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27 再戰香港

字體:16+-

半小時後,趙輝和劉子光在機場附近的一塊空地旁見麵了,兩人握手後,趙輝瞥了一眼站在後麵的上官謹,低聲說:“你把中調部的這個妞拐走以後,老譚都快氣瘋了。”

劉子光一笑,附耳說了幾句,然後彈了彈趙輝的中校肩章大聲問道:“怎麽穿這一身來,辦軍務麽?”

趙輝拿出煙盒,抖出一支遞給劉子光說:“可不是麽,二部牽頭,和上海市『政府』第十辦公室,還有當地安全口要合辦一台表彰退休英模的晚會,我主要籌備這個事兒,順帶處理一些私事,要不然你以為我怎麽來的這麽快,我現在可是坐辦公室的文職,調動飛機軍艦那種牛『逼』事兒都是老黃曆了,這回是羅老頭兒親自批的。”

劉子光接了煙點上,趙輝又給東方恪和胡光拋了支煙,很江湖的招呼道:“辛苦了兄弟。”若不是他身上穿著陸軍中校製服,就憑那張越來越豐滿的大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混社會的大哥呢。

一陣飛機的轟鳴聲從頭頂經過,趙輝大聲喊道:“那倆倒黴蛋呢?”

劉子光指了指金杯麵包車,趙輝走過去拉開屍袋的拉鏈,簡單查看了一番,跳下車拍拍手說:“回頭我把照片發給支援部門的同事搜索一下,我感覺這兩人有當兵的經曆。”

劉子光把別在腰後的67式微聲手槍抽出來遞過去:“瞧瞧這個,差點要了我的命。”

趙輝接過手槍端詳一番,槍號已經被磨掉了,握把和槍機突出部分略有磨損,看樣子有些年頭,但是用的卻不是很頻繁,退出彈夾一看,子彈是專用的7.62mm亞音速彈。

“這種槍除了在八十年代對越特種作戰時期有少量損耗之外,根本沒有失竊或者戰損,所以這事兒越來越複雜了。”趙輝掂量著手槍說道。

劉子光問:“會不會是譚主任或者馬峰峰派來的人。”

趙輝說:“譚誌海手底下隻有一幫高學曆的分析師,嚴重缺乏能玩命的突擊手,畢竟他們隻是個文職機構,殺人放火的事情有別的部門幫他們做,我的情報反映譚並沒有大動作,馬峰峰這小子我太了解了,喜歡收集槍械,結交江湖朋友,他倒是有可能,不過他的情報來源很有限,又怎麽會知道你的具體位置呢。”

說著很有深意的瞧了一眼遠處的上官謹,劉子光回頭看了一眼,笑道:“不管是誰幹的,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本來隻想平平安安當個富家翁,可是有人不讓我舒坦過日子,我也隻好讓他們難受點了。”

趙輝晃晃微聲手槍說:“這槍我先留著當證據。”

劉子光說:“那我用什麽?”

趙輝返身回帕傑羅裏拿出一個手提箱,打開說:“我把看家的寶貝都拿來給你了。”

提箱裏放著兩把精鋼製造的手槍,套筒上刻著np44,.45acp的字樣,還有北方工業的廠標。

“你別小看這兩把槍,是我從重慶青山廠幾千把外貿貨裏挑出來的,精度絕對超一流,絲毫不亞於那些上萬刀的的美國貨,四五口徑,比九毫米子彈猛多了,再壯的漢子,一槍就撂倒,十四發的彈匣,和主流自動手槍對抗一點也不吃虧。”

劉子光抄起兩把手槍,手指挑著扳機護圈轉了幾圈,又放到耳旁用力晃動,零件齧合緊密,一點雜音都沒有,試試拉簧力量和扳機力度,都很適中。

“不錯,謝了。”劉子光連箱子一起接了過來,裏麵有全套的尼龍快拔槍套和子彈夾,還有幾盒美國造的.45口徑手槍彈,而且是那種黃銅彈殼的高級貨。

“先說好,借給你用的, 別殺太多人,我不喜歡血腥的武器擺在家裏。”趙輝假惺惺的說道。

劉子光白了他一眼:“你家裏老爺子那把鬼頭刀可砍過不少鬼子腦殼吧,怎麽不見你扔了。”

趙輝嗬嗬直樂,忽然把煙蒂丟在地上說:“麻煩來了。”

一輛黑『色』塗裝的機場特警車風馳電掣的開了過來,有趙輝在場,大家都不慌張,不大工夫警車開到眼前,車上跳下幾個手持八一杠的武警,帶隊中尉看到趙輝的中校肩章和警備區的車牌,不敢造次,客氣問道:“你們在這裏有什麽事情?”

趙輝亮出證件:“我們在執行任務,你們的頭兒是老李吧,告訴他是二部的葉明在這裏,他就知道了。”

中尉狐疑的拿起對講機向機場保衛部門做了報告,得到指示後挺直腰杆向趙輝敬了個禮:“首長,對不起打擾了,有什麽需要幫助的麽?”

