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6 排場

字體:16+-

玄武集團江北分公司門前,氣氛凝重肅然,整條道路都被封閉,路邊停滿高檔黑『色』轎車,一眼望不到頭,到處都是身穿黑西裝胸配白花的工作人員,手持對講機指揮調度著車輛,幾台攝影機架在有利位置上,身穿馬甲的攝影師和拿著話筒的記者小聲嘀咕著。

陳汝寧的生前友好基本上都趕來了,這些人大都是生意場上的精英人物,連帶著江北市五星級賓館這幾天都爆滿,現在這些人都在樓上,他們的司機保鏢們也都換上了黑『色』的正裝,靠在汽車旁抽煙聊天。

一輛黑『色』賓利車緩緩駛來,車頭上架著陳汝寧的巨幅遺像,周圍用黑紗襯托,格外莊嚴肅穆,後麵緊跟著一輛加長奔馳,工作人員拿起對講機說:“車已經到了。”

公司大門打開,一群衣冠楚楚的人簇擁著麥抗美陳玄武母子從裏麵出來,早已等候在門口的記者們立刻一擁而上,話筒像樹林一般伸過去,還沒等靠近,早被工作人員攔住,陳玄武身穿黑『色』修身小西裝,攙扶著母親走下階梯,看到這麽多不識相的記者,頓時大怒,剛要上前嗬斥,被穆連恒攔住,上前輕聲細語的和記者們解釋了幾句,記者們這才配合的收起了長槍短炮。

司機打開了奔馳s600的車門,麥抗美定了定神,彎腰坐進車內,黑『色』禦本木珍珠渾圓的珠體在她保養的極好的頸部肌膚上散發著暗啞的黑光,陳玄武也跟著坐了進去,穆連恒幫他們關上車門,走到前麵賓利車旁坐了進去,其餘眾親朋友好也紛紛上車,車隊緩緩開動,兩排工作人員跟在車隊旁邊一溜小跑,上了幾輛悍馬車,搶先開了出去。

等這個全部由黑『色』高檔轎車組成的送葬車隊離開玄武集團江北分公司大樓後,各媒體的記者們也收起器械,上了汽車尾隨而去。

今天是星期六,大街上的車流不算很多,丁字路口,一輛悍馬車衝上去急刹車停下,徑直橫在路口堵住了所有車輛,幾個私家車主憤怒的降下車窗質問,悍馬車上跳下幾個膀大腰圓的壯漢,橫眉冷目旁若無人,私家車主們頓時偃旗息鼓,縮回去不敢吱聲了。

然後大家就看到一條浩浩『蕩』『蕩』的車龍,全部由黑『色』高檔豪華轎車組成,寶馬7係列奔馳s級之下的都不好意思參加,打頭的車更牛『逼』,是一輛賓利轎車,省城車牌,四個8極其晃眼,一張巨幅照片上是玄武集團董事會『主席』陳汝寧英氣『逼』人的遺容,後麵緊跟的汽車裏放著哀樂,所有車輛打著雙閃,一輛接著一輛,緩緩從路口經過,似乎永無盡頭。

“mlgbd,死了也要折騰人。”圍觀群眾們低聲罵道。

……

衛淑敏的送葬車隊已經進入了市中心,一些車輛離開了,但是更多的車輛卻加入進來,形成一條壯觀的長龍,在行車道上緩緩行進著,一些起來晨練的老人也加入到送葬的行列中來,他們站在路邊,摘下帽子默默注視著車隊,以自己的方式為衛淑敏送行。

白娜坐在卡車駕駛室裏,不顧嚴寒天氣,打開了車窗,端著單反相機哢哢按著快門,記錄下這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畫麵,整條馬路上,全是自發送葬的人群,私家車、出租車、摩托車、自行車,衛淑敏的事跡似乎已經深入到了千家萬戶,深入到每個江北人的心中,大家在這個特殊的時刻,不約而同的向衛總表達著自己的敬意。

忽然,前麵的十字路口實行了交通管製,長時間的紅燈攔阻了自東向西的所有車輛,眼瞅著南北方向的車流漸漸稀少了,但紅燈依然亮著,兩輛警用摩托疾馳而來,在路口兩側停下,伸手做了個禁止通行的手勢。

劉子光正要下車詢問,忽然遠處傳來哀樂聲,一輛警車在前麵開道,後麵跟著的是架著陳汝寧遺像的賓利轎車,再往後是一長串黑『色』轎車,也打著雙閃緩緩而來。

玄武集團的送葬車隊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開過了十字路口,似乎永無止境般魚貫而來,隨行的攝影師從汽車天窗裏探出身子,劈裏啪啦閃動著快門。

劉子光怒不可遏,但又不想在這個日子鬧事,於是猛按喇叭,立刻就有人響應起來,鳴笛聲響成一片,最後竟然發展到整條道路上所有的汽車都在長時間的鳴笛,聲音響徹雲霄,震耳欲聾,交警想管都沒法管,隻好無奈的搖搖頭,假裝沒聽見。

後麵一輛車裏,紅旗廠的工會『主席』看到陳家送葬車隊的氣勢後,搖頭苦笑道:“玄武集團真是連死都要死的比別人氣派。”

陸天明聽到這話,忽然覺得心如刀割一般。

奔馳車的隔音效果雖然很好,但還是聽到了外麵的喧鬧聲,麥抗美問兒子:“小武,他們在幹什麽?”

