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10 代號 k

字體:16+-

上官處長的聲音冷漠而生硬,謝華東當時就覺得有些下不來台,胡躍進和宋劍鋒相繼離開江北市公安局之後,老謝就是刑偵口的大拿,有傳言說韓寺清隻是下來鍍金而已,等他高升之後,謝支隊有可能提拔為市局一把手,麵對這樣一位有能力有威信的老公安,北京來的上官處長竟然如此不給麵子,讓大家都有些尷尬。

老謝畢竟是老謝,什麽場麵沒見過,他深知這次行動的重要『性』以及對方的來頭之大,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很順從的將鋼筆帽蓋上,筆記本合上,朝比自己起碼小了二十歲的上官處長笑了一下。

上官處長冷峻的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繼續,首先我來介紹一些目標的基本情況。”

說著打開自帶的電腦,調出一張圖片,正是劉子光的身份證大頭照,還有許多張全身照,看得出是用長焦相機在遠距離上拍攝的,背景似乎是首都機場。

“目標代號k,年齡三十三歲,身高一米七六,體重七十五公斤,受過專業係統的培訓,精通無限製格鬥、『射』擊、爆破、會駕駛包括噴氣式飛機在內的幾乎任何交通工具,實戰經驗豐富,警惕『性』極高,可以說相當危險。”上官處長侃侃而談,忽然看到下麵舉起一隻手。

”我想知道,是誰培訓了k?”不等上官處長回應,胡蓉就站起來問道。

上官處長微微有些詫異,看了看胡蓉,走過來緊盯著她的眼睛,冷冷的問道:“你覺得有必要問這個問題麽?”

”有!”胡蓉毫不退縮的頂了一句。

氣氛有些壓抑起來,韓局長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想勸卻又不敢勸,謝支隊也隻當沒聽見,省廳和武警省總隊的同誌們也麵麵相覷不敢『插』言。

上官處長本來和胡蓉身高差不多,但是穿了一雙高跟鞋,海拔上高出了五個厘米,再加上組織賦予她的巨大權力,在氣勢上足以壓過在場的每一個人,但是在胡蓉麵前卻絲毫不占上風。

胡蓉也冷冷的盯著上官處長的眼睛,兩人相持了幾十秒,上官處長首先退讓了,眼睛不經意的瞟了一眼胡蓉的胸前,嘴角浮起一絲笑意說:“好吧,我可以告訴你,是國家培訓了他。”

大家交換了一下眼神,心裏都明白了大概是什麽事情,隻有胡蓉還不依不饒的繼續追問:“既然是國家培訓了他,那為什麽又要抓他?”

這回上官處長沒再給胡蓉麵子,說道:“因為他涉嫌重大刑事案件,並且有背叛國家的行為,簡單說,他變節了,所以不論從哪個方麵來說,我們都有充分的理由對他采取行動。”

幹警們都微微點頭,深以為然,胡蓉還要張嘴,上官處長伸手阻止她:“我知道你想問什麽,涉及國家機密,我不可能說的。”

胡蓉隻得坐了下來,上官處長繼續說道:“省廳和總隊的建議,我們認真研究過,認為還有很大的改進餘地,首先,k的警惕『性』極高,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他的注意,別說是整隊特警靠近他家門口了,就是有陌生人出現在他五十米距離內,他都能發現,如果他跑了的話,可就沒人能抓住他了。”

反恐中隊的小齊有些尷尬的撇撇嘴,他覺得上官處長的話有些誇大其實了,但又不敢反駁什麽。

“萬處長的意見也很好,但僅僅適用於一般的犯罪分子,別說你幾個人撲上去按不住他了,很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所以也不能采用。”

萬處長一副領悟的表情,神情肅然。

上官處長繼續說道:”至於遠距離狙擊,從技術上來說,我是比較傾向於這個方案的,對我們武警總隊指戰員的槍法也是相信的。”

陳副參謀長深深的點點頭,表情比萬處長還嚴肅,似乎組織已經將千斤重擔交給了他們。

胡蓉隻覺得血往頭上湧,立刻就要站起來說話,卻被一直沒說話的韓光拉住,輕輕搖了搖頭。胡蓉緊咬著嘴唇,終於還是沒開口。

上官處長自然注意到了胡蓉的反應,她笑了笑說:“但是,我們畢竟是法治社會,即便目標人物的身份特殊,在沒有經過法院審判之前,怎麽可能將其當場擊斃呢?”

