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9-12 你就是孫悟空

字體:16+-

一曲終了,周圍掌聲響起,這掌聲主要是送給劉子光而不是李紈的,誰都能看出這個男人的舞技相當了得,動作舒展流暢,如行雲流水般從容大方,相比之下李紈雖然步履輕盈,但總顯得生澀了一些半禿頂男人很有風度的拍著巴掌走過來,讚道:“小李,你跳的真好。.|com|..

“王主任說笑了。”李紈笑語盈盈道。

“朱部長在那邊等我們呢。”王主任伸出了胳膊道,李紈很自然的挎起了他的胳膊,王主任很矜持的對劉子光說了聲失陪,就攜美歸去了。

劉子光回到座位上,趙輝湊過來笑道:“失招了?”

“沒有,鬧了點別扭而已。”劉子光點起一支煙說道。

“那你可要小心點了,王毅夫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最喜歡玩少『婦』,中央台有個挺有名氣的女主播就是他包養的,這老小子早年留法的,勾搭女人很有一套,你看他那雙眼睛就知道,酒『色』過度,腎虛的厲害。”

劉子光看著遠處人堆裏談笑風生的李紈,無奈的歎口氣,女人啊,總是自以為是,自作聰明。

晚會結束的時候,王毅夫很殷勤的幫李紈披上了貂皮大衣,來到門口招招手,一輛奔馳開了過來,王主任親自拉開車門,但李紈卻並不上車,微笑著說:“真不好意思,今天怕是不行了。”

王毅夫一愣,問道:“不是說好去我酒窖裏品酒的麽?”

“計劃不如變化啊,王主任。”劉子光很適時的出現了,毫不客氣的攬住了李紈的小蠻腰,居高臨下望著台階下稍顯尷尬的王毅夫。

“王主任,還沒介紹,我老公,劉子光。”李紈毫不抗拒劉子光的鹹豬手,反而親昵的靠向他。

王毅夫很有風度的笑笑說:“是這樣啊,那就不打擾了,再會。”

劉子光也招了招手,一輛銀灰『色』的邁開了過來,駕駛席上的趙輝狡黠的衝他笑了笑,劉子光打開車門請李紈先上車,然後很有禮貌的衝王毅夫點頭致意:“再見,王主任。”

邁無聲的遠去了,王毅夫才一臉陰鷙的坐進了奔馳車拿起手機說:“幫我把那瓶。”

一路無語,回到酒店之後,假扮司機的趙輝開車先走,劉子光送李紈來到房間,順勢就往**一坐,大有賴著不走的味道。

“謝謝你送我回來,你可以回去了。”李紈抱著膀子,冷冷的說。

“不是說我是你老公麽,怎麽趕老公走?”劉子光死皮賴臉的說。

“那是為了解圍,不得已而為之,總之謝謝你,你走吧。”李紈依然態度堅決,寸步不讓。

劉子光裝沒聽見,依然坐在**不走,李紈嘴上凶得很,但也不至於動手去拉劉子光,她隻是流著淚說:“劉子光,你知道麽?其實你很像一個動畫人物。”

“什麽?”劉子光心裏咯噔一下,猜出這肯定不是什麽好話。

果然,李紈繼續說道:“你就像西遊記裏的孫悟空,火眼金睛,鋼筋鐵骨,你堅韌不拔,無所畏懼,你藐視權貴,俠骨丹心,你有一身好本領,你無所不能,可以解決世界上所有的難題,能成為你的朋友和兄弟簡直是最幸運的的事情,但是作為你的女人,卻是天底下最悲劇的事情,因為你根本就沒有感情,你隻是一隻石猴子!”

劉子光默默地聽著,現在任何辯解都是無用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沉默。

“你大概沒有嚐試過去愛一個人,你總是被愛,因為你太完美了,太強大了,所有的女人都會愛上你,衛子芊、方霏、胡警官,還有公司裏那些女文員們,你大概不知道,她們閑暇時間唯一的樂趣就是討論你,當然,這些人中也包括我,我也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你,但是我越來越體會到愛上一個石猴的痛苦,他絲毫不能給女人帶來安全感,有的隻是無盡的擔心和吃不完的幹醋,他會經常『性』的消失一段時間,音訊全無,就像世界上從來沒有過這個人一般,他身邊會有各種各樣的女人,每一個都是真心實意愛他的,沒有他就不能活,如果想當他的女人,就要忍受這些無法容忍的事情,我說的對麽,劉子光?”

李紈雙手抱在胸前,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下,聲音嘶啞哽咽,顯然是鬱結已久。

劉子光無言以對,因為李紈所說的句句事實,他等李紈說完了才上前擁抱她,李紈狠狠地把他往外推,但是力氣不夠,掙紮了半天還是放棄了,趴在劉子光肩頭無聲的抽泣著。

“我知道配不上你,我是寡『婦』,還帶著孩子,你這樣的英雄應該找個清純可人的小姑娘,方霏胡蓉她們都比我合適,你去找她們吧,我沒有怨言,以前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

“說什麽傻話呢。”劉子光輕輕拍著李紈的後背安撫道。

房門被輕輕敲響,尹誌堅關切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李總,沒事吧?”

