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35 胡警官登門

字體:16+-

劉子光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頌鐮的層次,應該不能接觸到這麽高精尖的設備,這東西來的太過於簡單了,我懷疑有詐。.|com|”

薑總說:“這也算簡單的話,那就沒有複雜的任務了。”

劉子光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以為如果他們真的不想讓東西落到我們手裏,會有很多種手段把貨船連人一起毀掉,但他們放棄了,僅僅是做出了步步緊『逼』的態勢讓我們以為,這東西是費盡心血得來的,不會有假。”

薑總笑笑:“研究所已經鑒定過了,確實是核潛艇上用的,反向測試正在進行,我們沒那麽好騙,他們也沒愚蠢,這塊儀表板就是他們主動送給我們的,怕我們不敢要才搞了那麽多的花頭,又是日本人又是海空軍圍追堵截的,搞得煞有介事,其實就是一場戲。”

“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難道不知道這東西落到我們手裏會造成什麽後果麽?”劉子光其實已經知道答案了,但是他還是要這樣問。

“要知道,軍火商並不在意國家利益,他們要的隻是訂單,大量的源源不斷的訂單,以及國會批準的各項巨額研究經費,隻有不斷前進才能保持領先,國無外患者恒強,外國人雖然不知道這句話,但實際上卻在做,那些有記載的沒記載的案,哪個不是他們默許的呢,他們需要一個強勁的對手,如果沒有,他們就會製造一個出來。”

“你是說,他們故意把機密泄『露』給我們,增強我們的海軍實力,然後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向國會要錢了?”劉子光很識相的做恍然大悟狀。

“是這個道理,當然他們不會把最核心的機密拋給我們,tb23已經過時了,他們的研發中心裏一定有了更先進的產品。”薑總話鋒一轉,舉起酒杯說:“不管怎麽樣,你們兩人出生入死把貨物拿到,這功勞是貨真價實的。”

兩人碰了杯,劉子光淺嚐一口紅酒,問道:“那我現在可以休假了麽?”

“可以,事實上我們也不是天天都有業務,永昌公司的員工充分享有國家規定的各種節假日,加班費也是按照國家標準,現在你可以休息一周時間,然後進入待命狀態,一旦有事,要立即放下手上的任何事情奔赴現場。”

“大家都過來,照相了。”有人喊道,眾人趕緊放下酒杯走到蛋糕旁,以陳金林兩口子為中心擺出各種姿勢,趙輝按下照相機快門,飛快的跑過來站在人堆裏伸出手指做了個老套的勝利手勢,大家一起喊“茄子”。

“啪”的一聲,鏡頭裏留下了永久的紀念,至於這張照片會不會衝洗出來那就是兩說了。

陳金林的老婆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丈夫懷抱中,海軍少校一邊摟著老婆一邊抱著孩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沒邊的笑容,劉子光問他:“陳工,準備給兒子取什麽名字?”

“想好了,叫陳子光,以此紀念和某人的菲律賓之行。”陳金林惡意的笑道。

“陳工,我可還沒兒子呢!”劉子光威脅道,眾人一片歡聲笑語。

切蛋糕,開香檳,一番慶賀之後,終於還是恢複了平靜,陳金林一家人提前離開,去過幸福的小日子去了,趙輝也開車送劉子光離開。

省城的街道上有些飄雨,台風的影響還沒過去,鬧市區車流擁堵,汽車緩慢的爬行著,趙輝一邊開車一邊給劉子光講解紀律:“幹咱們這行,上瞞父母,下瞞妻兒,做過什麽,去過哪裏,絕不能透『露』半個字,你的軍官證暫且保存在公司,實際上你也不需要這東西,因為你從入役到退役,身份都是保密的,你隻需要在心裏知道自己是一名現役軍人就可以了。”

“那麽,我屬於哪個部門呢?或者說,我們屬於哪個部門,歸誰領導?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這麽被你們拉下水。”劉子光說。

趙輝笑了:“我們誰也不屬於,我們是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如果你非要追溯一下淵源的話,那就國防科工委吧,不過並不是現在的國防科工委,原先的部門在1998年改組成了解放軍總裝備部,然後又成立了一個由國務院和中央軍委聯合領導的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而我們單位在97年的時候就成立了,所以說這兩家單位都是我們的娘家,你明白了麽?”

“我糊塗了。”劉子光說。

“隨便你怎麽理解好了,反正在公司上班絕不會吃虧,有錢拿有妞泡還有免費的機票可以全世界旅遊,想想都覺得愜意啊,難道你不是這麽認為的麽?”

劉子光聳聳肩膀:“我已經體驗過這種生活了,確實刺激,但是一不小心就會因公殉職,順便問一句,我有保險麽?”

