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58 秘密調查霍先生

字體:16+-

辭別趙輝之後,劉子光回到東亞大酒店,卻看到江北經貿代表團的人員都在辦理退房手續,一問才知道,李書記和趙秘書已經乘早班的飛機回江北去了,正主兒都走了,他們這些龍套自然也沒必要繼續呆在首都,都是身家千萬的老總,哪有這閑空耗在首都啊。.|com|

劉子光在走廊裏迎著一個熟人,看到他拉著拉杆旅行箱正欲乘電梯下樓,便故作驚訝的問道:“張總,怎麽這就走了?”

“哦,這邊沒什麽事了,上市的事情已經進入程序,就等證監會批準了。”張總信心滿滿的說,拉著箱子進了電梯,劉子光聳聳肩膀,回到房間給李紈打了個電話。

“李總,我查清楚了,霍先生就是一如假包換的大騙子。”

“你確定?”李紈的聲音倒顯得不是很驚訝。

“當然確定,他找來的所謂高官其實是個河北的農民,已經被我發現了。”

“那你報警沒有?”

“沒有,這個泡泡已經吹的太大了,貿然戳破的話,受到損害的人太多,而且由我們來揭穿這個騙局很不合適,丟了麵子的李書記會把怒氣撒在咱們身上。”

李紈沉默了一會兒,問道:“那你準備怎麽辦?”

“我會安排的,這件事你先保密,我告訴你就是讓你的心理壓力少一點,至少不為ipo的事情患得患失。”

“這個消息很及時,尹誌堅他們對上市的事情很關注,給我造成一些心理壓力,不過有你的情報,他們就是鬧得再大我也不會妥協的,謝謝你。”

“不客氣,還有一件事,我下周有點事情處理一下,要在外麵耽擱幾天,你別掛念。”

和李紈通完電話,劉子光打開電腦,把兩段視頻發到了胡蓉的郵箱裏,便出門去找夏夜了。

……

公安局大禮堂內,政委正在主持動員大會,與會的都是公安係統內的中層幹部和業務骨幹,會議的內容是拆遷動員,因為隨著市委市『政府』市政建設宏偉藍圖的擴大,市公安局指揮中心行政大樓以及位於大樓北側的公安局宿舍區都進入了拆遷範圍,市局召開這次會議,就是給同誌們做思想工作,讓這些公安幹警不要有抵觸情緒,要具備大局觀,具備犧牲精神。

政委在上麵念著報告,台下鴉雀無聲,刑警二大隊也來了好幾個人開會,因為韓光去外地執行抓捕任務去了,所以大隊教導員臨時把胡蓉拉來頂崗了,對於政委嘴裏的那些千篇一律的官話套話,胡蓉一點也聽不進去,她偷偷的把自己的筆記本拿出來,準備開玩植物大戰僵屍打發時間,開機後先上了一下網,處理qq留言和郵件,這還是她在派出所實習時候養下的好習慣。

郵箱裏顯示有三封新郵件,打開一看,一封是淘寶的廣告,一封是老同學提前發來的中秋賀卡,還有一封是陌生人發來的,標題是案件線索,正文同上,附件很大,有兩個視頻文件,幾十個mb大小。

胡蓉心頭一動,檢查一下附件的格式,並非可執行文件,基本確定不是病毒之後才開始下載,因為是,所以下載速度很慢,每秒鍾才幾十個kb,反正胡蓉也不忙著看,一邊玩著遊戲,一邊聽政委在上麵長篇大論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耳機裏傳來下載完畢的提示音,原來是前麵一個比較小的文件下好了,胡蓉用暴風影音打開一看,畫麵裏是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堂,從電梯裏走出幾個西裝革履的體麵人來,其中有幾張麵孔看起來很是眼熟,胡蓉按下暫停,放大鏡頭一看,心中驚道,這不是市委李書記麽!

