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47 校園求愛晚會

字體:16+-

晚飯時間,朱毓風的身影出現在食堂裏,但他並沒有打飯,而是找了張桌子默默的等待著,一直等到學生們吃完飯,三三兩兩的離去,收拾桌子的女服務員出現的時候,他才猛然站起,走過去一把抓住溫雪的手腕說:“別做了,這不是你應該做的事情。..|com|..”

溫雪嚇壞了,用力把手往回抽,但朱毓風的手勁太大,掙不開,她慌張的喊道:“你幹什麽!”

“我叫朱毓風,中文係的,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相信我,我會幫你。”朱毓風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對女孩他一向很霸道,做出這種舉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經過一下午的深思熟慮,這個女孩觸動了他心中最柔軟的一部分,僅僅是中午的驚鴻一瞥而已,這個纖細柔弱的身影就深深印在了他的腦海中,當聽到她那悲慘的身世時,一股強烈的保護欲湧上來,讓他幾乎想立刻衝到食堂去對那個女孩說:“我會保護你!”

朱毓風高大威猛,學習優異,家世顯赫,從初中時期就是被女孩子倒追的對象,隻要勾一勾手指,什麽班花校花自然會投懷送抱,他從沒有追女孩子的經驗,但信心卻很足,這個女孩不是因為家庭貧困勤工儉學麽,從此後她的一切花銷用度,朱毓風全包了,甚至連女孩生病的父親他都考慮在內了,不就是腎病麽,換腎不過三十萬而已,兩個月的零花錢罷了,隻要女孩開心,朱毓風什麽都舍得。

看到女孩驚慌失措的樣子,朱毓風下意識的鬆開手,說:“對不起,我……”

咣當一聲,朱毓風覺得後背生疼,回頭一看,食堂的大師傅拿著煎包子的平底鍋怒容滿麵的站在他身後,厲聲喝道:“泡妞泡到食堂來了,你哪個學院的!你輔導員是誰?”

朱毓風大怒,劈手就把平底鍋奪了過來,怒道:“敢動我,信不信我把你食堂買了。”

這個食堂主要是服務數學係的學生們,理工科的大學生都不怎麽愛看熱鬧,更不認識在大一新生中聲名顯赫的朱毓風,但他們卻認識溫雪,別看理工宅男們不善於表達,但不代表心裏沒有,不知道多少學長已經把溫雪當成了自己的夢中情人,此時見到心中的女神遇到麻煩,頓時圍攏過來,窗口內的工作人員也拿著擀麵杖和菜刀走了出來,虎視眈眈的看著朱毓風,還有人打電話報告了學校警務室,用不了幾分鍾,保安就會趕來。

好漢不吃眼前虧,朱毓風悻悻的把平底鍋放下,用手指點了點圍住他的人,又對溫雪說:“沒關係的,我等你。”說完徑直向外走去,他生得高大威武,眼神彪悍,圍觀學生不由之主的讓開了一條道路。

“雪啊,沒事吧?”張師傅關心的問道。

“沒事,謝謝你張師傅。”小雪答道,臉『色』都有些發白,看來嚇得不輕。

“大家都散了吧,沒事了沒事了。”張師傅拿起平底鍋回去了,一邊走一邊搖著頭歎息了一句:“唉,生個漂亮女兒也是麻煩事兒啊。”

溫雪心神不寧的幹完食堂的工作,拿了一袋剩下的包子餡,推著自行車回宿舍,出了食堂不遠,就看到路邊圍著一堆人,一輛造型粗獷的黃『色』越野車停在路邊,車頭上坐著一個人,破洞牛仔褲,翻『毛』山地靴,懷裏抱著一把吉他,正在低頭彈唱著許巍的《藍蓮花》。

看到溫雪從麵前經過,那人的歌聲忽然高亢起來:心中那自由地世界,如此的清澈高遠,盛開著永不凋零,藍蓮花

略微沙啞的嗓音將這首藍蓮花演繹的美輪美奐,圍觀學生們的目光隨著歌手的眼睛轉移到了溫雪身上,他們這才明白,原來這是一場校園求愛啊。

溫雪隻覺得臉上發燒,低著頭推著自行車一溜煙的跑了。

朱毓風放下吉他,瀟灑的一甩頭,跳上酷路澤fj,轉移陣地繼續去女生宿舍樓下演唱。

當他驅車來到女生樓下的時候,阿武等人已經趕到,買了整整一萬多白玫瑰鋪在女生宿舍樓下,本來這種求愛應該用紅玫瑰才合適,但是風少覺得隻有白『色』的玫瑰才能襯得上心中女孩的氣質,所以斥巨資將北清大學方圓十裏內的白玫瑰全都包圓了。

這棟宿舍樓的主體住戶是理工學院的女生,而理工學院向來以盛產恐龍著稱,平時來個男的都稀罕的什麽似地,更何況這種校草級別的美男了,全樓的女生都轟動了,端著飯碗趴在窗口看西洋景。

阿武他們賣力的布置著,將一萬朵白玫瑰布置成一個巨大的心形,花海占用了整條道路,但是來往車輛都很配合的繞道而行,這種校園求愛是大家最喜聞樂見的事情,就在他們布置鮮花的時候,學校各個新聞社的記者們聞風而動,喜歡看熱鬧的學生們也不遠數裏從遠處趕來,一時間女生宿舍樓下人山人海,來晚的連位置都找不到。

