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25 秘密訓練基地

字體:16+-

如果把.50ae手槍子彈和使用最為廣泛的九毫米巴拉貝魯姆放在一起比較,那就像是一個又高又壯的大漢和一個八歲小男孩站在一起,如此巨大的子彈,動能和由此帶來的後坐力自然也是超乎想象的,即使是初級軍事愛好者也明白牛『逼』哄哄的沙漠之鷹隻適合出現在靶場和『射』擊俱樂部,任何想拿它當自衛武器的想法都是極其愚蠢的。..|com|

軍械員抱著膀子斜著眼看劉子光,這個新加入的菜鳥如果是個聰明人的話,就絕不會選擇沙漠之鷹,而是要一把gl或者sig係列,那才是一個合格的特工應該選擇的武器。

但劉子光竟然真的拿起了這把沙漠之鷹,他身高不過一米七六,手掌也不足以完全握持住沙漠之鷹巨大的槍柄,但他真的拿了起來,並且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

連看過劉子光檔案的趙輝都有些驚訝,老實說沙漠之鷹確實不是一件合適的武器,無論是進攻還是自衛都不夠格,這種手槍粗大笨拙,容彈量隻有七發,在突如其來的近距離作戰中,遠不如一支裝滿17發子彈的g17火力來的猛烈,威力巨大,精度極好的優點在劣勢麵前被抵消的一幹二淨,尤其是這種.50口徑的大家夥,在黑暗環境下膛口焰極大,『射』擊之後還會短暫停留在『射』手的視網膜裏,造成短時間的盲視。

但趙輝並沒有勸阻劉子光,他也抱著膀子帶著一絲笑意看著劉子光,永昌貿易不歡迎菜鳥,如果這個新丁沒有他檔案上寫的那麽神乎其神的話,還不如盡早將其退回原部隊。

軍械員給劉子光開的是室內移動靶,就是那種模擬街巷的靶場,時不時會跳出一個或者多個人形紙靶,『射』手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根據靶子上的形象判斷是否具有威脅『性』,然後選擇開槍與否,這項『射』擊練習的紀錄保持者正是同來的趙輝。

“多拿幾匣子彈。”劉子光用手指輕輕敲著軍械員麵前的台子,軍械員氣鼓鼓的又從身後拿出五個彈夾,並且很惡意的沒有給劉子光任何攜行具。

劉子光倒也光棍,把五個彈匣一一『插』在褲腰帶上,右手提槍走進了靶場,軍械員陰險的笑笑,悄悄把靶場內的照明調低了五萬個流明。

室內驟然一暗,宛如那種黃昏的黑暗,靶場裏模仿的是標準中國式的街道,兩旁是店鋪和民居,還有晾曬的衣服,廣告招牌等,以及公共汽車到站的聲音,摩托的轟鳴聲,行人走路說話的聲音,街邊的叫賣聲等。

劉子光站在入口處,說了聲準備完畢,軍械員就按動了開關,巷道一側的二樓陽台上忽然跳出一個紙靶,還沒等靶子完全彈出來,劉子光的槍就響了,啪啪兩槍打在紙靶的頭部位置。

“停!”軍械員暴跳如雷的從『操』控室裏跳出來喊道:“你沒看清楚就開槍,傷及無辜怎麽辦!”

劉子光聳聳肩:“靶子手裏那麽長的槍管,想看不見都難,難道等他完全跳出來我再開槍麽?”

二樓陽台上,那個頭部被打爛的紙靶子上,一杆步槍的槍管剪影在黑暗中格外明顯,軍械員被堵得說不出話來,一跺腳又回去了。

劉子光繼續向前走,仿佛故意報複他似的,兩邊街道上,正麵馬路上,甚至地下窨井裏都不斷跳出靶子,速度之快令人應接不暇,軍械員和趙輝隔得遠遠地就隻聽見靶場裏一陣陣沉悶的槍聲,膛口焰的光芒閃個不停。

“這小子,把沙鷹當成自動啊。”軍械員驚歎道。

趙輝聳聳肩,啥也沒說。

五分鍾後,劉子光從靶場裏出來了,手裏的沙鷹還冒著硝煙,腰間的五個彈匣全打光了,軍械員調出成績一看,二十五個紙靶,其中十七個敵意靶,全部是要害位置中彈,並且是雙連擊,這個成績已經打破了永昌貿易的『射』擊練習記錄。

軍隊隻尊敬強者,剛才還臉拉得比苦瓜還難看的軍械員,已經換上了熱情洋溢的笑容,伸出手說:“文小驢,叫我小驢就行。”

劉子光也笑著和他握手:“劉子光,新來的,多關照。”

文小驢忽然驚訝道:“哎呀,你還能聽見啊。”

劉子光從耳朵裏掏出兩枚.22口徑的彈頭說:“我有耳塞的。”

文小驢不禁汗顏,剛才故意沒給劉子光護耳套,沒想到人家早就料到這一招了,還不知道啥時候從自己櫃子上偷了兩發子彈,自己居然都沒察覺。

“小驢是咱們的改槍高手,喜歡用什麽家夥,回頭讓他給你挑一把好的,對吧小驢。”趙輝望著兩人笑道。

“一定的,你是我見過的第二個能把沙鷹打得這麽好的人。”文小驢由衷的說道。

“第一個是誰?”劉子光問。

“老趙啊,咱們的快槍王,不過你一來,他就要讓賢了。”文小驢嗬嗬笑道。

“我那個不算的,用的是357的口徑,再說了,這玩意也就是靶場裏玩玩,實戰中可不敢把『性』命托付給它。”趙輝接過劉子光手裏的沙鷹,拉開槍膛清退了最後一發子彈,再把槍交給了文小驢,而文小驢依然拉開槍膛再次查驗有沒有子彈,最優秀的槍手總是這樣,哪怕別人驗過一百次的槍,到了自己手裏還是要驗一下,要不然心裏總有疙瘩。

