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21 團隊作戰

字體:16+-

寶馬x5在g2高速公路上疾馳著,上官謹裹著一件大衣躺在後座上熟睡,她似乎陷入了深度夢魘,嘴裏時不時咕噥著什麽,劉子光調整一下後視鏡,看到她額上滲出的冷汗,轉動方向盤駛入了服務區。

隨著車子的停下,上官謹一個激靈爬了起來:“到濟南了?”

“到鎮江了。”劉子光抽出一張紙巾遞過去。

“謝謝。”上官謹擦擦額上的汗。

“又做噩夢了?”劉子光不經意的問道。

“是啊……”上官謹拿著紙巾的手明顯停頓了一下,但是這個細節劉子光並沒有發現。

“我去買早點,你再休息一會。”劉子光下車向服務區超市走去,上官謹看他走遠,拿出了手機按了一個號碼,遲疑著是不是撥出去,猶豫再三,還是放下了手機。

五分鍾後,劉子光拿著蛋糕和牛『奶』回來了:“隻有這個,將就著吃點吧。”說著上車係上了安全帶。

“你不休息?”上官謹奇道。

“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等咱們昭雪之日,我請你吃大餐。”劉子光啟動了汽車,迎著漫天朝霞再次踏上征途。

……

譚主任昨晚參加了一個涉外商務簽字儀式,喝了一些紅酒,早上起得晚了些,穿著睡衣在餐廳用早飯的時候,秘書提著公文包進來了,向譚主任匯報工作。

“有小王的消息麽?”譚主任打斷秘書枯燥的匯報問道。

秘書遲疑了一下,低聲說:“江北警方還在緊密排查之中。”

譚主任把餐刀和岔子重重的一放,冷哼了一聲:“人在公安局裏都能被抓了去,我看他們的憂患意識亟待提高!”

秘書知道王茜是譚主任的愛將,為這事領導沒少發火,可是調查部的資源有限,這種事情必須依賴當地警方的支持,譚主任雖然滿腹憤怒,但也無計可施。

忽然秘書的手機震動起來,譚主任擺擺手,示意他出去接電話,拿起刀叉繼續吃著早飯,不到一分鍾,秘書又進來了:“譚主任,四金公司被竊,一部分文件和總經理室的電腦硬盤不見了。”

“哦?”譚主任的眉頭擰成一個川字。

“刑警支隊已經介入了,應該很快就能破案。”顯然秘書對首都刑警的效率頗為相信。

“有什麽情況馬上報告我。”譚主任打發走秘書,獨自坐在餐桌旁沉思起來,五分鍾後,他拿起了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王局長你好,我是老譚啊,有這麽個情況……”

不到中午,案件就有了眉目,刑警總隊成立了一個專案組來調查此事,事發當日傍晚時分曾經有兩對男女分別進入四金公司,前一組男女刻意遮擋麵目,但可以確定並非四金公司員工,後一組男的是公司行政部部長,女的是新調來的行政專員,警方已經傳訊了後一組男女,並且對前一組進行積極的追查。

首都的攝像頭的密集度已經到了全方位覆蓋,警方調取世貿中心三公裏範圍內所有監控資料,調遣精兵強將進行偵破,無巧不成書,派出所接到一宗汽車失竊案,失主是個商人,在國外出差三個月剛回來就發現汽車丟了,專案組把這兩宗案件結合起來有了新發現,根據路麵監控顯示,被盜的寶馬suv是被一男一女開走的。

順藤『摸』瓜,調取沿途所有監控,發現這輛寶馬車先去了西郊某別墅區,然後直接上了g2高速,一路南下去也。

譚主任的秘書將視頻資料送到技術部門進行了比對,從身體輪廓、擺臂幅度,腿部肌肉群組運動等細小動作入手,確認第一組人中的女『性』,確係調查部一組組長上官謹。

毋庸置疑,和上官謹在一起的男子定然是劉子光。

……

江北市公安局,韓寺清接到省廳的電話後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案子沒破,但主戰場已經轉移了,這些天來江北警方連日奮戰,疲勞至極,領導們的壓力也很巨大,現在終於可以緩解一下了。

當然韓寺清並沒有懈怠,他打電話把謝華東叫來做了一番指示,對劉子光的布控依然保持,電話監聽,住所監視,這些措施不能放鬆,誰知道狡猾的敵人會不會來個回馬槍呢。

上次江灘公園緝捕工作很不成功,是誰把人放進公園,劉子光的手銬腳鐐鑰匙又是從何而來,基層幹警心知肚明,領導也有數的很,但大家都默契的緘口不言。

韓光是局裏樹立的英雄典型,腦子有傷至今尚未痊愈,每逢陰天下雨就要頭疼請假,這樣的角『色』誰敢招惹,萬一舊病複發,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至於胡蓉,那可是胡市長的千金,啥也不說了,保護都來不及,又怎麽能下黑手呢。

……

上海浦東陸家嘴,黃浦江邊某外國人經營的酒吧內,燈光朦朧,音樂悠長,一對情侶坐在角落裏低聲交談著,不大工夫,一個戴眼鏡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在他們旁邊坐下。

