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13 登門拜訪

字體:16+-

次日一早,梁驍準點來到警局的時候,發現辦公室裏竟然空無一人,他剛想找人詢問,卻發現同事們三三兩兩從樓梯上下來,原來他們剛才是在天台上開晨會,梁驍心裏很不是滋味,但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鼓起勇氣過去敲響了苗sir的屋門。.|com|..

“進來。”苗sir在裏麵喊了一聲,梁驍走了進去,發現兩個同事正端著咖啡杯和苗sir討論著案情,他不好意思『插』嘴,隻好站在一旁聽他們講著什麽線索介入點,過了老半天苗sir才發現站在一旁的梁驍,便問道:“有事麽?”

“長官,我想知道,我分配在哪一組?”梁驍挺起胸膛大聲說道。

“你去陪同內地同行遊覽香港,他們來香港一次不容易。”苗sir很隨意的說道,然後繼續討論起案情來,過了一會兒忽然發現梁驍還沒走,便皺起眉頭問道:“有問題麽?”

“報告長官,有!”梁驍站得筆直,兩眼盯著前方說:“我請求參與案件偵破。”

“這裏人手足夠了,不需要你。”苗sir有些不開心,但依然保持著風度。

“長官,請問你是不是對我有成見?”梁驍這回真的是破釜沉舟了,竟然直接質問起苗sir了。

“梁驍,派員陪同內地同行遊覽香港是警務處助理處長的決定,如果你對我的安排有不滿,可以向高警司投訴,如果你覺得重案組不適合你,可以申請調離,ok,現在你可以出去了。”

梁驍臉『色』鐵青,大聲道:“明白了,長官!”然後轉身出去,在同事們的側目中離開辦公室,來到更衣室隔壁的洗手間,找了個隔間把自己藏進去,足足過了十分鍾才出來。

更衣室裏,清潔工看到他便問道:“阿驍,你的眼睛怎麽紅了?”

“沒事達叔,進了蟲子。”梁驍掩飾道。

“阿驍,做人呢,最重要是開心,努力做好每一份工,對得起自己的心就行。”清潔老伯語重心長的勸解道。

“知道了達叔,我出去工作了。”梁驍從自己的衣櫃裏拿出墨鏡戴在臉上,深吸一口氣走了出去。

來到馬哥波羅港威酒店,宋健峰他們已經整裝待發了,宋局長換了一身黑『色』的西裝,裏麵也是一件黑『色』的襯衣,他本來就身材偉岸,氣質不凡,穿上這身衣服更顯霸氣『逼』人,不像是公安局長反像是黑道大亨。

“小梁來了,今天的行程怎麽安排的?”宋健峰問道。

“遊覽維多利亞灣,參觀灣仔警察總部,在銅鑼灣購物,吃午飯,如果你們感興趣的話,還可以去澳門兜一圈,不過那樣時間會占用很多,安排大致就是這樣。”

“咦,昨天我的建議你沒考慮?”宋健峰奇道。

梁驍知道他說的是拜訪程國駒的事情,但是這件事苗長官已經發話了,到此為止不需再碰,如果自己擅自帶大陸警察去找程國駒而惹出什麽麻煩的話,恐怕更要穿苗長官的小鞋。

“長官,安排是上麵定的,我不好更改。”

“我們又不是小學生,行程不需要別人安排,如果你不願意帶我們去的話,我自己可以去。”宋健峰要挾道。

梁驍很快就妥協了,實際上他也覺得內地警方來港之後應該幹些正經事,而不是遊覽參觀。

“好吧,我帶你去,但是你要保證,絕對不可以搞事。”梁驍說。

“可以,我答應你。”宋健峰笑笑,走到旁邊的房間敲了敲門,他們開了兩個房間,苗可可陪著胡蓉住一間,宋局和省廳的小陳住一間,劉子光這家夥一向無組織無紀律,頭天晚上並未和大家一起住在酒店,而是不知道溜到哪裏混了一夜,好在他心裏總算有點數,一早就趕過來了。

敲開房門,裏麵三個人正在聊天,省廳的小陳是個很開朗的小夥子,笑話說了一個又一個,把苗可可和胡蓉逗得笑個不停,宋健峰像個慈祥的父親一般笑了笑說:“小陳,待會你帶小胡和小苗出去轉轉,買點東西散散心,這是我的卡,你們拿著。”

說著就拿出自己的金卡交給小陳,苗可可頓時樂開了花,跳著腳喊道:“走走走,去銅鑼灣血拚!我正愁沒衣服換了呢,蓉蓉你一定要陪我去啊。”

胡蓉惦念著韓光的傷勢,本來不想去的,但是耐不住苗可可的央求,總算答應下來,但是她很快就覺得哪裏不對勁,便問道:“宋局,你去做什麽?”

“我和小劉去警察總部參觀,怕你們覺得枯燥,就不帶你們去了。”宋局多少年老江湖了,一句話就把胡蓉騙過去了。

……

把胡蓉他們支走之後,宋健峰和劉子光上了梁驍的汽車,直奔程國駒的豪宅而去,駒爺作為身家幾十億的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自然不會住在鬧市區那些狹窄的單位,他的宅子坐落在深水涉某片山林綠地之中,道路幹淨整潔,別墅洋房掩映在繁茂綠樹之中,黑『色』的大鐵門彰顯威嚴氣派,圍牆上攝像頭全方位監控。

梁驍把汽車停在路邊,帶著兩人走向大鐵門,距離還有十幾步遠就聽見裏麵凶猛的犬吠之聲,圍牆上的攝像頭也調轉方向對準了他們。

“砰砰砰。”梁驍敲響了大門,鐵門上打開一扇小窗,一張陰沉的麵孔『露』出來問道:“幹什麽?”