最高興的是樓上的女生們,居高臨下可以看到這場勝景的全貌,溫雪所在的308室三個女生都趴在窗口緊緊盯著樓下的花海,嘴裏嘖嘖連聲。

“看,那就是朱毓風,好帥啊,不知道哪個女生這麽有福氣。”王月琪的眼睛裏都快冒出火星來了。

寧馨兒心中飛快的盤點著宿舍樓中能和自己相比的女孩,算計了半天也得不到結果,難道說朱毓風是衝著自己來的?她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車、花海、帥男,情歌,女生花癡夢裏的一切元素都在,讓人不瘋狂都難,朱毓風依然坐在車頭,這回換了一把電吉他,線路連在汽車的音響上,車頭燈大開,功率十足的氙氣燈照著花海,撥弄一下吉他,發出嗡嗡的聲音,圍觀女生們頓時尖叫起來,為朱毓風充當免費拉拉隊。

一切就位之後,朱毓風開始演唱,依然是以情歌為主,深情而飽含滄桑的歌聲,憂鬱的眼神,絢爛的花海,以及女生宿舍樓上配合打開的所有燈光,夜『色』中的女生宿舍樓下,簡直就是一場情歌嘉年華音樂會。

而此時溫雪卻不在宿舍裏,她拿著包子餡走在偏僻的花園裏,這裏有一座假山,是北清大學的野貓們的歡樂家園,每逢傍晚時分,溫雪就會拿著一些吃的東西來喂貓。

膘肥體壯的野貓們看見溫雪過來,頓時喵喵叫著圍攏上前,溫雪拿出包子餡放在石板上,但是野貓們聞了聞竟然不吃,扭頭跑了。

溫雪很納悶,跟著野貓們的腳步來到假山另一邊,發現一個少年正拿著塑料袋往地上倒,是那種超市裏賣的貓糧,怪不得這些沒良心的野貓不願意吃包子餡了。

少年聽到有人來,抬頭一看,四目相對,兩人都愣了。“

“是你?”

“是你。”

兩人都笑了。

“我叫韓冰,中文係大一。”

“我叫溫雪,數學係大一。”

兩人都覺得很巧合,溫雪寒冰,對仗工整,一個中,對應的也很貼切。

“我……”

“我……”

兩人同時開口,卻又同時改口道:“你先說。”

“你喂它們多久了?”還是溫雪先發問了。

“在北清附中上學的時候就開始了,後來因為去外地耽誤了一段時間,前天剛回來,就又開始喂了。”少年答道。

“是麽,那你一定都認識它們了。”

“嗯,那隻最胖的,我叫它貓王,因為它最厲害,別的貓都怕它。”

“是麽,我也叫它貓王,這麽巧啊。”溫雪驚喜的叫起來,眉飛『色』舞。

“不會吧,這麽巧,那隻三花母貓,我叫它伊麗莎白,你呢?”韓冰笑著說道。

“我啊,我叫它顧大嫂。”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慢慢前行,聊了一路,不知不覺到了分別的地方,昏黃的路燈照耀下,小徑上鋪滿了落葉,荷塘裏倒映著月『色』,韓冰躊躇了一下,說道:“明天你還來麽?”

“如果你來到話我就不用來了,食堂的肉餡不是每天都剩的。”溫雪認真的回答道。

“這樣啊。”韓冰悵然若失,停了幾秒鍾又問道:“那你每天都在食堂打掃衛生麽?”

“是的。”

又是一陣沉默,溫雪看了看時間道:“不早了,我先走了。”

“嗯,再見。”韓冰卻站著不動,一直等到目送溫雪的背影消失在遠方才離開,不遠處的樹蔭下,一輛黑亮的轎車正靜靜地停著。

韓冰坐進汽車,半天不說話,幹練的司機望了望後視鏡內少年憂鬱的臉龐,開口問道:“少爺,去哪裏。”

“回去。”

司機剛剛啟動汽車,韓冰又改了主意:“去櫻花大道。”

……

當溫雪回到宿舍樓下的時候,晚會正進行到,阿武他們搞了幾百隻紅蠟燭,圍在花海邊際,紅燭搖曳,玫瑰飄香,朱毓風賣力的演唱著《野百合也有春天》,他已經唱了十三首歌了,但是心中的女孩卻還沒有出現,連觀眾們都有些著急了。

溫雪不知道宿舍樓下正在搞活動,她推著自行車在人『潮』中艱難前行,卻被車頭上的朱毓風一眼看到。

朱毓風當即按住了電吉他的弦,停止了演唱,音樂戛然而止,四下一片嘩然,隨即他們就意識到,正主兒來了!

“溫雪,i love you!”朱毓風大聲喊道,阿武他們也跟著大喊:“i love you! i love you !”

在他們的鼓動下,現場的男生都跟著起哄般大喊起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溫雪身上,女生們也跟著喊道:“答應他吧,答應他吧!”

308裏三個女生都驚呆了。

“哇!溫雪竟然是今晚的主角!”陸謹驚叫道。

王月琪呆呆的不說話,撅起了嘴巴。

寧馨兒冷著臉把頭縮回來,戴上了耳機開始聽英語。

……

正當溫雪尷尬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時候,學校保安隊及時趕來了,手電筒的光芒『亂』照,保衛處的人用電喇叭喊道:“馬上恢複道路原樣!不相幹的學生趕緊回自己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