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9-5 鏖戰阿富汗村莊

字體:16+-

一輪紅日從東方升起,小股的旋風掠過幹燥的地麵,吹起大片煙塵,劉子光利用地形作掩護,迅速的向小村落接近,整個人如同一隻敏捷的獵豹。.|com|..

“靠,戰術動作趕得上我們教官了。”關野嘟囔了一句,繼續觀察著敵情,忽然一輛豐田皮卡從村落中駛出,車廂上架蘇式大口徑高『射』機槍,黃澄澄的彈鏈吊在下麵,嚇得他一個激靈。

這可是遠程壓製武器,如果麵對的隻是拿ak的武裝分子,關野有信心用手中的svd製造一場單方麵屠殺,但是對方的大口徑機槍卻可以完全扳回劣勢,用強大的火力把自己打成碎片。

他不由得隱隱擔心起來。

劉子光借著刺眼的陽光掩護,從東麵接近了村莊,他靠在一堵矮牆後麵,把輕機槍背在身後,拔出軍用匕首從矮牆後麵走出,悄悄靠近一個靠在牆角抽煙的武裝分子,走到他背後忽然勒住他的脖子,把刀從脖子側麵刺進去,喉管登時被割斷,人軟綿綿的躺下了,ak47掉到了地上。

把人拖到牆後麵,他又拽出了斯捷奇金自動手槍,這把槍是70年代後期生產的型,槍管略有延長,槍口處有螺紋可以外接快卸式消音器,他從容的擰上消音器,衝著遠處的關野做了個手勢。

關野從瞄準鏡中看到了劉子光的手勢,立刻開槍『射』擊,第一槍擊中了對方狙擊手的頭部,當場將其擊斃,然後又打死了處於劉子光前進路線上的幾個武裝分子。

槍聲傳來,武裝分子們頓時警覺起來,兩個機槍手丟下煙蒂剛跳上皮卡,還沒來得及掉轉機槍口就被關野準確的『射』擊命中毫米鋼芯彈擊中機槍手的腦袋,旋轉著從他後腦勺鑽出去,血和腦漿糊滿了土牆。

劉子光迅速靠近關押著人質的房子,這是一棟封閉式的阿富汗式建築,不用想都知道裏麵肯定有幾隻槍口在裏麵等著自己,他把手槍『插』回槍套,順著土牆悄無聲息的爬上了房頂,從天窗望進去,幾個穿長袍的家夥正緊張兮兮的瞄準著房門,兩個人質蹲在牆角。

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用斯捷奇金開火,手槍在這種狹窄的環境下遠比輕機槍要便利好使的多,不到兩秒鍾時間,屋裏的武裝分子甚至都沒來得及抬頭看一眼就全被打死了,每人都是頭頂中了兩發子彈爆頭而亡。

牆角的女人質嚇得尖叫起來,另一個承包商打扮的男子卻隻是抬起被血糊滿的臉看了一眼,劉子光臉上蒙著阿拉伯圍巾,身上穿著肮髒的軍用外套,根本看不出身份來。

劉子光拍了拍女人質的臉,用英語說:“收聲!”當他看清楚女人質麵龐的時候,卻愣了一下,這不是自己曾經在馬六甲海峽和新航班機上見過的華裔女子奧莉薇麽,怎麽轉眼又變成英國籍誌願醫生了?

來不及細問,他拔出匕首割斷繩索,又把那個承包商解開,這個倒黴的白人男子被打得鼻青臉腫,眼睛都被血汙糊住,他的左腿褲管裏『露』出一截合金假肢來,劉子光又是一愣,這家夥不是自己曾經在緬甸見過的雇傭兵麽,當時他的小腿被炸斷,已經奄奄一息,沒想到又鹹魚翻生,跑到阿富汗發揮餘熱來了。

承包商傷得很重,已經不能走路,他『迷』『惑』的看著劉子光,用微弱的聲音說:“給我一支槍。”

劉子光撿起一支ak47丟給他,問道:“你還行麽?”

