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32 南泰新縣長

字體:16+-

市區,濱江花園附近,一輛藍『色』的巨力農用車運載著滿滿一車廂蘋果停在道路邊上,車門打開,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跳下車來,招手道:“大旺,謝了。..|com|..”

駕駛室裏的年輕人『露』出一口白牙答道:“周書記你客氣個啥,能拉你進城是俺的福氣。”

周文笑笑,用手捋了捋『亂』蓬蓬的頭發,把卷起的褲腳放了下來,自從下鄉鎮任職以來,他就沒回過家,就連中秋節都是和大河鄉的五保戶們一起過的,在農村擔任基層領導,和在市『政府』當秘書大有不同,起碼不用那麽注重形象,現在的周文,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土的掉渣的鄉鎮企業家。

來到家門口,再次拍拍身上的塵土,清清嗓子,敲了敲門:“曉靜,我回來了。”

房門打開,劉曉靜沒好氣的把拖鞋丟過去說:“還知道回來啊,我以為你這個大書記把我們娘倆忘了呢,沒給你留飯啊,想吃自己做去。”

周文嘿嘿賠笑著,換了拖鞋說:“沒事,我路上買了兩個燒餅,廚房有大蔥麽,一卷就成。”

說著舉起手上的塑料袋,獻寶一樣說:“人家給的蘋果,又大又紅,回頭給你媽那邊送過去。”

劉曉靜鄙夷的看看那袋蘋果,沒接,今年蘋果大豐收,才一塊五一斤,當個鄉黨委書記就落得這點好處,還不如人家一個小城管呢,都能成口袋的往家抗蘋果。

老公這兩年工作變動很頻繁,早先在辦事處上班的時候日子過的雖然平淡點,但是穩定平和,小日子過的與世無爭,後來也不知道周文撞了什麽狗屎運,居然被周市長選中做了秘書,從此周文家的生活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起初是興奮期,老公在市『政府』上班,可讓劉曉靜賺足了麵子,鄰居同事朋友都用羨慕的目光看著自己,領導也不敢和自己大聲說話了,就連兒子幼兒園的園長都來和自己套近乎,平日裏家裏走動的客人也多了起來,來往走動的起碼都是科級幹部,劉曉靜的底氣也水漲船高,憧憬著大房子豪華轎車的美好未來。

可是隨著周市長上調省城,一切成為泡影,前途無量的周文下到縣裏去當什麽勞什子的旅遊局長,一星期才回一次家,工資兩千出頭,油水基本沒有,官場傾軋,鬥爭殘酷,沒有後台的周文出力不討好,終於被排擠出南泰官場,一時間萌生退意,都打算去跟劉子光做生意去了,那幾天劉曉靜心裏也不舒坦,心疼老公,感歎命運,沒想到再次峰回路轉,周文被任命為南泰縣大河鄉的黨委書記,正兒八經的當起了九品小吏。

在窮鄉僻壤當書記,還不如在區裏當辦事員,至少能照顧家,偏偏周文還幹的有滋有味,連中秋節都不回家過了,對此劉曉靜氣的夠嗆,哪還有好臉『色』給周文看。

周文也知道自己對不住妻子,訕笑一下,把蘋果放到茶幾上,走進廚房找了根大蔥,用燒餅卷著啃起來,劉曉靜從背後看著周文瘦削的肩膀一聳一聳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出來,從冰箱裏拿出一盤菜來放進微波爐轉了轉,沒好氣的丟到桌子上:“吃吧,你喜歡吃的豬蹄子。”

“曉靜,辛苦你了。”周文說。

“算了吧,你要是真心疼我,就趕緊把工作辭了吧,大河鄉那麽窮,一不能出政績而不能撈油水,這個書記當的一點意思都沒有。”

周文一聽這話不高興了,放下筷子正『色』道:“那可不一樣,我這個鄉黨委書記是省委鄭書記欽點的,組織上是在考驗我,鍛煉我,這種時候怎麽能打退堂鼓。”

劉曉靜一癟嘴:“少來,這話我聽的耳朵都要出繭子了,人家省委書記哪記得你啊。”

周文笑了笑,用一種無法和你溝通的語氣說:“曉靜,這個你不懂。”

“我不懂,就你懂曉靜雖然嘴上凶,還是下廚炒了個雞蛋給周文吃。

雞蛋還沒炒好,周文的手機就響了,聽完之後匆匆出門,在門口換鞋說:“有點事我處理一下。”

“晚上還來吃飯麽?”劉曉靜回頭問道,卻發現周文已經出門走了,氣得她把鍋鏟子一丟,也不炒了。

周文打了輛出租車直奔辦事處而去,進了辦事處的院子就看到一輛藍『色』躍進卡車停在那裏,穿豆綠『色』城管製服的工作人員正把三輪車往下卸,周文趕緊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大旺,我在辦事處,你的車呢?”

