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60 收購澳洲西北礦業

字體:16+-

年幼的國王坐在他的寶座上,滿臉都是和年齡不相稱的愁容:“可是,如果發生戰爭的話,很多無辜的人會死,我不想那樣。”

劉子光撫『摸』著小阿瑟的腦袋說:“孩子,隻有鮮血換來的和平才最長久。”

“上次已經死了很多的人,為什麽沒有和平。”

“上次是原始的權力鬥爭和積累多年民族矛盾的總爆發,現在麵臨的是革命,革命你知道吧,就是一個階級為了推翻另一個階級而進行的暴力活動。”

小阿瑟似懂非懂:“那我是什麽階級?”

“你是無產階級出身的統治階級代言人。”

“哦……”

就在爺倆談話的時候,侍從官菲德爾悄悄站在不遠處垂手肅立,將對話一字不落的聽進耳朵裏,等劉子光和小阿瑟起身起餐廳之後,他才出了大廳,在侍從室交了班,脫下綴著綬帶的白製服,摘下佩劍,換上便裝,開著自己的汽車回家去了。

何塞的家位於聖胡安城西部的富人區,占地上千平米,有遊泳池和網球場,室內裝潢更是充滿異國風情,自從何塞回國之後,就和當地上流社會打成一片,他的豪宅也成為西薩達摩亞高層人士聚會的沙龍。

這裏不但有濃鬱的亞洲風情,還有美味的中國菜和熱情好客的女主人,何塞先生有著外交部副大臣的頭銜,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他的兒子菲德爾是國王的侍從武官,他美麗的女兒是外交官,這樣的一家人自然迅速成為聖胡安社交圈子的核心。

西薩達摩亞發現超級鐵礦的消息公開後,許多在大屠殺時期出走的歐洲僑民再度返回了這個國家,那些旅居海外的西薩達摩亞人也回到了祖國,致力於教育、醫療、新聞、法律等行業的重建上,他們常常匯聚在何塞家裏高談闊論,為西薩達摩亞的未來擔憂,這些高級知識分子對馬丁內閣的貪汙腐化行為極其不滿,不甘心做個富家翁的何塞順勢成立了西薩達摩亞自由民主黨。

大批高學曆、高素質的海外遊子的加入,讓何塞的自由民主黨人才興旺,似有星火燎原之勢,他們掌握了報紙、電台、學校,利用輿論大肆攻擊馬丁內閣,年輕的馬丁首相麵對國內『亂』局束手無策,內閣已經搖搖欲墜,所以不得不接受大選。

菲德爾將汽車停進車庫,來到自家客廳,發現父親正在會見兩位中國客人,何塞招呼兒子過來,向客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兒子菲德爾,他是國王陛下的侍從官。”

兩位中國客人一個大腹便便,一個年輕幹練,分別是中建總公司的領導和紅星保安公司的政委,何塞父子陪他們聊了一會,晚宴開始了,這是一桌融合了中國和西非特『色』的宴席,可謂豐盛之極,尤其對於身在異國他鄉的人來說,能吃到近乎正宗的北京烤鴨,真是一件令人驚喜的事情。

“這是從北京空運來的全聚德烤鴨。”何塞先生熱情的介紹道,其實這隻是些在北京超市裏買的真空包裝的成品烤鴨,何塞一家人經常用這個糊弄那些沒去過中國的上流社會們。

當然有禮貌的中國客人是不會點破這個事實的,宴席之後,仆人收拾殘局,何塞又拿出雪茄煙招待大家,一番高談闊論後,兩位客人才起身告辭。

送走了客人,父子倆進行了一番對話,菲德爾詳細介紹了劉子光到訪的情形,並且說已經派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大選在即,關鍵時刻絕不能節外生枝,王宮那邊就靠你了。”何塞拍著兒子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菲德爾嚴肅的點點頭,問道:“今天這兩位中國客人有什麽來頭?”

何塞說:“中國『政府』向來奉行不幹涉別國內政的政策,但不幹涉並不代表不去了解,大選在即,我不可能邀請大使先生進行會談,就隻能約見這些中資機構的負責人,通過他們把我的意思轉達給中國『政府』。”

菲德爾說:“他們可以代替大使麽?”

何塞說:“枉你在中國呆了這麽多年,大型國企的領導都是有級別的,像今天來訪的這位領導就是廳局級的幹部,他隨時可以轉到『政府』部門擔任官員,說起來級別不比大使低,那個紅星公司的政委,以前在外交部工作,也是處長級的官員,他的背後是北京頗有地位的馬家,今天我和他們的談話,一定會傳到重量級人士的耳朵裏去,這對我們是有好處的。”

……

如同何塞所說的那樣,兩位客人回去之後,分別用各自的方式向國內做了匯報。

萬裏之外的北京,馬京生和葉軍生正在一起暢談國際形勢。

“西薩達摩亞那邊,看來何塞要上位了。”馬京生說。

“這個人是個梟雄,值得重視,現任首相玩手腕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你知道他怎麽表示的麽?”葉軍生先賣了一個關子,然後得意洋洋的說:“他和中資機構的幾個人談了一下當選後要做的幾件事,老生常談的那些咱們就不說了,我覺得有意思的是,他表示要為空軍購買幾架殲八ii。”

馬京生也笑了:“他和沈飛的關係很好?放著梟龍不去買。”

葉軍生說:“所以說這個人很有城府嘛,他做首相,符合我們的利益。”

馬京生說:“咱們不幹涉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這個靜觀其變就行,對了,葉漢在澳洲談的那個項目怎麽樣了?”