“劉總,這位女士似乎在哪裏見過?”東方恪警惕的看著上官謹,後者悠閑地攪著咖啡,並不說話。

“我來介紹一下,上官謹小姐,中辦調查部的處長,東方恪,我的助理,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不必拘束。”劉子光介紹道。

“您好。”上官謹落落大方的伸手和東方恪握了一下。

東方恪做賊一樣四下裏看了看,幽靜的酒吧裏隻有幾桌金發碧眼的外國客人在低語著。

上官謹說:“不用擔心,譚主任在首都比較有能量,但在上海就要大打折扣。”

東方恪這才放下心來,說:“劉總,上官處長,我做過調查,金甌投資公司的地址是陸家嘴銀城中路匯豐大廈,常駐員工隻有五個人,前台、司機、翻譯,助理,總裁。”

劉子光說:“這位總裁什麽背景?”

東方恪說:“總裁叫金旭東,祖籍安徽,中科大畢業後在美國麻省理工就讀碩士,後進入國際鐵礦業巨頭雷拓工作,擔任中國區高級職員,並入澳大利亞國籍,胡士泰事件後,金旭東離開雷拓,賦閑一段時間後自己開了這家投資公司。”

劉子光打了個響指:“越來越接近真相了,明天我們就去金甌投資會會這個金旭東。”

上官謹說:“我感覺公司裏不會藏有重要資料。”

“不試試怎麽知道。”劉子光信心滿滿。

東方恪說:“準備工作交給我就行。”

劉子光點點頭:“你去吧。”

東方恪欲言又止,上官謹很配合的說道:“我去下洗手間。”

上官謹離開之後,東方恪才說:“趙經理和胡總都知道您的事情了,但目前他們很難直接『插』手,一切要靠我們自己,臨來的時候趙經理說需要什麽情報可以找他。”

說完這些,他起身離去,一分鍾後,鄰桌的兩個身材彪悍的外籍男子也結賬離開。

上官謹走了過來:“太高調了吧,把整個團隊都拉過來了。”

劉子光說:“那當然,我不是一個人在作戰。”

……

過了兩日,大年初七,年假結束,陸家嘴再度喧囂起來,無數白領從地鐵站湧出,匆匆行走在中國金融核心地帶。

匯豐大廈21層金甌投資公司迎來了兩位氣質不凡的客人,前台小姐彬彬有禮的接待了他們,並且很抱歉的告訴他們,金總目前不在國內。

女訪客表示不滿道:“那真是太遺憾了,我們提前預約過的。”

總裁助理聞訊出來,將客人請進辦公室,奉上咖啡款待,查了電子郵件後很抱歉的說:“真是不好意思,這段時間國內放假,一直沒有時間處理郵件,金總目前在法國洽談一個項目,大概要一周左右才能回來,等他回來我們再約時間,您看可以麽?”

兩人又和女助理聊了一會才離去。

從匯豐大廈出來之後,上官謹說:“你注意到沒有,前台和助理有個共同的特點。”

劉子光說:“我注意到了,兩人都是36d。”

上官謹說:“你的觀察很仔細,但不止這些,前台小姐暫且不論,金旭東的助理英文水平很低,不符合她的職務,辦公室收拾的井井有條,但似乎有一種沒有煙火氣的感覺,換句話說,這家公司隻是個擺設而已,所以我們沒必要繼續調查金甌投資,而是要把重點放在金旭東這個人身上。”

“他不是出國了麽?”

“對,但是他家在上海,我想應該可以查到一些東西。”

劉子光拿出手機:“東方,我需要知道金旭東的家庭住址以及所有能查到的資料。”

數小時後,金旭東的詳細檔案已經放在劉子光的案頭,包括他在澳大利亞的家庭住址,前妻供職的公司,兒子就讀的學校,還有在上海古北新區的家庭住址,以及和金旭東保持曖昧關係的四個女人的簡單介紹。

“這家夥離婚之後沒有再娶,但是有一個長期同居的情『婦』,這個女人還幫他生了一個女兒,今年五歲,另外他在外麵又包養了一個女人,金甌投資裏那兩個女人也和他有著不正常的關係。” 劉子光彈了彈傳真紙,說道:“就從他的首席情『婦』入手。”

上官謹說:“你哪裏來的這麽詳細的資料。”

劉子光說:“胡士泰事件後,金旭東就是國安部門一直關注的對象,這隻是最基本的資料而已,肯定還有更加詳細的版本,隻不過我接觸不到而已。”

檔案上的女人年輕漂亮氣質出眾,依稀有些李紈的影子。

……

明天上午十點半,徐州淮海西路鳳凰書城,就是老新華書店一樓,舉行橙紅簽售儀式,屆時將有貝小帥、趙輝、王誌軍、一中陳老師等重要角『色』原型出場,歡迎徐州讀者前往參觀,積極互動者有小禮品贈送。

明天下午即奔赴山東臨沂,十二日上午十點在臨沂書城舉辦簽售,歡迎山東讀者光臨。

十三日,周一上午在山東濟南藍翔技校舉辦講座,有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去參加一下。

另:歡迎收聽我的微博,新浪:驍騎校,騰訊:驍騎校,都是認證用戶,可以獲得關於書籍和簽售方麵的第一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