趙輝擺擺手:“沒事,你們先回去,轉告老李,我有空去看他。”

“是!”中尉帶著人離去,

武警們走了,趙輝把劉子光拉到一邊說:“剛才可夠險的,又是槍械又是屍體的,我現在職權有限,沒有人搗『亂』還行,萬一譚誌海『插』一腳,搞不好我也得進去,這樣,善後的事情交給我,你去香港把金旭東挖出來就行,國安的人早就盯上他了,隻是一直沒動罷了。”

劉子光問:“你怎麽善後?先把我頭上的冤案給洗清了吧。”

趙輝搖搖頭:“這個有些難度,現在畢竟名義上是法治社會,不是他們的直管領導,說話根本不好使,對方辦事嚴格按照程序來,挑不出理怎麽幹涉,這事兒擺明是有人想借題發揮,即使陳汝寧不死,也會有別的屎盆子扣到你頭上,說到底還是因為你沒有背景罷了。”

劉子光無語,低頭抽煙。

“好了,別鬱悶了,有我給你做後盾你還怕『毛』啊。”趙輝拍拍劉子光的肩膀說,但劉子光卻聽出他的豪言壯語遠沒有往常那麽有底氣。

麵包車和屍體交由軍方保衛部門處理,劉子光和上官瑾坐上了趙輝的帕傑羅,徑直向虹橋機場駛去,東方恪和胡光則等著和軍方的人交接證物。

趙輝煞有介事的對上官謹說:“你的事情我聽說了,譚誌海喪心病狂,為了一小撮人的私利不惜鋌而走險,殺人滅口,不過高層領導被他蒙蔽,我們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隻能盡快取得有力證據,扳倒譚誌海和他幕後的那幫人。”

上官瑾嚴肅的點點頭:“我已經在做了。”

趙輝說:“事不宜遲,你們現在就從虹橋起飛直接去香港,一定要掏出金旭東掌握的情報。”

上官謹說:“如果沒記錯的話,虹橋機場傍晚七點十分有香港航空的hx239航班直飛赤鱲角機場,我們可以坐這一班。”

趙輝笑笑:“民用航班可不能攜帶武器,再說香港那邊入境的時候也麻煩,畢竟不是公開執行任務,還要小心譚誌海的耳目,你們坐我的飛機去,先到深圳,然後通過管道抵達香港。”

專機是一架塗著金鹿航空標識的灣流gulfstream iv噴氣機,從虹橋機場起飛後,曆經兩個半小時的飛行抵達了深圳,有個穿便裝的男子來接他們,雙方簡單握手寒暄後,開一輛奔馳車把他們送到深圳灣口岸,走內部通道直接通關。

“同誌,我就送到這裏了,這是趙經理委托我轉交的東西,請收好。”便裝男子將一個牛皮紙檔案袋交給劉子光,和兩人握手後轉身離去,劉子光打開檔案袋看了看,裏麵有兩本護照,幾張信用卡,還有一疊港幣現鈔。

口岸香港一側,早有一輛『政府』牌照的汽車等在這裏,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男子上前自我介紹道:“我是中聯辦社團聯絡部的小王,前來迎接你們。”

劉子光和上官瑾對視一眼,均感趙輝手眼通天,上了車之後,小王開始講古:“我們中聯辦的前身就是新華社香港分社,當初那叫一個牛,什麽新義安,14k,平時牛氣衝天,聽到新華社的名頭立馬老實,比孫子都乖。”

“那現在呢,不牛了?”劉子光笑嗬嗬的問。

“現在更牛了,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正兒八經的中央機關,誰敢呲『毛』……”小王很健談,一路滔滔不絕,並且時不時試探這兩人的底細,估計在他看來,這一男一女應該是中央大員的親戚。

雖然小王嘴裏囂張無比,但是開車非常規矩,不超速,不闖燈,甚至連『亂』鳴笛都沒有,用他的話說:“不能讓港農笑話咱沒素質。”

有小王在倒也不寂寞,車到尖沙咀梳士巴利道的半島酒店時,已經是夜裏十點鍾了,身著考究製服的門童打開車門,殷勤的想幫劉子光提包,被他禮貌的謝絕,大堂經理早就看到送他們來的專車牌照,笑盈盈的迎出來用帶著粵語味道的普通話說:“歡迎光臨半島酒店,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房間。”

房間確實訂好了,而且是位於北麵新樓二十八層的豪華海景房,望著窗外維多利亞灣的旖旎夜景,不由得令人沉醉,劉子光進屋先把外套脫了丟在大**,打開冰箱取出一罐可樂喝了,卻對放在冰桶裏的香檳酒視而不見。

房間裏隻有一張大床,但是兩人卻都心照不宣的沒有提什麽誰睡床誰睡沙發之類狗血電視劇裏才會出現的話題,大敵當前,哪有閑空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