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30 市政府之行

字體:16+-

李誌騰被押上了警車,金盾公司的夥計們也戴上手銬押走,囚車閃著警燈離開的時候,金盾公司的總經理驅車趕來,等待他的隻有宋劍鋒**的一句話:“明天到我辦公室來。.|com|..”

宋局長不護短,下手狠,是係統內出名的,對於害群之馬他是不遺餘力的嚴打,今天這個事兒讓他很生氣,不但是因為節日的關係,而且因為鬧事者大多數是公安局三產金盾公司的人,金盾公司這個單位比較特殊,員工可以合法持槍,如果讓這麽一幫素質敗壞的人持有槍支,那是多麽可怕的一件事啊,外省不是沒有例子,押運員與行人口角,然後開槍打死行人,再不嚴抓管理,下一個出事的很可能是金盾公司。

坐在車裏,宋劍鋒就想好了處理方案,李誌騰和金盾公司的這些押運員,一律開除,治安拘留十五天,然後再進行嚴格的政審,那些流裏流氣的小青年,絕對不能再用。

而那個派出所的司機小王,看起來素質不錯,好像聽劉子光提起過幾次,據說還是正經警校出身的,下次有機會和政治處的負責同誌說一下,解決一下編製問題,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公安係統急需新鮮血『液』嘛。

停車場上的警察們收隊離去,派出所長老宋拍了拍新來的工勤司機王星的肩膀,頗有深意的說了句:“小夥子,好好幹。”

老王也走了過來,快退休的他早已經寵辱不驚了,不過此時也為王星感到高興,豎起大拇指說道:“小王,有前途。”

王星含蓄的笑笑,『摸』『摸』大腦袋,啥也沒說。

幾家歡喜幾家愁,李政委遠遠地望著王星,狠狠地將手中的煙頭掐滅在花壇上,宋局長對自己有成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隻要他在位一天,自己就難往上升,正是老宋要調走的節骨眼,自家侄子來了這麽一出,這不是成心毀這個當叔叔的麽。

歹徒全被抓走,警察們陸續撤離,飯店門口看熱鬧的群眾也散了,馬曉慧一家人上了雨燕車,小車空間太小,坐他們家四口人正好,哪還有----,防止那些惡意上訪的刁民。

劉子光此時就比較符合刁民的形象,背著一個旅行包,穿的很樸素,直接就衝著大門走過來,還沒靠近大門十米之內,就被三位便衣拿下了。

“幹什麽的?”便衣問道。

“你幹什麽的?”劉子光反問道。

便衣從懷裏掏出黑皮證件晃了一下:“公安局的。”

“公安局的你在市『政府』門口幹什麽,誰給你的任務?你領導是誰?你叫什麽名字?”劉子光連珠炮一樣的質問道。

三個便衣對視一眼,知道這個刁民很難纏,搞不好還懂點法律啥的,便耐心說道:“市『政府』門口是,局領導安排我們在這裏,是保護市『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這是我們的證件,你可以看清楚。”

見他們態度還算和氣,劉子光才說:“我是晨光機械廠企業代表,江岸區代表劉子光,來找胡副市長有事情,這是我的證件。”

“你就是劉子光啊,失敬失敬,怎麽不早說,我們把你當上訪的了,嗬嗬。”為首的便衣做恍然大悟狀,也不看證件了,揮揮手請劉子光進去。

“謝了。”劉子光徑直衝著大門去了。

另外兩個便衣悄聲問道:“這人是誰啊?”

“你們倆啊,開會的時候耳朵哪去了,劉子光都不知道,真失敗。”

劉子光來到市『政府』大門口,在傳達室進行了登記,門衛拿起內線電話通知了胡副市長的秘書,說門口有個代表叫劉子光的,想見胡副市長。

做秘書的消息自然相當靈通,胡副市長的秘書小李早就聽說過劉子光的名字,並且知道他和胡副市長的女兒關係不錯,他迅速查看了一下今天胡副市長的日程安排,在兩個會議之間有個十分鍾的空缺,便對門衛說:“讓他進來吧。”

李秘書想了想,還是走到胡躍進辦公室門口,輕輕叩了叩門,走進去說:“胡副市長,劉子光來了。”

“劉子光?”胡躍進的神情有了微妙的變化,說:“你先接待吧,我還有個會。”

“好的。”小李轉身欲走,身後又傳來胡躍進的聲音:“等等,高科技產業促進會那邊,你打個電話過去,說我晚到十分鍾。”

