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51 頭七

字體:16+-

香港,九龍一家醫院內,梁驍依然躺在病榻之上,床邊坐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正幫他削梨,窗外春雨綿綿。

“梁sir,梨是潤肺的,多吃點對你的傷有好處。”女孩把削好的梨遞給梁驍,又抽了一張餐巾紙給他。

“阿眉,真不知道怎麽謝你。”梁驍吃著梨,滿臉幸福的說道。

女孩嫣然一笑:“沒什麽的了,對了,你想吃什麽,我做給你。”

“嗯……我想吃辣椒炒小魚,不知道你會不會做。”

“辣椒,小魚?這是什麽地方的菜,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們家鄉菜,我會回去試試的,不過這種辣的菜要少吃哦,我再煲些參湯給你補一補,好了不聊了,你慢慢休息,我該上班去了。”

阿眉收拾起保溫桶,對梁驍說聲拜拜,出了病房向電梯走去。

走廊盡頭的電梯門叮咚一聲打開了,四個漢子走了出來,為首一人手中捧著一個長條狀的裝鮮花的紙盒,臉上戴著墨鏡,高腰軍靴踩在光潔的水磨石地麵上,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阿眉驚駭的張大了嘴,下意識的伸手『摸』向腰間,但她隻是一名普通的軍裝警員,非執勤時期是不可能配槍的,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四個殺手向梁驍的病房走去。

阿眉的內心在激烈的鬥爭著,捧著保溫桶的手都在發抖,重案組的梁長官是她的心中偶像,警隊的楷模,在和匪徒的槍戰中身負重傷,但仍堅持到最後,並且擊斃數名悍匪,現在仇家找上門來,躺在病**的他毫無反抗能力,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話,就沒有人能救得了他了。

在拿花的漢子伸手去轉動門把手的一瞬間,年輕女孩的英雄氣概突然爆發,拿出證件大聲喝道:“警察!站住別動。”

其實她這樣做隻是想給梁驍爭取逃跑的時間而已,病房靠陽台的方向還有一條走廊,可以通向防火梯,隻要自己拖延他們十幾秒時間,以梁驍的機智一定會安全逃脫的。

四個男子的動作瞬間定格,然後齊刷刷的轉頭看過來,為首那人慢慢打開盒子,一束鮮花『露』出來,阿眉瞳孔緊縮,《未來戰士2》中阿諾德.舒華辛力加從鮮花盒子中取出溫徹斯特連發槍的一幕出現在腦海中,她猛然將保溫桶向對方砸去,同時用盡全力大喊道:“梁sir,快跑!”

驚悚的一幕並沒有出現,丟出去的保溫桶被對方一把接住,為首那人拿出鮮花,『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牙齒說道:“小妹妹,我們是梁驍的朋友。”

房門猛然打開,梁驍手持glock19手槍衝了出來,看到拿鮮花的手,頓時驚喜道:“光哥!”

來的正是劉子光和他的朋友們。

原來是一場烏龍,阿眉不好意思的衝聞訊趕來的醫院保安說:“沒事了,沒事了。”保安們不明所以,聳聳肩走了。

大家回到病房裏,梁驍介紹道:“這位是大陸的劉長官,這位是我的師妹,阿眉。”

大家互相問了好,阿眉見確實沒事,紅著臉向張佰強討回了自己的保溫桶,和大家說聲再見便上班去了。

“這個女孩不錯,關鍵時刻連命都不顧也要保護你,不要辜負她。”劉子光說。

“說笑了,我們之間很純潔的。”梁驍徒勞的辯解著,但臉上幸福的笑容早已將他出賣。

“走,帶你出去看樣東西。”劉子光打了個響指,齙牙狼從牆角推出輪椅,張佰強和褚向東把梁驍扶到輪椅上坐下,大家一起來到醫院停車場,一輛嶄新的黑『色』奔馳gl450suv展現在眼前,小雨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停了,地麵上濕漉漉的,空氣無比清新。

“哇,好靚的車。”梁驍忍不住站起來,慢慢走過去撫『摸』著車身。

“接著!”劉子光拋過一個東西,梁驍眼疾手快接住一看,竟然是一個嵌著奔馳車標的折疊鑰匙。

梁驍打開車門爬了上去,『摸』了『摸』方向盤,踩了踩油門和刹車,忽然意識到了什麽,狐疑的問道:“這是?”

“沒錯,是送給你的,連累你的汽車被打成廢鐵,這輛奔馳就權當補償了。”劉子光說。

“大哥你不要害我啊,你以為是你們大陸啊,上百萬的車說送就送,隻要我敢要,icac明天就來查我。”梁驍苦著臉說。

劉子光說:“放心,車是以瑞豐商社的名義買的,隻是借給你使用,廉署也不會說什麽。”

梁驍這才勉強接受:“好吧,那我先開幾天,對了,這幾位朋友?”

