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64 北非

字體:16+-

在停車場外的圍觀人群中就有李書記的專車司機小馮,看到霍先生被抓,他的心立刻涼了半截,這件事意味著什麽,對深諳官場之道的『政府』機關小車司機們來說,再清楚不過了。..|com|

出了這麽大的問題,李書記的前途就算完了,官位保得保不住還是兩說,作為李書記的專車司機,本來小馮起碼能有個交警大隊長的位子,現在也成了水月鏡花。

趙秘書緊跟在李書記身後,低聲喚道:“李書記。”

李書記猛然停下,回身道:“小趙,向寰宇公司注資的事情馬上停下來,所有資金立刻凍結,你現在就去辦這個事情。”

趙秘書遲疑道:“這個,要不要和公安局打招呼?”

“當然需要警方配合,但不要找宋健鋒,你給謝國華打電話,讓他派人協助工作,同時讓市中院的老王配合一下,盡量把這件事情的損失降到最低。”

“我明白!”趙秘書道,他深深知道,自從當上李書記秘書那天起,自己的命運就牢牢的和這位基層出身,魄力十足的官員綁在一起了,領導和秘書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李書記倒黴,自己的仕途也就終結了,在這個關鍵時刻,自己無論如何要豁出去幫他脫困。

“李書記,您也別太著急了。”趙秘書小心翼翼的勸道,他注意到李書記的兩隻眼睛都充滿了血絲,整個人也像發怒的獅子一般,生怕他做出離譜的事情。

“我沒事,回頭我親自去省城一趟,向省領導承認錯誤。”李書記一擺手,大有一人做事一人當的英雄氣概。

趙秘書回頭看看,李書記的司機小馮已經很有眼『色』的把那輛江b0001的奧迪專車開過來了,兩人上了汽車,一路向市委大院駛去,這邊的爛攤子就丟下不管了。

此時,酒店三樓休息室內,企業家們全都大眼瞪小眼,傻了。

市委市『政府』的人走的一幹二淨,記者們也扛著長槍短炮下去搶新聞了,隻留下他們這幫西裝革履的老板們,據說外麵發生了惡『性』刑事案件,他們還在幸災樂禍,居然有不開眼的犯罪分子挑著這種時機作案,那不是往槍口上撞麽,可是幾分鍾之後,出去打探消息的助理們回來了,一條聳人聽聞的的消息開始流傳,說是霍先生涉嫌詐騙,被警方拘捕了!

最先坐不住的是聶萬龍,他立刻給趙秘書打電話,可是對方的手機已經轉入秘書台,再給李書記打電話,早已關機,這下聶總明白了,此事絕非空『穴』來風。他反應還算迅速,馬上給公司打電話,立即中斷所有項目,停止相關支出。現在能做的也隻有這些了,等事情有了眉目之後再做打算。

其他的企業家們也湊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一個個冷汗都下來了,他們在霍先生身上可投了不少錢,有些人傾家『蕩』產把棺材本都押上了,就是為了在所謂的跨越式大發展中分一杯羹,現在霍先生成了騙子,那些錢豈不是打了水漂。

忽然有人想到今天簽字儀式的另一位主角,至誠集團的李總,她不是拿出五個億準備和霍先生合作麽,這小娘們還真是走運,還沒簽成就出了這檔子事,等於撿回一條命啊。

可是看了一圈,也沒發現李總的身影,他們哪裏知道,這邊李書記一出門,李紈就遁了,她事情多的很,沒工夫陪著這幫傻瓜演戲了。

企業家們如同熊市裏證券交易大廳裏的可憐小散戶們一樣,呆在休息室裏久久不願離去,他們想要個說法,求個保證,霍先生到底是不是騙子,那些簽字蓋章的合同、協議、意向書到底還有效麽,那些投出去的資金誰來歸還,可是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他們隻能圍在一起憂心忡忡的做著無謂的討論。

酒店停車場,封鎖已經解除,李紈剛鑽進自己的奔馳專車,尹誌堅就追過來了,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心有餘悸的說道:“幸虧簽字儀式沒開始,不然問題就麻煩了,霍先生被捕,項目肯定進行不下去了,咱們投進去的資金就等於打了水漂,那可是五個億啊。”

李紈微微一笑:“我根本沒有準備一分錢。”

尹誌堅心裏咯噔一下,猜測的事情果然是真的,這個局,李總也有參與,隻是這麽機密的事情不和自己商量,意味著什麽,很讓人不舒服。

李紈才不管此時尹誌堅是怎麽想的,解決了集團麵臨的一個大麻煩,她的心情如同四月的春風一般,拿出電話報喜呢,可是撥過去卻是對方已經關機的提示音。

……

與此同時,胡蓉也在撥打劉子光的手機,這次抓捕,多虧了劉子光從中協調,讓至誠集團合作演了一場戲把騙子引到江北市繩之以法,挽回了國家財產的流失,這個功勞,劉子光也有一半。

