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9-47 角鬥士vs牧馬人

字體:16+-

這年頭買車已經不是什麽稀罕事了,但平頭老百姓還是把購車當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來辦,買之前先泡幾個月汽車論壇,了解一下基本行情,然後或者睿智的選擇大眾神車,或者精明的選擇日係薄皮大餡,亦或者愛國一把,選擇質優價廉的國產貨,買之前軟磨硬泡,什麽優惠打折,送裝潢送油票啥的,能撈的便宜決不能落下,愛車到家之後,又是鋪地膠又是貼車膜,拍靚照上輪胎,喜滋滋的炫耀一番,從此過上有車一族的幸福生活。.|com|..

這是普通人的購車曆程,通常要持續數月甚至一年半載,但韓玨買車卻是如此的幹脆利落,四十五萬的進口越野車說買就買,眼睛都不眨一下。

袁霖驚喜道:“玨哥哥,這車真的給我開麽?”

韓玨道:“玨哥說過的話哪有不作數過,反正我平時也用不到車,就借給你玩吧,不過你可要當心些哦,刮花了要賠錢的。”

袁霖開心的花枝『亂』顫:“是哎,玨哥哥你平時有專車接送,上班又那麽忙,是用不到車,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把你的車照顧的好好地。”

韓玨溫和的笑了:“小丫頭,不光要照顧好車,更重要的是照顧好你姐姐,兩個女孩子騎一輛摩托車,多危險啊。”

“知道的啦。”袁霖接過銷售人員遞來的鑰匙,爬上牧馬人嚐鮮去了,其他少男少女們不願意了,圍著韓玨鬧哄哄的也要借車玩。

“玨哥,要不你買一輛保時捷吧,平時我開,休息日你開,怎麽樣?”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嘴角含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哦,其實我比較偏愛越野車,喜歡那種在荒蕪的曠野中一個人一輛車獨處的感覺,跑車……”韓玨搖搖頭:“包涵有太多塵世的喧囂,我不喜歡。”

“玨哥你好有品位啊。”一個圓臉少女讚歎道。

“玨哥是真正的男人,前年他獨自一人開著路虎去西藏的時候我就知道,玨哥心中的世界,不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理解的。”清秀少年正『色』對同伴們說道,大家都不住的點頭。

“這貨誰啊,這麽能裝『逼』,不就是一破車麽,至於麽,還真男人,還品位,真他媽的糟蹋了這兩個詞。”玄子不屑的說道,展台附近聲音太吵,隻有劉子光和方霏聽到了。

“嗯,他是同住在省委大院的鄰居,我上小學的時候他就考進省重點高中了,,後來保送首都青年政治學院,再後來聽說去美國留學了,現在幹什麽工作我沒問過。”方霏小聲解釋道。

劉子光問道:“你平時怎麽上學?”

“坐公交,有時候起晚了就坐小霖的摩托車,怎麽了?”方霏睜大了眼睛,不明白劉子光為什麽忽然問這個。

“沒什麽,我明白了。”劉子光點點頭,確認韓玨的確是在向自己傳遞一種信號,我比你更強,我比你更懂得生活,更舍得花錢。

這也無可厚非,像韓玨這種一帆風順的年輕人,任何時候都不甘心屈居人後的,可以想象,方霏袁霖姐妹倆一定在他麵前講了很多關於自己的傳奇故事,作為青年才俊的韓玨自然不能落了下風,在女人麵前顯擺是男人的天『性』,所以他才會毫不猶豫的買下這輛牧馬人。

但是他找錯了對象,劉子光早已超過了這種境界,韓玨說到底不過是個省裏的官二代而已,這種層次的對手,就算鬥贏了臉上也不光彩,所以他隻是淡淡的笑笑,根本不予置評。

“走,我們去那邊看看吧。”劉子光拉著方霏的小手就往旁邊走,還不忘衝韓玨他們點頭致意:“回見啊。”

等他們走遠了,韓玨才不經意的問道:“小霖,這個人就是你說的劉子光?”

“是啊,怎麽了?”

“沒什麽,和你描述的似乎差距比較大。”

“哦,有多大?”

“嗬嗬,說實話蠻大的。”

清秀少年鄙夷道:“你不是說他隨身帶著幾百萬現鈔,車技特好,財大氣粗俠骨柔腸,好處都讓他一個人占盡了麽,我怎麽看他就像個鄉下土包子啊,還是特吝嗇的那種,連個車都不舍得給自己的女朋友買,還算什麽男人。”

“小白,『亂』說什麽呢。”韓玨嗬斥了一句,但臉上笑意不減。

“小白,我懶得和你說,我姐夫最疼我姐了,你等著瞧,他肯定是幫我姐買車去了,而且是最好的那種,哼!”袁霖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韓玨無奈的笑笑:“你們啊,真不讓我省心。”說完緊跟著袁霖而去,其他人互相看看,也隻好尾隨而去。

