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7-66 紅海鯊魚

字體:16+-

半夜裏從高空降落到大海裏的確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前一刻還在豪華舒適的公務機艙內,下一刻就身處茫茫大海之中,而且飛機還炸了,手頭也沒有任何通訊工具和救生器材,對這些可憐蟲來說,似乎隻有死路一條。..|com|

飛機的殘骸就落在幾海裏外,燃油爆炸造成的火焰在海麵上熊熊燃燒,映紅了半邊天空,映紅了眾人驚訝萬分的臉。

都是訓練有素的好手,跳傘時間極為接近,所以他們幾個人落點離的較近,但也有數百米,隻能遠遠的看到彼此的降落傘飄在水上,幾個人奮力遊到一處會合,都是氣喘籲籲,狼狽不堪,因為從事發到跳傘極為倉促,所以也沒來得及換衣服,穿救生衣,拿隨身裝備,可謂身無長物。

“去找機組人員。”趙輝踩著水喊道,機長副機長和乘務員機械師他們是後來跳傘的,現在生死未卜,但海麵上能見度很低,四下裏黑漆漆一片,上哪裏去找他們。

“我去!”劉子光自告奮勇向著墜機地點遊去,他的自由泳姿勢很標準,速度也很快,如同一條箭魚般竄了出去。

“水『性』不錯嘛,我看他全會上拿個遊泳金牌沒問題。”這個當口了,趙輝還有心情調侃,剛才在機艙裏的時候,他身上穿的是愛馬仕的真絲襯衣,配上香檳雪茄很有那麽一股貴族奢靡的味道,現在掉進海裏,身上的衣服濕透了貼在身上,狼狽無比。

劉子光一口氣遊出去老遠,在墜機地點不遠處發現了一條充氣筏,上麵坐著四個驚魂未定的機組人員,灣流g550的機組一共四人,正副機長,一個機械師,一個空服,好在全都死裏逃生了。

飛行員們都穿著帶黑肩章的白『色』短袖製服,空服則是一襲套裙,穿著正式服裝坐在充氣筏裏,看起來很有空難的範兒。

劉子光遊到筏子旁,大聲問他們還好麽,空服早就嚇得說不出話來,戰鬥機飛行員出身的機長倒還算冷靜,說我們都沒事,其餘的人呢。

於是劉子光拉著這條充氣筏前去和趙輝他們會合,大家聚到一起,唏噓不已,原來在趙輝等人跳傘之後,精通電子技術的機械師還試圖排除炸彈,但是當他發現炸彈的複雜程度遠超自己想象之後,立刻放棄了這種打算,果斷建議棄機,機長是軍人出身,當年開戰鬥機的時候空中停車之類的驚險場麵見的多了,所以臨危不懼,鎮定自若的指揮機組人員穿上救生衣,背上降落傘,而且先把充氣筏扔了下去,因為下麵就是紅海,隻靠救生衣怕是維持不了多久的。

幸虧有了這位處變不驚的機長,大家才有了棲身之所,可憐的小充氣筏上擠了好幾個人,不堪重負,舉目四望,茫茫大海無邊無際,根本不能分辨東南西北。

“姓趙的,炸彈是怎麽回事?”機長忽然朝著趙輝猛撲過去,將剛爬上筏子的趙輝撞到水裏,兩人就在水下廝打起來,單薄的小充氣筏被他們碰的不停打轉,嚇得空服花容失『色』,尖聲驚叫起來。

飛行員到底不如專業特工身手好,不大工夫就被趙輝製服了,幾個人把鼻青臉腫的機長掀到筏子上,趙輝也緊跟著爬了上去,變戲法一般從腰間掏出一把銀『色』的來,威嚇道:“現在大家都是空難幸存者,在沒得救之前,有什麽窩火的事兒都給我憋在心裏,誰要是再鬧騰,別怪我子彈不認人。”

本以為隻是一趟簡單的飛行,哪知道居然半路發現炸彈,把個三億兩千萬買的新飛機炸了不說,人也掉在茫茫紅海裏,五個神秘兮兮的乘客還拿出了手槍嚇唬人,這讓機組人員情何以堪。

不過空軍出身的機長還是很快接受了現實,惡狠狠地說:“算你狠,飛機的事情回去再和你算賬。”然後他望了望繁星璀璨的夜空,很快辨別出方向來。

“紅海基本是南北走向的,咱們墜機的時候已經過了蘇丹港,現在的位置應該在厄立特裏亞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海域,最好的辦法是尋找紅海航線上的商船,向他們求援。”

“不用那麽費事,老虎,你的。”趙輝招呼一聲,他手下那個沒事就抱著玩遊戲的殺手就把遊戲機遞了上來,趙輝從某個不起眼的地方抽出一根天線來安在上,然後開機進入了另外一個界麵,遊戲機赫然變成了一部衛星電話。

通話之後,趙輝把衛星電話關閉,開始閉目養神,精確的經緯度已經報過去了,現在隻等救援就可以了,眾人緊繃著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

紅海的水很溫暖,這個季節海平麵已經保持著二十多度的水溫,長期泡在水底也不會導致失溫,充氣筏太小,隻能容納四個人,其餘五個人隻能套著救生衣輪流在水裏飄著。

等待的時間如此漫長,每一分鍾都像是一小時那樣難熬,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東方漸漸發白,海麵也亮了起來,看看手表,已經是淩晨了。

