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1-15 美猴王劉子光

字體:16+-

北京,九月初,三裏屯使館區周邊某酒吧,紙醉金『迷』,霓虹閃耀,幾個人坐在一起喝著酒,其中有一個是身材妖嬈的混血妹子,有些自以為風流瀟灑的家夥想過來搭訕,卻被混血妹子身旁的男子用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五分鍾,一個打扮和酒吧氛圍格格不入的男子走了進來,座位上的人便都站了起來,摟著混血妹子的小夥子更是毫無顧忌的開著玩笑:“光哥,怎麽穿的像個退伍兵似的。”

劉子光穿的是07式陸軍夏褲和沒有軍銜的短袖襯衣,他笑道:“管得嚴,沒衣服穿,隻好摘了肩膀領花跑出來了。”

趙輝在一旁誇張的問道:“你不會是偷跑出來的吧,聽說你那個培訓中心管理相當嚴格,實行軍事化管理,把學員當新兵連的兵一樣狠『操』呢。”

劉子光說:“可不是麽,牆上拉著電網,一到晚上哨兵上刺刀,帶著狼狗巡邏,簡直就是監獄化管理。”

胡清凇笑道:“那你是怎麽溜出來的?”

劉子光聳聳肩:“就算是真監獄,也困不住我啊,來,大家喝酒,今天我請客。”

趙輝說:“怎麽,發財了?”

“可不是麽,發給我一張工資卡,剛才在atm上一查,哥們現在大發了,月薪十萬塊。”劉子光拿出一張銀行卡晃了晃,眾人一陣驚呼,貝小帥更是眼睛瞪得溜圓:“一個月就十萬,一年下來豈不就成了百萬富翁了。”

趙輝卻說:“小貝你大概不知道紅星公司現在的規模,兩架新舟600支線渦槳運輸機,一架直九,兩架貝爾輕型直升機,通勤車輛一水的進口陸虎越野車,單兵武器全都是北方工業最新產品,使用北約彈『藥』的m4卡賓槍,手槍是進口的sig和glock,紅星現在就是他媽的中國的黑水!”

貝小帥張大了嘴:“媽呀,光飛機就這麽多,能不能讓我過一回機長癮啊。”

趙輝朝劉子光那邊一甩頭:“問你光哥去。”

劉子光搖搖頭:“你丫畢業了沒有,沒有飛行執照你當個『毛』的機長,再說了,你以為現在的紅星還是以前的紅星啊,我說話都不頂事,要班子集體討論通過才行。”

“哇塞,都有領導班子了,現在咱們紅星也是跨國傭兵公司了,太他媽拉風了,來,咱哥們走一個!”貝小帥將一支啤酒塞到劉子光手裏,和他對飲起來。

喝到微醺時,趙輝攬住劉子光的肩膀:“走,擺柳去。”

酒吧的洗手間空『蕩』『蕩』的,打掃的很幹淨,兩人站在小便池前放著水,趙輝平靜的說:“我調文職了。”

“有什麽不同麽?”劉子光問。

“本來薑總高升之後,是準備讓我接永昌老總位子的,可是有人把我以前借用海軍快艇走私陸虎車的事情揭出來了,事情鬧得很大,誰也罩不住,隻好把永昌解散,升了我的軍銜,調到部裏去坐辦公室。”

“永昌就這樣撤銷掉,以前的業績難道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麽?還有外麵那麽多的渠道豈不是都浪費了?”劉子光語氣同樣平靜的問道。

趙輝抖了抖,感慨道:“肉食者鄙,他們看不到這麽長遠的,其實我走私陸虎車也隻是為了解決公司經費而已,他們隻看到我撈了大把的票子,出生入死的經曆卻自動過濾了。”

劉子光沉默片刻:“下一步準備怎麽辦?”

“還能怎麽辦,我這樣的在冊的人員,再想象以前那麽瀟灑是不可能了,乖乖坐辦公室吧,到年齡就退休。”

趙輝的消沉讓劉子光感到一絲淒然,領自己進門的趙輝尚且如此,自己又能強到哪裏去。

仿佛猜到他心裏所想似的,趙輝拍拍他的肩膀:“你不一樣,沒得罪人,手上又有資源,上麵還是很看重你的,你參加的這個政治學習班,級別相當高,不是隨便什麽人都能參加的,學員培訓完都要重用的,之後不過你也要有個心理準備,這身衣服是不能再穿了。”

“為什麽這麽說?”