但是對方手機已經關機,胡蓉不甘心的又打了一遍,還是關機的提示音,她悻悻的把手機放下,正看到警察從樓上下來,押著幾個衣冠楚楚的人,正是霍先生的隨員們,包括司機、秘書、助理、營養師、保健醫生、保鏢等,足有十幾號人。

“活來了,今天加個夜班,爭取把他們口供錄出來,他們的證詞對指控騙子很有用處。”韓光說。

“沒問題,我來。”胡蓉答道。

“還有我!”苗可可在一旁舉起了手,她是胡蓉的同學,雖然學的不是刑偵,但好歹也是警察,進了市局之後一直充當文秘翻譯的角『色』,對於渴望刺激傳奇生活的苗可可來說,早就膩歪了。

韓光嗬嗬笑道:“你也想當刑警啊,你想當我還不敢收呢,要問問宋局同意不。”

“我沒意見。”隨著豪爽的聲音,宋健鋒健步如飛的走過來,大手一揮道:“小苗,這幾天你去刑警隊幫忙吧。”

苗可可驚喜的無以複加,差點就蹦起來了:“真的?”

“當然是真的。”宋局微笑道,苗可可的伯父是省委高官,早就打過招呼讓老宋照顧自己的侄女,本來宋健鋒特意把苗可可安排在局辦處理一些簡單容易的工作,清閑又安逸,但現在看來,小苗這孩子到是當警察的好材料,不如放到刑警隊鍛煉幾天,破了這個大案子,也有她的一份功勞,將來提拔也方便些,苗部長那邊也好交差。

韓光知道宋局長找自己肯定有事,於是便使了個眼『色』讓胡蓉帶著苗可可先去樓上搜集證物,自己陪著宋健鋒在後麵慢慢走著。

“韓光,這案子辦的漂亮,我知道你們很辛苦,但是還要再加把勁。”

“宋局,有什麽命令您說。”

“目前的首要任務是,追回損失,咱們江北市本來就不富裕,這筆錢如果追不回來,恐怕是要大失血的……”

“是!堅決完成任務。”

……

此時的劉子光,已經坐在飛往開羅的灣流g550噴氣式公務機上了,飛機的速度很快,由於機體較小,受氣流影響在空中略有晃動,但乘客們似乎都習以為常了,坐在寬大的黃『色』真皮沙發座椅上閉目養神。

“機長以前是飛蘇27的,所以,嗬嗬,你懂得。”趙輝放下手上的英文版《埃及新聞報》,拿起麵前小茶幾上晃動的咖啡杯淺酌了一口,向劉子光解釋著。

劉子光聳聳肩膀表示理解,這次任務相對簡單,趙輝已經說了,隻是去埃及對幾個生意上的競爭夥伴進行技術處理而已,永昌公司在非洲的業務相當廣泛,因為生意開展的比較順利,搶占了一些原本屬於某些老牌軍火商的市場,所以招人嫉恨也在常理之中。

搞軍火買賣的人,可不是尋常黑社會可以比擬的,為了搶生意無所不用其極,據說這次永昌公司發往非洲的一批貨就被人黑了,業務人員也失蹤了,薑總得知後雷霆大怒,派人前往非洲找回這個場子,劉子光就是具體執行人之一。

同機前往的還有三個彪悍的漢子,膚『色』黝黑,鼻梁高挺,留著絡腮胡子,頭發也有微微卷曲,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分辨不出他們的人種,但是劉子光卻從一些細微之處發現,他們其實是整過容的東亞人。

這三個人從上飛機就沒怎麽說過話,除了和趙輝簡單說過兩句之外,根本就沒搭理劉子光,其中一個家夥的眼睛始終盯在空姐的屁股上就沒離開過,另外兩個家夥則是閉目養神,任憑飛機在氣流中顛簸,連眼睛都不睜開。

從他們身上,劉子光感受到一種邪惡而危險的氣息,這種氣息隻有在張佰強和褚向東身上發現過,但是既然他們是趙輝找來的,那肯定底子已經洗白了,不是江洋大盜,而是專業殺手。

經過長途飛行,這架香港籍的灣流專機終於降落在埃及開羅機場,停在二號航站大樓附近的停機坪,辦理了海關手續之後,機上乘客出了航站大樓。

北非的天空,湛藍無比,這是劉子光的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