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3 她化做了山脈

字體:16+-

春運期間,本來月台上就人滿為患,突然闖入一輛轎車,更加堵塞了交通,大批背著行囊的旅人擁堵在汽車周圍,穿黑衣服的一男一女伸出胳膊,將行人攔住,這時才從車裏出來一個雍容華貴的『婦』人,臉上戴著巨大的茶『色』眼鏡,表情漠然走進了車廂,那一男一女也緊跟著上了火車。

這三人上車之後,列車就緩緩啟動了,列車員迎上來說道:“真不好意思,春運期間鋪位全滿了,三位到列車員室坐一下吧。”

『婦』人不經意的皺了皺眉,男墨鏡立刻說:“讓他們騰出一個包廂來不就行了。”

列車員無奈道:“都是花錢買票上車的,誰願意騰啊。”

女墨鏡更加彪悍,直接去敲最近的一個包廂門,門開了,白娜『露』出頭來狐疑道:“什麽事?”

“這裏隻有三個人,怎麽說滿了呢?”女墨鏡氣勢洶洶的質問列車員。

列車員無言以對,這個包廂裏的旅客可都是省委辦公廳的工作人員直接送過來的,指定要給他們一個單獨的包廂,別說隻坐了三個人,就連車票都沒買。

“請配合一下,換個座位可以麽?”男墨鏡嘴上說的客氣,手卻直接伸向白娜的旅行包,準備幫她搬東西了。

“憑什麽啊。”白娜按住了自己的旅行包,孫副市長也怒不可遏,站起來喝道:“你們是幹什麽的?”

雖然四十多歲了,但孫副市長在年輕女孩子麵前依然很想表現自己血氣方剛的一麵。

“讓你換個座位怎麽了?”男墨鏡徑直走了進來,一把將孫副市長推倒在座位上。

“年輕人,不要動手動腳。”一隻鐵鉗般的大手抓住了男墨鏡的右手,老刑警胡躍進的目光淩厲的如同刀鋒一般,男墨鏡一時氣短,竟然不敢動作。

正僵持著,列車長及時趕到,說已經調劑出了座位,請貴客前去落座,貴『婦』人看了包廂裏這三個人一眼,才在男女墨鏡的護送下貴『婦』人離開,列車長向包廂裏的三位客人連聲致歉,替他們關上了門。

“太不像話了,他們是什麽人,這麽囂張?”孫副市長忿忿不平道。

胡躍進淡然一笑:“小白,你知道他們是什麽人麽?”

白娜撇嘴道:“看這氣派就知道是誰,玄武集團幕後當家人,陳汝寧的原配夫人,麥抗美。”

孫副市長大吃一驚,他是排名比較靠後的非常委副市長,接觸高層的機會不是很多,但也知道玄武集團的來曆,麥抗美,那不就是麥省長的大姐麽,乖乖,今天一時興起逞了強,沒想到還得罪了大人物,他懊喪不已,半天沒說話。

四個小時後,火車抵達江北市火車站,月台上早早停著一輛市委牌照的奧迪轎車,火車停穩後,列車員卻遲遲不打開車門,等麥抗美一行三人下了火車,登上奧迪揚長而去之後,才打開車門放旅客下車。

胡躍進看見後不動聲『色』,白娜卻誇張的叫起來:“玄武集團的觸角伸的真長啊。”

這回孫副市長學乖了,也不再發表意見。

下了火車之後,白娜謝絕了孫副市長派車送自己的好意,打了輛車到市級機關招待所住下,連飯都顧不上吃,就拿起照相機和錄音筆,奔赴紅旗鋼鐵廠進行采訪

……

市公安局,法醫檢驗解剖中心,陳汝寧的夫人麥抗美在玄武集團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來到了辦公室,正巧市委書記秦鬆和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韓寺清也蒞臨中心視察,秦書記和韓局長慰問了陳總裁的遺孀,並且做出指示,盡快破案,查個水落石出,麥抗美談吐大方得體,感謝了市委領導的關懷,表示相信江北警方的偵破能力。

陳汝寧的遺體從地下停屍房送了上來,麥抗美見到丈夫的屍體,終於情緒失控,大放悲聲,陳汝寧雖然生就一副風流倜儻的俊朗外形,但是婚後卻很少有花邊新聞,對妻子相當忠誠,夫妻兩人關係很好,現在丈夫正當壯年卻撒手人寰,怎能不讓麥抗美崩潰。

哭聲震天,玄武集團的工作人員也紛紛落淚,就連秦書記和韓局長也被悲傷的氣氛感染,拿出手帕輕輕擦拭著眼角。

哭了好一陣子,麥抗美雙眼腫的像兩個桃子,她向秦書記提出兩個要求,一是不要解剖屍體,二是將屍體送回省城安葬。

秦書記和韓局長交換了一下意見,表示理解和同意。

麥抗美一行離開了檢驗解剖中心,陳汝寧的屍體又被送回地下停屍房,另一具年輕女孩的屍體被提了上來,擺在價值數十萬的不鏽鋼解剖**,法醫們戴上口罩和手套,拿起寒光閃閃的手術刀,熟練的在女孩胸前劃開一道口子,血水滲入解剖床底部,匯聚成暗紅的溪流,女孩蒼白的麵容如同熟睡了一般,任由法醫們取出自己的心肝脾肺腎檢查著。