……

劉子光一行人溜了一圈,來到一處僻靜的展廳,兩個銷售員正坐在裏麵嗑瓜子呢,裝潢陳舊的店堂內擺著兩輛樣車,店外的空地上停著一排造型粗獷越野車,上麵已經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到了商用車片區,這裏銷售的大多是麵包車、客貨車、以及一些國產低端品牌,這些店麵也根本不是4s店,而是普通的地區經銷商而已。

門庭冷落的店門口忽然來了四個顧客,銷售員趕忙上前搭訕:“看車啊。”

“啊,看車。”劉子光隨口應道,目光落在門外空地上的那排越野車上,這不是早年叱吒風雲的北京吉普麽,看造型和牧馬人也差不多嘛。

“這車多少錢?”劉子光指著店堂內的樣車問道。

“這是北汽的角鬥士四驅越野車,標準型的五萬九,基本型的六萬二,今天買的話還能優惠。”銷售員眼巴巴的看著他說。

劉子光眼睛一亮:“兩者有什麽差別?”

“便宜的排量是2.0,貴的2.2,其他的都一樣。”

劉子光回頭問道:“玄子,你看怎麽樣?”

“這車……玩改裝的話還行,城裏開太費油了。”玄子撓撓腦袋說。

“嗯,就是它了。“劉子光圍著樣車轉了兩圈,打量著這輛物美價廉的越野車,從外觀上看,五萬九的角鬥士和四十五萬的牧馬人區別不是很大,都是jeep特『色』的豎條排氣柵,帆布可拆卸軟頂棚,風格硬朗粗獷,非承載式車身,帶中央差速鎖的分時四輪驅動。

“玄子,上去試試。”劉子光退到一旁,玄子開門上車,檢查一番,發出由衷的感慨:“真粗獷啊。”

粗獷是簡陋的含蓄說法,五六萬價位的汽車內飾肯定高檔不到哪裏去,真要評價的話,玄子會使用另外一個詞:一塌糊塗。

銷售員興奮不已,因為她發覺這四個人很像是真正的主顧,於是趕緊奉上車鑰匙,喋喋不休的介紹道:“這車是軍線生產,質量絕對過硬,那些喜歡玩越野的人都從這裏拿貨,光是改裝的錢都比車價貴呢,你們如果需要改裝的話,我可以介紹一家俱樂部。”

玄子不耐煩的打斷她:“我就是開修理廠的,我自己就會改。”說完隨開了雜物箱,蓋子應聲而落,銷售員趕忙說:“這個沒關係的,很好裝。”

玄子沒理她,直接擰動鑰匙打火,一陣低沉的轟鳴傳來,在座位上都能感到發動機的震顫,玄子不由讚道:“和開卡車的感覺差不多了。”

剛爬上副駕駛位置的馬超撲哧一聲笑了:“玄哥,你這是誇還是貶呢?”

“你小孩不懂,別瞎『插』嘴。”玄子艱難的撥動轉向燈杆和雨刷杆,點頭道:“嗯,紮實。”

忽然袁霖遠遠地跑了過來,喊道:“找了你們半天了,原來在這裏啊。”

隨即她注意到了這輛角鬥士,不由奇道:“這車和牧馬人好像啊。”

“嗯,我們這款車和牧馬人是一個係列的,都是屬於吉普品牌。”銷售員看來了一個不懂車的小姑娘,趕緊上去忽悠。

韓玨他們也跟了過來,當看到劉子光等人在試車的時候,他們不禁啞然失笑,這車未免太掉價了吧,連展廳都冷冷清清的無人問津。

“這車什麽牌子,沒聽說過,不會是哪個鄉鎮小廠生產的吧?”小白打趣道,引起一陣哄笑,當然也有識貨的人,解釋道:“這是北京吉普啊,國產名牌,七十年代連縣委書記都坐這個。”

“霖霖,你剛才說你姐夫要買車,原來就是買這個啊

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先前袁霖塑造出來的那個英明神武的姐夫形象此刻轟然倒塌。

“崽子,欠錘啊。”馬超太陽『穴』突突地跳,這就要下車過去揍人,卻被玄子一把拉住,鄙夷道:“一幫二貨,和他們較什麽真。”

袁霖氣鼓鼓的問道:“姐夫,你不會真的要買這個車吧?”

“有什麽關係麽?”劉子光若無其事的問道,同時對銷售員說:“叫你們經理過來。”

經理早在一旁候著了,聽到召喚趕緊上前問道:“先生,需要什麽服務?”做生意的人眼睛毒,早已看出劉子光是真正的買家,而絕非那種閑逛的看客。

“這車我要了。”劉子光幹脆利落的說道。

“天啊,悲劇。”袁霖一臉的悲憤,心說姐姐從哪裏找來這麽個品味獨特的男人啊,她不甘心的嚷道:“姐啊,你也不管管。”

“我覺得挺好的啊,和牧馬人差不多嘛。”方霏的回答更讓袁霖崩潰,這一刻她深信,哪怕劉子光買的是一輛農用三輪,自己這個極品姐姐也會美滋滋的坐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