站在李書記旁邊的是趙秘書,和他們話別的則是最近在江北市新聞報章中頻頻『露』麵的海華僑領,國際金融家霍英傑先生,還有一張陌生的麵孔,肥頭大耳神情倨傲,看李書記在他麵前謙卑恭敬的樣子,就知道這人身份一定不低。

一行人穿過酒店大堂,在門口握手話別,霍先生上了一輛豪華羅勞斯萊斯幻影,那個肥頭大耳的官員則上了一輛奧迪官車離去。

胡蓉心裏咯噔一下,腦子迅速轉動起來,她敏銳的意識到,這件事絕不簡單!不管是牽扯到李書記還是霍英傑,對於江北市目前的現狀來說,都會是一場地震,這一段視頻無疑隻是個引子,真正的猛料應該在下一段視頻中。

想到這裏,她迅速拿起筆記本回辦公室,由於她坐在會場中央位置,無論從哪邊走都要驚動很多人,所以毫無懸念的引起了正在講話興頭上的政委大人的注意,政委不滿的看了看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女警,認出她是副市長兼政法委綠『色』∷小說線,下載速度立刻加快了十幾倍,很快就將後一段視頻下載完畢,胡蓉帶上耳機,打開了視頻,仔細從畫麵中搜索著有用的信息。

這一段視頻的清晰程度要稍微差一些,畫麵略有抖動,看得出是用手機行進間拍攝的,根據畫麵中街道兩側的店鋪招牌和道路指示牌可以辨認出所在地是首都。

畫麵中出現了一輛黑『色』奧迪車,車牌號碼清晰可見,赫然是第一段視頻中那位領導所乘坐的汽車,然後就看到汽車停在路上,“領導”自己開門下車,向司機點頭哈腰告辭,脫下西裝上衣搭在肩頭走了一段距離,在路邊攤買了個煎餅果子蹲在馬路牙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

吃完飯,“領導”才樹上擦了擦油手,搖搖晃晃上了長途汽車,視頻在這裏中斷了一下,再繼續的時候,場景已經變成了小酒館,手機的拍攝角度是仰視的,正照著那人的臉,可以推斷出此時跟蹤者已經和“領導”坐在一起了,而手機就放在桌子上。

這段視頻有明顯剪切的痕跡,因為隻有“領導”一個人的說話,怎麽行騙,怎麽收錢,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視頻到這裏終結了,胡蓉背後的冷汗也冒了出來,如果說這個所謂領導是假冒的話,那麽霍英傑肯定也是假冒的,江北市的這些項目,也都是騙子吹出來的彌天大謊!

而局裏此時還在動員拆遷指揮中心大樓和幹警們的宿舍!

胡蓉合上筆記本就往外走,坐進汽車發動之後卻忽然冷靜下來,這個案子牽扯到幾十億的資金和無數高層官員,牽一發動全身,冒然揭開反而對破案不利,思來想去她還是熄了火走下汽車,步履沉重的向辦公室走去。

忽然身後傳來汽車的聲音,韓大隊他們回來了,一輛風塵仆仆的越野車開進刑警隊的院子,車輪上滿是汙泥,車身上也布滿了灰塵,韓光打開車門,拉著一個戴手銬的逃犯下來,交給刑警們處理,衝胡蓉笑了一聲:“小胡,從哪回來的?”

“韓大,我正想找你有事。”胡蓉說。

“什麽事,急麽?不急的話我想先去洗個澡,一星期沒洗澡都發臭了。”

“很急,你最好現在就看。”

看到胡蓉一臉的嚴肅,韓光的笑容也收了起來,衝刑警一擺手:“把逃犯先關起來,晾他一天再審。”然後跟著胡蓉走進了辦公室。

……

半小時後,韓光的眉心已經擰成了一個川字,煙灰缸裏也積起一堆煙蒂,他指著筆記本電腦說:“這兩段視頻,是誰發來的?”

