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0-40 暑假回家

字體:16+-

如今的聖胡安還處在混『亂』之中,『政府』軍隻能控製住市區的幾個要點,對隱藏在各處的前文度族軍人無可奈何,庫巴流亡的時候將軍火庫中上千件武器分發到了民間,就是為了製造今天這種『亂』局。

電話程控交換機壞了,移動通訊機房也被炸毀,通訊要靠無線電和衛星電話,發電廠被炸毀,核心部件需要從歐洲進口才行,修好起碼是幾個月後,就算修好也不能投入使用,因為全國的汽油柴油儲備所剩無幾,別說發電了,就連汽車都加不到油了。

西薩達摩亞本來就是一個農業小國,以出口橡膠賺取有限的外匯,每年的國民總產值甚至不如發達國家的一個鎮,早在老國王執政時期,國家就已經貧瘠不堪,要靠借貸為生,後來庫巴竊取了政權,為了打內戰,他對內橫征暴斂,對外瘋狂貸款,現在留給馬丁內閣的不但是個空空的國庫,還有一屁股的外債。

整個國家的金融已經崩潰,銀行關門,商店停止營業,西薩達摩亞比索成了一錢不值的廢紙,黑市上流通的是美金、歐元、西非法郎以及各種食物,而且最堅挺的硬通貨不是美金,而是子彈。

更為可怕的是,聖胡安已經遊離在饑荒的邊緣,由於戰爭影響,外國輪船不敢在聖胡安港口靠岸,國家既沒有錢進口糧食,買了也運不進來,聖胡安數十萬人口麵臨饑餓的威脅,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幾十萬饑民加上遍地武器彈『藥』和蠢蠢欲動的叛軍,聖胡安就是一座火山口上的城市。

當務之急就是進口糧食安撫百姓,馬丁內閣立即行動起來,但國庫空空如也,連打發雇傭軍的錢都是劉子光幫著墊付的,年輕的內閣首相一籌莫展,還是劉子光提醒了他,西薩達摩亞可是個盛產香蕉的熱帶國家,如果能餓死人才叫奇怪。

於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摘香蕉運動開始了,『政府』軍發動了幾千民眾前往郊區的香蕉園收割果實,由『政府』買單。

聖胡安附近就是大片的種植園,雖然已經撂荒,但是香蕉樹依然漲勢喜人,每株樹上都結著大串大串的香蕉,由於沒人收割,很多香蕉落在地上爛掉了。

幾千饑餓的民眾湧入了香蕉園,開始狂歡一般的收割行動,幾千英畝的香蕉園足以緩解饑荒的威脅,但是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是要靠進口糧食。

從伍德莊園開來的車隊抵達了聖胡安大飯店了,卡車上裝滿了意大利麵和番茄醬,這還是上次張佰強他們打劫貨輪的副產品,幾個月來部落天天就吃這玩意,已經吃的看到意大利麵的包裝袋就想嘔吐的地步,不過對於廣大聖胡安市民來說,這卻是來自歐洲的無上美味。

陳馬丁命令軍隊在控製區域內架設了高音喇叭,向市民發布公告宣傳用武器換食品,一支步槍可以換一箱子食品,一匣子彈也能換一袋麵條,幾天下來效果良好,作為臨時指揮部的聖胡安大飯店院子裏,各種殘破的槍支彈『藥』堆積的如同小山。

雖然內戰還在繼續,聖胡安城市不時爆發零星槍戰,但是總體來說大局已定,陳馬丁的表現也讓眾人對這位年輕的有些過分的首相刮目相看,胡清淞慨慷解囊,借給西薩達摩亞臨時『政府』一百萬美元,從加拿大買了一萬噸糧食以解燃眉之急,又從海外緊急進口燃油和副食品,至於港口擴建、發電廠、通信係統的升級換代也都提到了日程表上。

總的來說,馬丁首相幹得不賴,周圍鄰國也不願旁邊住著一個總是打仗的鄰居,加蓬、喀麥隆、赤道幾內亞、安哥拉等國紛紛向聖胡安重新派出了使節和救援物資車隊,送了一些糧食『藥』品過來,雖然象征意義大於現實意義,但這已經很令人滿意了。

機場廢墟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胡清淞的灣流g550損傷不是很大,簡單修理之後已經可以重返藍天了,西薩達摩亞的局勢正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劉子光等外國投資商已經可以放心離開了。

馬丁首相親自到機場送別,灣流客機在聖胡安國際機場上空盤旋三周之後,向遙遠的東方飛去,飛機上,眾人閑聊起來,胡清淞問劉子光:“我就納悶了,你怎麽就知道馬丁這個小夥子能當首相呢,那麽多人非要欽點他。”

劉子光說:“首先我不是欽點他,是向國王建議,任命他為臨時首相。”

“拉倒吧,還建議呢,我看小阿瑟看你那眼神,和兒子也差不多了。”趙輝在旁邊揶揄了一句。

劉子光笑笑,繼續說道:“你們大概想不到我和陳馬丁是怎麽認識的,那時候他還是一個賊,對,就是一個偷東西的竊賊,護照過期,滯留在廣州混跡在社會底層,販賣廉價小商品,酒吧駐場,坑蒙拐騙,除了沒殺人放火之外,他什麽沒幹過,你們試想一下,一個在廣州那種地方混了好幾年的黑人,一個小小的聖胡安能難得倒他?”