……

市區道路上的積雪已經融化了,但城郊公路上的情況就嚴重得多,雪被壓得很實在,有些地方已經結成了冰,汽車慢吞吞的爬著,形成了一條長龍。

白娜百無聊賴的坐在出租車裏,司機用車載無線電和同事時不時聊上幾句,偶爾提到了紅旗鋼鐵廠的字眼,白娜眼睛一亮,問道:“師傅,你知道紅旗廠的事情?”

司機師傅說:“姑娘,聽你口音是外地來的吧,紅旗廠的事情全江北沒人不知道的。”

“是麽,那你都知道些什麽?”

“我啊,你可問對人了,我三舅的同學的弟弟就在紅旗廠,聽他講過一些,紅旗廠那個女老總,比老爺們還有種,滾燙的鐵水啊,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跳下去,要說這『政府』真是『操』蛋,玄武集團什麽人啊,那是官二代開的公司,紅旗廠落到他們手裏還能指望有什麽前途,才他媽一個月,『逼』得廠裏好幾戶家破人亡,這還是人麽!”

忽然司機師傅看到白娜手裏的錄音筆,趕緊停嘴不說了。

“師傅,接著說啊。”

“你是記者?”

“是啊,我是省報的記者。”

“那啥,我也是聽人家說的,不當真啊,不當真。”任憑白娜怎麽說,司機就是再也不提這岔事了。

車到紅旗廠門口,白娜付了車費,司機推說沒有**,飛也似的開車跑了,白娜走向廠門,卻發現紅旗廠的大門已經不複存在,隻有空地上搭建的一個小棚子,豎著兩根杆子攔車用,門衛聽說她是省報來采訪衛總事跡的記者,便熱情的指點了車間和臨時辦公室的位置。

白娜把單反相機拿出來掛在脖子上,向辦公樓方向走去,一年前她曾經采訪過紅旗廠,可是當初的廠區和現在滿目瘡痍的景象怎麽也聯係不到一起,這哪裏像工廠啊,分明是轟炸之後的殘垣斷壁。

昔日辦公樓前,一堵花崗岩牆壁下,碼放著無數鋼錠,外形綿延起伏,看起來很是古怪,堆積如山的鋼錠下,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白娜狐疑的拿起相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直奔事發地點的氧氣頂吹轉爐車間而去,在車間裏采訪了幾名正好換班下來的工人,工人聽說這位記者是為了采訪衛總的事跡而來,頓時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講起來,鋼鐵廠的爐前工,大多是教育程度不高的普通工人,但是從他們質樸的話語中,白娜卻感到從未有過的震撼和感動,說到動情之處,工人們都落淚了,白娜也感到鼻子酸酸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

采訪完工人們,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白娜又趕到廠臨時辦公室,采訪了領導們,領導們說話就四平八穩多了,拿出衛總曆年來榮獲的各種榮譽,以及衛淑敏擔任廠主要領導後的業績來說話,談到當日的事情,領導們唏噓不已,說沒想到衛總如此剛烈,竟然以死相搏,也正是衛總的犧牲才換來廠子的新生,市委市『政府』及時叫停了玄武集團的重組,全場上下秉承衛總的遺誌,冒著十年難見的大風雪,在破損的廠房中加班生產,一晝夜的產量,竟然創造了建廠五十多年來的最高記錄!

說到這裏,幾位領導都哽咽了,白娜也濕潤了雙眼,問道:“衛總的追悼會在哪裏舉辦,我想給英雄上一炷香。”

領導說:“衛總已經和紅旗廠融為一體了,她捐軀的那一爐鋼水鑄成的鋼錠,將永遠屹立在紅旗廠的中心。”

白娜混恍然大悟,原來那一堆鋼錠,竟然是衛總的化身。

辭別了廠領導,天已經黑下來了,白娜匆匆向廠門口走去,忽然路邊一股暗香飄來,是一枝傲雪的臘梅,鬼使神差的,白娜伸手將這枝臘梅折了下來,走到那堆鋼錠前,正看到一個兩鬢斑白的老工人,從懷裏拿出一個『毛』巾包著的鋁製飯盒放到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詞:“衛總,家裏新包的餃子,薺菜豬肉餡的,趁熱吃。”

說著說著,老工人就抬起袖子擦著眼睛,白娜注意到,除了那盒餃子,鋼錠上還擺著各種各樣的不鏽鋼、塑料飯盒、搪瓷缸、裏麵盛滿各『色』食物。

白娜輕輕將臘梅放到地上,鞠了三個躬,這才轉身離去,走出百十米遠,她又忍不住回頭凝望,連綿起伏的鋼錠在夜幕中漸漸化作了雄偉壯麗的昆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