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38 欺負小孩不算本事

字體:16+-

值班民警遲疑道:“李所,他是中學老師。.|com|”

李所怒道:“什麽老師,老師有這樣的麽,看過他證件麽!”一番訓斥之後,又不依不饒的推搡著劉子光:“你哪個單位的?誰讓你來的?”

劉子光佇立不動,伸掉李所抓住自己衣領的手,同時聞到李所身上一股酒味,皺眉道:“李所長,公安五條禁令你忘了麽?”

“你幹什麽!襲警是吧,來人,把他銬起來,等我回來再處理!”李所高聲命令道。

小王沒動,兩個協警從屋裏出來把劉子光推到牆邊上了背銬,李所這才悻悻的出門開車走了。

劉子光被押到拘留室,少年們看到心目中的偶像也和他們一樣被關進了鐵籠子,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值班民警解了劉子光的手銬,問他:“身份證呢,拿出來登記一下,唉,你也真是,惹誰不好惹李所,這兩天他心情差著呢,你撞槍口上了。”

說小王,其實也有三十出頭了,人情世故明白得很,看劉子光的氣勢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犯不上為了李所得罪人。

接過劉子光遞過來的身份證,小王隨意的瞄了一眼往值班室走,忽然停了下來,回頭一臉驚訝的問道:“你是劉子光?”

“對,我是劉子光。”

“哎呀,你就是劉子光啊,早就聽說過你的名字,就是沒見過真人,誤會誤會,趕緊出來。”小王忙不迭的打開鐵門,但劉子光卻賴著不走了,揚言說誰把我關進來的讓誰把我放出去。

小王沒轍,趕緊出去打電話,劉子光在後麵喊了一嗓子:“有牌嗎,拿兩副來。”

不超過五分鍾,李所就趕回來了,親自打開鐵門向劉子光賠禮道歉,一張大紅臉上熱情洋溢,嘴裏嚷著什麽不打不相識之類的話,劉子光就坡下驢道:“李所你看我這幾個學生怎麽辦?“

“哎呀你這話咋說的,都出來出來,不就打個架麽,下次注意就行了,權當在所裏醒個酒了,檔案啥的不要擔心。”

李所大包大攬,熱情無比,不知道還以為他和劉子光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幾個協警在旁邊都看傻了。

劉子光帶著學生們開車走了,李所臉上才顯出yin鷙的表情來,小王湊過來問道:“李所,沒事吧?”

“但願沒事,這小子是人大代表,又和市局領導關係相當好,犯不上為這點小事得罪這尊瘟神。”李所擦了擦額上的汗,忽然想起來什麽似的對小王說:“小王啊,剛才的事別外傳啊。”

“李所我心裏有數。”小王拍著胸脯保證道。

……

劉子光開著越野車載著四個少年在霓虹閃爍的街道上疾馳,少年們心『潮』澎湃,激動萬分,劉老師雖然掛著學校輔導員的職務,但是已經好久沒『露』麵了,能和他同坐一輛車,回去還不能吹上三五天。

鄧渺凡因為以前和劉老師是一個院的老鄰居,所以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發現汽車不是往家的方向開,便納悶的問道:“劉老師,咱們這是去哪裏?”

“去把這個場子找回來,老師我好久沒鬆骨頭了,今兒就帶你們出了這口惡氣。”話說著呢,手機就響了,劉子光用藍牙耳機接聽了貝小帥打來的電話,勸阻了他要派人過來的提議,說:“興師動眾的沒意思,我有段日子沒『露』麵見血了,再不出來晃悠晃悠,江北道上的夥計都快把我忘了。”

以貝小帥的本事,打聽一個人的下落不是難事,根據他提供的情報,劉子光驅車來到位於市中心步行街附近的某家ktv俱樂部,門口停滿了汽車,人來人往的看起來生意不錯。

劉子光停好車,帶著四個鼻青臉腫的少年走進ktv大廳,徑直來到服務台,笑容和煦的問道:“你們老板呢,我找他有點事。”

服務台裏是個挺漂亮的妞兒,嘴裏嚼著口香糖,翻了翻紫『色』的眼簾瞅著劉子光,從他身後那幾個小孩臉上就能看出,這位絕不會是來娛樂消費的。

“潘經理,有人找老板。”小妞衝後麵喊了一嗓子,然後繼續低頭玩手機,與此同時,坐在大廳沙發上的幾個保安也發現了劉子光的不對勁。

但凡這種娛樂場所,總免不了各種糾紛,指望警察是沒戲的,所以老板們大都雇傭幾十號身強力壯的保安人員,娛樂場所的保安都是有些真材實料的,隔三差五就要跟人打架,不是處理場子裏的糾紛,就是拉出去和幫朋友出頭,昨晚毆打鄧渺凡等四位同學的人,就是來自於這裏。