“你們走,我掩護。”承包商說。

忽然外麵傳來普什圖語的問話聲,劉子光根本不答腔,直接把背上的強機槍拽過來衝著門口就是一個長點『射』,門外哀號連連,但是一枚手榴彈也丟了進來,黑黝黝的蘇式著滾,劉子光的瞳孔迅速縮小。

這麽狹窄的空間內爆炸,誰也逃不了,對方是經驗豐富的士兵,肯定不會留出讓敵人撿起手雷反丟回來的時間。

媽的,大意了,劉子光心中暗罵,可就在爆炸前的一瞬間,斷腿的承包商猛撲上去,用身體壓住了手雷,轟然一聲響,血肉糊滿了牆壁,劉子光臉上身上也沾滿了碎肉。

奧莉薇剛要尖叫就被劉子光捂住了嘴,他指了指門外,奧莉薇眼珠子動了動,驚恐的眨眨眼睛表示明白。

幾個武裝分子接近了屋門,有人輕輕推開門,一張臉迅速出現了一下,看到室內一片狼藉,還以為全被炸死了,便又放心的走了進來,哪知道迎麵一刀刺來,刀刃從眉心間刺入,當先一人仰麵朝天倒下,後麵的人還未動作就被暴風驟雨般的子彈掃倒,武裝分子們紛紛後撤,又遭到關野狙擊步槍的打擊,死傷慘重。

如同劉子光所說的那樣,他們倆對付二十名武裝分子綽綽有餘,十五分鍾後,所有敵人被肅清,關野背著槍跑過來,兩人搜索了整個村子,卻失望的發現,無人機不在這裏。

“他們不是普通的部落軍閥,而是塔利班。”關野檢查了屍體之後得出結論。

“普通軍閥以求財為主,不會輕易綁架外國人,即使綁架也是以勒索為主。”關野指著縮在牆角的奧莉薇說。

“無心『插』柳啊,先把她送回去吧,好歹是條生命。”劉子光說,他從死人身上搜出一些煙葉,撕了張舊報紙卷著抽起來。

“會有人救她的。”趙輝指著丟在角落裏的一堆武器說,那是承包商們的sr47自動步槍,那是一種使用ak47彈匣的美式斯通納步槍,適合深入敵占區的特種部隊使用,還有一些衛星電話和高頻電台之類的玩意,不過都已經被砸壞了,塔利班早就被美國人的精確打擊打怕了,最恨這種會暴漏目標的高科技玩意。

屋裏還有塔利班們吃剩下的烤羊肉和饢,兩人狼吞虎咽的吃起來,劉子光撕了半張饢遞給奧莉薇,可她卻隻是死命的搖頭。

“不吃沒體力逃命。”劉子光把饢塞到了奧莉薇手裏,轉頭問關野:“準備好了麽?”

關野灌了兩個水壺的羊『奶』背在身上,拍了拍身上裝滿的彈『藥』袋說:“ok”

可是劉子光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他做出一個奇怪的舉動,趴在地上用耳朵傾聽著,聽了一會直起身子說:“有五輛汽車從東北方向來。”

“會不會是北約軍隊或者阿富汗警察?”關野的神情也變得嚴峻起來。

“不知道,你帶她先走,我掩護。”劉子光端起一挺繳獲的pk通用機槍說,這是一種蘇聯製式的壓製武器,使用7.62x發彈盒,威力和火力持續『性』遠超ak47和rpd輕機槍。

“一起走!”關野不由分說的吼道。

“別廢話,一起走誰也逃不了,我攔他們一會,你們進了山就安全了,我著,又從角落裏撿了一些雜七雜八的武器。

關野咬咬牙,不再堅持,拉了奧莉薇就走,劉子光不慌不忙的在村口布置起來。

五輛造型粗獷的蘇聯造軍用卡車從遠方駛來,隔著老遠就能看到煙塵滾滾,或許是出於職業軍人的**,車隊距離村長還有一段距離就停了下來,武裝分子們吵吵嚷嚷著從車上下來,呈散兵隊形包抄過來。

