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15 滅了他的賭船

字體:16+-

傍晚,漆鹹道和馬頭圍道的漆馬大廈五樓一間狹小的民房內,劉子光坐在小方桌前,桌子上擺著一把拆散的gl9手槍,這種手槍很適合亞洲人的手型,塑膠槍身、套筒,很有時代感,幾枚黃澄澄的九毫米子彈散在桌子上,旁邊還丟著一把從五金店買來的銼刀,劉子光用它在彈頭上切割一個十字,以造成更大的殺傷力。.|com|..

忽然門外傳來敲門聲,劉子光一凜,迅速將桌上的零件組合起來,但是由於彈匣也被拆開,一時間組合不上,他隻能拉開套筒填入一枚子彈,閃身到門後,此時敲門聲停止了,變成了悉悉索索投門鎖的聲音。

劉子光靜靜地等待著,當外麵的防盜門被投開之後,猛然拉開房門,一把將外麵的人拽了進來往地上一摜,緊跟著一個餓虎撲食,壓在陌生來客的身上,將手槍頂在那人腦後,惡狠狠地吼道:“不許動!”

不請自來的客人是個年輕女人,這一點從身下傳來的溫軟而又極富彈『性』的感覺就能知道,而且這個女人還很年輕,很暴力,因為她立刻就進行了反擊,手肘向後猛搗,同時一個翻身,拳頭勢如閃電般打過來。

劉子光沒有開槍,而是伸手攥住了對方的拳頭,問道:“你來做什麽?”

闖進來的神秘女人正是胡蓉,此時兩人的姿勢非常曖昧,劉子光騎在胡蓉腰上,一手攥住她的粉拳,一手拿著把沒裝彈匣的手槍,若是此刻有人進來,肯定會誤認為是施暴現場。

“宋局說了,讓我配合你行動。”胡蓉說道,同時奮力挺了挺腰肢,想擺脫這種尷尬的姿勢,但是劉子光卻絲毫也沒有放開她的意思,反而擰起眉『毛』訓斥道:“我說你這個死孩子怎麽就不聽話的呢,你還嫌添『亂』不夠多麽,你在這裏,我沒辦法開展工作。”

胡蓉怒道:“那我不管,反正現在我是你的搭檔了,這是宋局的命令,你要是有意見,可以等回去之後向他反應。”

劉子光算是明白了,宋劍鋒這個老狐狸,又想讓大侄女立功,又不想她再出事,所以把這個累贅交給自己了,老宋啊老宋,你可真不愧是黨的好幹部啊。

“好吧,你可以留下,但是要服從我的指揮,決不能擅自行動,你要知道,我們麵對的是窮凶極惡的黑社會分子,絕不是江北那些土條可以相比的,任何鬆懈都可能導致不可預計的損失,你明白麽?”

胡蓉似乎猶豫了一會,但還是答應了:“好吧,我同意,那麽現在你可以從我身上爬起來了麽?”

劉子光嘿嘿一笑,這才從胡蓉身上起來,把手槍往桌子上一丟,說:“現在執行你的第一個任務,去外麵給我捎些外賣回來,再來一打啤酒。”

胡蓉也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不滿的說:“我是你的搭檔,不是你的傭人。”

“首先,我沒承認你是我的搭檔,其次,不論年紀還是警銜,你都比我低,出去買份飯難道就折損了你的大小姐身份?”

“好,我去,你要吃什麽?”胡蓉一咬嘴唇,終於還是妥協。

“隨便。”

胡蓉氣鼓鼓的出去了,半小時後提著大包小包回來了,這丫頭還真會疼人,除了兩份盒飯之外,還有一整隻燒鵝、啤酒飲料香煙水果零食,以及『毛』巾牙刷拖鞋晾衣架等生活用品,看這架勢,大概想在這裏長住了。

劉子光迅速將桌上擦幹淨的手槍零件組裝完畢,藏在自己的衣服下麵,找出一張舊報紙攤在桌子上,示意胡蓉把飯菜啤酒擺上,開始大吃大喝。

他隻顧悶頭大吃,根本也沒有和胡蓉交流案情的意思,胡蓉瞪了他一會,也撅著嘴端起盒飯吃了起來。

酒足飯飽之後,劉子光把筷子一丟,煙頭掐滅在啤酒罐裏,抹一抹油嘴,往**一躺,開始睡覺。

胡蓉強忍住怒火,把杯盤狼藉的飯桌收拾幹淨,又找了個拖把將地麵打掃幹淨,把垃圾拿到外麵丟了,幹完這些,她也有些累了,但是她很快就發現了更加尷尬的一件事,這間屋裏隻有一張床。

“劉子光,我睡哪裏?”胡蓉沒好氣的問道。

劉子光閉著眼不答話,用手拍了拍床鋪空餘的位置。

這是一張一米五的單人床,勉強可以躺下兩個人,男女朋友這樣睡在一起還湊合,工作上的男女搭檔這樣睡,就有點不對頭了。

要依著胡蓉以前的脾氣,早就翻臉了,但是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她的火爆脾氣已經好了很多,她知道劉子光不待見自己,就想把自己氣走,所以她反而找了把椅子坐下來說:“哼,想趕我走沒那麽容易,我偏不走。”