小李點點頭:“是不是讓劉子光現在就進來。”

“可以。”

劉子光的檔案,胡躍進看了不下三遍,這個人如同一匹黑馬出現在江北市黑白兩道,隻用了不到兩年時間,就從一個無業遊民變成大型企業副總,區代表,和政法機關也有緊密合作,就連自己的女兒也成了他的好朋友,據說中秋節前一天,胡蓉這丫頭還提著禮物去了劉子光家。

這很不正常,自己女兒的脾氣,胡躍進不會不清楚,直爽、驕傲、敢愛敢恨,打小胡蓉這丫頭就心高,別人追星,她不追,別人早戀,她不戀,對此胡躍進是既欣慰又擔心,不過當父親的總是希望女兒幸福,胡蓉的人生道路他早就謀劃好了,派出所實習,刑警隊鍛煉,積累一些工作經驗和功勞,再轉到政工崗位上,等年齡差不多了,再找個門當戶對的清白男孩子嫁了,這才是正確的人生道路。

至於劉子光,完全不在胡躍進的考慮範圍之內,這個年輕人太鋒芒畢『露』,太過招搖了,早晚有一天會毀了他。

從香港回來之後,女兒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居然去買了一堆化妝品和時裝回來,開始學打扮了,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即使今天劉子光不來找自己,胡躍進也會找個機會和這個年輕人聊聊的。

今天劉子光主動登門,讓胡躍進頓感好奇,這小子善於鑽營,莫不是來找自己談胡蓉的事情?不過那是私事,應該去家裏才對啊,於是一貫沉穩的胡副市長也耐不住『性』子了,索『性』推遲了一個無關緊要的會議,先來會會這個劉子光。

不大工夫,李秘書帶著劉子光進來了,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幾上就出去了,並且將門輕輕帶上。

胡躍進打量著這個在江北市呼風喚雨的年輕人,掂量著他的份量,胡躍進是刑警出身,看人最準,轉入政界之後又親身經曆了一些爾虞我詐的殘酷鬥爭人的功力更加深厚,尋常人他一眼就能看透,用秘書小李的話說,被胡市長盯著,就像沒穿衣服一樣,渾身不自在。

此刻胡市長就用他淩厲無比的眼神審視著劉子光,而劉子光則像沒事人一樣微笑著和胡副市長對視,隻是眼神的交鋒就讓胡躍進明白,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劉子光,我就久聞大名如雷貫耳啊,哈哈。”胡躍進從辦公桌後麵繞出來,走到沙發前坐下,這樣兩人的距離更近一些,也顯得融洽些。

“我也是久聞胡市長大名啊,記得我上五年級的時候,市裏出了連環殺人案,專殺穿紅衣服的女人,搞得人心惶惶,誰都不敢穿紅,是您用了十天的時間就把案子給破了,從此犯罪分子聽到胡躍進這個名字無不聞風喪膽啊,我們小孩子玩遊戲,也總要一個人演歹徒,一個人演胡躍進哩。”

“哈哈哈。”胡躍進仰天大笑,他是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又是副市長,這些年來聽過的馬屁不知道多少,對獻媚奉承早就沒感覺了,但劉子光這種奉承卻讓他由衷的感到舒暢,在公安局當刑警大隊長的時候,是自己人生中最輝煌的一段歲月,難得現在的年輕人還記得啊,突然間,胡躍進對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感覺就好多了。

“老黃曆嘍,現在跑不動腿,拿不動槍了,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了,聽蓉蓉說你破案很有一手,在香港的時候工作開展的很有成效嘛?”胡躍進從茶幾下拿出一盒蘇煙來,請劉子光抽。

劉子光接了煙笑道:“多虧了胡蓉協助,我一個人是沒那個能力的。”說著幫胡躍進點燃,自己也點了,兩人在屋裏吞雲吐霧,相談甚歡。

不知不覺,十分鍾過去了,李秘書推門進來,看到屋裏兩人談得正開心,欲言又止,胡躍進看看手表說:“讓他們再等半小時。”

劉子光聽了趕緊說:“光顧著聊天,忘了正事了,我今天來,是給胡市長您送禮的。”

“給我送禮?”胡躍進的目光落到了沙發旁的旅行袋上,心中狐疑,送禮哪有這樣的送法,背著大口袋送到單位來,生怕紀委不知道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