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1-8 尹誌堅的迷惘

字體:16+-

就在徐書記父子敞開心扉之際,周文在辦公室裏陷入深深的糾結之中,南泰縣和玄武集團合作建立工業園的項目,飽含了自己無數的心血,眼瞅著就要大功告成之際,卻把勝利果實拱手相送,實在有些不甘心,但是想到省委黨校的培訓班,心裏又一陣蠢蠢欲動。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者,二者不可兼得,作為一縣之長,政績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想在仕途上有所發展,黨校鍍金也是不可多得的機會,而且據說這次培訓班的檔次很高,省委組織部長親自掛帥,省委書記也很重視,這批青年縣處級幹部將來肯定都是要重用的,說實話,周文還是比較傾向於前者的,因為政績才是官員的根本,人脈隻是錦上添花而已,而且這種級別的培訓班,每隔幾年都會舉辦一屆,即便這次錯過了,下次還有機會。

但是回南泰前在市裏和胡市長的一番談話卻讓他不得不慎重考慮這個問題,周文現在已經是胡躍進陣營中的一分子了,所以胡市長說話並沒有繞太多彎子,他告誡周文,做事不可鋒芒畢『露』,要有舍有得,來日方長。

既然是要有舍,那肯定指的就是工業園這一塊了,周文是真的舍不得在征地即將完成之際離開了,但是胡市長的教誨肯定有更深層次的意義,思考良久,他終於做出了選擇,去省城,參加青年幹部培訓班。

第二天,縣委召開常委會,徐書記宣布了本縣選派幹部去黨校進修的人選,不出所料,正是年輕有為的周文周縣長,宣布之後,朱副縣長和幾個鐵杆交換了一下目光,『露』出得意的神情來。

“周縣長去省委黨校青訓班進修深造,我們要全力支持,縣『政府』的常務工作,就由堅強同誌暫時擔起來,工業園項目,我覺得周文同誌還不能撂挑子。”徐書記說。

朱副縣長緊跟著說道:“我同意徐書記的意見,『政府』這邊周縣長盡可以放心,工業園項目周縣長是一路跟到底的,這時候撂挑子,不但我們不答應,群眾也不答應,我的建議是,周縣長繼續擔任項目領導小組總指揮的職務,另外再常設兩個副總指揮協助開展工作,周縣長可以在省城遙控指揮調度,正所謂運籌帷幄,決勝千裏嘛,嗬嗬。”

周文臉『色』不是很好看,把自己架空了不說,還送兩頂高帽子惡心人,但是既然已經做出了取舍,他也不在乎朱副縣長怎麽做了,隻是淡淡地說:“我服從組織安排。”

經過常委會提名和舉手表決,任命了朱副縣長為工業園項目的副總指揮,又增補了幾名領導小組的成員,基本上都是朱係人馬,這一回合朱副縣長可謂大獲全勝,人也跟著精神起來,會後握著周文的手說:“周縣長,工作上有什麽問題還要經常向你請教啊。”

周文也笑著說:“老朱啊,項目交給你,我一百個放心,有什麽事盡管打電話給我,我和徐書記做你的後盾。”

兩人握手言歡,好的好像一個娘的兄弟。

……

江北市,富豪廣場十九層大型會議室內,正在召開至誠集團股東大會,討論的議題是董事會高層人員變更,按照相關規定,至誠的股票在股東大會期間臨時停牌,在此之前,股價一直保持著漲停板的態勢,股東們興奮的都快發瘋了,本來是彈劾李紈的大會,結果卻變成興高采烈的慶祝會。

尹誌堅很落寞的坐在角落裏,動議已經被毫無懸念的否決掉,整個過程僅僅用了幾分鍾而已,然後大家紛紛向李總發問,問何時增發新股,合資公司何時正式成立等等,李總容光煥發,從容不迫的回答著問題,當有人問道合資公司總經理人選的時候,李紈微笑著說:“我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

望著閃光燈照耀下的李紈,尹誌堅心中隱隱作痛,本來這個時候,自己應該站在李紈的身旁,兩人珠聯璧合,配合無間的回答著股東和記者的提問,但如今兩人的關係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從並肩作戰的同伴變成了你死我活的對手,商場如戰場,在這場傾盡全力的股份爭奪戰中,自己不但失敗了,而且還敗的那麽慘。

當日傳出華夏礦業和至誠集團合作的消息後,至誠股票就進入了瘋狂的漲停板階段,起初尹誌堅和陳汝寧還拋出大量籌碼試圖打壓股價,但是一兩個回合之後就驚訝的發現對方實力太過雄厚,而且與此同時,玄武集團後院起火,股票遭到神秘莊家的『操』控,出現劇烈的異動,陳汝寧急忙抽回資金護盤,哪還顧得上和李紈鬥法,這下可苦了尹誌堅,手上的至誠股票全拋了出去,雖然也有幾百萬現金到手,但是看到節節高升的至誠股價,他心裏那個苦澀就別提了。

