有親和力,但是卻又沒有明顯的特征,屬於那種丟到人堆裏就找不到的類型,或許他們部門挑選特工的時候就是照著這個模板來選的吧。

安主任確實負傷了,但是並不重,腳底板被陷阱裏的鐵刺紮穿,已經包紮好了,但是行動還是受到一定影響,可以想象李建國是怎麽背著他從茫茫大山裏走出來的,光是這份救命之情,安主任怕是就要記一輩子。

李建國不善言辭,安主任倒是個口才很好的人,滔滔不絕的向劉子光介紹了事情的經過,在稱呼劉子光李建國他們的時候,安主任總是習慣『性』的說“你們總參”如何如何,事實上李建國以前是狼牙大隊的高階士官,這一點也沒有隱瞞安主任,所以劉子光也懶得糾正他。

“這次要不是你們總參的人出手,損失就更大了,這次我們麵臨的任務很棘手,情況錯綜複雜,涉及到好幾個國家的情報機關,起因是這樣的,在我國境內西北某地從事分裂行動的恐怖組織tip,遭到重創後企圖逃出境外,向他們伸出援手的是東亞某國情報機關披著宗教外衣的外圍組織,平時他們都是從事另一項北逃業務的,這次不知道為什麽竟然和tip勾搭在一起,他們選擇的路線是從西南口岸出境,然後再輾轉前去歐洲的大本營,我們及時得到了情報,並且迅速展開行動,可是情況比預想的要複雜,負責沿途護衛的是很有背景的當地軍閥武裝,總之,我們吃了虧,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這也是我堅持留在這裏的原因。”

劉子光明白了,安主任一方麵是咽不下這口氣,另一方麵是無法承擔失敗的責任,部裏也怕承擔責任,所以不敢繼續派人過來,這才便宜了自己這個所謂的獨立承包人。

“安主任你放心,這件事交給我們了,一定會把這幫雜碎從地洞裏揪出來明正典刑。”劉子光信誓旦旦打了包票。

“好,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我喜歡你們年輕人的這種氣魄。”安主任高興地拍了拍劉子光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

辭別了安主任,劉子光來到李建國的駐紮處,先和紅星公司的二十名小夥子們一一見禮,這些承擔了軍訓任務的教官都是在國內服役多年的士官,軍事素質本來就相當優良,撿起來之後更是沒的說,看他們黝黑的皮膚,肌肉鼓脹的胳膊和堅毅的眼神就能知道,在這兒當兵當得很痛快。

在李建國的辦公室,桌子上攤開一張小比例尺軍用地圖,李建國已經用紅藍鉛筆在上麵做了標記。

“這裏是匪徒的巢『穴』,我就是從這裏把安主任救出來的,這裏山高路險,易守難攻,他們經營已久,所以,雖然被發現了,也不會輕易轉移,再加上最近連日暴雨,別的地方更難去,所以我斷定他們還在這裏。”

說著李建國又拿出一張鉛筆繪製的草圖,上麵是軍閥武裝的基地圖,建築物的透視輪廓畫的很不錯,沒看出來李建國的美術功底相當好。

“他們的基地分為兩處,互為犄角,都在險要位置,易守難攻,當然這隻是相對的,如果有一架武裝直升機,哼哼。”

李建國冷笑兩聲,繼續講解:“據我估算,他們能打的兵有二百人,武器裝備以輕武器為主,最多就是迫擊炮和火箭筒了,雖然有一些先進的帶紅外夜視瞄準係統的美式步槍,但就憑這幫貨『色』,恐怕還玩不轉,所以,打他們不用費什麽勁,五十個人都是多的,一個排就夠。”

劉子光仔細觀察著地圖,忽然問道:“他們的收入來源是什麽?”

