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49 返京

字體:16+-

機艙裏,大家身上捂著毯子,喝著熱咖啡,一個個驚魂未定,歐麗薇走進駕駛艙,對自己的安全主管說:“謝謝你。”然後坐上了副駕駛的位子,係上了安全帶。

飛行員正是對歐麗薇情有獨鍾的安全主管,他接到歐麗薇打來的求助電話後就獨自一人駕著水上飛機超低空來到印尼海域接應,或許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是個挑戰,但是對於新加坡特種部隊軍官出身的他來說,隻是一個實戰演習而已。

水上飛機超低空飛行,可以避開印尼軍的雷達,完全不用擔心安全問題,飛機單調的轟鳴聲令人昏昏欲睡,負傷的張佰強已經沉睡,緊張了一夜的上官謹也打起了瞌睡,褚向東抱著槍一言不發。

趙輝不知道從哪裏翻到一盒萬寶路,點著兩支,遞了一支給劉子光。

劉子光默默地接過來抽著。

“你是不是在怪我,不讓你殺了馬峰峰。”趙輝說道。

劉子光不說話。

“如果馬峰峰死了,那才是真正災難的開始,不但馬家人會傾盡全力對付我們,最高層也會震怒,畢竟這已經超出遊戲規則,你懂麽?”

“可是你想過沒有,即便我不殺他,他也會被別人殺死,索普會殺他,印尼人會殺他,難道他的死就一定會算到你頭上?”劉子光反問道。

趙輝苦笑一聲:“難道不是麽?”

“沒有拿到馬峰峰和鄒文重賣國的證據,你抗命不歸,我背著殺人犯的罪名,我們怎麽收場?你想過沒有。”劉子光問。

趙輝深深抽了一口煙,搖搖頭:“大不了流亡海外。”

劉子光忽然嘿嘿笑了起來,從懷裏掏出一個防水包,打開,裏麵是一塊硬盤。

“馬峰峰和索普談話的時候,別墅屋簷下有一個攝像頭正對著他們,值得一提的是,那是鬆下公司的一款高清監控鏡頭,我把監控主機的硬盤拿來了,也就是說,我們掌握了他們的談話內容,這可是鐵一般的證據。”

趙輝愣了愣,忽然笑道:“我懂了,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可以從口型讀出他們的對話,這確實是最有力的證據,你這家夥,關鍵時刻膽大心細,比我強啊。”

……

別墅廢墟上,大雨傾盆而下,打在道奇軍卡的帆布雨棚上,無線電台的天線高高伸向天空,通訊兵聲嘶力竭的呼叫著巡邏艇。

電波受到雷電幹擾,時斷時續,蘇利蘭將軍坐在車廂裏,嘴裏的大雪茄一明一滅,副官和士兵們都不敢說話,生怕惹怒了將軍。

忽然通訊兵摘下耳機說:“他們逃了。”

“什麽,你再說一遍!”將軍勃然大怒。

“船被打沉了,但是……但是雷達顯示有一架水上飛機從海麵起飛。”通訊兵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是恐怖襲擊!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脫!”蘇利蘭將軍怒吼了一通,鎮定一下情緒,對秘書說:“打電話給空軍司令。”

雨依然在下,四十分鍾後,雅加達附近的某空軍基地,兩架戰備值班的俄製蘇30戰機冒雨起飛,由於天氣過於惡劣,飛行員不能適應複雜氣象下的全天候作戰,一架戰機不幸墜海,另一架緊急返航。

……

此時,水上飛機已經避開所有雷達偵測超低空飛回位於馬來西亞民都魯的水上機場,歐氏財團的產業遍布整個東南亞,在民都魯擁有一個大型碼頭,飛機降落後,歐麗薇吩咐她的安全主管:“把飛行記錄抹掉,忘記剛才發生的事情,再給他們安排一條快船返回新加坡。”

安全主管點點頭,轉身離去。

歐麗薇來到劉子光麵前:“那件事,你確定?”

劉子光點點頭:“確定。”

兩人心照不宣,都沒有提及歐錦龍的名字,歐麗薇伸出一隻手:“能和大家風雨同舟,我很榮幸,我知道你們還有重任,就不留你們了。”

大家一一和歐麗薇握手,這次行動雙方各取所需,劉子光拿到了想要的東西,歐麗薇除掉了心腹大患,可謂皆大歡喜。

“如果有個機會,我是說如果,給你一個全新的身份留下來幫我,你會考慮麽?”歐麗薇盯著劉子光的眼睛問道,似乎對他的回答並不抱太大希望。

“會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劉子光竟然一口答應。

幸福來的太過突然,歐麗薇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剛要說話便被劉子光止住。

“老趙,你想要的東西已經拿到了,我就不送你了。”劉子光用力和趙輝握了握手,又走到上官謹麵前,笑了笑說:“其實你早就醒了,是吧?”