趴在製高點上的劉子光當即用德什卡大口徑機槍開火,第一輛卡車撕裂,還沒來得及下車的士兵被打的血肉模糊,車廂裏肢體內髒橫飛,慘狀極其恐怖。

武裝分子立刻展開回擊,兩發rpg7火箭彈呼嘯而來,劉子光一個翻滾從土房子頂上滾下去,小屋在爆炸中變成一堆廢墟,重機槍也成了廢鐵。

ak的槍聲密集的響起,武裝分子三麵包抄過來,當中一股剛走到村口,為首一人看到擺在路中央的定向炸彈,頓時大吼一聲臥倒,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無數顆鋼珠把他們打得千瘡百孔。

劉子光拿出幾枚煙霧彈,拉開保險銷,走幾步就丟一顆,村莊裏頓時彌漫著各種顏『色』的煙霧,能見度變得極低,武裝分子們的人數優勢被抵消了,隻能靠大聲喊叫來互相聯係,這就為劉子光提供了便利,哪裏有腳步聲和喊聲就往哪裏開槍,pk機槍有節奏的槍聲在煙霧中時不時響起,每響一聲就有一個武裝分子哀號著倒下。

此時關野剛帶著奧莉薇走到山腳下,他回望狼煙四起的村莊,從腰間拿出手槍和發煙彈遞給奧莉薇說:“拿著!”

一陣狂風改變了局勢,煙霧被一掃而空,武裝分子們的視線變得清晰起來,他們漸漸鎖定了對手的位置,用瘋狂的掃『射』封住了劉子光所有的去路,然後一個家夥扛著rpg7出現了,朝著劉子光藏身的屋子扣動了扳機。

劉子光在房子被擊中的前一秒跳了出來,同時用機槍猛掃麵前的敵人,火箭彈爆炸的氣浪掀起無數瓦礫塵土,他的視野漸漸變得模糊起來,眼前的敵人動作似乎變慢了,子彈殼一枚枚從拋殼口跳出來,帶著灼熱的白煙落在地上,纏著頭巾的武裝分子喊著什麽,但是隻能看見他們的嘴一張一合,卻完全聽不到聲音。

耳膜被氣浪震得暫時失聰了,劉子光一個翻滾半跪在地上繼續掃『射』,可是pk機槍的彈盒卻很不巧的打光了,扔掉機槍再去拿手槍已經來不及了,眼瞅著都能看見敵人猙獰的麵孔和黑洞洞的槍口了,熟悉的svd槍聲終於響起,麵前的幾個家夥全都一槍爆頭死掉。

劉子光趁機撿了一挺rpk74.檢查了彈『藥』之後和關野背靠背站著,問道:“怎麽回來了?”

“你欠我個人情還沒還,不能讓你這麽死了。”關野說著,舉槍打死了五十米外冒頭的一個家夥。

“我怎麽不記得欠你人情。”劉子光也端起槍一陣猛掃,把幾個武裝分子壓在了土牆後麵。

“回去再說,走!”關野暴喝一聲,接連拋出兩枚手榴彈,向西南方向衝去,劉子光緊隨其後,兩人互相掩護,用精準而凶悍的火力殺傷著對方,眼瞅著衝到了村口,兩輛皮卡卻突然衝到麵前,兩挺大口徑機槍噴著火舌掃『射』過來,兩人不約而同的向後撲去,地上升起一排塵煙。

武裝分子們在重機槍的支援下再度圍了過來,幾十隻ak47一起開火,密集的槍聲如同暴風驟雨,藏身的土牆被打得塵煙滾滾,想『露』個頭還擊都不可能。

“他們又來援軍了,這下完了。”關野丟下打空了的svd,把手槍拽了出來,拉動套筒,一顆子彈跳了出來,他伸手抓住塞進口袋說:“留給自己的。”

“沒到那時候。”劉子光冷冷的說道。

一架米24雌鹿武裝直升機鬼魅般出現在武裝分子們背後,邪惡的頭部造型和短翼下的火箭巢顯得殺氣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