這次股東大會,尹誌堅本來是不打算來的,但是他的內心深處還是舍不下這個自己暗戀了許多年的女人,就算被奚落,被嘲諷,他也要堅持參加股東大會,身為男人,就要勇敢的接受失敗。

最後看了一眼李紈,尹誌堅邁著艱難的步伐向外走去,剛到門口卻被衛子芊攔住:“尹總,請留步。”

“有事?”

“大會還沒結束呢。”衛子芊意味深長的說道。

尹誌堅苦笑一下,剛想說點什麽,就聽到『主席』台上傳來李紈的聲音:“和華夏礦業合資成立海外工程公司的重擔,我準備交給尹誌堅先生。”

一陣嘩然,股東們全都驚呆了,李總還真是以德報怨啊,這份胸懷怕是男人們都無法企及的,站在門口的尹誌堅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到李紈向自己投來的善意的微笑時,他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李紈是真心接納他重新加入至誠。

心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說不出是愧疚、是感動,還是懊悔,尹誌堅躊躇片刻,還是很配合的向大家點了點頭,盡力做出鎮定的表情。

會議終於結束,李紈和尹誌堅又坐到了一起。

“回來吧,至誠需要你,海外工程公司總經理的人選非你莫屬。”李紈真誠的說道。

尹誌堅笑了笑,多少年的搭檔,他自然明白李紈的意思,至誠集團雖然在江東省小有名氣,但是走出國門還欠缺火候,尤其涉及到海外項目,更是毫無經驗可言,這種情況下,懂外語和國際貿易的自己確實是最佳人選,而且這家公司的總部肯定不會設在江北市,那就避免了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尷尬,看來李紈想的確實周到。

“怎麽,不願意麽?”見尹誌堅不回答,李紈又追問了一句。

“我……”一開口尹誌堅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其實今天這個局麵他也是設想過的,隻不過角『色』要顛倒一下,提出挽留的人應該是當上至誠新當家人的自己,而李紈則是被挽留的對象。

“真對不起,我沒有臉麵繼續留在至誠了,但你可以放心,我從頭至尾,對至誠,對你都沒有惡意。”尹誌堅說。

李紈點點頭,她知道尹誌堅的『性』格,繼續挽留是沒有意義的。

“那麽,祝你一路順風。”李紈向尹誌堅伸出了手。

尹誌堅看了看這隻手,又看了看不遠處虎視眈眈的保安部長曹達華,苦笑一下,輕輕握了握柔荑就鬆開了:“謝謝,你也一樣。”

……

從富豪廣場出來之後,已經是傍晚時分,卸下所有職務的尹誌堅從此和他親手參與創建的至誠集團再無半點瓜葛,回望暮『色』中的大廈,一股蒼涼之感油然而生,前路漫漫啊。

正漫無目標的走著,忽然手機響了,拿出來看看,是玄武集團總助穆連恒打的,他隨手按了掛斷鍵,過了一會兒手機又響了,尹誌堅有些不耐煩,剛要再次掛斷,卻看到號碼顯示是他的小姑姑,江北市委宣傳部長尹衛紅打來的。

隻好接了電話:“姑媽您好。”

“誌堅啊,有時間麽,過來一下,給你介紹幾個朋友。”

“改天可以麽,今天有些累了。”

“不行,必須得來,要不然小姑媽親自起找你。”尹衛紅的脾氣,做侄子的是知道的,他隻好投降:“好吧,時間地點告訴我。”

來到小姑媽電話裏說的某私房菜館,包間裏赫然坐著幾張熟悉的麵孔,玄武集團的總裁陳汝寧,總助穆連恒,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舉手投足都帶著一股明顯的霸氣,看相貌應該就是陳汝寧的獨生子陳玄武。

小姑媽坐在首位,指著客人們介紹道:“想必你們已經認識了,我就不重複介紹了,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加深了解,擴大共識,先說好啊,喝酒的時候不許談工作。”

話雖這樣說,酒過三巡之後,還是難免和話題轉移到了工作上,尹誌堅沒有太多『插』言,隻是安靜的聽他們說著,並且得出了一個結論,玄武集團在江北市將會有重大動作,但是陳氏父子又不信任身為玄武江北分公司總經理的聶萬龍,所以想另起爐灶,而他們選中的總經理人選正是自己。

是接受,還是拒絕,尹誌堅陷入了『迷』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