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8-61 反抗軍

字體:16+-

法國外籍軍團第十三團駐紮在紅海之角吉布提,是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法隊,他們的出現讓難民們歡欣鼓舞,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但是狂喜過後大家卻發現,來的隻有區區五輛輕型輪式裝甲車,十幾個外籍軍團士兵而已。.|com|..

事不宜遲,大家立刻向機場進發,外籍軍團的裝甲車負責開路和殿後,望著那麵紅藍白三『色』旗,文度族民兵們隻敢尾隨,不敢靠近,一路有驚無險,終於抵達聖胡安國際機場。

機場已經被外籍軍團接管,身穿法式『迷』彩戰鬥服頭戴貝雷帽的軍團士兵端著f步槍在航站樓門口警戒,難民們把汽車丟在門口,一擁而入,民兵們緊隨而來,就圍在航站樓門口虎視眈眈。

進了機場,劉子光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跑道上隻停了兩架飛機,都是法國空軍的c130大力神運輸機,這種戰術運輸機隻能裝載一百二十名士兵,即使超載的話,也隻是能多塞三四十人進去,可是現在機場上有整整一千五百名難民!

聖胡安機場設施老舊,跑道年久失修,不能起降大型噴氣式飛機,選擇這種能在野戰跑道上起降的軍用運輸機是正確的,但是軍方沒有考慮到會有這麽多的難民,看到黑壓壓的人群,負責救援任務的法官也傻眼了。

經過和司令部短暫的溝通之後,這位少校做出決定,持外國護照的人和老弱『婦』孺優先登機,其他人等待下一撥救援。

這個決定一出,難民們頓時一片嘩然,誰都知道此刻留下是什麽結果,外麵那成千上萬的文度族民兵絕不會容許他們活著離開的,隻等法國兵一走,他們就會衝進來把難民砍成肉泥。

無奈之下,外籍軍團的士兵隻好圍起人牆,保護白人們優先登機,持歐洲護照的旅客們拖著行李匆匆向飛機走去,喬治.伍德懷抱小黑孩,手拖行李,一邊走一邊回頭張望,安娜也不時淚眼回眸,無奈的看著可憐的難民們。

士兵舉著步槍,大喊道:“gogogo!”指揮旅客們登機,同時打開另一架飛機的尾部艙門,將潘哈德裝甲偵察車開了上去。

劉子光頓時明白,外籍軍團要撤離了,他們才不會管這些卡耶族黑人的死活,撤走歐洲難民才是他們的第一任務。

中國援外醫療隊作為成建製的組織,一直在救護難民中的傷病員,而不是爭搶著登機,當輪到他們的時候,飛機上隻剩下不多的幾個位置了。

法官看看手表,催促他們說:“趕快,還有五個位置。”

但是醫療隊卻有整整二十個人,其中女『性』醫生護士有六個人,關鍵時刻,方霏站出來說:“姐妹們,你們走,我留下!”

“不行,我留下,你走!”穀隊長立刻反對道。

“穀隊長你走吧,你的丈夫和女兒還在家等你呢,我和他在一起就行了。”方霏說著拉一拉劉子光的胳膊,一臉的滿足。

“我是醫療隊的領導,我要對所有人的安全負責,我怎麽能先走。“穀隊長堅持道。

“老穀,你走吧,這裏有我。“汪國忠一錘定音,不由分說的把穀秀英往飛機上推,卻發現麥嘉軒已經先走一步,占據了最後一個位置。

“麥嘉軒,你怎麽上去了?快下來,讓女同誌上。”汪國忠嚴厲的斥責道。

“你們想逞英雄,我才不幹呢,誰也別想讓我下去。”麥嘉軒發瘋一樣喊著,話音剛落,一個外籍軍團的士兵就抬腿把他踹了下去,罵了一聲懦夫,伸手將穀隊長拉了上去。

大力神運輸機的螺旋槳早就轉起來了,機組人員關閉了艙門之後,飛機就開始滑行,麥嘉軒在後麵狂奔著哭喊道:“別丟下我,我不要留在這裏!”

法國兵走了,歐洲人走了,空曠的飛機場上隻剩下非洲裔難民和中國醫療隊,文度族民兵們慢慢的『逼』近了,一張張殘忍的麵孔近在咫尺,砍刀上的寒芒讓人心裏發冷。

方霏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劉子光的手,顫聲問他:“現在怎麽辦?”

劉子光緊緊挽住方霏的手說:“還能怎麽辦,跑!”

說著就率先拉著方霏向著跑道盡頭狂奔而去,難民們也一哄而散,向四麵八方逃去,文度族民兵們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大開殺戒了。

醫療隊的同誌們都不約而同的跟著劉子光狂奔,女同誌隻剩下方霏一個,其餘的都是身強力壯的男人,行動起來倒也迅速,隻有麥嘉軒因為兩條腿都嚇軟了,遠遠地落在了後麵,他哀號著讓別人拉他一把,但是由於他平時為人跋扈自私,沒有人理睬他。

文度族民兵追上來麥嘉軒,砍刀狠狠地落下,可憐的麥醫生短短幾分鍾內就變成了一堆肉泥。

那些跑不動的難民也被民兵們追上砍死,財物細軟被搶走,機場上慘叫連連,變成了人間地獄。

更多的難民跟著劉子光他們向機跑道盡頭奔去,因為那裏是一片原始叢林,進了叢林,民兵們就不好追了,他們氣喘籲籲的跑著,時不時回頭看一眼追兵,那些文度族民兵不緊不慢的追著,如同戲弄老鼠的貓,大有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上的意思。

