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9-4 追擊塔利班

字體:16+-

阿富汗荒涼的高原上寸草不生,雄偉的崇山峻嶺之巔白雪皚皚,荒無人煙的道路上除了塵土還是塵土,劉子光他們沒有通訊設備,沒有地圖,沒有gps,沒有交通工具,隻能依靠著關野的記憶往回走。..|com|..

“小子,你確定這是回去的方向?”趙輝顯然對關野的野外生存技能不是很信任。

關野抓著svd的槍管扛在肩上,看起來就像個阿富汗老兵,他晃晃肩膀,什麽也沒說,有資格進入t部隊的人自然不是尋常菜鳥,他不需要用語言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遠處似乎駛來了一輛汽車,三人立刻警覺起來,劉子光把昏『迷』的哈米德放到道路中央,然後站在原地等待,趙輝和關野就地隱蔽起來,準備過一會出其不意的殺出來。

不大工夫,那輛汽車開到眼前,眾人卻大跌眼鏡,這是一輛車頭嚴重擠壓變形的豐田皮卡,輪胎也癟了,一邊開一邊冒著黑煙,更可笑的是駕駛室裏坐著一個十來歲的孩子,眼睛忽閃忽閃看著他們。

關野沒動,趙輝一瘸一拐走過來,和開車的小孩交流了幾句,得知這輛車是他在附近撿的,而這個孩子則是附近某個部落的放羊娃。

“這樣,孩子,我出錢把這輛車買了好不好?”趙輝用不是很流暢的普什圖語外加手勢說著。

“好,我要美元。”身處這種環境,連孩子都知道美元才是硬通貨。

趙輝耐著『性』子被小孩討價還價半天,終於談妥了價格,用二十美元買下了這輛僅僅和廢鐵沒有太大差距的皮卡,然後小孩歡天喜地的跑了,劉子光把哈米德放到了車廂裏,趙輝爬進了駕駛室,開始嚐試發動汽車,可是該死的皮卡居然熄火了。

“讓我試試。”劉子光朝發動機部位猛踹了幾腳,說:“再發動。”

趙輝狐疑的擰轉鑰匙,汽車居然發動起來了,他欣喜的朝劉子光豎起了大拇指,關野此時也爬到了車廂上,但劉子光卻站在原地不動。

“你們先回去,我去看看能不能把東西帶回來。”劉子光淡淡的說著,低頭點了一支煙。

“你,一個人?”趙輝匪夷所思的一拍方向盤,問道:“吃頂了吧兄弟,玩命不是這麽玩法。”

關野也催促道:“快上車!不要擅自行動。”

劉子光把機槍扛在肩頭說:“關野你什麽軍銜?”

關野一愣道:“我是陸軍少校。”

“老趙你呢?”

“我,我有軍銜麽?好像證件上也是少校吧。”趙輝道。

“我們三個都是少校,不存在上下級概念,既然是軍人,就要以任務為重,我已經決定了,誰也別勸我。”

見劉子光一副毅然決然的架勢,趙輝先妥協了,丟了個彈匣給他說:“小心點。”然後一踩油門開著破車走了。

煙塵散盡,劉子光才發現路邊站了一個人,是扛著svd的關野,t部隊的新隊員一副拿你沒轍的口吻說:“你真應該加入老t,而不是什麽公司。”

“算了吧,相比起來我更習慣這種散漫的生活。”劉子光說完,扛著機槍向大山深處走去。

關野是軍人世家出身,十六歲參軍,十八歲進陸軍學院,畢業後在福建前沿擔任過一段時間的步兵排長,後來多次深造進修,當過軍區副司令的警衛參謀,軍區特種大隊的中隊長,狙擊教官等,最近又選入總參直屬的t部隊,年紀輕輕就是少校,絕對算得上是軍中驕子。

而趙輝他們則是屬於總裝下屬的機構,整天花著國家的錢穿梭在燈紅酒綠之中,遊走在華盛頓、巴黎、東京這種地方,他們的生活充滿了夜禮服和香檳酒,豪華汽車和私人飛機,與t部隊完全屬於兩個戰線上的人,霓虹閃爍的都市屬於永昌貿易,而荒漠和叢林則屬於老t。

而現在,一個半路出家的貿易公司職員都敢直麵武裝到牙齒的部落軍閥,身為榮譽感極強的t部隊一員的關野,又怎麽甘心落後呢,劉子光說的對,他們都是少校,誰也命令不了誰,而通訊工具又壞了,在得不到上級指示的情況下,必須充分發揮自主『性』,利用一切條件完成任務,這才是一名合格的老t應該做的事情。

兩人一路無語,走到剛才發生戰鬥的山洞旁邊,看到戰場已經被打掃幹淨,就連空彈匣也被撿走了,武裝分子沒有北約軍隊那麽財大氣粗,一枚子彈,一顆手榴彈他們都不會浪費。

關野在軍隊中學到的技能終於派上了用場,在阿富汗這種幹旱而沒有植被的地形下,尋找蹤跡不是很難,他沿著車轍印向前搜索而去,兩人就這樣一直走到了晚上,漫天繁星璀璨無比,阿富汗的夜空幾乎是透明的。

關野坐了下來,好奇的望了一眼劉子光:“你不累?”