這回文小驢真的相信劉子光說的那句“都行”了,最難打的沙鷹在他手裏都跟玩似的,別的槍械也就不需要再試了,當然程序總是要走的,作為培訓的一個重要環節,『射』擊訓練是必不可少的。

文小驢拿出一大堆武器,從老掉牙的英國造恩菲爾德四號步槍到最新式的通用動力公司歐洲地麵作戰係統分公司與hk合資生產的xm8輕型自動步槍都有,各種口徑的彈『藥』成箱子的拖出來,還有各種製式的手榴彈,槍榴彈,槍發火箭彈,可以說,全世界近百年來的的武器都可以在這裏體驗到。

看著目瞪口呆的劉子光,文小驢顯然很是得意,他抱著膀子說:“這隻是第一課,回頭還要讓你玩玩米四聯高『射』機槍這種逆天的玩意呢。”

說到這個,趙輝就在一旁輕笑了:“小驢,劉子光以前也是高炮營的,這玩意他可比你熟。”

文小驢有些尷尬,但很快就挺胸嚷道:“那76毫米艦載速『射』炮他總沒玩過吧。”

劉子光瀑布汗,連艦炮都要學,這裏到底是什麽所在。

……

訓練中心的夥食很好,采用自助餐形勢,川菜湘菜魯菜粵菜法國菜意大利菜日本菜一應俱全,西式糕點各『色』水果冰激淩,茶水飲料各種洋酒白酒,隨意取用,餐廳布置的很溫馨,在這裏也能見到訓練基地的同學們,大家都坐在各自的桌子前吃著飯,互相並不怎麽打招呼,擦肩而過時隻是微微點頭致意而已。

劉子光和趙輝坐在一起,一邊撥弄著盤子裏的烤牛肩峰肉,一邊低聲問他:“這些都是公司的人?”

趙輝含糊的答道:“大概是吧。”

劉子光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隻是“實習員工”的身份,不該知道的事情不應該問的,便不再說什麽,低頭吃起飯來。

晚上的住宿條件也很不錯,每人都有單間,中央空調強勁無比,有『液』晶電視和電腦,但是,打開衣櫥,架子上居然掛滿了衣服,抽屜裏是還沒開封的襯衣內衣襪子等,這回劉子光沒有大驚小怪,而是拿出一套黑『色』夜禮服試了一下,居然相當合體,簡直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

此外還有深『色』淺『色』的西裝各一套,陸軍常服一套,體能訓練服一套,『迷』彩作訓服一套,擦得鋥亮的禮服皮鞋和軍版常服黑皮鞋、運動鞋、戰鬥靴放在衣櫃底部,連腰帶和領帶都是現成的。

帶著一絲興奮,一絲惶恐,劉子光進入了夢鄉,他睡得並不踏實,因為擔心有人會以夜襲的方式考核自己,但讓他失望的是,除了窗外的螢火蟲,一整夜都沒人打擾他的安眠。

第二天,一身作訓服打扮的趙輝來敲門了,今天的訓練安排是地麵支援武器,包括火箭筒、無後坐力炮、迫擊炮、大口徑機關槍和定向雷、塑料炸『藥』的培訓,大型武器隻是要求基本掌握而已,並不要求打出很優秀的成績,但各種爆-炸物的訓練就極為嚴格了。

授課形式采取一對一,一位文縐縐的中校教官言傳身教,教劉子光如何使用雷管和炸『藥』,如何在汽車裏安炸彈,如何埋設地雷,如何運用手頭容易獲得的民用物資製造簡易炸彈,上校講的深入淺出,劉子光聽的滿頭冒汗,這些可都是殺人的絕技啊,中校居然平淡的宛如在教授小學生手工課。

劉子光學的很投入,很認真,所有的課目,教官都不需要講第二遍,這位一絲不苟的中校甚至在私下裏對別人說:這個小夥子是我帶過最優秀的學生!

接下來的課目是學習駕駛各種交通工具,摩托車、小轎車、大卡車、大客車,裝甲車、坦克車,以及快艇、遊船、直升機、小型飛機、熱氣球等。

對這些玩意,劉子光可謂駕輕就熟,實際上他的駕駛水平比派來教他的教練還要強上那麽一點點,所以在這方麵的課時也和『射』擊課一樣,可以大大縮減培訓時間。

最難的課程還在後麵,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幾門常用外語,並且要說的沒有口音,劉子光終於『露』怯了,除了英語還能簡單對話之外,日語、法語、阿拉伯語啥的,簡直是這個耳朵進,那個耳朵出,怎麽學都學不會。

趙輝和他打趣說:“原來你不是樣樣精通的妖孽啊,不過也好,你要是真能說一口地道的布魯克裏腔英語或者大阪口音的日本話,我真要懷疑你以前受過什麽特種訓練了。”

劉子光故作無奈的說:“人無完人啊。”其中心中暗道布魯克林腔我確實不會,一嘴地道的牛津腔還是說得出來的。

但是他知道,適當的隱藏實力是明智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