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23 似乎水落石出

字體:16+-

簡單吃過午飯之後,安琪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她第一次感到等待也是一種幸福,時不時的跑到臥室的化妝間裏補妝,咪咪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粉雕玉琢,擺在沙發上就像個洋娃娃,每隔幾分鍾就仰頭問:“媽媽,叔叔怎麽還沒來。”

安琪說:“叔叔很快就來了。”同時留意一下保姆的動向,家裏的保姆是金旭東的眼線,自己的一舉一動怕是都要匯報過去的,但是安琪問心無愧,對方對咪咪有恩,再說又是夫『婦』同來,社會地位也不低於金旭東,就算保姆打了小報告她也不怕。

三點五十左右,安琪也有些坐立不安起來,怎麽還沒來,難道說對方臨時有變,拿起手機想打過去問問,又覺得太唐突,還是放了下來。

三點五十九分的時候,門鈴終於響了,安琪暗暗感歎這位劉先生果然是英倫紳士風範,赴約分秒不差,她趕忙吩咐保姆:“『露』『露』,去開下門。”

來的果然是劉先生和劉太,他們帶了一大束鮮花和一盒精美的瑞士手工巧克力,安琪將客人迎進客廳,簡單寒暄之後分賓主落座,她便不由自主的打量起劉太來。

劉太大約二十七八歲,氣質不俗,一看就是上流社會人士,安琪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對方的服裝品牌來,估計是在歐洲私人裁縫店手工定做的衣服。

“您先生不在?”劉太問道。

“哦,咪咪的爸爸去歐洲了,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他是做投資銀行的,經常飛來飛去,挺忙的,對了,劉太是做什麽工作的?”

“我在外交部工作。”劉太的語音柔和,讓人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安琪肅然起敬,對方竟然是女外交官,怪不得氣質這麽好。

雙方一見如故,相談甚歡,品嚐了安琪親自煮的咖啡後,又在女主人的帶領下參觀了房間,金旭東在古北新區的這個家是獨棟別墅,有車庫和花園,光汽車就三輛,保姆車、小跑車,以及金旭東的奔馳轎車,室內裝潢奢華,可見主人實力雄厚,參觀過程中,劉子光注意到壁爐上放著一排鏡框,其中一張照片裏有個自己認識的人。

照片上有三個人,依偎在一個猥瑣男人懷裏笑的有些局促的正是安琪,那時候的她眼神中有著更多的清純,站在旁邊的是一個金發碧眼的白人女孩,眉眼間依稀像是曾在法國和劉子光有過**一夜的黛米.索普。

安琪注意到劉子光在觀察這張照片,便介紹道:“這是我以前的鄰居,美國人,她爸爸在上海外資企業工作,小姑娘很可愛,不過現在已經回美國了,真希望能再見到她。”

劉子光不動聲『色』:“你們真是好客啊。”

安琪說:“咪咪爸爸喜歡交朋友,天南海北的朋友都有,等他回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你們肯定能成為好朋友。”

“那太榮幸了。”劉子光彬彬有禮的說道。

聊了兩個鍾頭後,劉太看了看手表,一個眼神遞過去,示意劉先生可以告辭了,安琪察言觀『色』,哪能沒注意到這個細節,不等劉子光說話,撒嬌般的挽留道:“今天都不許走,嚐嚐我的廚藝。”

劉太客氣道:“就不麻煩了。”

安琪悄悄對女兒使了個眼『色』,咪咪很配合的鬧起來:“叔叔別走~~”

劉子光笑了:“好吧,既然咱們這麽有緣,又是鄰居,這頓飯我請,咱們找個飯店吧。”

安琪說:“現在就算再高檔的飯店也不放心,食物安全很成問題,我買的都是無公害蔬菜,進口的橄欖油,不圖別的,吃個放心,劉先生是不是對我的廚藝有懷疑啊?”

這麽一說,大家都笑了,劉先生夫『婦』不再堅持,留在客廳陪咪咪玩,安琪親自下了廚房,食材都是現成的,又有保姆打下手,不大工夫就做了滿滿一桌精美的飯菜,又從酒窖裏拿了一瓶拉菲莊園出品的紅酒,賓主在餐廳落座,開始愉快的晚餐。

安琪受過高等教育,剛跟了金旭東的那幾年,每年都要去國外旅遊,香港更是常去,見識也算不俗了,但是和劉先生夫『婦』比起來,安琪簡直覺得自己像個沒見過世麵的鄉下人。

劉先生夫『婦』的談吐優雅,不經意間提起一些大人物的名字,也都是安琪耳熟能詳的,丈夫的社交圈子她接觸的不多,但也略微認識幾個首都的紅『色』後代。

“華夏礦業的鄒總和我們家老金很熟,每次去首都我們都要去他們家拜訪,鄒總的夫人很喜歡咪咪,上次說要認作幹女兒呢。”安琪很適時的『插』了一句,顯示自家和上流社會的關係也不淺。

