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47 旅途.,漫畫家

字體:16+-

窗外的樹木飛也似地倒退著,火車發出有節奏的聲音,遠處是一望無垠的田地,高天闊野,都是城市裏見不到的景致。.|com|

到底是成年後第一次出遠門,小雪好奇的趴在窗戶邊上看個不停,離愁別緒很快就被興奮所代替,她不停的指著外麵問東問西,像個不懂事的孩子,劉子光笑眯眯的給她講解著,真有點長輩的感覺。

夏末初秋的季節,天黑的晚,雖然已經是傍晚時分,原野上的景物依舊清晰可見,遠處的田舍,牧歸的農人,鄉間道路上行駛的農用車,池塘裏的鵝群,還有鐵路沿線農舍圍牆上的別具特『色』的計劃生育標語等等,一切都是那麽新鮮,那麽有趣,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飯時間,列車員推著小車從走道裏吆喝著路過,劉子光打算買兩份盒飯,一問價錢,二十五一盒,再看小雪,腦袋已經搖成了撥浪鼓。

“太貴了,叔叔,我帶了飯的。”小雪說著,從行囊裏拿出兩個鋁製飯盒,裏麵裝的是她親手做的盒飯,白米飯和各『色』炒菜放在一起,顏『色』鮮豔香味濃鬱,令人食指大動。

正要開動,包廂的門被拉開了,一個矮墩墩的中年漢子兩手拖著行李走進來,嘴上還叼著一張車票,他看看鋪位上的鋁製號牌,再從嘴上拿下車票瞄了一眼,擦擦額上的臭汗,喜笑顏開:“就是這兒。”

新來的人把行李放好,坐在自己的鋪上,熱情的拿出煙來請劉子光抽,劉子光指指車廂上貼著的禁煙標誌,他就憨厚的笑笑,把煙收了,從旅行包裏掏出小瓶裝的二鍋頭,火腿腸、真空包裝的雞爪子、鹵蛋,花生米,很客氣的招呼道:“來,吃。”

“謝謝,帶了。”劉子光婉拒。

中年人嗬嗬一笑,擰開小酒瓶自己喝起來,一邊喝酒一邊攀談,天南海北的一通神侃,不大工夫就逗得小雪咯咯直笑,他還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兩人,果然,是東北某鄉鎮企業的業務員。

“兄弟,你結婚真夠早的,孩子都這麽大了。”中年人感慨道。

“我有這麽顯老?這是我侄女,我送她去上大學。”

“嗬嗬,哪個大學?”

“北清大學。”

“哎喲,那可是咱中國最好的大學,嘖嘖,恭喜恭喜,為這個就得喝一杯。”

說著從包裏又拿出一瓶二鍋頭,非要請劉子光喝,看他這副人來熟的樣子,劉子光也不好拒絕,就陪著他喝了兩杯。

天『色』漸漸黯淡下來,列車員進來換臥鋪票的時候,又帶進來一個臨時補了臥鋪票的女子,這女子打扮入時,戴著太陽眼鏡,拉著lv旅行箱,嘴裏嚼著口香糖,一副縣城達人的架勢,看到她進來,中年業務員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那女子大大咧咧的誰也不理,往鋪上一坐,拿出一瓶營養快線擰開放在小桌上,戴上耳機開始聽歌。

吃了晚飯,列車員換了臥鋪票關了大燈,列車內隻有溫馨黯淡的夜燈亮著,窗外的天『色』已經全黑了,車輪和軌道撞擊發出單調而枯燥的聲音,催人入眠。

小雪和衣爬到上鋪,有外人在場她就不怎麽愛說話了,懷著對未來的憧憬和忐忑睡著了,一覺睡醒的時候,列車已經行進到河北省境內,再有百十公裏就進京了,而同包廂的業務員和女旅客,已經不知道哪一站下車了,列車盡頭的洗手間門口排滿了等待洗漱的旅客,幸虧軟臥車廂人少,如果是硬座車廂,怕是等到了目的地都排不上。

洗漱之後,整理衣服和行李,再看窗外的景『色』,已經有些北方的感覺了,手機裏也收到來的短信,列車慢慢的開著,竟然停了下來,列車廣播解釋說是臨時停車,讓大家耐心等待,過了十幾分鍾,後麵一列白『色』的動車和諧號開過去之後,這列普通特快列車才接著開動。

首都很大,從進入城市邊緣開始,到最終進站竟然用了半個小時,望著窗外繁華的大都會景象,小雪有些癡了:“這裏……就是首都麽?”