“罌粟,他們是製毒販毒的軍閥,屬於那種誰也管不了的。”

劉子光明白了,緬北軍閥武裝多如牛『毛』,但也不都是不識好歹的貨『色』,隻有這種無法無天的人才敢和相鄰的大國作對,幹這些不上台麵的齷齪事。

轟隆隆一陣雷響,暴雨再次來臨,急促的雨點敲打著窗外的芭蕉葉,廊簷下,雨水形成一條線,擊打著不知誰放在那裏的搪瓷臉盆,乒乒之聲宛如機槍掃『射』。

……

熱帶雨林的作戰指揮,劉子光不在行,一切交給李建國打理,第二天的時候,從國內趕來的第二批增援力量就到了。

這夥人的成『色』就差了些,穿著打扮五花八門,緊身開領t恤,支起領子的polo衫,花花綠綠的短袖襯衫,太陽眼鏡,沙灘褲,七分牛仔褲,涼鞋、人字拖,看起來就像是去泰國旅遊的觀光客。

卓老二親自帶隊,矮壯的洗浴中心老板鼻梁上卡著鏡,嘴裏嚼著口香糖,頭皮剃的發青,脖子上掛著金光閃爍的粗鏈子,身後站著一群同樣風格打扮的青年男子,都是一派江湖氣,站都站不直,哪有半點軍人氣質。

劉子光親自迎接,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弟兄們也都喊著劉哥劉哥的,寒暄之後,劉子光就把李建國推了出來,說這是建國哥,你們都認識的,以後這短時間,沒有劉哥了,隻聽建國哥的。

江湖好漢們自然是認識擺燒烤攤的建國哥的,紛紛點頭招呼,李建國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指著旁邊一輛敞篷的卡車說:“上去!”

弟兄們沒坐上空調客車,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上敞篷卡車,一車拉到軍訓基地,圍牆上拉著鐵絲網,四角的瞭望塔上有背槍的哨兵,大門口堆著沙袋,上麵架著機關槍,黃澄澄的子彈鏈垂在槍下,反『射』著熱帶的灼熱陽光,帶卷邊帽的士兵麵孔漆黑,冷冷的看著卡車上的觀光客們。

汽車開到訓練場上,西南特有的紅土地上,依然有著昨日暴雨留下的一汪汪積水,李建國腰間懸著斯捷奇金自動手槍,手裏拎著根藤條,冷酷的站在汽車前,命令大家下車。

眾人拎著旅行袋跳下車,馬上被命令將旅行袋放倒一邊,然後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脫下來。

“什麽,全脫?那我們穿啥?”有人質疑道。

“你出來。”李建國用藤條指了指他。

那人傻笑著站了出來,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倒黴。

“來之前已經給你們講過了,這趟幹的是什麽買賣,所以我就不重複了,身為軍人,應該無條件服從命令,而不是質疑,你現在給我做一百個俯臥撐,立刻!”

那夥計嚇得一哆嗦,看看卓二哥,卓力也是一臉無奈,沒辦法,隻好趴在地上認真的做起俯臥撐來。

其餘的人不敢多說話了,三下五除二脫下衣服,有人從庫房裏搬來一大堆衣物,從軍用四角褲衩到軍用『迷』彩t恤,外衣外褲,鞋子帽子全都一應俱全。

不大工夫,大家穿戴完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個表情比哭還難看,這都是什麽破衣服啊,國內早就淘汰的連民工都不穿的單綠『色』混紡軍裝,肥嘟嘟的褲子,綠『色』尼龍襪子,解放鞋,解放帽,帽子上還有顆紅五星,腰間係上褐紅『色』的人造革武裝帶,簡直要多土有多土。

李建國陰沉著臉圍著他們轉了幾圈,看誰敢發牢『騷』,這回大家都學乖了,誰也不敢『亂』說『亂』動。

“我不管你們以前在江北是龍還是虎,到了這裏,你們連蟲都不是,充其量隻能是路邊的狗屎!”李建國提高嗓門罵道。

“報告建國哥!”卓力實在忍不住了,挺著脖子喊道。

“很好,知道說話前先報告,但是記住,以後喊我教官,你說吧。”

“報告教官,我們不是狗屎!”卓力麵紅耳赤的吼道。

“是不是狗屎,要自己證明給我看。”李建國抬起藤條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峰說:“十分鍾之內,爬上去給我看看,你們就不是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