葉軍生說:“進行的很順利,對方似乎聽到了風聲,在一些問題上進行了相當大的讓步,我們用4%伍德鐵礦的股權外加一部分資金就能拿到澳洲西北鐵礦的控股權。”

“太好了,這是一次偉大勝利啊。”馬京生擊掌讚道。

但葉軍生臉上卻沒有得意的神『色』,反而憂慮道:“對方答應的太爽快,我就怕這裏麵有陷阱,這種收購案是要『政府』批準的,後麵的談判道路將會非常漫長。”

馬京生笑道:“這個不用擔心,我家那個不成材的小畜生,談判不如你們家小二,拉攏關係吃喝玩樂的本事可不差,澳洲『政府』那邊他已經打點的差不多了,估計這個月底,嗯,也就是再過幾天就能批準了,到時候咱哥倆可要再喝一杯。”

葉軍生略微有些詫異,這個情報是他沒有掌握的,本來以為自己小輩出馬,快刀斬『亂』麻的將談判搞定,並且從18%硬生生降到4%,能讓馬京生這家夥徹底服氣,沒想到這老小子還有後手,關鍵時刻留一手啊。

“哈哈,是啊,小輩們有出息,咱們也就放心了。”葉軍生哈哈笑道。

與此同時,澳大利亞著名的邦迪海灘上,馬峰峰躺在遮陽傘下,身上蓋滿了沙子,一個戴著大墨鏡的中國女孩正拿著小鏟子往他身上撒沙子,如果有喜歡看電視的同胞路過,說不定會認出這個女孩正是國內當紅的某女星。

馬峰峰是戴罪立功來了,沒想到卻瞎貓碰到了死耗子立了大功,索普被葉漢『逼』得急,偷偷來找馬峰峰,表示願意少要一點伍德鐵礦的股權,盡快完成這筆交易,當然這家夥也不會甘心吃虧,生生把價格提高了二十億美元。

在馬峰峰的斡旋下,葉漢也做出了讓步,最終雙方達成收購協議,雖然總價款比馬峰峰談的那個價格還要略高,但總的來說,談判是勝利的。

索普為了感謝馬峰峰,又賣了一個麵子給他,承諾在最短的時間裏說服那些議員和官僚,讓他們批準這個收購案。

事實上索普和他背後的勢力已經在做這件事情,此前有個每日電訊鏡報的記者在報紙上撰文號召大家抵製中國人的收購,沒過幾天這個記者就被炒了魷魚,另外幾家報紙卻開始連篇累牘的鼓吹收購案給澳洲人帶來的好處,比如解決失業率,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等等,再加上澳大利亞總理訪華,兩國關係正處在蜜月期,不出意外的話,這樁收購案將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完成。

馬峰峰春風得意,把自己包養的小女星從國內接來,在澳洲風流快活,講義氣的他並沒有忘記代自己受過的鄒文重,以特別助理的名義把鄒文重也弄了來。

此時鄒文重就躺在馬峰峰旁邊的躺椅上,戴著墨鏡穿著沙灘褲,望著沙灘上打排球的泳裝大洋馬若有所思。

“老鄒,要不我給你安排一匹大洋馬騎騎?”馬峰峰半開玩笑的說道。

“不敢。”鄒文重笑道,他出身貧寒,能上位全靠老婆家的勢力,是有名的氣管炎,哪怕人在國外也是如此。

“你那個事,我爸爸他們心裏都有數呢,等風頭過去,就給你安排新的職務,級別不變,待遇不變。”馬峰峰道。

“風子, 謝了,這回全靠你了,力挽狂瀾扳回一局啊。”

馬峰峰嘿嘿地笑:“就那麽回事,老實說這個價格比咱們談的那個還他媽離譜,西非的股權是虛的,從荷包裏掏出來的美元可是真金白銀,都說葉漢有水平,我看他還不如我,隻不過我是真小人,他是偽君子,我是『奸』商,他是政客。”

小女星嬌滴滴的問道:“峰哥,你們聊什麽呢,我都聽不懂。”

馬峰峰將手從沙堆裏伸出,在女星屁股上捏了一下說:“聽不懂就對了,我們聊的是國家大事,這炮生意談妥了,回去我給你買輛瑪莎拉蒂。”

“嘢!真的啊,我想要白『色』的,郭美美那樣的。”女星頓時眉開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