首都到了,列車停穩之後,旅客們拉著行李陸續下車,外麵人『潮』湧動,密密麻麻黑壓壓一大片全是人,網架結構的火車站龐大無比,壯麗非凡,小雪茫然無措,緊緊拉著劉子光生怕跟丟了,兩人帶著行李跟著人流來到出站口,此時首都還處於黎明前的黑暗,天邊隱約能看到啟明星,站前廣場上全是人,警車停在角落,全副武裝的警察牽著警犬站在一旁,警惕的注視著來自祖國四麵八方的旅客。

劉子光隻在十年前來過首都一次,記憶早就模糊了,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忽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跳動的雙馬尾,苗條的腰肢,像個小女孩一般可愛的笑容,正是一中陳老師的女兒夏夜。

“小雪,劉叔叔,我代表首都人民歡迎你們。”夏夜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和兩人握了一下,看到對方有些驚愕的表情,得意的說:“我爸爸通知我來接你們的,就知道你們不認路,跟我走吧。”

三人直奔地鐵站而去,首都治安就是好,坐地鐵也要過安檢門透視行李,所幸的是淩晨時分的旅客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有位子,小雪是第一次坐地鐵,看什麽都好奇,這裏望望,那裏瞧瞧,但是並不開口問,而是看別人怎麽做,自己也怎麽做,劉子光看在眼裏,心中明白這孩子自尊心還是挺強的。

夏夜介紹道:“最近正是新生入學高峰期,本來火車站門口有學校的接待人員的,但是坐學校的大巴要等一段時間,不如趁這個機會坐坐地鐵,品味一下首都的風土人情。”

下了地鐵,又轉乘出租車來到夏夜的家,這是一棟位於高校宿舍區的出租屋,八十年代的老樓房,過道狹窄,房間裏淩『亂』無比,到處都是畫筆和畫布,還有吃剩下的方便麵碗和空可樂瓶子,桌上的煙灰缸裏積滿了煙蒂,觸目驚心。

“夜姐姐,你就住在這裏?”小雪驚愕道,拿手捂著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沒辦法,太忙了。”夏夜聳聳肩,無所謂的說,但看她可愛純潔的外形,和這『亂』七八糟的房間根本聯係不到一起。

“湊合吧,坐了一夜火車,先洗個澡,換件衣服,吃點東西,然後我帶你們去學校。”

小雪拿了換洗衣服去洗澡了,夏夜還叮囑道:“紅的是洗頭的,綠的是洗澡的,白的是護發素,別弄錯啊。”

小雪答應一聲,進盥洗室了,外麵就剩下劉子光和夏夜兩人了。

“劉叔叔,你是坐在這裏看書呢,還是跟我一起去買早點?”夏夜很自來熟的問道。

劉子光看到整整一麵牆上放滿了書,便說:“我還是留下看書吧。”

“嗬嗬,慢慢看,裏麵有很多是我的作品哦。”夏夜擠擠眼睛,拎著購物袋出去了。

劉子光走到書架前瀏覽一番,別看夏夜生活毫無規律,書架倒是整理的一絲不苟,各種書籍分門別類,有些貴重的典籍還包了牛皮紙的封麵,大部分都是和她美術專業相關的書籍,其中一部分是她的漫畫作品。

隨手抽出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封麵是厚重的黑紅為底『色』,上方四個極有切氣勢的大字:橙紅年代劉子光好奇的翻開扉頁,上麵寫著這樣的前言:這是一本男人的書,它無時無處不撩撥著血『性』男人的**神經。當你捧著這本書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盈灌著熱血和衝動的男人的世界。

劉子光肅然起敬,接著往下翻,卻不禁啞然失笑,原來這本漫畫書竟然是以江北市為背景,以高土坡眾好漢為原型的青春熱血類漫畫,夏夜用細膩的筆法勾勒出一群漏點洋溢的社會底層青少年如何拚搏,如何奮鬥的故事。

不得不說,夏夜的繪畫功底和編劇能力不是蓋得,翻著漫畫,讓劉子光找到了當年初中時看《城市獵人》時的感覺,越看越覺得有意思,看到有趣處莞爾一笑,感慨夏夜這丫頭真能瞎掰,都把自己畫成陳浩南了。

不大工夫,夏夜拎著煎餅果子和豆汁兒膠圈上樓了,累得氣喘籲籲把東西往桌上一放,感慨道:“人家看見我都納悶,幾年都沒見我這麽早出現過了,我也不知道你們愛吃什麽,就隨便買了些,有首都特『色』早點,還有常規的,你們自便好了。”

小雪正好也洗好澡從洗漱間出來了,濕漉漉的長發,白裏透紅的臉蛋,吹彈可破的細膩肌膚,以及潔白的連衣裙,讓夏夜看傻了:“哎呀小雪,你別動!”

說著從一堆廢紙裏翻出台單反相機,劈裏啪啦拍了十幾張,這才滿意的說:“又有素材了,你不會反對我把你當成下一本的原型吧。”

“嗬嗬,隨夜姐姐的意思。”

“我反對。”一個聲音響起。

夏夜扭頭看著劉子光,又看到他手裏拿著的漫畫書,頓時明白過來:“我聲明啊,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絕對巧合。”

“這也巧合的太離譜了吧,你是不是應該分我一些版稅呢?”劉子光開玩笑道。

“唉,說道這個我就頭疼,這套書撲街了,碼洋才十幾萬,出版社都抱怨死了,到現在沒和我結算呢,這次青春熱血題材的嚐試,我算是徹底失敗了。”夏夜從劉子光手裏拿過漫畫書,隨意翻了一遍丟到了廢紙堆裏。

“為什麽,為什麽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喜歡看血『性』男人的故事呢,非要看**,看女同……”夏夜垂頭喪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