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0-64 董秘在行動

字體:16+-

易永恒隻覺得一陣天昏地暗,作為業內人士,他當然知道三十億噸富鐵礦的概念,僅僅以目前三大鐵礦巨頭開出的礦石價格來說,這就是起碼五千億美元啊,這還不算由此帶來的額外收入和社會地位,這麽豐厚的好處,居然用十塊錢就換來了,這已經不能用狗屎運來形容了,簡直就是全世界的狗屎都被劉子光一個人踩到了。

“小易,你在聽麽?”薛總問道。

易永恒回過神來:“我在,薛總。”

“我們的競爭對手很多,也很強大,董事會裏的事情你也清楚,成敗在此一舉,你明白麽?”薛總的聲音依然很鎮定,但跟在薛丹萍身邊多年的易永恒卻從這種鎮定裏麵聽出一種緊迫感來。

“我明白,我會盡力的。”易永恒深吸一口氣答道。

“好吧,你繼續工作吧,華夏礦業的一切資源都歸你調遣,包括我在你。”薛總繼續說道。

“是。”易永恒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杆,想了想說:“薛總,我剛才見到韓冰了,他的同學和劉子光是老鄰居。”

“哦?這條線索你可以適當關注,至於小冰的事情,不要管他,年輕人早點獨立也好,就這樣吧,再見。”

掛了電話,易永恒回到病房,正巧韓冰溫雪他們起身告辭,易永恒也跟著說:“那我也不打擾伯父休息了,這是我的號碼,有事盡管找我。”留下一張名片就和韓冰他們一起出去了。

來到走廊裏,易永恒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小雪是吧,你知道劉伯父家的住址麽?”

小雪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韓冰,韓冰也挺納悶,易永恒笑著說:“放心,肯定不是壞事。”

“好吧,我告訴你……”小雪便把劉子光家在至誠一期的具體地址告訴了易永恒,易董秘馬不停蹄的立刻趕往至誠小區,來到劉子光家所在的樓層,敲響了對門的房門。

開門的是個女人,一臉警惕的望著易永恒:“你找誰?”

“嗬嗬,冒昧的問一下,你們家的房子打算出售麽?”易永恒說。

“神經病!”女人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易永恒聳聳肩,對此他早有心理準備,正要下樓再去問樓下的鄰居,忽然一個男子走著樓梯上來,和易永恒擦肩而過的時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順手掏出了鑰匙準備開門。

易永恒身為職場精英,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他忽然想到曾經見到過這個男人,但不是在最近,而是在某次會議上。

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易永恒轉身說道:“你是趙秘書,趙家勇。”

趙家勇愣住了,拿著鑰匙的手停在門邊,上上下下打量著易永恒:“你是……”

“我是華夏礦業的易永恒,這是我的名片。”易永恒迅速掏出名片遞了過去,趙家勇接過來一看,頓時眼睛一亮,熱情無比:“真的是易先生,我說怎麽那麽麵熟呢,太巧了,我就住在這兒,進屋坐坐吧。”

趙家勇異常興奮,他是江北礦務局的一個科級幹部,曾經在省裏的會議上見過華夏礦業的高層,但不過是一麵之緣而已,畢竟身份差距在那裏放著呢,想巴結人家都巴結不上呢。

忽然在自家門口遇到易永恒,趙家勇忍不住遐想起來,難道說這棟樓裏有易先生的親戚,那以後可要好好聯係一下了,江北礦務局正在爭取華夏礦業的投資並購,局裏高層三天兩頭往首都跑,連人家的麵都見不到,如果自己能搭上華夏礦業的董事會秘書,那在單位裏可就牛了,怕是局長見到自己都要另眼相看的。

想到這裏,他心頭就是一陣狂跳,人生際遇就在眼前啊,這種十年難遇的機會轉瞬即逝,抓不住後悔一輩子啊,但是人家易秘書和自己非親非故的,又怎麽可能進家來坐呢,他打定主意,隻要易秘書一推辭,自己就假裝東西忘帶了,下樓開車送送人家,順便拉上關係。

沒想到的是,易秘書竟然欣然答應:“正想討杯水喝,那就叨擾了。”

“易先生說的哪裏話,快請進。”趙家勇按捺住心頭的狂喜,打開房門請易永恒進門,趙家勇的老婆早就聽到丈夫在門口和人搭訕了,拿著拖鞋走過來,卻看到剛才詢問自家房子賣不賣的男子,頓時驚呆了:“是你?”

“怎麽,你們見過?”趙家勇也呆了。

他老婆趕緊解釋:“老公,剛才這人敲門問我,咱家房子賣不賣。”

趙家勇眼睛瞪得溜圓,易永恒笑笑說:“進去談吧。”

“是,是,進來坐。”趙家勇慌忙把客人讓進屋,又對老婆介紹道:“這位是華夏礦業的易先生。”

“嫂子您好。”易永恒依然是一副彬彬有禮的表情。

見自己老婆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趙家勇趕緊把她拉到一邊低聲說:“人家是華夏礦業的高層,我們局長見到他都要賠笑臉的,你可千萬別給我掉鏈子,人家一句話就關係到你老公的前程。”

