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1 非洲大市場

字體:16+-

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駛的汽車都乖乖的向右邊路肩靠攏停下,留出寬敞的大大道供領導們的車隊暢通無阻的行進,等浩浩『蕩』『蕩』的車隊過去之後才重新上路,不大工夫抵達機場。.|com|

江北機場是一座中型民用機場,可以起降國內航班的支線客機,劉子光旗下黑人歌手馬丁.奧巴馬即將踏上飛往首都的客機,並且從首都機場搭乘安哥拉航空公司的飛機回到位於西非洲的故鄉。

在中國混了這麽多年,陳馬丁一文不名,跟了劉哥之後,短短幾個月時間就成了有身份的跨國商人,劉子光幫他弄了兩集裝箱的過時小商品走海運發往西薩達摩亞,據說這玩意在非洲銷路還不錯,又給他買了回家的機票,感動的黑人兄弟眼淚嘩嘩的,都不想走了。

候機大廳裏,一排健碩的墨鏡男子雙手交叉放在身前,圍出一塊空間來,好奇的旅客們從人縫中望過去,隻見一個身穿白衣的黑人男子,身邊放著兩口皮箱,麵前站著幾位本地籍男子,雙方飽含深情的擁抱、握手,話別,場麵相當感人。

“劉哥,二哥,帥哥,再見了!我會想你們的。”黑人眼中晶瑩閃爍,厚嘴唇哆嗦著,在廣州的時候他過著流離失所整天被警察追,同鄉打的生活,隻有到了江北市後才體會到了社會主義中國的優越『性』,江北的好漢們一直把他當兄弟看待,雖然工資少點,但是啤酒管飽,還有沒見過世麵的小妞可以泡,簡直就像生活在天堂裏一般。

後來就把出事,公安把沒有合法簽證的陳馬丁抓了進去,又是劉哥費盡周折上下打點花了不知道多少錢才把他撈出來,這份深情厚誼,馬丁永遠銘記在心。

正是這次入獄,讓他反思了許多,來中國的目的所在,部落拚錢讓自己漂洋過海來到廣州,是為了進口物美價廉的中國商品啊,身邊有許多黑人都是靠這個發了家,在當地蓋了大別墅,娶了大美妞,自己不能因為日子過的舒坦,就忘了處在水深火熱中的部落鄉親們啊。

於是陳馬丁在提起想回國,順便帶些“當地土產”,劉哥這人就是厚道,當即組織了貨源,所有出口流程全包了,自己隻要當個甩手掌櫃,回去接貨批發就行,換句話說,錢都給他扔到麵前了,隻要彎下身子撿就行了。

陳馬丁和大哥們一一擁抱話別,大哥們也都嚴肅的拍著他的肩膀,說著保重,一路順風之類的話,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感覺。

馬丁終於含著眼淚登上了飛機,等他進了登機口,貝小帥放下揮舞的胳膊納悶道:“光哥,你咋那麽厚道,這筆錢不老少啊。“劉子光說:“這都是從他工資裏出的,這哥們藝術細胞不是蓋得,他帶來的生意也不下十萬。”

“那也不該給那麽多啊,他是打工的,咱是老板啊。”貝小帥還是忿忿不平。

“這小夥子有慧根,是塊材料,這兩集裝箱貨物三瓜不值兩棗的,就算打了水漂也沒啥,權當投石問路了,真要打開銷路,咱也做點外貿啥的,反正晨光機械廠的車間都閑著呢,非洲可是個廣袤的大市場啊。“劉子光意味深長的說著,他的眼光自然比卓力貝小帥之類的人要長遠的多,別人隻能看眼前幾天,幾星期,他卻能看到數年之後,甚至十餘年之後的發展方向。

把陳馬丁送上去首都的班機之後,劉子光等人順便到紅隼公司租用的停機坪去查看自家的運五保養情況。

站在寬敞的停機坪上,遠遠看到一架銀光閃閃的灣流公務機,飛機附近站了好多人,都是一水的短袖白襯衣和黑『色』西褲打扮,時值夏季,市委市『政府』的官員們都喜歡穿這樣一身行頭,劉子光等人頓時好奇的觀看起來,原來是剛才車隊中的那些人,他們同樣來機場送人的。

官員們輪番和一個穿唐裝的男子握手,然後將其一行人送上飛機,在下麵握手致意,一長串專車就停在附近,警察來回奔走護駕,場麵相當排場。

“嘖嘖,你看人家這派頭,那架飛機起碼得上億吧。”卓力眯著眼睛讚歎道。

“必須的,那是灣流啊,可不是安二,對了,那貨是誰啊?”貝小帥問道。

“什麽國際財團的霍『主席』,我在號子裏就聽過他的名頭了,據說幾百億的身家呢,要能把他綁了,這輩子都不愁吃喝了。”孟黑子躊躇滿誌的望著遠處飛機舷梯上揮手的霍英傑感慨道,他手下混碼頭的那幫兄弟都散了,出了之後就跟著劉哥隨行打點了。