“不累。”劉子光拿出水壺遞給關野。

關野接過來晃了晃,驚訝道:“是滿的,你一直沒喝?”

“喝吧,休息五分鍾繼續前進。”劉子光沒有廢話,趴在一個岩石上用望遠鏡搜索著遠方。

關野掏出高能量巧克力棒咬了一口,喝了點水,『揉』了『揉』小腿肚子,就站起來說:“走吧。”

劉子光一副鐵人般的架勢,他又怎麽能示弱呢。

夜間搜索前進絕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連t部隊的關野也不例外,繼續前進了兩公裏後他就放棄了。

“不能再走了,看不到敵人的蹤跡,走岔了路就前功盡棄了。”

於是兩人就地休息,找個了避風的土窩,在興都庫山脈的寒冷中睡眠是很不舒服的事情,因為搞不好就會因為失溫而在半夜凍死。

也不知過了多久,關野忽然感到有人在推自己,他立刻睜開眼睛抓起槍,劉子光小聲說:“你聽。”

關野凝神屏氣傾聽著,風從北方吹來,帶來陣陣槍聲,聽起來交火非常激烈。

“至少五公裏以外,我聽到有德什卡大口徑機槍和rpg7火箭彈爆炸的聲音。”關野說。

“咱們沒有其他線上的部隊在這一帶活動吧?”劉子光問。

“應該沒有。”

“那繼續睡吧。”劉子光

關野看看夜光手表,記住了時間,淩晨兩點鍾。

天蒙蒙亮的時候,兩人就出發了,這回方向絕不會搞錯,他們一直向北進發,大約五公裏後終於抵達一個小村落。

這是一個典型的阿富汗村莊,錯落有致的土坯房屋,土坯圍牆,和大地渾然一『色』,嫋嫋炊煙升起,看不到任何武裝人員或者車輛的蹤跡,即便無人機偵察到這裏也隻會認為這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落。

“車轍印,和山洞前的一樣。”關野把望遠鏡遞給了劉子光說,此時兩人趴在距離村莊六百米外的一堆岩石後麵,正仔細觀察著這個可疑的小村子。

劉子光接過望遠鏡看了看,皺起眉頭道:“他們昨晚抓了幾個承包商。”

關野通過狙擊步槍的瞄準鏡望過去,果然看到一間土房內有人影晃動,兩個穿著511褲子,鯊魚皮軟殼和奧克利沙靴的白種人被押了出來,兩人都是血頭血臉,扮。

武裝分子們則包著頭,穿著肮髒的阿拉伯長袍,手裏拿著ak47,他們喝令兩個白人靠牆站好,然後又從屋裏拉出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來。

“靠,原來是他們抓了英國女醫生。”關野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激動。

劉子光也想起臨來之前在家裏電視上似乎看過這條新聞,國際社會一致譴責恐怖分子的卑劣行徑,要求他們迅速放人,沒想到背後的解決方式竟然這麽激烈,可惜的是這幫承包商打敗了。

望遠鏡裏的女人似乎在哭喊著,掙紮著,看不清她的麵目,武裝分子們開始毆打兩名承包商,用腳踢他們,用槍托砸他們的臉,還有一個人端著小巧的數碼攝像機在一旁拍攝著,一群抱著槍的武裝分子冷漠的在一旁注視著。

似乎有人發出命令,一個武裝分子開槍了,當著女人質的麵用自動步槍掃『射』兩個承包商,打得他們在地上抽搐不已,塵煙揚起,噠噠噠的槍聲傳了過來。

“他們在殺人!”關野的呼吸有些急促。

“幹你該幹的事情。”劉子光冷冷的說,他繼續用目光搜索著村子,發現了一個同樣拿著svd的家夥,那家夥大大咧咧的坐在土牆上,手中svd的紅『色』護木極其醒目,真正的狙擊手絕不會如此張揚的出現,所以可以確定他是一個菜鳥。

“你掩護,我上,動手的時候我會給你信號。”劉子光說完,端著機關槍就要過去。

“等等,他們在明麵上就有二十個人,村子裏還不知道有多少兵力。”

“那又怎麽樣,我們兩個人足夠了。”劉子光拔出斯捷奇金自動開保險,又放回胸前的皮質槍套內,掰開匕首鞘上的按扣,檢查了rpd的彈鏈,義無反顧的向小村子走去。

“可是……”關野想阻止他,卻又說不出什麽來。

“如果情況不妙,你可以先行撤退。”劉子光停下又補充了一句。

關野暗暗咬牙,拉動svd的機柄推上了子彈,瞄準鏡的十字牢牢罩住了六百米外土牆上的敵人狙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