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9-74 機關槍和生日晚宴

字體:16+-

m249輕型機關槍是美軍製式武器,可以使用的三十發彈匣或者200發彈鏈,輕便易攜行,火力相當猛烈,但並不是什麽人都能玩得轉的,到了一般小混混手裏就是浪費子彈的料兒,隻有受過軍事訓練的士兵才能將這挺輕機槍的火力發揮到極致。..|com|

老板麵『露』難『色』道:“這是邁阿密的朋友托我訂的貨,好不容易從本寧堡運出來的,聽說是賣到墨西哥去派大用場,所以很抱歉。”

“我也是要派大用場。”亞曆山大說,他知道老板在故弄玄虛自抬身價而已,墨西哥販毒團夥購買武器的渠道多了去了,犯不上從紐約布魯克林的小槍店裏拿貨,再說,不想賣的貨物擺在店裏算什麽。

“好吧,讓我考慮一下。”老板裝模作樣的想了一陣,伸出兩根手指:“兩萬美元。”

劉子光眉頭略皺,兩萬美元,合成十三萬人民幣,就買一挺輕機槍,這不明擺著坑人麽,這些錢拿到趙輝那裏不知道能買多少挺國產班用機槍呢,但是也要考慮到人家的成本問題,從陸軍基地往外倒騰武器可是犯了殺頭的大罪,賺點差價也不為過。

亞曆山大可不像劉子光這麽善良,他冷笑一聲說:“米尼輕機槍去年比利時兵工廠的報價是五千歐元,美國生產線的產品應該也是一樣的價格,你加價出售我沒意見,但不能加那麽多。”

老板知道遇到行家了,趕緊解釋:“您知道,持外國護照是不能買槍的,即使是美國人,申請槍牌也是很複雜的事情,需要無犯罪證明和紐約市政廳、紐約警察局、聯邦調查局的的審查,我幫你們省下這些流程,是冒著巨大的風險的,而且還要支付墨西哥那邊的違約金,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好了,五千美元現鈔,願意賣我們就成交,不願意就算了。”亞曆山大很不耐煩的說道。

“一萬美元。”老板也是個狠人,張嘴就降了一半。

“五千美元。”

“七千五百美元!不能再讓了。”

“五千美元。”

“ok,你贏了,五千美元,但是子彈要另外買。”老板終於妥協,亞曆山大『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劉子光也衝他挑起了大拇指。

最大宗的交易完成,大家心情都很好,劉子光又挑了一隻魯格m77步槍,這種配備光學瞄準鏡的狩獵用步槍在美國銷量很廣,價格比名聞遐邇的雷明頓m700便宜許多,但質量一點也不遜『色』,使用民用0.308英寸溫徹斯特子彈,是打獵的好選擇。

亞曆山大另外買了五百發5.56毫米機槍子彈,老板忙不迭的幫他們打著包,開玩笑道:“看樣子你們是準備打一個夏天的獵了。”

“是的,有很多獵物要打。”亞曆山大說著,走到牆角位置拽斷了監視器的電線,將一盒錄像帶拿了出來。

“這個我帶走,你沒意見吧。”

“請便。”老板無所謂的鬆了聳肩。

兩人提著大包袱從後門離開了,老板再次把厚厚一疊現鈔在點鈔機裏麵過了一遍,眉開眼笑,事實上那挺機關槍根本不是從本寧堡偷出來的,也不是準備賣給墨西哥毒販的,而是幾個黑人少年在街上撿到送來的,老板隻花了三百美元就買下了這個大家夥,一直以來難以出手,好不容易今天遇到兩個外國肥羊,才把這個燙手貨賣出去,他開心都來不及呢。

想了想,他還是拿起了電話,給本地黑幫頭子打了過去:“亞力克,我是老吉米,最近沒招惹什麽人吧,唔,我隻是想提醒你一下,今天有兩個外國人在我這裏買了一些重武器,我想大概他們要發動一場戰爭,嗯,不客氣,應該的。”

掛了電話,他又撥通了另外一個號碼:“傑拉德警官麽,有這麽一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和您說一下……”

劉子光和亞曆山大提著箱子從後巷出來,走到租賃的福特野馬汽車旁,打開後備箱,掀開氈墊把備胎拿出來丟到一邊,將箱子藏進去,咣當一聲蓋上後蓋,驅車遠去。

新買的槍械需要試『射』,索普的家需要踩點,撤退的路線和離開美國的方式都要進行策劃,千頭萬緒,不知道從何開始,劉子光駕駛著汽車慢慢的在車流中徜徉著,兩邊的高樓大廈鱗次櫛比,光怪陸離的霓虹燈和招貼畫,牆上的塗鴉,垃圾筒旁抽煙的老人,熱氣管道上方蜷縮的乞丐,社區籃球場上穿著嘻哈服裝的黑人少年,都彰顯著布魯克林的風貌。

前麵路邊停了一輛警車,白『色』的車身上印著nypd字樣,穿黑製服戴八角警帽的警察擺手示意停車,劉子光很配合的將車停在路邊,輕聲說:“薩沙,冷靜點。”

亞曆山大麵無表情,將開了手槍保險,劉子光的雙手一直很老實的放在方向盤上,臉上浮起殷勤的笑意,大腹便便的警察手按在槍柄上走了過來,盯著劉子光問道:“知道你剛才超速了麽?”