胡蓉輕輕鬆了口氣。

陳副參謀長提問道:“直接抓捕不行,遠距離消滅也不行,那應該怎麽辦。”

上官處長說:“這個任務我準備交給江北警方執行,其他單位負責配合支援。”

眾人大跌眼鏡,調遣了這麽多的精兵強將,研究了那麽多的方案,最後居然是讓本市刑大的人出馬,這讓他們相當失望,但謝支隊和韓局長卻興奮起來,韓局長先表態:“我們江北警方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絕不會辜負領導的期望。”

謝支隊也一臉凝重的說:“上官處長把任務交給我們刑大,是對我們工作的肯定和信任,我們堅決完成領導交辦的一切任務,我雖然已經快五十歲了,但是身體底子還在,一線指揮的任務,就交給我好了。”

韓局長正要附和兩句,上官處長卻視他為無物,指著胡蓉和韓光說:“不需要那麽複雜,讓這兩位同誌逮捕目標即可。”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表示完全無法理解,胡蓉卻明白上官處長的意思,無非是利用自己和劉子光之間的特殊關係而已,不得不說這是最高明的一個方案,因為劉子光是絕不會傷害自己的。

”怎麽樣,有難度麽?”上官處長笑『吟』『吟』地看著胡蓉問道。

韓局長和謝支隊也一臉緊張的瞪著胡蓉,生怕這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一個衝動說出什麽話來,要知道劉子光和小胡的關係,局裏人盡皆知啊。

胡蓉深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說:“好的,沒問題。”

“很好,那麽我們現在部署一下具體人員配置……”上官處長開始了排兵布陣,將任務分配到了每個人頭上,最後又宣布道:“如果目標拒捕的話,允許開槍,必要的時候可以當場擊斃,我再重複一遍,我們首先要保證活捉,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走他,明白了沒有?”

“明白!”大家又興奮起來,尤其是總隊的作訓參謀和反恐中隊的小齊,均是一臉的躍躍欲試。

上官處長對韓局長說:“器材方麵還需要你們支持一下。”

韓局長說:“需要什麽器材,我們全力以赴。”

“一副連體式腳鐐手銬。”

……

市立醫院停車場,劉子光停好汽車,向病房區走去,正看到方霏蹦蹦跳跳從裏麵出來,胳膊上的夾板已經取下,身上也沒穿病號服,而是一套鮮豔的橙『色』羽絨服,小臉通紅,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凍,脖子上還掛著一副絨線連指手套,看起來就像個小姑娘。

“大叔你來了。”方霏看到劉子光,眼睛一亮跑過來,上下『亂』翻起來:“有沒有給我帶好吃的。”

“這回沒有,不過我可以請你吃好東西。”劉子光說。

“真的?”方霏伸了伸舌頭,不過很快又愁眉苦臉起來:“今天沒口福了 。”

“約了別人了?”劉子光隨口問道。

“哎呀大叔你真聰明。”

劉子光覺得心頭有些酸酸的,裝作不經意的問道:“誰啊?”

“就是他唄。”方霏居然有些扭捏起來。

一輛電動車從遠處駛了過來,方霏看見立刻跳起來:“這邊,我在這。”

劉子光扭頭望去,駕車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藍『色』衝鋒衣,牛仔褲旅遊鞋,很陽光很帥氣的一個大男孩,電動車無聲的駛過來,小夥子停下車,很有禮貌的對劉子光說聲你好,然後問方霏:“這位就是你常說的大叔麽?”

“對啊,大叔人可好了,經常給我講故事,還給我買好吃的呢。”方霏一臉興奮的說。

“大叔好,我叫陳昆,是江北醫學院的學生,在市立醫院骨科實習,認識你很高興。”帥小夥伸手和劉子光握了握手,然後示意方霏:“上車,請你吃飯。”

方霏高興的直跺腳,坐上了電動車後座,劉子光還客氣呢:“和那個明星重名啊?”

帥小夥回頭問:“霏霏,想吃什麽?”

“必勝客。”方霏的聲音清脆無比。

“大叔再見啊。”帥小夥衝劉子光一點頭,擰動電動車把手,帶著方霏呼嘯而去,徒留劉子光在原地擺手。

劉子光望著電動車漸漸遠去,回到汽車旁,拿起放在副駕駛位子上的百合花歎了口氣,正要啟動汽車,電話鈴響起來,拿起來一看,是胡蓉的號碼。

“有空麽?找你有點事。”

“什麽地方?”

“濱江公園,就是去年我們一起打雪仗的地方。”胡蓉的聲音有些苦澀。

“我馬上到。“劉子光擰動了汽車鑰匙。

五分鍾後,劉子光停在了濱江公園路邊,下車後遲疑了一下,四下裏觀望了一下,還是毅然走向了公園的長椅,胡蓉正在那裏坐立不安。

劉子光在胡蓉旁邊坐定,好整以暇問道:”狙擊手就位了?”

“如果你有異動,他們就會開槍。”胡蓉說道,眼睛不自覺的朝遠處瞄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