“把你提成兩『毛』二就是為了轉業級別相應高一點,你以後就是背景深厚的國企老總了,你是半路出家,上麵沒人,他們用起來也放心,如果會做人的話,退下來之前混個幾億身家不是難事,不過就憑你的『性』格,我還真不好說。”

正說著,忽然洗手間盡頭的隔間裏傳出一陣壓抑的呻『吟』聲,然後是一個男人的罵聲:“他媽有完沒完了。”

然後就看到一個男的帶著一個濃妝豔抹衣衫不整的女人從隔間裏出來,傲然離去,經過他倆麵前的時候,那女人還瞥了他們一眼,神態甚是高傲,高跟鞋啪啪踩出一串音符。

“什麽玩意,要擱以前,早按到小便池裏海扁一頓了。”趙輝說,隨即又歎了口氣:“關野那個事兒以後,真不敢打人了,京城這地方太複雜了,誰知道你打得是哪家的衙內啊。”

從洗手間出來後,劉子光說酒吧氛圍不好,提議換個地方繼續喝,大家紛紛響應,開著車找了一家簡陋的小館子,甩給老板五百塊錢,搬了成箱子二鍋頭和廉價啤酒,坐著小板凳在胡同的路燈下添酒回燈重開宴。

這通酒,一直喝到天亮,就連號稱千杯不醉的劉子光也趴下了,等他醒來已經躺在西薩達摩亞大使館的客房中了,看看外麵高掛的太陽,他不禁一陣頭疼,上午的課程肯定是耽誤了。

反正已經晚了,索『性』下午也不去上課了,在使館用了午飯後,來到紅石控股駐京辦事處,和胡清凇聊了一下最近公司的運作情況,胡清凇告訴他,目前鐵礦還沒進入正式運營,最近隻是做了一些業務谘詢和中介服務,可別小看這些谘詢費和中介費,最低也是以百萬為單位起跳的,光是介紹項目就賺了幾百萬,還不算在證券市場上阻擊玄武集團股票的獲利。

“還是不夠啊。”劉子光嘀咕道。

“你想做什麽?買遊艇?買噴氣機?”胡清凇問道。

“我想把江北晨光機械廠買了。”劉子光說。

胡清凇立刻大感興趣:“要並購啊,這家企業有高新科技還是什麽?”

“什麽也沒有,這隻是我小時候的一個夢想,等將來出息了,當上晨光廠的廠長,就給我爸爸放一年的假,好帶我去玩,現在看來走正常途徑是當不上廠長了,隻好收購這家企業。”劉子光一本正經的說道。

胡清凇半天沒說話,緩過勁來才伸出大拇指說:“你這個理想很偉大,我佩服。”

劉子光笑笑,剛要說話,手機響了,是王茜打來的:“不假外出,還曠課,毫無組織『性』紀律『性』,你的這種行為給其他學員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限你半小時之內歸隊。”

“有些私事處理一下,明天再說吧。”劉子光這就要掛電話,王茜急了:“等等,難道你忘了你是一名軍人麽!”

“我這個軍人,和那些穿軍裝跳舞唱歌的有什麽區別?”劉子光一句話就把王茜堵了回去,掛上了電話。

培訓中心,王茜拿著已經響起忙音的電話繼續說道:“好的,知道了,我替你轉達。”然後放下電話對身後的譚主任說:“劉子光家裏有事,需要請假。”

“哦?”譚主任眉頭一挑:“這家夥又有什麽事,就是因為他自由散漫慣了,才讓他參加這次政治學習,沒想到還是收不住他的心啊,我看把他的二等功取消算了。”

王茜說:“想改造這個人的思想很困難,一個二等功更換不到他的忠心,他天生桀驁,不拘小節,到讓我想起一個人來,一個四大名著中的角『色』。”

譚主任說:“誰?難道是曹雪芹?”

王茜說:“當然不是,曹雪芹是作者,而且有沒他那麽大本事啊。”

“那麽是武鬆?趙雲?關雲長?”譚主任猜謎語一般問道。

王茜還是搖搖頭:“都不是,和劉子光最接近的是,應該是吳承恩筆下的美猴王孫悟空,石頭縫裏蹦出來的猴子,不食人間煙火,不近女『色』、道德上接近完美,眼裏『揉』不得沙子,藐視權威,桀驁不羈,偏偏又有一身通天的本領。”

譚主任擰起了眉頭:“你這樣一說,還真有幾分相像,而且這種人在我們的隊伍中還不在少數,仗著一身本領,目無領導,視紀律為兒戲,受資產階級自由化影響極深,你說的很好,這幫孫猴子,就得用如來佛的五指山好好壓一壓才行。”

王茜深吸一口氣:“那麽,不準他的假了?”

譚主任一擺手:“準,反正他的心思也不在這裏了,就算坐在課堂裏心猿意馬又有什麽作用,還有,幫他辦理轉業手續。”

王茜說:“我認為保留他的軍人身份比較好,起碼是一種身份上的約束。”

“不用了,他的軍人身份反而會影響我們的計劃,既然他想要自由,就給他自由,讓他回到他的花果山水簾洞盡情的玩耍去吧。”譚主任說著,下意識的伸出右手做了個捏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