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65 試射導彈

字體:16+-

次日淩晨四點鍾,晨光機械廠大門緩緩打開,一輛軍綠『色』的解放牌卡車在兩輛晨光廠自產輪式裝甲車和四輛越野車的護衛下駛出了廠門,門衛挺直腰杆舉手敬禮,裝甲車上的民兵動作利落的回禮,卡車的車廂蒙著嚴嚴實實的苫布,車門上塗著預備役的標誌。

車隊在空曠的馬路上疾馳,很快抵達南泰縣境內,試『射』場地早就找好了,就在已經停工的玄武集團南泰工業園,這裏一片荒蠻,雜草叢生,了無人跡,車輛停下後,身穿『迷』彩服的民兵們跳上卡車,肩扛手抬把兩枚導彈拿下來,安放在裝甲車的發『射』導軌上,卡車上還有一個碩大的油桶,葉知秋親自用油泵向導彈的燃料箱注入『液』體燃料。

“什麽油?”陸天明問道。

“航空煤油加硝基甲烷。”葉知秋答道。

陸天明點點頭:“不錯,我記得飛『毛』腿導彈的燃料就是硝酸加煤油,那麽軟件係統是怎麽設計的,總是需要一個發『射』基站和遙控設施吧。”

老溫說:“軟件是我們在linux基礎上開發的,簡單有效,在發『射』前我們把『射』程內需要的精確衛星地形圖輸入存儲器,設定目標,導彈發『射』後會根據gps根據衛星信號自動飛行,整流罩內的攝像頭會根據地形地貌修正航向誤差,此前我們已經分別進行過一公裏、五公裏、十公裏的短程實驗,今天進行的是全程實戰試驗,目標是一百八十公裏外的廢棄礦山小鎮,『射』程內的地形包括農田樹林江河湖泊公路鐵路村莊城市丘陵等,比較複雜,可以有效檢測導彈的實戰『性』能。”

工作在緊張有序的進行著,導彈加注滿了燃料,葉知秋用筆記本電腦向導彈的單片機內輸入了指令,一切準備就緒,技術人員測試了風向和溫度,打開了攝像機,葉知秋請陸天明來按動發『射』按鈕,陸天明說:“還是溫工來吧。”

互相謙讓了一陣子,最後還是老溫和葉知秋共同按下了發『射』按鈕,導軌上的巡航導彈尾部噴出一股火焰,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隻見導彈驟然升空,展開翅膀平穩無比的向北飛去。

大家頓時歡呼起來,設在前方五百米、兩公裏、五公裏處的監測哨發來報告,導彈運行平穩,速度正常,方向正確。

緊跟著發『射』了第二枚巡航導彈,也就是葉知秋設計的那枚酷似航模飛機的三角翼導彈,這枚導彈的起飛模式更加簡單,單人雙手握持投擲即可,ii型導彈的目標是五十公裏外的一處無人值守的水泵房。

“上車。”陸天明一聲令下,試驗工作人員登上汽車,直奔目的地而去,大家的心情都很緊張,兩個項目負責人壓力更大,ii型導彈倒也罷了,就算中途掉下來也沒事,權當是航模落地,但i型導彈長的就是一副尖端武器的樣子,而且自重200公斤,掉下來能把人砸死,就算砸不到人,砸到房子汽車也是麻煩事,雖然法律在這方麵有漏洞,但是追究起來誰也負不起這個責任,晨光廠又不是真正的軍工企業,私自設計製造軍用武器的罪名可不小。

汽車在公路上疾馳,現在隻有五點鍾,天剛蒙蒙亮,道路上的汽車很少,但是能見度已經很高了,樹木和農田在車窗外飛速的倒退,陸天明為了緩解大家的情緒,微笑著說:“咱們的寶貝這會兒差不多該過淮江了。”

葉知秋發出一部ipad來,有手指點了幾下,說:“已經飛越淮江了,正沿著鐵路線向北勻速飛行,時速二百公裏,相當穩定。”

陸天明大驚:“你能看到導彈的軌跡?”

葉知秋說:“科技日新月異,很多幾年前還是神話的東西,現在已經走入百姓家,我不光能跟蹤導彈,還能控製它的飛行,必要的時候進行手工製導。”

與此同時,京滬高鐵江東段上行駛的一列車廂裏,一個正在玩玩具飛行的小男孩看到窗外有一架淡藍『色』的小飛機和火車齊頭並進,他眨眨眼睛,搖晃著沉睡的父親:“爸爸,快看飛機。”

當爹的被吵醒,不耐煩的朝窗外瞄了一眼,哪有什麽飛機,他沒好氣的在兒子腦袋上拍了一下:“睡覺!”

鐵路線旁的某小村落,早起拾糞的老頭正走在鄉間小路上,路邊的野花沾滿『露』珠,忽然一架什麽東西從眼前掠過,快的好像風一樣,老頭愣了半天,看看跟在身後的大黃狗,感慨道:“真是老了,眼都花了。”

省際公路,一輛家用轎車停在路肩上,女的坐在車裏打瞌睡,男的站在護欄旁撒『尿』,忽然一枚導彈從眼前飛過,男的目瞪口呆,『尿』都撒在了褲子上,他忙不迭的跑回汽車喊道:“快把我的單反拿來!”

