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63 當眾打領導的臉

字體:16+-

市局警衛處的編製和普通公安民警有所不同,隸屬於公安現役部隊,穿的是武警軍服,職責主要是保衛黨和『政府』領導人以及重要外賓,平時業務訓練方向也主要是這個,所以麵臨突發事件時,並沒有過度的慌『亂』,而是很快做出了正確的反應。.|com|

霍先生不是第一次到江北市來了,針對他的行程特點,市局警衛處協同治安、交警、特警等部門,製定了一整套安保方案,交通路線、餐飲、住宿、會議、娛樂等所有的活動都考慮在內,甚至連上下汽車的位置,行車速度,電梯位置,會場座次、合影順序都有詳細的安排,警衛處的頭兒曾經向市領導保證過,就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到霍先生身邊,哪知道在如此嚴防死守下,竟然還出了這個大的漏子。

兩個警衛迅速用對講機保密頻道通知指揮中心,負責現場安保的警衛處長得到警訊後當時就出了一身冷汗,一邊調遣人員按照緊急預案圍追堵截,一邊親自去向領導匯報。

處長大人親自走進會場,看到李書記正和一幫企業家談興正濃,此時冒然匯報恐怕影響很不好,他稍有遲疑的表情被細心的趙秘書發現了,便立刻走上來低聲詢問。

“趙秘書,出大事了,外商被不明人員綁架。”

趙秘書捏著香煙的手明顯的一顫,顧不得禮貌了,疾步走到李書記旁邊附耳說了一句,李書記臉『色』也是一僵,站起來怒斥了一句:“怎麽搞得!”然後匆匆向休息室外麵走去,企業家們麵麵相覷,不知道哪裏出了問題,聶萬龍自持和李書記關係匪淺,還想站起來跟過去,卻被趙秘書以眼神製止。

唯有李紈,嘴角微微勾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

李書記來到門口,也顧不得批評警衛處長了,他當即做出重要指示,務必要把外商找到,而且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問題,如果霍先生的頭發少了一根都要有人出來承擔責任。

市委書記大發雷霆,警衛處長滿頭大汗,深感責任重大,霍先生可是江北市的大財神,出了問題可是直接影響到投資的大事,影響了投資,就是影響了江北市的gdp,就是影響了李書記的前程,影響了領導的大好前程,那他這個警衛處長還有好日子過麽。

好在對講機裏很快就傳來了好消息,說是霍先生找到了。

“人在哪裏!”警衛處長的聲音頓時提高了兩個八度。

“在……停車場出口。”對講機那邊的聲音顯得有些不自然,不過處長並沒有覺察到,而是又問道他最關心的問題:“人沒事吧?”

“人員安全。”那邊答道。

警衛處長籲了一口氣,心裏懸著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先向李書記和趙秘書報了聲平安,然後帶人匆忙趕去停車場出口。

李書記也鬆了一口氣,趙秘書在一旁勸道:“李書記,您要不要親自去接一下,給霍先生壓壓驚。”

李書記如夢初醒,忙說:“應該的。”

……

被發現是一個意外,俗話說得好,家賊難防,都是一個係統內的,警衛處製定的安保方案對刑警們來說沒有任何秘密可言,紕漏出在一個負責停車場外圍指揮疏導的小交警身上。

雖然韓光胡蓉他們的動作很快,但畢竟沒有無線電波快,當他們的汽車從酒店停車場裏出來的時候,封鎖的命令已經下達了,本來這件事也在考慮之中,韓光他們乘坐的汽車是警用牌照,按理說應該不在封鎖之內,但遇上的小交警李尚亭偏偏是個死腦筋,攔下來了警車,然後偏巧他又認識丁波,兩人打招呼的時候,不經意間發現了被綁的霍先生。

韓光沒有硬闖,發現也就發現了,沒什麽大不了,他把汽車停在原地,拒不下車,更不交出霍先生,聞訊趕來的警察和保安們也沒轍,隻好通知上麵。

停車場出口,一輛大切諾基停在那裏,前麵橫著輛警用摩托,大批警察和保安站在一旁,一籌莫展,刑警二大隊的韓光誰不認識,巾幗女探長胡蓉那更是警界知名人物,年輕男警察心目中的女神,局辦的苗可可也不簡單,據說家裏有親戚在省裏當官,分量很是不輕,更何況,人家說了,不是綁架,是正常訊問!