“差人,我們想見程先生。”梁驍亮出自己的證件。

“等一下。”小窗戶關上了,裏麵大概是在打電話聯係什麽,過了幾分鍾門開了,四個人高馬大的保鏢站在大門裏麵嚴陣以待,兩頭麵目猙獰的杜賓犬奮力向前撲著,兩隻前爪都騰空了,血紅的大嘴裏滴著涎水,不住的嘯叫著,威脅著站在門外的陌生客人。

很巧,今天程先生在家,正和自己的私人律師磋商法律上的問題,剛好門口保鏢報告說條子來訪,程先生通過監控器看到外麵站著三個男子,其中一個生麵孔中年人身材高大,器宇軒昂,程先生不由得一怔,問道:“聽說西九龍調來一個新的警司,是不是這個人?”

律師湊到監控屏幕上看了一下,搖搖頭說:“沒見過。”

“讓他們進來。”程國駒對著話筒說了一句,又對律師說:“你替我見見他們。”

剛被律師保釋出來的阿豪忽然推門進來說:“大佬,聽說條子又來了?”

程國駒嗬斥道:“這裏沒你的事,你回自己房間呆著,不要『亂』動。”

……

宋健峰三人進了客廳,一個文質彬彬的金絲眼鏡男看見他們進來便起身招呼道:“我是程國駒先生的私人律師黃玉郎,不知道警官怎麽稱呼?”

梁驍知道這個律師很難纏,先亮出自己的證件說:“西九龍重案組,梁驍。”

又指著宋健峰和劉子光介紹道:“這兩位是內地來的長官,想見一下程先生。”

黃律師輕輕哦了一聲,重新打量一番宋健峰和劉子光,嘴角掛起了不加掩飾的譏笑,他說:“程先生很忙,他沒有時間見你們,有什麽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說。”

說這些話的時候,黃律師用的是粵語,宋健峰微微皺眉道:“對不起,請將國語。”

黃律師笑了,說:“不好意思,本人從小在英國長大,除了粵語就隻有講英文了。”

然後就以一種高高在上的眼神望著宋健峰,抱起了雙臂。

哪知道宋健峰竟然聳聳肩說:“那好,現在我們來談談程先生在內地建設的樓盤問題,我聽說上周出了點事故死了人,怕是不好解決吧。”

黃律師的臉『色』有些難看了,因為這些話宋健峰是用標準的美式口語講出來的,黃律師在紐約某小律師行當過半年助理,能聽得出這是正宗的紐約腔。

“好吧,我這就請程先生下來。”黃律師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這個內地警察,程國駒此前和朋友在廣東投資了一處樓盤,想趁著內地樓市火爆撈一桶金,哪知道因為質量問題,樓板垮塌壓死幾個工人,死者家屬鬧著要賠償,建設局下令嚴查,工程現在還停著,程先生的幾個億投資壓在裏麵抽不出來,而且一點辦法也沒有,最近正為這個發愁呢。

來到樓上把這個情況一說,程國駒也陷入疑『惑』當中,他搞不清楚這兩個內地人是為何而來的,難道說是廣東的警察,為了事故的事情特地來找自己?

程國駒決定還是下去見一見他們,但是不能失了自己的氣勢,他在上麵又耽擱了一會兒,擺足了架子才下樓。

正主兒終於出現,宋健峰仔細打量著這位涉足博彩、影視、房地產、金融業的大老板,馬球衫,寬鬆燈芯絨褲子,手裏拿著煙鬥,儼然一副太平紳士的模樣,但是從他袖口隱約『露』出的紋身可以看出,這位老板早年也是混過的。

“坐,喝什麽?咖啡還是『奶』茶?我看還是咖啡好了。”程國駒往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說道。

四杯咖啡端了上來,程國駒開門見山問道:“剛才這位長官說到我在廣東的樓盤,不知道您有什麽辦法可以幫助解決?”

宋健峰說:“方法有很多,我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你重新開工,但幫忙隻需要代價的。”

程國駒把煙鬥從嘴裏拔出,豪爽的笑了:“爽快,你想要多少?”

“我隻想拿回黃啟發在你那裏洗的黑錢,不算你利息,二十億。”

程國駒的二郎腿放了下來:“你到底是誰?”

“江北市公安局局長,宋健峰。”

程國駒的臉『色』變得鐵青無比,搞了半天原來是要債的啊,他忽地站起來冷冷道:“失陪,阿強,送客。”

一直垂手站在門口的保鏢要過來攆人,宋健峰忽然笑了:“其實我今天來,主要是想看看,程國駒是個什麽樣的人,據說回歸之前的香港社團人士都很愛國,現在回歸這麽久了,劉德華都快當特首了,社團人士怎麽反而倒退了,你記住,那筆錢不屬於你,拿了,會燙手。”

程國駒說:“黃律師,記下他的話,告他誹謗,恐嚇。”

黃律師立刻上前,指著宋健峰的鼻子說:“我警告你,你現在所說的一切都將在法庭上成為供證……”

話沒說完,就聽“啪”的一聲,一直沉默不語的劉子光不知道啥時候抄起了桌上的大號水晶煙灰缸,劈頭砸在黃律師臉上,頓時血花飛濺,金絲眼鏡也崩飛了,人當場就懵了,軟塌塌的倒在地上。

“馬勒格壁的,怎麽和領導說話的。”劉子光拍拍巴掌,彪悍無比的說道。

站在一旁的梁驍,張大了嘴瞪著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