飯後,保姆奉上茶點,劉太看到客廳中擺著一架鋼琴,就問這是誰用的,安琪很驕傲的說自己是音樂學院畢業,這架鋼琴是用來教女兒的,說著即興彈奏了一首《藍『色』多瑙河》,一曲終了,大家紛紛鼓掌,劉子光忍不住技癢起來,說:“我也獻醜一下吧。”

“劉太”大驚,在計劃中可沒有這個環節,而且在資料中劉子光從小到大的音樂課成績都是及格而已,可以說毫無音樂方麵的天賦,忽然要彈鋼琴那可真成了獻醜了。

阻攔已經來不及了,劉子光坐在了琴凳上,開始醞釀感情,上官瑾隻好微笑著對安琪說:“他很久沒『摸』鋼琴了,有些生疏。”

安琪摟過女兒,笑『吟』『吟』的看著劉子光,顯然對他充滿信心。

劉子光開始彈奏了,如同上官瑾說的那樣,動作很是生疏,大家都報以寬容的微笑,對一個古文學史專家來說,鋼琴完全屬於副業。

但是劉子光的動作卻慢慢變得熟練起來,鋼琴聲舒緩悠揚,頗有古韻,到後來竟然變得悲壯激昂,而劉子光也完全沉浸在音樂的氛圍中,每一個動作似乎都飽含了深情,聽到最後,感情豐富的安琪竟然熱淚滿眶,而上官瑾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古怪。

“劉先生,您彈得太好了,這首曲子應該是《滿江紅》吧?”安琪再看劉子光的眼神已經有些崇拜的『色』彩了。

劉子光點頭說:“是啊,我一直覺得用西洋樂器演繹出的中國古典音樂有一種獨特的韻味,所以做過一些這方麵的研究。”

看到安琪一臉神往的樣子,似乎還想就這個問題深入探討,上官瑾趕緊『插』嘴:“時間不早了,我們不要打擾咪咪休息了。”

劉子光就坡下驢:“好吧,非常感謝您的晚餐,我們先告辭了,等金先生回來,我們再約時間一起聚聚好麽?”

“好的,我送送你們。”安琪牽著咪咪將他們送出了大門。

……

汽車上,上官瑾譏諷道:“如果我阻攔的話,我看你都不打算走了。”

劉子光一邊開車一邊反駁:“這個計劃好像是您定的吧,我隻是認真執行而已。”

上官瑾說:“臨時加戲可不是我定的,如果你的鋼琴曲演砸的話,完美形象就會破滅,計劃就要變更,我不希望有下次。”

劉子光說:“難道我演奏的不好麽?”

“我並不否認你的鋼琴演奏水平,但問題是事先並未和我溝通,我們兩人現在是一個行動小組,我並不是想爭主導權,而是認為搭檔最重要的是默契。”

劉子光聳聳肩,不再爭辯。

上官瑾停頓了一下,換了和緩的語氣說:“你彈的真的很好,我仿佛看到金戈鐵馬、兒女情長,似乎有一幅波瀾壯闊的曆史畫卷在麵前緩緩打開。”

說到這裏,上官瑾偷眼觀察劉子光,他的眼神比平日更加深邃了,似乎埋藏著無盡的故事。

這一刻上官瑾斷定,《滿江紅》才是真正能開啟這個男人靈魂深處的鑰匙。

過了片刻,劉子光緩緩說道:“我已經猜到幕後黑手是誰了?”

“誰?”

“一個叫理查德.索普的美國人,我們交手不止一個回合了,不過每次都是我贏,這次也不例外。”

上官謹有些驚訝:“你從哪裏得出的結論?”

劉子光直言不諱道:“金旭東和索普曾經是同事,索普為了西薩達摩亞的鐵礦不惜動用雇傭軍和捕食者無人機,但仍功虧一簣,這種人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戰場上拿不到的東西,他們會從別的地方下手,我懷疑索普和馬峰峰同流合汙,想借著國家的名義侵吞屬於別人的財產,而金旭東就是買辦的角『色』,從中奔走撮合,期待大亨們從指甲縫裏剔出點碎屑給他。”

“聽起來很符合邏輯,可是我們需要的是證據而不是推理,而且是確鑿的證據,我們的對手等級高到什麽地步,我想不用再提醒你了吧。”上官謹說。

“這種威脅到國家戰略安全層麵的事情,絕不是譚主任馬峰峰之輩可以任意胡為的。”劉子光冷笑道。

“那你準備怎麽做?”

“把這件事捅出去,直接報給總參羅克功將軍,軍方付出這麽大的人力物力,可不是為了給別人做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