老實說,這些基層民警對霍先生的好感基本沒有,自從這個幺蛾子外商來到江北市之後,天下就不再太平,短短半年時間就爆破掉四座市政大樓,現在連公安局指揮中心行政大樓和家屬區都要拆,什麽gdp,什麽cbd,那都是當領導的追求的東西,基層民警才不管那些,所以他們隻是站在旁邊,根本沒有人上前執行強製措施。

警衛處長帶領手下匆匆趕到,一看綁人的竟然是刑警隊的哥們,他也傻眼了,簡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緣由,肯定是這幫夥計對於市局整體拆遷的事情有看法,所以才采取了過激行動。

“韓光,你要冷靜,你是公安人員,不要執法犯法,事情是市委市『政府』定下的,你綁架外商也沒有用,反而毀了自己啊。”處長苦口婆心的勸道。

韓光擺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說:“秦處長,你說啥呢,我沒綁架他啊,我是請他回去協助調查,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什麽外商,而是一個十足的騙子。”

秦處長一愣,隨即苦笑道:“韓光,沒用的,有什麽問題你可以通過正常途徑向上麵反映,先把人放了吧。”

韓光一口回絕:“門都沒有。”

秦處長頭大了,這事兒複雜多了,綁架犯竟然是四個警察,而且不出意料的話肯定佩戴槍支了,事態嚴重『性』和複雜『性』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職權範圍,他不可能下令強攻,更不可能讓狙擊手把韓光、胡蓉苗可可他們打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問題上交。

趙秘書接到電話的時候,也是吃了一大驚,他和秦處長的看法一樣,認為是公安係統內一些人心裏有抵觸情緒而采取的過激行動,此時他和李書記已經走到樓下了,可以看得見那輛警車了。

“怎麽回事?”李書記皺著眉頭問道,腳下步履不停。

“公安局的幾個人想不通,把霍先生給帶走了。”趙秘書匆忙解釋道。

“馬上給我聯係胡躍進和宋健鋒,這兩個人怎麽回事!出了這麽大事都不在現場。”李書記怒道。

“是是是。”趙秘書趕緊開始打電話,他當秘書的本事確實不是蓋得,這些常用聯係人的電話號碼都記在心裏,根本不需要查找號碼。

對峙還在繼續,李書記的到場並沒有緩解半分,由於綁架者是警察,又有武器,所以工作很難進展,李書記坐在中巴車改成的臨時指揮部裏,急的滿頭大汗,現在霍先生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任何犧牲他都舍得,李書記親自詢問現場的狙擊中犯罪分子。

這名武警出身的狙擊手到是爽快,嚼著口香糖大大咧咧的告訴李書記:“領導,你知道汽車裏坐的是誰麽?奔雷手韓光!我這邊剛一開鏡子,他那邊就能聞到味,打他,我沒譜,你還是換個人來幹吧。”

趙秘書也在一旁悄聲勸諫:“李書記,那裏麵有胡的女兒,還有省苗部長的侄女……”

李書記一聽,頭都大了兩圈,這都是什麽事兒啊,他咬牙切齒的說:“等胡躍進來了,讓他去講話。”

……

大切諾基裏,韓光和胡蓉麵不改『色』,而苗可可和丁波則緊張萬分,現在局勢比剛才嚴峻多了,附近街道已經禁止通行,閑雜人等全被驅趕一空,道路上鋪設了阻攔汽車的鋼釘帶,高處有瞄準鏡的閃光若隱若現,大批穿防彈衣的特警在附近出沒,黑洞洞的槍口就瞄著這邊,那些剛才還客客氣氣打招呼的警察,也都悄悄撤離了現場,到掩體後麵躲著去了,一句話,警方如臨大敵。