“催眠是有時效的,不過不得不說你的催眠很成功,至少騙了我四十八小時。”上官謹說。

“不管怎麽說,謝謝你和我一起挖出事情的真相,上官處長,綁架了你這麽久,也該放虎歸山了。”劉子光和上官謹握手道。

“這是我份內的工作,中辦調查部的主要職責就是調查黨內瀆職、貪腐行為,所以你不用謝我。”上官謹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又補充道:“其實王茜才是我的真名。”

此時已經天光大亮,碼頭繁忙起來,安全主管聯絡了一條返回新加坡港的貨輪,起航在即,劉子光送趙輝和上官謹來到輪船舷梯旁,兩個穿白製服的馬來西亞海關人員站在哪裏,根本不提檢查護照的事情,擺擺手就讓他倆上去了。

上官謹走到舷梯中央,忽然停下腳步低頭望著劉子光說:“希望下次還能吃到你做的牛排。”

劉子光微笑著揮揮手,轉身離去,點著一支煙,走在寬闊的碼頭上,身後朝霞萬裏,汽笛長鳴。

……

蘇利蘭將軍大概是世界上最倒黴的人了,別墅被炸成白地,數名保鏢被殺,整整一個海軍陸戰連被炸的失去建製,現在又連累了一架昂貴的蘇霍伊戰機栽進海裏,這都是飛來橫禍,無妄之災啊,但是上麵的人可不會認為這些事情和蘇利蘭無關,政敵隻會借機狠狠的打擊自己。

還有更頭疼的事情,新加坡歐氏財團的繼承人之一歐錦龍在自己別墅裏被炸死,而歐錦龍正遺產繼承訴訟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這個節骨眼上死了人,蘇利蘭難免有嫌疑。

心煩意『亂』之下,蘇利蘭下令將幾個中國人扣留,等待本國情報機關審訊,這樣以來麻煩更大了,總統蘇西諾的秘書打電話來,直接要求放人,將軍這才知道那幾個中國人的來頭之大,趕緊賠禮道歉,派人把他們送往雅加達。

劫後餘生的馬峰峰抵達雅加達之後,首先給國內的譚主任打了個電話,報告了遇刺的經過,又給自家老頭子打了電話,哭訴了自己差點死掉的事情,這回馬峰峰是真怕了,連自己的私人飛機都不敢坐了,委托大使館工作人員買了最近回國的機票之後就乖乖躲在賓館裏不出門了。

北京,中辦調查部辦公室內,譚主任點燃一支煙,思索了好一會兒,趙輝終於按耐不住鋌而走險了,看來自己這一步走的還算正確,但同時他也意識到,葉家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困獸猶鬥的威力也是很恐怖的,眼下的關鍵是消除一切隱患,將所有對自己不利的因素扼殺在萌芽狀態,他拿起電話交代道:“不用的文件可以銷毀了。”

京郊的一家賓館裏,黑衣男子放下電話,招呼兩個手下一同來到隔壁的房間,金旭東放下報紙問道:“可以放我走了麽?”

“這就放你走。”男子一努嘴,兩個手下撲上去將金旭東按在地板上,往他嘴裏塞了條『毛』巾,男子拿出針筒抽了一管空氣,裝上針頭,半跪下對準金旭東的大血管,慢慢將針頭紮了進去……

……

新加坡機場,趙輝和上官謹出現在候機大廳中,遠處的座椅上,胡清凇正手拿一份聯合早報消磨著時間,抬頭看見兩人向自己走來,他趕緊放下報紙迎了上去。

忽然一個穿西裝的男子從旁邊走過來,向趙輝和上官謹出示了證件說道:“入境處的,請兩位跟我來一下。”

趙輝環顧四周,似乎有不少同樣打扮的幹練男子虎視眈眈,他苦笑一聲,和上官謹一起跟著那男子走向辦公室,胡清凇意識到了什麽,歎口氣落寞的離開了。

機場安檢辦公室,偽裝成入境處官員的新加坡軍事情報局特工沒收了趙輝和上官謹的護照,一言不發的靜靜等了十分鍾,門開了,五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進來,雙方握手簡單寒暄,特工將兩人移交,然後一路陪同他們從貴賓通道直達機場停機坪,那裏停著一架來自中國大陸的金鹿航空噴氣式小型包機。

兩人上了飛機,上官謹被安排在前排坐下,趙輝被帶到飛機後部,兩個漢子一左一右夾著他坐下,其中一人拿出手銬示意趙輝戴上。

“不用這樣吧?”趙輝滿麵笑容的問道。

“請你配合一下。”那人生硬的答道。

趙輝聳聳肩,順從的戴上了手銬,又問道:“哥們是哪個係統的?二部還是十局的?”

漢子不搭理他,徑自坐下開始閉目養神。

艙門關閉,飛機慢慢滑向跑道,目的地是中國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