劉子光暗暗叫苦,超速倒沒什麽大不了的,但是如果警察提出要查看自己的駕照就麻煩了,肯定要下車檢查,到時候一場槍戰是避免不了的。

他瞟了一眼亞曆山大,得到一個肯定的眼神,正要行動,忽然後麵傳來刺耳的刹車聲,一輛轟響著音樂的跑車看到前麵的警察,急忙刹車後退,坐在駕駛位上的分明是個黑人。

警察立刻拔槍大吼一聲:“停下!”那還顧得上去管劉子光的駕照,鑽進警車追逐而去,兩人相視一笑,發動汽車離開,這個小『插』曲也讓他們知道了布魯克林的另一麵。

回到小旅館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先去索普家踩點,根據托馬斯提供的情報,理查德.索普自幼生活在紐約布魯克林區,是地道的紐約人,他的新房子買在皇後區靠近傑梅卡灣的地方,這裏是富人居住的所在,環境優雅,安靜祥和,遠比布魯克林嘈雜繁『亂』的大街要優越的多。

紐約的街道用數字命名,東西南北四通八達,雖然城市龐大無比但是不容易『迷』路,再加上gps導航儀的幫助,很輕鬆地就找到了索普的家,這裏靠近海灣,家家戶戶都有寬敞的庭院和小型碼頭,整潔的街道上靜悄悄的,偶爾有垃圾車駛過。

劉子光和亞曆山大坐在車裏,用望遠鏡觀察著索普家的庭院,幾個工人在草坪上搭著台子,拉著電線,似乎在準備什麽,看似毫無防範能力的花園式圍牆上,裝著紅外線報警裝置,稍有觸動就會驚動保安公司,另有數具攝像頭監控著庭院的每個角落,最讓人頭疼的是,索普家居然養了四頭猛犬。

“還不止這些呢。”亞曆山大手舉著望遠鏡說道,鏡頭裏出現了幾個黑衣保鏢的身影,壯碩的體型,耳朵後的空氣耳麥都表明了他們的身份。

看來索普早有準備,不過這正說明他人在紐約,劉子光決定在這裏等上一等,如果索普回家的話,就直接上去把他幹掉。

但是他們卻沒有料到,長時間坐在車裏監視索普家的行動被路邊一所房子裏的白人老太太看到了,神經質的老太太盯了他們許久之後,給警察局打了電話,不到五分鍾,一輛警車便開到了現場,兩名警員下車要求劉子光和亞曆山大出具身份證件。

這回他們早有應對,亞曆山大拿出了駕駛證,劉子光也出示了護照,說是來自中國的商人,想在這裏買一所房子,今天特地來看環境的。

皇後區的警察和布魯克林那些惡聲惡氣的警察很有不同,他們彬彬有禮,熱情大方,劉子光儒雅的風度和臉上的金絲眼鏡都讓他們相信這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富翁,而且那個神經質的老太太無故報警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於是警員很熱心的向劉子光介紹說:“河對岸有一家房子正在掛牌出售,我想您一定會感興趣的。”

“是麽?”劉子光順著警察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不禁暗暗叫好,原來那所空房子正好和索普家的豪宅隔了一條河而已。

“謝謝先生。”劉子光和警察握手告別,來到了河對岸的房子,人已經搬走了,房門上掛著經紀人的聯係電話,草坪上的荒草有半人多高,碼頭上的小船也鏽跡斑斑,在這個地方狙擊索普,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從這個角度看索普家更加一覽無遺,後花園和小碼頭都在『射』程之內,劉子光看到院子裏拉的彩條紙說:“大概他們家要準備什麽慶祝活動,或許是生日party,而且就在周末。”

“那就是明晚了,索普一定會參加的,到時候就是他喪命之時。”亞曆山大說。

訂好了計劃,兩人趁空餘時間去新澤西郊外沼澤地熟悉了一下槍支的『性』能,第二天一大早就開車汽車堂而皇之的進駐了那所空房子,在草坪上開辟了『射』擊陣地,標定了方位和『射』擊諸元,準備晚上大殺四方了。

夜幕降臨,客人陸續來臨,索普家的後花園賓朋滿座,但奇怪的是大多是高中學生,隻有很少的成年人參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