“我……我跑不動了。”方霏忽然停下,臉『色』通紅,氣喘籲籲,劉子光鼓勵道:“再堅持一下,快到了。”

“肺要炸了,跑不動了。”方霏擺擺手,一臉的痛苦,劉子光二話不說,一把將方霏抄起來架在肩膀上繼續狂奔。

這群難民好不容易奔到了跑道盡頭,卻都生生停下了腳步,驚恐的喊了出來。

叢林裏湧出黑壓壓一大群人,服裝各異,兵器不同,有穿廉價中國紡織品的,有穿部落草裙的,有拿弓箭長矛的,也有拿ak47的。

是民兵!他們竟然在這裏埋下了一支伏兵,這下難民們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精疲力盡的他們坐到了地上,再也不跑了,聽天由命的任人宰割。

“劉子光,我們就要死了麽?”方霏緊緊攬住劉子光的脖子,聲音裏帶著哭腔問道。

“不會的,傻丫頭,抱緊我!”劉子光心裏也直叫苦,他又不是常山趙子龍,能在萬馬軍中殺個七進七出,能保著方霏衝出去就是萬幸了,其餘的醫療隊員和難民隻能自生自滅了。

叢林裏衝出的民兵們麵目猙獰,臉上都塗著白紅相間的油彩,揮舞著兵器猛撲過來,劉子光剛要舉槍,忽然一張熟悉的麵孔出現在眼前,是陳馬丁!

劉子光把槍放下,長出了一口氣說:“得救了。”

卡耶族反抗軍終於殺到了。

這兩天文度族民兵對付的都是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殺他們就如同殺雞宰羊一般都砍順手了,突然遇到滿懷仇恨的卡耶族反抗軍,一時間還轉不過來彎,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不少民兵被當場砍死,剩下的頓時作鳥獸散。

隨同陳馬丁出現的還有李建國,昔日的解放軍特種部隊高階士官打扮的像個地道的羅德西亞輕步兵,奔尼帽,英式碎葉『迷』彩服,fnfal卡賓槍,墨鏡蓋在臉上,嘴裏還叼著一截香煙。

老戰友相見,廢話不用說了,隻是熱烈的一個擁抱,方霏瞪大了眼睛問道:“你不是江北夜市烤羊肉串的那個誰麽?”

李建國嗬嗬一笑,拍拍劉子光的肩膀到一邊去了,並不解釋什麽。

“好了,我們看看怎麽離開這裏。”劉子光背起步槍,拉著方霏走向機庫,。聖胡安國際機場有三個拱形機庫,門口都掛著碩大的鐵鎖,劉子光端起步槍打掉鐵鎖,拉開機庫門一看,裏麵停著一架小型塞斯納螺旋槳飛機。

這種小飛機肯定不能滿足需要,於是他又打開第二個機庫,裏麵停著三輛積滿灰塵的加油車,看來很久沒使用過了。

第三個機庫裏終於發現了堪用的大飛機,正是劉子光搭乘過的老珍妮號,dc3的機身塗裝還未更改,看來軍『政府』的工作效率很低。

“哇!好漂亮的飛機。”方霏捂著嘴驚歎道。

劉子光伸出手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端起步槍躡手躡腳走到機庫角落的一扇門前,忽然抬腳踹開門,端槍衝了進去。

狹小的工具間裏,老馬利根被捆住手腳,嘴裏塞著破布,正徒勞的掙紮呢。

看到進來的是劉子光,馬利根停止了掙紮,眼中盡是期待,劉子光背起槍嘿嘿笑著說:“馬利根,沒想到我們又見麵了,你不介意開著老珍妮送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吧。”

馬利根狂點頭,劉子光拿出他嘴裏的破布,割開繩索,馬利根開始破口大罵機場的黑人警察,說這幫無賴根本不講道理,居然不由分說就沒收了老珍妮,還把他打傷了雲雲。

方霏出現在門口,好奇的看著這個喋喋不休的白人老頭,馬利根看看方霏,問道:“這就是你的女朋友,真是個可愛的美人兒,如果我是你,也會這麽瘋狂的。”

劉子光和馬利根一起將,跑道上的殺戮已經告一段落,文度族民兵被驅趕的幹幹淨淨,柏油跑道上一灘灘的血跡觸目驚心,醫療隊的同誌們用臉盆將麥嘉軒的屍體裝了起來,好歹同事一場,就算死了也要帶他回國。

在黑人難民的協助下,將跑道上的屍體和行李清理幹淨,dc3加滿了燃油,醫療隊全體人員登上了飛機,但劉子光去選擇了留下。

“我要去看看咱們的產業。”劉子光輕輕抹著方霏臉上的眼淚說。

“這裏太危險了,你趕快回來啊,我在家等你。”方霏仰著臉說,梨花帶雨的小臉惹人憐愛。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有烤羊肉串的陪著我呢。”劉子光擠擠眼睛,捏了捏方霏的臉蛋,轉向馬利根說:“很抱歉沒有錢付給你,我想這個你會喜歡。”

說著將腕子上的iwc飛行員腕表摘下來遞給他,馬利根也不客氣,接過來說:“我將它視作你送給我的禮物,你不反對吧,至於報酬,讓他見鬼去吧。”

老掉牙的道格拉斯dc3客機升上了天空,援外醫療隊終於結束了非洲叢林之行,踏上了歸家的道路,臨走之前的這段經曆,會讓每個人刻骨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