以往,這些陣勢都是用來對付犯罪分子的,但是此時卻是用來對付自己,這種心情落差可想而知,丁波的臉『色』都有些發白了,畢竟是當警察的,他明白現在的形勢有多危險,說句不好聽的,就算當場開槍打死自己都不意外。

轉臉看看苗可可,她的臉『色』更難看,細密的汗珠在額頭上出現,呼吸也加快了許多。

“小苗,放心,他們不會開槍的。”丁波言不由衷的安慰了一句,實際上他心裏也是一點底都沒有,但苗可可還是充滿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宋局不到場,誰也沒權力下命令開槍。”韓光淡然說了一句,又點上一支煙,

正在緊張時刻,江北市政法委書記兼副市長胡躍進就趕到了現場,老刑警二話不說,把西裝外衣一脫就直接上去了,站在汽車旁邊和裏麵的人談了很久,具體什麽內容沒人聽見。

這邊李書記急的焦頭爛額,暗罵老胡這家夥老『奸』巨猾,這不誠心塌自己的台麽。

“李書記,市檢察院的李副檢察長剛打電話來匯報,今天早些時候,宋健鋒打電話給他,談到有關霍先生的事情……他正式向檢察院提請批捕霍先生。”趙秘書放下電話一臉焦灼的說。

“還有這種事情!”李書記感到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範圍,難道說以胡躍進為中心,宋健鋒為強援,韓光胡蓉等人為骨幹的一批政法口的人,在暗中策劃針對自己?很有可能!

李書記陰沉著臉不說話,開始盤算自己手裏的政治力量,政治鬥爭殘酷無比,你死我活,這回絕不能放過他們,牽扯進來的幾個警察,別管什麽後台,一律嚴辦,胡躍進也別想有好果子吃,還有那個宋健鋒,一定想辦法把他擼下來!

過了一會兒,胡躍進才一臉凝重的走了過來,趙秘書搶先問道:“胡副市長,他們有什麽要求?”

胡躍進搖搖頭:“他們沒有任何要求,他們隻是執行公務,請犯罪嫌疑人回去調查而已,這個化名霍英傑的所謂外商,很可能是一個國際巨騙。”

李書記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他隻是冷冷的說:“在沒有確鑿證據之前,霍先生依然是我們江北市市委市『政府』請來的貴賓,即使他有罪,也要按照正常司法程序,由檢察院批捕,公安部門執行逮捕,而不是幾個人不通過領導,擅自從酒店會場抓人。”

胡躍進也不解釋什麽,隻是深深看了李書記一眼,眼神很複雜,但可以確定的是,其中有著濃濃的蔑視和鄙夷,這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現的。

正在這時,宋健鋒的車也到了,除了他那輛江b0001奧迪車之外,還有一輛掛著省高檢車牌的帕薩特。

眾目睽睽之下,宋健鋒和四個穿藏青『色』西服的檢察官走到韓光那輛車前,從皮包裏取出由省高檢簽發的逮捕證遞給韓光,韓光轉身向霍先生進行了宣讀,重新給他上了開,四位警察押著沮喪無比的霍先生從車裏出來,韓光大聲宣布道:“此人涉嫌詐騙,已經被依法逮捕!”

周圍一片寂靜,沒有想象中的掌聲,眾人都被這個消息驚呆了,其實市井間多有傳聞,說這個外商光知道征地拆遷扒路,一點正事沒見他幹,搞不好是個騙子,但那都是帶有戲謔的說法,沒想到這個霍先生還真是個騙子啊。

慢慢的,現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書記身上,李書記那張極具南泰農民特『色』的臉膛變得青一陣紫一陣,終於一言不發,拂袖而去,趙秘書也趕緊跟了過去。

現場依舊寂靜,忽然,孤寂的掌聲響起,是胡躍進在鼓掌,然後是宋健鋒,然後是省高檢的同誌,然後是眾位幹警和保安,掌聲響成一片。

“小苗,明天有空麽,我想請你吃個飯。”掌聲中,丁波終於鼓起勇氣向暗戀了大半年之久的苗可可發出了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