“哦,這位你見過的,混油尖旺一帶的齙牙狼,以前做軍火買賣,現在洗手做正行了,這兩位是我的好兄弟,阿強和阿東,你們也算老相識了,他倆剛從外地回來,想在香港幹點小買賣,比如開個酒吧夜總會什麽的,以後全靠你罩著啊。”

梁驍道:“我以後不在西九龍總區了,上麵要調我去總部保安科工作。”

“行啊,一路高升,在保安科可以接觸更高層麵的事情,升遷機會也多,恭喜你啊,梁長官。”劉子光笑著在梁驍胸前輕捶一下,疼的他呲牙咧嘴。

“不好意思,忘了你受傷了。對了,你知道那個日本人在哪家醫院麽?”劉子光問。

“你說的是荒木直人吧,這家夥的生命力真的很頑強,本來醫生已經宣布他死亡了,後來發現還活著,不過和死了也沒什麽區別。”

“植物人?”

“比那還慘,脊椎被打斷了,高位截癱,腸子壞死發炎,胰髒破損,今後隻能吃流質了,簡直生不如死,想看的他話有點難,他已經回東京了。”

“哦,沒關係,我也隻是想幸災樂禍一下而已,聽你這麽一說也就了然了。”

“什麽時候回去?”

“下午就走。”

一陣沉默,梁驍伸出了手:“有機會的話常來香港。”

“會的,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到場。”

兩人握手話別,遠處張佰強、褚向東、齙牙狼昂然肅立,雨後的香港天空上,一輪彩虹高掛。

……

江北市,依然是春寒料峭的季節,胡蓉駕著她的大吉普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徜徉著,劉子光依然音訊全無,殺害陳汝寧的真凶也沒有浮出水麵,正是華燈初上萬家燈火之時,同事們值班的值班,回家吃飯的吃飯,隻有她一個人孤孤單單的不知道該上哪裏去。

最近網上忽然冒出一段視頻,據說是秦鬆書記和他的繼母路紅的深夜對話,對話內容是如何給他倆的私生子秦傲天開脫罪名,雖然江北市早有傳聞說秦鬆和年輕的繼母有染,但是再加上秦傲天『奸』-殺女同學的噱頭以及被害者家屬報複連殺兩人,差點炸掉一棟居民樓的事實,這段視頻迅速竄紅,市委組織部緊急下文要求辟謠並且嚴查源頭,但依然遏製不住謠言的傳播,身在省委黨校學校的秦書記也非常被動,據小道消息稱呼,他的書記帽子鐵定要摘了。

這些都是胡蓉聽同事們說的,從父親那裏她也得到了間接的證實,胡市長最近容光煥發,精神百倍,實際上已經在以市委副書記的職務代替書記履行職權了,誰都知道,秦鬆下台之後,胡躍進就是江北市新的市委書記。

和父親的交流越來越少,胡蓉的每頓飯都是在辦公室或者飯店解決,以前她是局裏的頭號警花,人靚不說,老爸還是政法委書記,追求她的人如過江之鯽,現在好幾年過去了,胡蓉已經從派出所實習警員成長為刑警中隊長,破過無數命案,還親手擊斃過持槍罪犯,雖然她的職務警銜越來越高,父親的官位也越來越大,但是追求者卻漸漸的銷聲匿跡了。

不知不覺間,大切諾基開到了七天前凶案現場,胡蓉停下車,解開安全帶,走到路紅家樓下,今天是路紅頭七的日子,樓下卻沒有人燒紙。

說來淒涼,路家人丁本來就不旺,路勇路紅兄妹倆一前一後撒手人寰,隻留下秦傲天這個苦命的孩子在醫院裏苦苦掙紮,連母親的最後一麵也見不到。

路勇的葬禮是玄武集團給辦的,追悼會上來了不少社會上的朋友,花圈拉了幾卡車,辦的還算體麵,聽說路勇的前妻帶著孩子去公司鬧了幾場,非說前夫是因公死亡,討要撫恤金什麽的,鬧得挺厲害。

胡蓉上了樓,樓道裏粉刷一新,但不知為什麽她還是覺得有一股濃重的血腥氣。

樓道裏靜悄悄的,沒有人經過,胡蓉在路紅家門口站了一會兒,忽然覺得身上冷颼颼的,她不由得抱緊雙臂下樓去了。

下了樓,忽然看到遠處一個瘦小的身影,蹲在角落裏點燃了一堆紙錢,嘴裏念叨著什麽,胡蓉納悶路紅家不是沒有親戚了麽,走過去一看,原來是王召鋼的妻子李燕。

“李大姐,是你啊。”胡蓉招呼道。

李燕抬起頭,抹了一把眼淚:“是啊,胡警官,今天頭七,來燒紙讓老王回家。”

胡蓉默默地站著,等紙錢化為灰燼,說:“李大姐,你住的遠,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騎車子來的。”李燕淡淡的笑了一下,走到一旁彎腰開鎖,騎上電動車走了,瘦小的身影越來越遠,漸漸消失在街道盡頭。

不知怎麽的,胡蓉覺得胸口發悶,眼睛發酸,街頭人來人往,滿腹心事又能向誰訴說。

忽然手機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按下接聽鍵,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