“不知道,是一個匿名的電子郵箱。”

“那最近市領導有沒有去首都?”

胡蓉想了一下,打開了電視機,正是整點重播新聞的時候,江北新聞和新聞聯播一樣,開頭幾段都是市委市『政府』領導的動向,昨天的新聞主要是,市委書記李治安在京參加江北經濟圈經貿洽談會,會見外商並且發表重要講話,市長秦鬆走訪南泰縣調研煤炭安全綜合治理情況,並且發表重要指示,一定要抓安全促生產雲雲。

“時間地點上都能吻合了,下一步就是找證據。”韓光指著屏幕上定格的霍先生的笑臉說:“查這個人的老底。”

“可是他是外籍人士啊,咱們怎麽查?”胡蓉問道。

“外籍人士更好查,你不是有同學在省廳麽,查他的入境記錄,再查他在香港開設的公司,這個我來想辦法,我去年在省裏集訓的時候,認識了一個香港警方過來交流的警官,應該能幫上忙。”

“要不要報告上麵。”

“先等等,這件事太大了,等查出眉目來再報告也不遲。”

……

說幹就幹,刑警二大隊立刻展開了秘密調查,韓光負責聯係香港警方對霍英傑的身份極其名下所謂的寰宇投資公司展開調查,而胡蓉則驅車趕往江北機場取證。

江北機場還是上屆市委書記當政時期拍板建設的,屬於國內支線機場,隻能起降中小型飛機,由於江北市經濟不發達,地位尷尬,所以這座機場的利用率不是很高,隻有一些國內航線每周飛上幾個班次,平時人煙稀少,不像大城市的航空港那樣熱鬧。

胡蓉驅車來到機場,並未找機場派出所的同事按照正常程序進行調查,而是以調查別的案子的理由,找到機場飛行管製中心的工作人員旁敲側擊的了解情況,塔台剛下班的管製員對這位活潑漂亮的女警察毫無抵抗力,幾乎是有問必答。

“你說那個美籍華人的飛機啊,那飛機確實牛『逼』,灣流g400噴氣公務機,郭台銘的私人飛機也是這種。”

“是嗎,那麽要買這樣一架飛機要花不少錢吧。”胡蓉故意問道。

“三億兩千萬,不過不一定非得買啊,還有更合適的方式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私人飛機,比如包機,國內有些航空公司就專做這方麵的生意。”

胡蓉的瞳孔收縮了一下,立刻追問道:“那霍英傑的飛機是不是租的?”

“當然是租的,金燕航空的包機業務很劃算,飛行員空中小姐機械師全算上,每小時租賃費用好像是十萬還是多少來著,算下來比自己買要便宜多了……哎,你去哪裏,不是說待會兒一起喝咖啡的麽?”

胡蓉已經沒有耐心再聽下去了,顧不得禮貌匆匆離開,回到辦公室就看到韓光兩眼炯炯有神坐在那裏,一見她進來就關上了門,拿出一份傳真給她看。

“我朋友是香港西九龍總區的cib,也就是刑事情報科的督察,這是他發來的傳真。”

胡蓉心頭一震,拿起傳真仔細看,香港警察的素質就是高,雖然隻是幫朋友忙,但也有條有理把所有資料都列全了。

寰宇投資公司的注冊人,注冊資金,辦公地點,經營範圍都在傳真上,地址是油麻地彌敦道上的一個單位,注冊資金那一欄赫然寫著一萬港幣!而注冊人也不是霍英傑,而是一個叫黃啟發的五十六歲老人。

這些都是從香港公司注冊署取得的官方資料,另外還有一份在香港注冊公司所需要的清單,如果找當地的掮客公司辦理,從申請注冊到文書製作財務代理連帶郵費一條龍服務的費用也不過三千九百港幣,而且無需外地客戶親臨。

不知不覺,胡蓉覺得嘴唇有些發幹,她看看韓光,韓光也看看她,兩人幾乎同時說:“皮包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