這下他老婆總算明白過來,慌忙拿冰鎮可樂切西瓜,惟恐照顧不周。

易永恒和趙家勇寒暄了一陣,順便觀察了這套房子,兩室一廳,八十多個平房,裝修風格雖然老氣了一點,但是整潔幹淨,很有溫馨小家的感覺。

“是這樣的,我想在江北市買一套房子,最好在至誠一期,最好是這座樓,嗬嗬。”易永恒直接切入了正題。

趙家勇疑『惑』道:“至誠一期的二手房源本來就不多,這座樓,又必須是這個單元,恐怕不好找啊。”

易永恒說:“所以啊,我就挨家挨戶的問了,剛才還被嫂子當成神經病了呢。”

趙家勇幹笑了一會,腦子裏迅速盤算著,他才沒笨到去問對方為什麽非要買這個單元房子的原因呢,人家大集團的董秘,這麽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自己現在要做的隻是盡量賣個好價錢而已,這個價錢當然不是值貨幣價格,而是附加值。

易永恒何等人物,趙家勇的著點心思他豈能不知道,他能看出對方是聰明人,現在要做的隻是等趙家勇開價而已。

“易先生,你都問過了麽?”趙家勇試探著問了一句。

“還沒,隻問了一家,因為事情比較急,所以我會開出一個讓人無法拒絕的價格,比如每平方一萬元。”易永恒慢條斯理的說。

趙家勇心中一動,雖然自己最近沒有換大房子的準備,但是轉手就能賺二十五萬以上,這筆生意絕對劃算。

“賣,其實我正打算換房呢。”趙家勇脫口而出道。

“最快什麽時候能搬家?”

“這個……最近局裏工作比較緊張,易先生您是知道的,我們局正在和貴公司商談注資的事情……”

“這個好辦,回頭我給你們局長打招呼。”

“那好,咱們就這麽說定了。”

幾句話之後,就敲定了售房大事,易永恒好不容易才謝絕了趙家勇留他吃飯的邀請,告辭走了,剛關上門,趙家勇的老婆就不滿的說道:“你咋不多提點要求?”

趙家勇抱起老婆轉了一圈說說:“傻瓜,人家又不是非在咱這棵樹上吊死,再說了,倒手就能賺二十萬,傻子才不賣呢,還有,這次單位選拔副處級幹部,我肯定有戲。”

……

從樓上下來,易永恒意氣風發,走路都帶了風,他拿出電話調出自己在江東省委工作的同學的號碼打了過去,開門見山的說道:“邵林,請你幫個忙,我聽說省工商局在查一家叫做紅星防衛科技的公司,正好這家公司的老板和我很熟,想知道到底招惹了何方神聖。”

老同學很給麵子:“行啊,正好晚上要和工商局那邊的領導一起吃飯,我幫你問問,不過你可要報答我哦,你們華夏礦業不是說向我們省幾個破產的礦山進行收購麽,都一年多了也沒下文,因為這事兒,鄭書記沒少敲打我啊。”

“嗬嗬,沒問題,看你老同學的麵子,我一定促成這件事,這總行了吧。”

“我記住你這句話了,等著我的消息吧。”

回到賓館,易永恒拿出筆記本電腦,收了一封郵件,這是他委托別人對劉子光進行的調查,看著看著,易永恒不禁對這個男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失蹤八年之久,三年前突然出現,從底層保安幹起,現在已經擁有一家公司,同時又是房地產上市企業的董事,又曾經是江北市叱吒風雲的黑道老大,公安局的特聘人員,而且他獲得西薩達摩亞鐵礦的故事也不是想象的那麽簡單,而是在當地種族屠殺,生靈塗炭的情況下偶然所得。

易永恒掩卷沉思,腦海中裏幻化成無數劉子光的身影,良久,他才長歎一聲:“真是一個『迷』一般的男人啊。”

電話鈴響了,是老同學小邵打來的,身為江東省省委書記的秘書,他的辦事效率和人脈絕對不是蓋的。

“永恒,我是邵林,你要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不過我得先給你提個醒,這事兒恐怕不簡單,陷進去對你沒好處。”

易永恒笑了:“老同學,這個我懂,你說吧。”

“要查紅星公司的不止一家,玄武集團的人打過招呼,江北市委的一位領導也安排過,而且不光是查紅星公司,更主要的是查一家上市公司,至誠集團,我隻能說這麽多,具體問題你自己分析吧。”

“好的,謝謝你,有空請你吃吃飯。”

“吃飯就算了,注資收購江北礦務局下屬幾個破產礦山的事情你上點心就行了,好了不說了,再見。”

放下電話,易永恒長噓了一口氣,看來這件事真的很複雜啊,這個劉子光怕是卷入到高層的鬥爭中去了,他繼續打開電腦進入了股票分析軟件,開始查看最近以來至誠集團的股票走勢,結果正如預料的那樣,股價暴跌,利空不斷。

身為高級金融分析師的易永恒一眼就看出這裏麵的貓膩,有人在惡意打壓至誠的股票,下一步就是掃貨了,如果猜的沒錯的話,這隻黑手一定來自於江東省的另一家上市企業,玄武集團。

想到這裏,易永恒拿起電話,直接打給了華夏礦業的首席財務官:“不好意思,這麽晚還打擾您,我想知道我們在證券二級市場上可以動用的資金有多少。”

對方很快報過來一個數字:“二十億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