趙輝哈哈大笑,忽然又沉靜下來,淡淡的說:“公司的榮譽牆上,有成立以來犧牲的同事照片,有機會我帶你去看一下,講講他們的曆史,你會理解什麽叫死的重於泰山。”

窗外的雨還在嘩嘩的笑著,車隊長龍堵著不動,對麵車道空『蕩』『蕩』的,遠遠地看見交警在封路,新聞裏說今天有中央大領導來本市視察,大概警察封路就是為了這事兒。

趙輝等的不耐煩了,下車把兩個車道中間的隔離柵欄拉開,上車一打方向盤就出去了,逆行開到路口,早有兩個警察過來盤問,趙輝拿出一個特別通行證放在風擋玻璃下,又衝警察做了個手勢,警察便敬禮放行了。

“趙經理很吃得開嘛。“劉子光讚道。

趙輝搖搖頭說:“他們不是給我麵子,是給這塊省委警衛局發放的通行證麵子,這可是貨真價實的車證,在省城基本上除了不能撞人之外,別的違章都無所謂。”

“這麽好使的話,為什麽不早點拿出來用呢?”

“沒意思,特權這種東西,越是心裏沒底的人越喜歡,真到了一定地步,反而更想當個普通人。”趙輝若有所思的說著,駕駛著汽車一路狂奔,把劉子光送回了軍區第一幹休所。

“我就不進去了,後備箱裏有傘,你自己拿。”趙輝說著,伸出手和劉子光握了握。

劉子光下車掀開後備箱拿出雨傘,卻驚訝的發現後備箱裏放著起碼五套車牌,有軍牌、武警牌、公安牌和兩副外地民牌,還有一口帶密碼鎖的鋼製箱子,想來裏麵或許是微型衝鋒槍之類的玩意。

劉子光沒有大驚小怪,拿了雨傘就把後備箱蓋上了,趙輝把手伸出車窗擺了擺,一踩油門絕塵而去,劉子光也打著傘向幹休所走去。

忽然身後一陣倒車的聲音,趙輝徑直倒了回來,這次把頭伸出了車窗喊道:“有機會的話,咱們一起出差。”

“沒問題!”劉子光笑著揮揮手。

……

雖然劉子光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一星期,但是關山海一家人全都心照不宣的沒有問什麽,隻是告訴他,老程頭又回鄉下了,關濤幫著找了個律師,已經在處理遺產捐贈的事情了,想必幾個月內就有結果。

既然老程頭已經回家了,劉子光也就告辭了,開著自己的汽車從幹休所出來,第一件事就是給家裏打了個電話,讓他們不用擔心,哪知道老爸接了電話說已經有人來過電話了,說你在外地出差,不方便打電話,讓我們放心。

再給李紈打電話,不出所料,李總冷淡的很:“你還知道回來啊,我以為你把我們娘倆忘了呢。”

劉子光心裏咯噔一下,心說李總這口氣像足了怨『婦』,情況可是不大妙。

一路疾馳,不到三個小時就回到了江北市,這次出國的差使雖然時間不長,但是給人留下的印象卻是極為深刻的,劉子光心裏也多了一絲為國盡忠的榮譽感。

終於到家了,劉子光還是先回了父母家,因為知道兒子會到,家裏已經預備了熱飯熱湯,此時已經是八月底了,幾場大雨過後,秋意漸濃,好久沒見到兒子的老爸老爸坐在餐桌旁絮絮叨叨,說著最近發生的新聞,小雪那孩子當上高考狀元之後,香港中,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都發來了錄取通知書,並且是帶全額獎學金的,但小雪還是選擇了她的第一誌願,北清大學。

這算一個新聞,還有就是老貝家買了新房子,是濱江小區的高層江景房,一百五六十個平方呢,說道這個老爸老媽就嘖嘖稱道,說小帥那孩子別看平時吊兒郎當沒個正形,其實能幹著呢。

劉子光忽然靈光一閃,說:“咱們家這個過渡房也該淘汰了,回頭咱也買新房,買個別墅,帶花園車庫遊泳池的。”

老媽慌道:“可不敢『亂』花錢,你還沒結婚呢,先把婚房安排好再說別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劉子光被說得頭昏腦脹,推說要去上班剛要逃走,忽然門鈴響了,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有段時間沒見的胡蓉胡警官。

“胡警官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什麽可以幫你的?”劉子光倚著門問道。

“小光,人家胡警官來找過你兩三次了,還不請人家進來。”老媽一把推開劉子光,笑容滿麵的邀請胡蓉進屋來坐:“小胡裏麵坐,有剛切的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