“可能是穆連恒安排的吧,512的時候不也鳴笛致哀的麽。”陳玄武猜測道。

“小穆很能幹,以後你要多用他。”麥抗美說。

“那當然。”

……

出了鬧市區,道路就變得寬闊起來,玄武集團的送葬車隊略微加快了行進速度,忽然從斜刺裏開出一隊軍綠『色』塗裝的輪式裝甲車來,硬生生攔住了去路。

賓利車被迫停下,負責安保護衛的悍馬車立刻從後麵開了上來,幾個平頭青年跳下車來,猛踢裝甲車巨大的輪胎,喝問道:“你們哪個部隊的!”

沒人搭理他們,裝甲車皮糙肉厚,別說是踢兩腳了,就是用自動步槍掃『射』都打不透裝甲鋼板,平頭青年們無計可施,隻好打電話報警,警方得知有軍隊裝甲車擋路,立刻表示這事兒他們不管,平頭青年們雖然一貫囂張,但江北畢竟不是他們的主場,對方又是背景更加強硬的軍人,所以他們也隻好硬生生咽下這口氣。

幾分鍾後,另一支送葬車隊出現了,如同浩『蕩』長龍一般從玄武集團眾人麵前經過,一分鍾,兩分鍾,五分鍾,十分鍾,玄武的司機們都忍不住下車觀看起來,足足十五分鍾後,這支由各式各樣社會車輛組成的龐大無比的送葬車隊終於走完,總計不下千輛汽車,全都打著雙閃勻速通過,這份氣派,讓見多識廣的司機們都驚歎不已。

直到不再有打著雙閃的車隊經過,裝甲車才發動起來揚長而去,早已等的焦躁的麥抗美讓人打聽那是誰家的車隊,問了一圈卻沒人知道答案。

“這幫江北佬。”麥抗美恨恨的說了一句。

送葬車隊終於來到了江北殯儀館,火葬場和公墓連在一起,都是民政局下屬的肥的流油的高效益單位,殯儀館依山而建,氣勢恢弘,全部采用金黃『色』琉璃瓦的仿古式建築。

陳汝寧的遺體停放在一號廳內,悼念儀式按時開始,專門請來的司儀在哀樂聲中抑揚頓挫的念著陳總的生平光輝曆史,然後是親朋友好講話,最先上台的是陳汝寧的生意夥伴,江東商場上的某位重量級人物,當他拿出稿子聲淚俱下的念起時,穆連恒有些煩躁的抬起手腕看了看。

按照預先定好的計劃,市裏幾個重要領導應該到場了,可是到現在為止,連一個像樣的領導都沒來,隻有幾個副處級的小蝦米到場,完全襯托不出陳總的身份地位來。

穆連恒悄悄朝尹誌堅使了個眼『色』,然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大廳。

“怎麽搞的,市裏領導一個都沒到?”穆連恒毫不客氣的問道。

尹誌堅微微有些不悅,穆連恒隻是高級助理的身份,而自己是副總級別,陳汝寧生前,這個穆助理還尊卑分明,不敢造次,現在老東家屍骨未寒,太子爺還未正式登位,穆連恒就儼然以從龍功臣自居,不把這些上司放在眼裏了。

但涵養極好的尹總並未和他一般見識,他眉『毛』一揚道:“我和尹部長打過招呼的,別人不敢說,她一定會來。”

話音剛落,山腳下就駛來數輛奧迪a6,並未駛入停車場,而是直接開到殯儀館附近,從車上下來的正是江北市市長胡躍進,以及分管工業的孫副市長等人。

“他怎麽來了?”穆連恒正感到奇怪,就見胡市長等人在殯儀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走進了遠處的二號廳,看都沒看這邊一眼。

“好像是紅旗廠的衛淑敏在舉行追悼儀式。”穆連恒遠遠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說道。

尹誌堅意識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趕緊拿起手機撥打了小姑媽尹衛紅的號碼。

“誌堅啊,省裏突然有急事,不能參加陳總的追悼會了,幫我向陳總的家人問好,就這樣啊,還在開會,先掛了。”

那邊穆連恒也在給秦書記打電話,書記的手機關機,秘書的電話是通的,得到的答案是一樣的,秦書記正在省城開一個很重要很緊急的會議,所以不能參加陳總的追悼會了。

穆連恒心中有數,既然秦書記來不了,那其他人更不會來了,他快步回到大廳,和主持人耳語了幾句,把領導講話的安排給刪除了,直接進入了遺體告別程序。

陳汝寧身穿西裝的遺體躺在水晶棺材中,麵部經過精心化妝,栩栩如生,大家依次走過遺體,三鞠躬後和家屬握手,陳家是官商,拿得出手的社會關係都在官場上,但追悼會是在江北舉行,省城很多官員來不了,所以能上台麵的親朋友好也就是幾十個人而已。

陳玄武和穆連恒兩人攙扶著麥抗美,接受著親朋友好們的吊唁,看到那些人伏在水晶棺材上垂淚悲慟,穆連恒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鄙夷。

走一圈用不了多久,半小時後儀式就結束了,麥抗美在眾人的攙扶下走出大廳,一扭頭正巧看到遠處二號廳外人山人海,隊伍一直排到山下,保守估計幾千人總是有的。

麥抗美正在為領導沒參加丈夫葬禮而不悅,看到這個情景更加不高興了,問道:“那是誰家在辦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