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0-2 陸謹日記

字體:16+-

最近一段時間,朱毓風過的很不痛快,因為他深深陷入了情網不可自拔,整個人瘦了一圈,幹什麽都提不起精神,課程拉下了許多,這樣下去怕是期末考試怕是要掛紅燈了。..|com|

朱毓風家裏聽說這個情況也很著急,他老爸派遣自己的得力手下前來首都探望兒子,這位叔叔從側麵打聽到侄兒是為情所困之後,特地跑到數學係去看了溫雪兩眼,回來大大咧咧地說:“前平後板,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根本就是個沒張開的小丫頭,小風你怎麽上了大學眼光倒是退步了。”

“滾!你沒有資格評論她。”朱毓風毫無預兆的暴怒了,瞪著滿是血絲的眼睛朝這位叔叔怒吼,從小看著朱毓風長大的叔叔頓時震驚了,看來小風病的不輕啊,他搖頭歎道:“難道這就是愛情?”

但是為了挽救大侄子,這位叔叔還是采取了一些聽小雪的底細,這一打聽不要緊,竟然得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江北市第一中學高三一班的溫雪,家境貧寒學習優異,還有一個患病在床的父親,這些情況都是事實,但這個看起來楚楚可憐的清秀女孩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麵,那就是她竟然是被當地黑社會老大所包養!

這個消息令他為之一驚,大老板包養女學生不是什麽稀罕事,但是這個女孩子竟然是自家侄子的夢中情人,那就另當別論了,於是他又委托別人繼續探聽,得到的消息更加令人吃驚,這個女孩不但是被包養的,而且曾經牽扯到一樁命案中,這案子在江北當地鬧得沸沸揚揚,公安局長的帽子都摘了的,由此可見女孩背後的人有多麽強硬。

做叔叔的哪能眼睜睜的看著侄子和這種不清不楚的女孩子攪合在一起,他馬上找到朱毓風,很嚴肅的將打聽到的消息告訴了他。

“那人姓劉,在當地是黑白通吃的人物,有次他找了幾百個混混在一中門口接溫雪放學,很多人都是親眼看到的,溫雪父親換腎的費用也是他讚助的,上大學也是他親自送來的。”叔叔頓了頓,觀察著朱毓風的表情,接著說道:“叔叔沒有別的意思,就想給你提個醒,好的女孩子多的是,你還年輕,想找什麽樣的找不到,喜歡冰清玉潔這種調調的也好找的很,何必……”

他說不下去了,因為朱毓風的眼神凶狠的能殺人。

“溫雪根本不是那種人,你騙不了我!”朱毓風怒氣衝衝的出去了,叔叔怕他幹傻事,趕忙示意阿武等人跟著出去。

失魂落魄的朱毓風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女生宿舍樓下,卻正好看見溫雪坐進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6,很明顯這輛車並不是情敵韓冰的,隱約能看到車後座上有個男人,似乎和小雪很親昵的樣子。

一聲悶雷在腦海中炸響,朱毓風覺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心目中純潔的野百合竟然是這種人!他不願意相信,但自己卻已經親眼目睹,他不願意接受,但現實卻無情的將他擊倒。

“風少,你怎麽了。”一直尾隨在身後的阿武等人扶住了搖搖欲墜的朱毓風,但朱毓風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推開他們坐在地上,點了一支煙抽起來。

“叔叔說的沒錯,這個女孩子是被人家包養的,風少,你醒醒吧。”阿武關切的說道。

“她應該是有苦衷的,在那樣的環境下,不得不如此,我能理解。”朱毓風竟然笑了,臉上浮現一絲病態的紅暈,讓阿武有些害怕:“她都這樣了,你不會還執『迷』不悟吧?”

……

當小雪接到劉子光電話的時候正在宿舍裏打掃衛生,看到熟悉的號碼,她驚喜的接通了電話嚷道:“叔叔,你來首都了麽?”

“對,叔叔就在樓下,帶你去吃飯買衣服。”站在奧迪車旁的劉子光拿著手機說道,首都的路劉子光不熟悉,車和司機都是從胡清淞那裏借的。

小雪丟下抹布,對兩位舍友打了聲招呼,就如同歡樂地小鳥般飛下了樓,寧馨兒眉頭一揚道:“這麽開心,難道說又榜上別的大款了?”

“難說。”王月琪冷笑一聲,伸頭望去,隻見樓下鋥亮的奧迪車和風度翩翩的男子,正拉開車門讓小雪上車,心裏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泛起,說道:“嘖嘖,成功人士啊,別看咱們的溫雪同學生就一副清純的外表,做起事來可真不含糊。”

寧馨兒也探頭望去,心中同樣酸溜溜的,兩個女生之間最佳的話題無非是另外一個女生了,她倆關上宿舍門,一唱一和編排起溫雪的段子來。

不管是樓上的兩個女生,還是車裏的劉子光和小雪,都沒注意到不遠處花壇後坐著的朱毓風。

小雪坐進了奧迪車,興奮地問道:“叔叔,這是你新買的汽車麽?”