等拿了相機,哪還有導彈的影子,女的責怪他:“發神經啊你。”

男的信誓旦旦地說:“我看見一枚導彈飛過去了,美國戰斧式巡航導彈,我經常上軍壇潛水,絕不會錯。”

……

導彈終究比汽車跑得快,大家還在半路上的時候,ii型導彈就抵達了目的地,據現場人員反映,導彈落在了距離水泵房二十米遠的地方,消息傳來,大家都很激動,二十米的誤差已經很小了,甚至超過了設計標準。

又過了半小時,根據gps顯示,i型導彈正中目標,車內頓時一片歡騰,不多時終於抵達靶場,這是一個隸屬龍陽市的礦區小鎮,由於煤礦枯竭,鎮上居民大都搬遷,幾乎是一座空城。

導彈的目標是一座廢棄的倉庫,但是並沒有發現導彈的殘骸,大家分頭尋找,終於在距目標五十米遠的地方發現了導彈。、

導彈一頭紮在沙堆裏,尾巴朝天,彈體並沒有過度變形,說明碳纖維和強度還是很經得住考驗的,測試人員上前將導彈放平,檢查燃料箱,發現居然還有三四升殘餘,也就是說,導彈的冗餘能力是很強的,彈頭位置的製導部分已經損壞,葉知秋將它們小心翼翼的取下,這都是寶貴的資料。

“初步估算,出現偏差的原因是采用的民用gps導航芯片誤差較大,精度不足。”葉知秋解釋道。

“地形導航在關鍵時刻沒有起到作用麽?”陸天明質疑起來。

老溫說:“地形導航主要是為了彌補gps的不足,這裏麵有個誰主導誰輔助的問題,電腦畢竟不是人腦,在末端製導階段,我們設計的是gps為主,出現誤差,是我的責任。”

他一臉自責,陸天明卻笑了起來:“這次試驗,可以打120分!”

工作人員同時鼓起掌來,大家臉上都洋溢著成功的喜悅。

忽然一輛當地警車開了過來,車上下來兩個警察,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們這是?”

晨光廠的實驗車輛都是『迷』彩塗裝,工作人員穿『迷』彩服戴鋼盔,警察也不敢輕舉妄動。

“小同誌,我們是軍工廠的,在做實驗,請幫助維持一下秩序,不要讓老百姓圍觀。”陸天明到底是做過副師長的人,那份氣度一般人學不來,兩個鄉下警察趕忙敬禮:“是,首長!”

回去的路上,大家心情放鬆下來,一路談笑,有個技術員高聲道:“沒想到陸總瞞了大家這麽久,我們一直在猜後山在研究什麽高科技的東西,原來是巡航導彈啊,陸總,現在可以公開秘密了吧。”

陸天明說:“還是讓老溫介紹一下研發過程吧。”

老溫臉上漾著興奮的光輝,看起來不像個慢『性』病人了,他謙虛道:“我不會講話,讓小葉給大家說說。”

葉知秋推辭了一會,終於還是拗不過老溫,開言道:“接到陸總的任務時,我們當時很犯難,大家都知道,巡航導彈比地對地彈道導彈的科技含量還要高,海灣戰爭時,美軍從戰列艦上發『射』戰斧巡航導彈,能直接達到巴格達的某棟大樓,精度水平甚至可以保證第二枚從第一枚炸開的彈洞鑽入,巡航導彈就和劍仙手中的飛劍一樣,可以千裏之外取人首級,當然造價也是很昂貴的,達到一百五十萬美元。”

車裏一片噓聲,一百五十萬美元是什麽概念啊,一枚導彈就能讓全廠工人開十年的工資!美國佬真是財大氣粗,打起仗來像放煙花一樣放巡航導彈,不服都不行啊。

葉知秋接著說:“手頭沒有任何技術資料,我就隻好上網搜索,結果還真找到一篇帖子,講如何在私人作坊中製造巡航導彈,不過隻是幾千字的文字資料,真要動手製造,困難比想象的要多的多,幸虧有溫工在,要不然就憑我這三腳貓的本事,隻能造出一個大炮仗來。”

一陣善意的哄笑,大家都將目光轉向了老溫,有人啜叨道:“溫工,說兩句。”

老溫麵對一雙雙期盼的目光,終於打開了話匣子:“大家可能對我的曆史不是很熟悉,我在調來晨光廠之前,曾經在東北一所兵器研究所工作過,當時正是海灣戰爭爆發之時,我們單位受命研究巡航導彈,我是課題小組的副組長,那時候的科技水平比現在差遠了,電子元件全靠進口,不過好歹也有些基礎,陸總交給我這個任務的時候,我很激動,也很擔心,生怕搞砸了,我想特別提出的是,功勞不在我,而在小葉,這個小夥子的知識麵很寬,導彈的核心製導部分都是他設計的,我隻是幹了些老本行,搞了飛控方麵的一些東西。”

葉知秋忙道:“溫工你又謙虛,大量的函數運算都是你做的,我隻是玩了十幾年航模,有些小聰明罷了。”

老溫說:“我年齡大了,腦子不靈光了,很多運算是閨女趁寒假幫我做的。”

陸天明『插』言道:“你們就都別謙虛了,功勞一人一半。”

老溫忙道:“陸總,成功離不開你的決策和大力支持,功勞也有你的一半。”

陸天明擺擺手說:“別誇我,我也是受人之托才做這個項目的,要不然你以為我這麽大魄力,敢拿出上百萬元來讓你倆搞大號航模玩啊。”

“是誰?”老溫和葉知秋異口同聲的問道。

陸天明笑笑:“我不說你們也知道,現在先不提這個,回去之後你們抓緊時間再做一些樣品,我去北京跑一跑關係,如果能打入軍方市場,咱們晨光廠可就真的發達了。”

一時間大家都不可自拔的陷入到對美好未來的憧憬之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