三個保安站了起來,從後麵呈品字形圍過來,少年們感受到危險,紛紛向劉子光靠攏,劉子光用眼角的餘光看到後麵虎視眈眈的三個家夥,鄙夷的笑笑,走到大廳中央那座據說花費了五十萬巨資買來的一帆風順玉雕屏風前,單掌拍出,巨大的玉石屏風轟然倒地,摔在光滑無比的大理石地麵上,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

“再說一遍,讓你們老板出來。”劉子光拍拍手,輕鬆無比的說道,三個保安此時已經確定他就是來找事的了,不過看這排場恐怕不是一般人,他們小心翼翼的後退,等待保安部經理的到來。

片刻後,保安部長潘彪就到了現場,看到大廳裏滿地狼籍,五十萬的玉石屏風被砸碎,前台服務員嚇得不敢說話,門外的客人嚇得繞道,手下保安也噤若寒蟬,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喝道:“反了天了!給我打!”

但是當劉子光轉過臉的時候,潘彪立刻就慫了,客客氣氣問道:“這不是高土坡劉哥麽,有什麽誤會把您老招來了,二哥他們還好麽?”說著掏出煙來往上遞。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二十多個保安從樓上衝下來,手裏都拿著家夥,大廳裏的閑雜人等立刻回避,前台小妞悄悄把監視探頭也給關了,氣氛變得壓抑起來。

“劉哥,有什麽意見可以提,一出手就砸我們東西,不大講究吧。”見手下們到了,潘彪的膽氣也壯了一些,說話也硬了。

“就你這破店還值得我砸?我砸你個屏風是看得起你。”劉子光不屑的說,自顧自拿出煙來點上,把麵前二三十個張牙舞爪的小夥子當成了空氣。

潘彪明白劉子光話裏的意思,這家ktv雖然裝修的挺上檔次,生意也還不賴,但是距離當年的金碧輝煌,差了不止十萬八千裏,金碧輝煌是怎麽垮的,道上人誰不知道,是高土坡四大天王砸的,僅僅四個人而已,就把偌大一家洗浴中心給夷為平地,後來閻金龍死的不明不白,道上傳聞也說是被劉子光給做了,這樣的強悍角『色』,還真不是他潘彪能惹得起的。

“哥哥,有什麽誤會請說,弟兄們做的不周到的,我代他們給您老賠禮道歉,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看我的麵子,饒了他們吧。”潘彪低聲下氣的說道。

“就是他帶人打我們的。”鄧渺凡忽然站出來指著潘彪的鼻子喊道。

潘彪一瞪眼,隨即又軟下來:“是這個事啊,純粹是誤會,該怎麽賠就怎麽賠,我絕沒有二話。”

“這是你說的。”劉子光笑道,衝後麵一努嘴:“昨天誰去打人了,自個兒站出來互相抽嘴巴,抽到我滿意為止。”

欺人太甚!保安們一陣衝動,但是想到眼前這個人的厲害,還是蔫了,人家是幹什麽的,江北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亨,手下公司實體好幾個,小弟上千,隨便一個電話就能把ktv給拆了,把你腳筋挑了丟到淮江裏也不是什麽難事。

於是,昨晚去打人的保安們都乖乖的站了出來,分成兩排對著互相抽嘴巴,潘彪還在一旁監督,誰敢出工不出力,馬上就是一腳踹過去。

響亮的耳光聲充斥著大廳,樓上下來的客人都不敢走了,站在樓梯上欣賞著這副奇景,不大工夫,二十個保安的臉就腫了起來,有些人嘴角還掛了血絲,劉子光這才說:“好了,差不多了。”

保安們都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受此奇恥大辱哪能不怒火中燒,有幾個膽子大的,還惡狠狠地盯著劉子光,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下去。

劉子光也不在乎他們惡毒的目光,和和氣氣的說:“今天我就是讓你們長點記xing,欺負小孩不算本事,別仗著有兩膀子力氣就拽的二五八萬的,這個世界上你們惹不起的人多得是,今天的事就到這裏,我也不和你們一般見識,解散吧。”

保安們悶不吭聲的轉身走了,潘彪也想躲開,卻被劉子光叫住:“你留下,事兒還沒完,魏強在哪裏?”

魏強就是大開發副總魏良信的侄子,而這家ktv的老板正是魏良信本人,潘彪本人是魏良信花大價錢請來的保安主管,讓他賠禮認錯可以,打耳光也行,但是讓他出賣老板,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