“我沒事。”李紈迅速擦了擦眼淚回答道。

“大家在等您開會呢?”尹誌堅說。

“讓大家等五分鍾,我準備一份材料。”李紈說,同時推開劉子光,走進衛生間洗臉。

尹誌堅的腳步聲遠去了,李紈抬頭道:“你還是走吧,待會讓同事們看到不好,我也想一個人靜一靜,好麽?”

“好吧。”劉子光有些無奈的出門走了。

走廊盡頭,尹誌堅冷冷的望著劉子光的背影離去。

……

第二天上午,劉子光給李紈打電話,可是怎麽打都沒人接,於是他迅速趕到東亞飯店,房間裏隻有清潔工在打掃衛生,行李也不見了,劉子光退到走廊裏拿出的時候,忽然覺察背後一股勁風襲來,他低頭躲過,順勢一記肘擊,就聽一聲悶響,轉身看去,尹誌堅捂著流血的鼻子倒在了地毯上。

但他依然爬了起來,再度狠狠撲上來,劉子光一腳將其踹倒,罵道:“你他媽瘋了!”

“你才瘋了,你害了李紈,害了至誠集團,還想打死我麽!”尹誌堅狂吼道,如同一頭發怒的獅子。

“你說什麽?我怎麽就害了李紈,害了集團?”劉子光把尹誌堅從地上提起來推到牆上質問道。

“我們整個團隊用了一年時間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就差那麽一丁點就能成功上市了,就是因為你,前功盡棄!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你這個自私的家夥,無恥的小人!”尹誌堅今天也是總爆發了,怒目圓睜,頭發都豎了起來。

“到底怎麽回事?發生了什麽?”劉子光厲聲問道。

“ipo申請被駁回,說我們有偽造財務報表的嫌疑,事情走到這一步,誰都無法承受這樣的結果,太突然了,太無法想象了,如果他們知道是因為你的緣故,我想他們也會想殺了你的。”尹誌堅五官扭曲,表情痛苦不堪。

“李紈去哪裏了?”劉子光送開了扭住尹誌堅衣領的手,平心靜氣的問道。

“李總想辦法去了,她不像你,隻知道快意恩仇,她心裏裝的是我們集團上下幾百號員工,如果需要犧牲,她絕不會有任何猶豫。”

“放屁!作為一個男人說出這種話來,我真替你感到恥辱,明明是對方故意作梗,你想的不是如何還擊,而是什麽犧牲,尹誌堅,你他媽真不是男人!”劉子光把尹誌堅狠狠摜到牆上,轉身就走,在電梯口正遇到李紈。

李紈一臉疲憊,看起來精神狀態很不好,她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尹誌堅,又看了看一臉憤懣的劉子光,頓時明白了,搖搖頭說:“你別去,沒用的。”

“為什麽沒用?”

“我知道王毅夫想要什麽,但我不能給他,這個人很聰明,很會利用手上的職權,做事滴水不漏,他卡我們的脖子,而我們卻毫無辦法。”

“我懂了。”劉子光麵『色』嚴峻的點點頭,走進了電梯。

……

王毅夫心中難掩淡淡的興奮,那個驕傲的女總裁終於向自己屈膝投降了,其實他身邊不缺女人,人活到這份上已經不在乎漂亮的女人和金錢的多少了,而是在追求一種獨特的滿足感和刺激感。

李紈就是他最近的獵物,本來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直到殺出個所謂的老公來,那一刻王毅夫覺得受到了戲弄,顏麵全無,他表麵上不動聲『色』,卻在至誠集團上市的事情上做了手腳。

公司包裝上市,本來就是一項極其複雜的業務,想從中尋找漏洞實在是太簡單的事情,王毅夫隻要輕飄飄的一句話,至誠集團的上市計劃就會變成泡影。

他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當李紈來哀求他的時候,他不為所動,反而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架勢狠狠地羞辱了對方,他不但是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的重要成員,還是成功的商界精英,有名望,有權勢,根本不用擔心對方狗急跳牆的報複行為。

首都的冬季,五點多天就黑了,王毅夫來到樓下,上了自己的奔馳車,吩咐司機道:“去別墅。”然後摘下眼鏡開始閉目養神。

過了一會兒,他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走錯路了,司機竟然南轅北轍。

“小李,你怎麽開的車?”王毅夫斥責道,哪知道司機一扭頭,竟然是一張陌生的麵孔。

“你是誰!”王毅夫嚇了一跳,對方手中的噴罐噴出一股氣霧,王毅夫掙紮了兩下就昏了過去。

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被綁成了粽子狀,嘴裏塞著破布,整個人擱在鐵軌上,周圍一片漆黑,樹葉沙沙響,遠處犬吠聲隱約可聞,分明是在遠郊農村。

王毅夫拚命的掙紮著,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根本沒有人會從這裏經過,鐵路沿線都用鐵絲網封閉著,夜『色』黑暗沒有路燈,來往的火車速度又快,等車頭燈照見他的時候,怕是刹車都來不及。

正徒勞的扭動著,遠處汽笛聲傳來,北上的和諧號動車風馳電掣般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