“看,那是什麽?”眼尖的機長忽然變得非常緊張,指著遠處喊道,海麵上,有黑『色』的片狀物體若隱若現,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那是多麽可怕的玩意,筏子上的人都開始發抖,在大海裏麵對鯊魚隻有死路一條,這種速度堪比汽艇,牙齒能咬碎鐵罐頭的海中霸王幾乎是無敵的。

“這下更刺激了。”趙輝咕噥了一聲,似乎並不怎麽害怕,先開了的保險,又在筏子上尋找驅鯊劑,那是一種能引起鯊魚反感的熒光綠『色』『藥』劑,不但能驅散鯊魚,還能引起空中搜救者的注意。

“咦,怎麽沒有?”氣閥上的空間就那麽點,應急箱裏除了熒光棒和淡水幹糧之外,並無驅鯊劑,這下連一向鎮定自若的趙輝也傻眼了。

此時鯊魚已經離的很近了,四隻鯊魚圍著充氣筏打轉,如同在海鮮櫃台前挑菜的食客,雖說在場的幾位爺們都是身經百戰的職業殺手,但那是在陸地上,到了海裏,也隻有當開胃菜的份兒。

唯一的女『性』已經嚇暈過去,小小的充氣筏被鯊魚快速遊動帶起的浪花推的團團轉,趙輝手裏的此時顯得那麽無力,那麽可笑,他快把槍柄捏出汗來了,但還是不敢開槍毫米的子彈威力欠佳,對付人還行,對付動輒幾百公斤的鯊魚實在是心有餘力不足,萬一把鯊魚激怒,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這四條鯊魚或許還不是很餓,或許是因為充氣筏和救生衣是橘紅『色』的,引起它們小小的猶豫,但是這個思想鬥爭的時間不會太久,急『性』子的鯊魚們很快就會撲上來把在場所有的人和物都撕碎吞下去。

正在驚恐萬分之際,忽然一直沉默不語的劉子光縱身撲出,身上的救生衣也甩掉了,他以奧運冠軍的驚人速度向著遠處遊去,身後竟然出現了一條白『色』的尾跡。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知道他演的是哪一出,轉瞬劉子光就到了百米開外,他高高舉起胳膊,另一隻手裏赫然拿著一把匕首,在胳膊上一劃,鮮血噴湧而出,然後朝著遠處繼續遊去。

四條鯊魚聞到血腥味,頓時放棄了這些橘紅『色』的可疑物體,朝著劉子光的方向狂奔而去,眾人這才明白過來,他是在以自己的生命給大家換取時間啊。

趙輝默默無語,三個殺手也肅然起敬,正副機長朝著劉子光遠去的方向,抬起了右臂敬禮。

犧牲了一個人,換來了暫時的平安,趙輝再次拿起衛星電話進行聯係,剛要撥號,就聽到身邊有人顫聲道:“又來了……”

鯊魚,又是幾條鯊魚圍了過來,黑『色』的魚鰭快速地在水麵上滑動,這裏畢竟是大海啊,鯊魚的故鄉,又豈是引走幾條就能絕跡的。

趙輝拿著衛星電話的手無力的垂了下去,喃喃道:“沒想到臨了死在魚肚子裏。”苦笑一聲,搖搖頭坐定了。

鯊魚們越來越近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架飛機從雲層中鑽出,朝著海麵俯衝過來,機翼下兩挺機槍同時開火子彈尖叫著鑽進水裏,幾條鯊魚當時就肚皮朝上翻了起來,血染紅了海麵。

“救援來了!”充氣筏上的副機長興奮萬分,站起來大聲喊道,卻沒注意到,趙輝和那三位乘客的臉『色』巨變,如臨大敵。

“趴下!”一位殺手用力將副機長撲倒,但與此同時,一串子彈擊中了他大口徑子彈打在人身上,碗口大的傷口,血流如注,人當時就死了,氣閥也中了幾發子彈,迅速漏氣,飄在筏子後麵的另一個殺手頭部中彈,也死了。

那架神秘的螺旋槳飛機得意的搖搖翅膀,在遠處饒了個彎又飛了回來,這是巴西產的巨嘴鳥輕型教練戰鬥機,在第三世界國家中頗受歡迎,用來對付沒有空軍的叛『亂』分子或者毒販武裝之類,極為得心應手,埃及和其他中東國家也有裝備,但這架巨嘴鳥沒有塗裝和機號,顯然不是正經軍用飛機。

飛機繞了個彎子又飛了回來,眾人身上橘紅『色』的救生衣成了鮮明的靶子,『射』擊這種海麵目標對於低速螺旋槳巨嘴鳥戰鬥機來說,是最擅長的看家本領,飛行員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本領一般,幾乎是貼著海麵飛行,兩道火舌肆虐無比,沿著海麵打過來,在海麵上驚起一長串水柱。

上有飛機,下有鯊魚,這回是死定了,趙輝眼睜睜的看著飛機越來越近,幾乎可以看見飛行員猙獰無比的麵孔了,忽然之間,身邊冒出一個人來,不由分說搶過趙輝手裏的,朝著巨嘴鳥戰鬥機連發五槍,『射』速之快,半自動成了全自動。

巨嘴鳥戰鬥機幾乎是掠著眾人的頭皮飛過去的,不過這次沒能拉起來,而是直接栽進了大海,一聲巨響,天空從此寧靜了。

“那些鯊魚呢?”趙輝用力劃著水,望著周圍的海麵,此時海水裏混雜著大量的鮮血,按說那些嗜血的家夥會發瘋才是,可奇怪的是,現在竟然一條鯊魚都不見了。

“興許家裏有事兒,先走了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是劉子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