“周書記,車被他們拉到停車場去了。”大旺的聲音帶著哭腔。

周文趕緊又來到停車場,果然看到大旺的農用車被查扣,滿滿一車蘋果還沒賣出去呢,車就讓扣了,大旺急得滿頭大汗,低聲下氣的央求著那幾個城管,說這錢是弟弟上大學用的,可是一點用都沒有,三個城管理也不理他,有說有笑的往外走。

周文急忙迎上去說道:“這不是大旺兄弟麽,怎麽回事啊?”說著就從包裏掏煙。

他以前在辦事處工作的時候,和城管科的一幫人低頭不見抬頭見,雖然沒說過話也算麵熟,所以那幾個城管也給周文麵子,接了他的煙說:“占道經營,無證攤點,扣留車輛,罰款五百,這是咱辦事處的規矩。”

周文說:“都是自己人,意思意思就算了。”

幾個城管隻是臨時工而已,互相看一眼說:“老周,這事兒你得找科長,找我們沒用。”

於是周文又馬不停蹄的趕到辦事處城管科說情,城管科長知道周文現在什麽也不是,所以不鹹不淡的應付了幾句,說現在任務很重,該罰的款一分也不能少。

周文一咬牙,說:“好,罰款我們交,車和蘋果能不能放了。”

這點麵子總是要給的,周文拿著罰單去樓下交錢,翻遍全身的兜兒才湊出五百塊來,收罰款的出納還開玩笑說:“周大書記怎麽身上才帶這點錢,都讓老婆沒收了?”

周文笑笑:“是啊,老婆管得嚴。”

好歹把農用車給贖出來了,大旺抹感激的對他說:“周書記,謝謝你了,這些蘋果你拿去給家裏人嚐嚐。”

周文看著滿滿一車蘋果,心中一動,說:“大旺,你開車跟我來。”

農用車開進了至誠花園,這回周的麵子就是好使,物業公司開了綠燈,讓大旺在小區裏擺攤賣蘋果,這下城管是管不著了,大旺家的蘋果是紅富士,果子又大又紅,一傍晚就賣的精光,大旺捏著手裏一疊鈔票非要給周文。

“給我幹什麽?”周文納悶道。

“周書記,俺都看見了,罰款是你幫俺交的,這錢你說啥都要拿著。”

好說歹說,周文總算把錢收下了,但是等大旺一轉身,周文就把這錢塞到了農用車駕駛座下麵,他知道大旺家困難,弟弟正上大學,老爹臥床不起,五百塊錢對自己來說不算什麽,對大旺來說就是一筆巨款。

好不容易處理完了這事兒,周文拖著疲憊的腳步往家趕,剛走到樓下手機就響了,是大河鄉的鄉長打來的,語氣透著激動:“周書記,你得趕緊回來!縣委組織部來電話,明天要宣布你的最新任命!”

周文心裏一動:“你說什麽,什麽最新任命?”

“我也是剛接到的通知,周文同誌,你即將出任南泰縣的下一任縣長!我的老夥計,恭喜你了!”

即使隔著電話,周文都能猜到鄉長那副欣喜若狂的模樣,雖說他倆搭檔時間不長,但是合作非常愉快,書記提了縣長,那鄉長的前途也差不到哪裏去。

周文按捺住心中狂跳,努力用平靜的語調說:“知道了,我一定趕到。”然後掛了電話,蹬蹬蹬上樓,拿鑰匙開了門,廚房裏正忙碌著,丈母娘和媳『婦』一起做飯,客廳裏,老丈人正陪著外孫子玩,見周文進來,老丈人微微點頭:“回來了?”

“回來了,爸,不過吃完飯就得走,鄉裏有事。”

“剛回家就走,你把這當旅館了!”劉曉靜端著一盤菜出來,怒氣衝衝道。

周文輕聲道:“確實有事,組織上任命我為南泰縣的縣長。”

“什麽!縣長?”劉曉靜瞪大了眼睛,一臉的匪夷所思。

“是的,任命明早頒布,所以我要連夜趕回去,曉靜,對不起了。”周文的語調很平和,並沒有範進中舉那種狂喜,上次他從辦事員直升市長秘書的時候,那種人生大起大落的感覺已經體驗過了一次,所以處變不驚了。

“媽,周文當縣長了!”劉曉靜高聲喊道,廚房裏的丈母娘慌裏慌張跑出來:“怎麽了?出啥事了?”

“沒出啥事,周文提縣長了,對了周文,是正縣長還是副縣長?”

周文苦笑一笑:“南泰縣十一個副縣長,不差我一個,應該是接老唐的位子。”

“那就是正縣長了,太好了!”劉曉靜興奮地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哎呀,縣長啊,管幾十萬人呢,乖乖,這可了不得!我這個女婿,就是大富大貴的命!”一直對這個女婿抱有成見的丈母娘眉飛『色』舞起來,和女兒一唱一和的,別提多高興了。

隻有老泰山沉默不語,半晌才說:“周文,官場險惡,你這麽年輕就被推到風口浪尖,要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