眾人連連點頭,大讚有理。

與此同時,一份關於西非局勢的簡報放到了華盛頓國務院副國務卿的案頭,在長達數十頁的報告裏,隻用了很小的篇幅提及了聖胡安的臨時『政府』,並且注明新首相有濃厚的中國背景。

日理萬機的副國務卿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革命浪『潮』如火如荼的北非、阿拉伯世界,哪有精力去顧及西非一個袖珍小國的事情,再說那些中國人經營非洲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於是他草草瞄了一眼就將這一頁翻了過去。

……

劉子光等人血戰聖胡安之際,正是國內暑假開始之際,大中小學紛紛放假,束縛了一個學期的學生們如同快樂的小鳥一般飛出了校園,北清大學的的女生宿舍樓下,一輛出租車正靜靜地等待著,不大工夫,溫雪和陸謹拎著行李從樓上下來,說說笑笑鑽進了出租車,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韓冰回頭笑道:“溫雪,帶這麽多行李啊?”

“是啊,給爸爸,還有那些叔叔大爺們買的禮物。”小雪答道。

出租車開到了火車站前,三人下車,提著大包袱小行李排著長隊走進了候車室,等待著開往江北市的列車,這次暑假韓冰打算去溫雪家裏做客,陸謹閑著沒事也要跟著一塊兒去,溫雪本來想反對,但是架不住兩人的輪番轟炸,隻好答應,而且這事兒薛丹萍也知道了,不但不反對還很支持,本來要給他們買飛機票或者派車直接送到江北,但是韓冰說想體驗一下生活,所以隻是幫他們買了普通的火車坐票。

三個年輕的大學生坐在南去的火車上,一路歡聲笑語,引得鄰座的人不時扭頭觀看,也難怪別人圍觀,溫雪和韓冰坐在一起,簡直就是金童玉女,陸謹雖然沒有溫雪那樣奪目,但也是身材相貌一流的美女,他們三人往哪裏一坐,整個車廂都增『色』不少。

火車提速之後,從首都到江北的時間大大縮短了,原本十幾個小時的路程現在五個小時就到了,抵達江北火車站的時候正好是下午四點鍾,太陽依舊高高掛在空中,三人提著行李站在江北火車站廣場前,認真打量著這個典型的內地二線城市。

站前廣場上停滿了出租車,小旅館和私人長途客車的拉客人員拿著紙牌子熱情的招呼著客人,廣場兩側全是賣盜版音像製品和打折商品的店鋪,小巷子裏,是旅社的招牌和洗頭房的霓虹燈,一旁的鐵路貨運窗口下,蹲著十幾個三輪車夫。

“這就是江北,小雪的家鄉啊。”韓冰在心裏默念著。

陸謹看看四周,奇道:“小雪,怎麽沒人接你。”

“我爸爸身體不好,就沒讓他來接,我自己回去就行,對了,你們打算怎麽住啊。”溫雪說。

陸謹說:“我和你一起住就行,至於冰少,大可以去住五星級賓館。”說著指了指火車站旁一家名為“五星大賓館”的小旅社。

三人就都笑了,時間還早,住宿的問題還不忙考慮,他們叫了一輛出租車,向溫雪家所在的江灣新村開去。

半小時後,出租車開到了溫雪家樓下,小區年久失修,道路已經破損不堪,綠化也很差,到處丟滿垃圾,樓前還擺著一張台球案子,幾個流裏流氣的小青年正赤膊玩著台球,看到出租車上下來兩個大美女,他們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過去,認出是溫雪後,居然丟下球杆跑了過來,頓時把韓冰和陸謹緊張的不輕。

“雪姐,回來了,我來幫你提。”一個小子搶過了溫雪手中的旅行包,蹬蹬蹬就往樓上奔,其餘幾人也不由分說拿過韓冰和陸謹手中的行李,熱情的讓人受不了,韓冰和陸謹狐疑的看看溫雪,溫雪咯咯笑道:“他們可好了,我搬家的時候就是他們幫忙的。”

“黑道公主,果然名不虛傳啊。”韓冰暗暗感慨道,他預感這次江北之行,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