“是叔叔朋友的車,借來用用的,說吧,想去哪裏吃飯?”劉子光笑嗬嗬的說。

“嗯,我聽說學校旁邊有一家變態辣雞翅,想去嚐嚐呢。”如今的溫雪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羞澀內向的中學生了,大學生活將她鍛煉的活潑開朗多了,在劉子光麵前也不再拘謹,而是隨『性』自如,就像在親叔叔麵前一般。

“好,就去那兒。”劉子光微笑著說。

“等等,前麵那個是我同宿舍的,我叫她一起吧。”溫雪忽然看到迎麵走來的陸謹,趕緊說道。

劉子光讓司機停車,小雪推開車門,蹦蹦跳跳跑過去,拉住陸謹說了一會兒,陸謹搖搖頭,又點點頭,終於還是跟著小雪走了過來。

兩人坐進汽車,小雪介紹道:“這是我好朋友,陸謹,這是我叔叔。”

陸謹上下打量著劉子光,道:“我聽小雪講過您的故事,沒想到這麽年輕。”

劉子光嗬嗬一笑,從陸謹眼中看出一些別樣的意味,看來小雪沒少演繹自己的事跡。

一行人來到學校附近的辣雞翅燒烤店,點了一些燒烤,一紮啤酒兩瓶飲料,三人坐在一起聊起天來,不用小雪開口,陸謹便繪聲繪『色』的將朱毓風和韓冰追求溫雪的故事講了出來,小雪紅著臉不時解釋一兩句,還在下麵踢著陸謹的腳,示意她不要誇大其詞。

“大學生活麽,就應該這樣,我覺得這兩個小夥子都不錯,可以考慮嘛。”劉子光一本正經地說。

“真的,您真的同意小雪大學期間談戀愛?”陸謹瞪大了眼睛問道。

“難道不可以麽?”劉子光反問了一句。

陸謹沉默了一會,拿起紮啤倒了一杯,沒頭沒腦的說:“我敬您一杯。”

……

飯後,劉子光有事先走了,兩個女孩散步回去,路上陸謹不停的打聽著劉子光的事情,小雪納悶道:“你想寫小說麽?問的這麽仔細。”

陸謹嘿嘿一笑,半開玩笑的說:“是有這個打算哦,不過打算以日記體的形式出現,就叫《陸謹日記之小雪的戀戀花季》。”

“笑話我,哼,打你。”小雪裝作生氣的樣子,兩個女孩打成一團。

兩人回到宿舍,寧馨兒和王月琪正在上網,根本沒問兩位舍友怎麽這麽晚才回來,更沒問關於那輛奧迪車的事情,當然溫雪和陸謹更不會主動提起,事實上四位舍友之間的關係泛泛,而且裂痕越來越大。

第二天就是周末,上午時分,溫雪把箱子裏的綠『色』運動服拿出來換上,這還是高二時候沈芳姐幫著買的,是小雪最好的幾件衣服之一,換好衣服之後,和陸謹一起出去了。

她倆一出門,寧馨兒和王月琪的腦袋就湊到了一起嘀嘀咕咕起來。

“換了衣服呢,肯定又去釣凱子了。”

“嗯,故意穿舊衣服顯示自己清純,真不要臉。”

“論壇上的帖子怎麽沒有多大反響啊?”

“等等,昨天晚上有球賽,那些男生都沒上網。”

……

韓冰的家很遠,在京郊某個風景優美的別墅群中,門衛森嚴,尋常人等根本混不進去,汽車在幽靜的別墅區內行駛著,道路一塵不染,樹木草坪修剪的整整齊齊,別墅之間的間隔很大,偶爾還能看到遊泳池和網球場,可見這裏的硬件設施檔次之高。

溫雪帶了陸謹一起來,韓冰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快,反而隱隱有些開心,小雪願意將閨蜜帶來和自己認識,這說明了兩人的關係在進步。

奔馳車停在一棟別墅前,房子的氣派和豪華讓兩個女孩都瞪大了眼睛,這樣的房子隻有在日漫或者韓劇中才能見到,獨棟別墅,能容納四輛汽車的車庫,碧綠平整的草坪,樹蔭下擺著白『色』的躺椅和圓桌,戴草帽的園丁正修剪著枝葉,木質狗窩旁,兩頭名貴的德國黑背正懶洋洋的趴著。

和那些小別墅不同的是,這棟房子很大,汽車可以直接開到門廊下,汽車剛停穩,房門就開了,一個穿白『色』衣服的麵目黝黑的南亞女人幫他們拉開車門,用不熟練的漢語說道:“歡迎光臨。”

陸謹和溫雪對視了一眼,都悄悄吐了吐舌頭,韓冰家還真不是一般的有錢,司機、園丁、連傳說中的菲傭都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