“人家國際金融家哪是那麽好綁的,身邊保鏢海了去了,再說這種級別的大老板,中央都是很重視的,綁了就是個事兒,到時候有錢拿沒命花,劃不來啊。”卓力蹲在那裏吞雲吐霧著說。

一幫人正兒八經的討論著怎麽綁架霍先生的時候,市委市『政府』一幹領導已經開始動身返回了,這次霍先生過來是敲定幾個項目立項的問題,他在首都人脈深厚,承諾把批文拿到,同時幫大開發把上市的問題搞定。

本來因為太平洋投資尚未注資而隱隱有些擔憂的領導們又興奮起來,暗暗嘲笑自己小肚雞腸,人家霍先生是做大買賣的人,手底下資金都是以億為單位進行運作的,那能看得上江北市這點小錢,這回大開發的聶總和市『政府』的一位秘書長同機前往首都去辦理批文事宜,更是讓大家把心放回到肚子裏。

灣流公務機中,裝潢精美,燈光柔和,寬大的真皮沙發坐起來相當有彈『性』,私人專機的舒適程度遠遠超過普通客機的頭等艙,更何況還有專門為你私人服務的空中小姐,一位身穿阿瑪尼職業套裝的金發碧眼的空姐扭著腰肢端著托盤走過來,將一杯香檳呈現在聶總麵前,晶瑩剔透的高腳香檳杯上還帶著冷霧,聶總很矜持的點點頭,說聲三克油,端著酒杯向坐在過道另一邊的霍先生致意,霍先生拔出叼在嘴裏的煙鬥,說聲您隨意。

霍先生平時不怎麽喝酒,隻喝北歐產的一種限量版的礦泉水,每瓶價格高達一百美金,這種奢華的生活是剛脫離了喝紅酒兌雪碧的聶萬龍所無法企及的,能和霍先生同機旅行,更使他受寵若驚。

雖然不是和霍先生第一次打交道,但是那都是公共場合,沒有這麽接近過,聶萬龍嚐試著和霍先生聊上兩句,但是幾句話之後就發現自己的層次完全沒法和人家接軌,自己認識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市委書記,省裏的廳局級幹部而已,人家霍先生一張嘴就是政治局的某某,某部長的兒子和我小兒子在伊頓公學是同學,過幾天要開一個party,某某國際影星,某某名媛將會到場,聶總你要不要一起玩玩雲雲。

聶總受寵若驚,連說霍先生開party,我一定到。

灣流噴氣機在雲層上空平穩的飛行著,霍先生有些倦了,去後麵專門隔出來的臥室休息了,聶萬龍本來還想打聽一下關於上市的事情,見霍先生疲勞也就算了,他們大開發最近一直在忙這個事情,辦好這個事兒,他的資產起碼能漲上十倍,就能真正跨入一流富豪級別,和省裏的大佬們搭上關係。

ipo不容易,『操』作成功的手續費官價是一千萬,還不保證你哪年能成功上市,大開發的資金幾乎都投到項目上去了,這次拚湊出來的一千萬已經是老底了,若是別人,聶總未必放心,但是霍先生的信譽那是絕對可以保證的,此前霍先生已經在上海舉辦過一次金融峰會,各國證劵交易所的駐滬代表都來了,更何況還有這麽氣派的專機,這事兒,靠譜!

……

回到公司之後,劉子光拿起電話查詢銀行戶口,聽到餘額後不禁皺起了眉頭,上次那個合同執行完畢後,吳子恩就銷聲匿跡了,安主任也沒了消息,自己用那張據說可以“無限透支”的銀行卡購買了五輛大排量越野車之後,就被告知停用了,這讓劉子光很是懊惱了一把,難不成說堂堂國家有關部門連他這區區一千萬都要黑?

這合同沒有白紙黑字,隻是口頭協議,想打官司都沒地方打去,自己訂購了兩架海鷗式螺旋槳教練機,廠家已經在催款了,在省工商管理局重新登記的注冊也未到位,山裏正在籌建中的紅星小學也是盼資金盼的望遠欲穿,劉子光表麵上光鮮無比,財大氣粗,其實已經是寅吃卯糧,入不敷出了。

他給安主任留下的那個保密號碼打電話,打了十幾遍終於打通,安主任支支吾吾的說,吳子恩有任務,目前不在國內,也聯係不上,對於資金方麵的事情,自己無權過問,隻能幫著問問。

放下電話,劉子光靜靜的抽了一支煙,他所擔心的事情終於來了,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安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