劉子光沒說話,翻了個身睡覺了。

夜『色』漸濃,房間裏有台老式電視機,大概是線路接觸不好,滿屏幕都是雪花,胡蓉看了一會兒電視,滿耳朵聽的都是粵語,漸漸地眼皮有些打架了,**的劉子光睡的正香,微微的鼾聲傳來,胡蓉不由得又撅起了嘴:“壞家夥,就知道欺負我。”

幸虧香港的秋天不冷,胡蓉和衣趴在桌子上開始打盹,漸漸地進入了夢鄉,在夢裏,她和搭檔並肩戰鬥,在類似早期港片場景裏與黑社會分子展開槍戰,子彈無限,場麵火爆,那個搭檔一會是韓光,一會又變成劉子光,手持雙槍戴著墨鏡像小馬哥一樣邊走邊開火,匪徒紛紛顫抖著倒地斃命,最後自己被匪徒劫持,終極挾持自己要挾搭檔,搭檔妥協,放下了手中槍,終極獰笑著連續開槍,搭檔身上血花四濺……

“不要!”胡蓉猛的坐了起來,卻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身上還披著一條『毛』毯,而劉子光卻不知去向了。

擦一擦頭上的虛汗,一隻手不經意碰到了冰冷的物體,下意識的抓起一看,竟然是一把漆黑的手槍,正是昨晚劉子光用來對付自己的那把gl9。

“這個壞家夥,也不是那麽壞嘛。”胡蓉心底暖融融的,把手槍抱在懷裏想著。

外麵還是漆黑的夜,但胡蓉卻怎麽也睡不著了,就這樣抱著槍一直守候到天明,清晨五點半,劉子光終於帶著滿身晨『露』回來了,往椅子上一坐,點起煙來說道:“事情查明了,韓光確實是程國駒買凶打傷的,出麵的是他弟弟阿豪,本來是要把你輪了,然後拍照上網,結果出了點意外,你沒事,韓光倒黴了。”

“是我的錯,我不該逞能,害了韓大隊。”胡蓉的眼圈又紅了。

“不是你的錯,是程國駒太囂張,連警察都敢動,看來本港的法製建設改革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胡蓉知道劉子光漏夜不歸,是去查案的,頓時對這個“壞家夥”的好感又增幾分,她遲疑著問道:“那麽,你準備怎麽辦呢?”

“首先,要追究行凶者的責任,這件事是合連勝做的,作為社團組織,他們應該對此負責。”

“可是,警方不是說他們已經交了三個人出來麽,而且那個周國基還在住院中。”

劉子光搖搖頭:“丟卒保帥而已,遠遠達不到我的心理預期。”

“那你想怎麽做?”

“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已經做完了,好了,你去樓下7-11買點東西吃,我餓了。”

說著,劉子光大大咧咧躺到了**,把鞋子一丟,開始補覺,胡蓉注意到,劉子光的鞋子上隱隱有血跡,她心中一動,什麽也沒說,乖乖下去買東西了。

喝著牛『奶』吃著早點,胡蓉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翡翠台正在播報新聞,經過一段時間的熏陶,胡蓉已經能聽懂不少粵語了,再加上畫麵,自然明白的七七八八,電視裏說昨晚尖沙咀一帶發生群體鬥毆事件,社團組織合連勝與其他幫派械鬥,警方及時趕到現場製止了鬥毆,逮捕了十餘名疑犯,截止發稿時,已有三人死亡,五人重傷,十七人輕傷,傷者已經送院急救,關於此次事件,請關注後續報道。

胡蓉意味深長的看了劉子光一眼,後者毫不掩飾的說:“是我下的手,本來我是想好好說話的,一幫港燦居然玩陰的,亮出刀來就砍,我製止無效,隻好正當防衛,可能下手重了點,不過他們是咎由自取,你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是什麽意思?你不會又想親手逮捕我,把我送到警署立功吧。”

胡蓉趕快收回目光,慌『亂』的說:“沒有,我就是問問。”

“沒有就好,我睡一會,你去把這雙鞋處理掉,順便再幫我買一雙新鞋。”

蓉乖乖答應一聲。

……

劉子光一覺睡醒,已經日上三竿,睜眼一看,胡蓉已經把午飯預備好了,很豐盛的一桌菜肴,還有啤酒和餐後甜點,床尾還擺著新襪子,新內衣,床下放著兩雙新鞋。

“不知道你的尺寸,你試試合適不?不合適我再去買。”胡蓉說完,扭轉了頭。

劉子光滿意的笑了:“這才像話嘛,不用試了,我相信你的眼光,來,吃飯。”

這頓午飯,劉子光終於開始和胡蓉討論起下一步的安排來,他說:“依靠本港警方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宋局臨走前有交代,一定要打疼程國駒犯罪集團,要向他施加巨大的壓力,迫使其主動交出贓款,我尋思過了,時間緊,任務重,不能采取常規七寸,我們要打掉程國駒的重要經濟來源,隻有一個辦法。”

“什麽辦法?”

“滅了他的賭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