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66 工業園的出路

字體:16+-

歡天喜地的回到了廠裏,門衛告訴陸天明,有位領導在辦公室等他,已經來了大半天了。

陸天明對老溫說:“溫工,給你放三天假,去北京看看閨女,小葉,你要是沒安排,陪溫工走走。”

葉知秋知道溫工身體不好,滿口答應道:“好嘞,我正想去北京玩呢。”

安排好了兩位大功臣,陸天明快步來到辦公室,忽然看到會客室裏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南泰縣的縣長周文。

“哎呀,原來是周縣長,讓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我剛出差回來。”陸天明走進會客室,熱情的和周文握手。

“沒關係,天天忙的團團轉,正好在你這裏放鬆一下。”周文一點也沒有端縣長的架子。

陸天明把周縣長請到自己的辦公室,又是倒茶又是遞煙,打量著這位年輕的縣長,不知道他忽然登門有什麽動機。

周文先寒暄了一下,問了晨光廠的近況和收購紅旗廠的事情,然後說道:“陸總,您還記得上次我在廠裏和您談的事情麽?”

陸天明當然記得,那還是晨光廠試製裝甲車的時候,周文來到廠裏參觀,並且提出晨光廠搬遷到南泰工業園的事情,後來玄武集團也來洽談過這個事情,平心而論,晨光機械廠處在鬧市區,工人上下班是方便了,運輸和生產卻難以避免的造成擾民,而且現有廠房和設備已經束縛了發展,重工業企業就應該遠離市區,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玄武集團這個合作夥伴吃人不吐骨頭,一來二去也就耽誤了。

現在周文重提遷廠的事情,陸天明立刻意識到,工業園項目出了問題,而且是大問題,陳汝寧這個強力掌舵人死了之後,玄武集團肯定內部關係一團混『亂』,以前在鐵腕統治下隱藏起來的問題,全部都會暴『露』在陽光之下,以新任總裁穆連恒的手腕和氣魄來看,比陳汝寧差遠了,工業園項目這頭大象,可不是隨便哪條蟒蛇都能吞得下的。

這些念頭在腦海中電光火石般閃過,陸天明笑道:“當然記得,工業園嘛。”

“陸總,今天我喊你一聲陸叔叔,我也是晨光廠的子弟,有好事絕對忘不了咱們廠子,晨光廠在您的帶領下已經實現了戰略『性』的騰飛,但我知道,這隻是一個開始,晨光廠遲早會成為享譽國際的知名企業。”

聽著周文的馬屁,陸天明微笑著不住點頭,但並不接話,周文繼續道:“隨著晨光廠的進一步發展,遷址已經迫在眉睫,現在房地產市場勢頭依然迅猛,城市周圍的土地都被賣的差不多了,放眼全市,也隻有我們南泰縣工業園適合咱們廠。”

“我們是有擴大廠區的規劃,可是沒錢啊。”陸天明哭窮道。

周文笑了:“陸叔叔,您就別騙我了,三億風險投資,買地皮綽綽有餘。”

“小夥子,功課做的很足啊,說罷,有什麽優惠條件?”

“我給您最優惠的條件,一千畝地,每畝十萬元租金,租期二十年。”周文炯炯的目光盯著陸天明,期待著他的回答。

陸天明哈哈大笑:“周縣長,你大概忽略了,昨天我們剛花了兩億五千萬收購了紅旗鋼鐵廠,哪裏又能拿出一個億來買,哦,是租你的地皮呢,別說是一千畝,就是五百畝,我也租不起啊。”

周文也笑了:“我並沒有忽略,據我所知,收購紅鋼還需要上級主管部門的批準,這是一個未知數,而且就算收購真的成功,也不需要一次全部注入兩億五千萬資金,同理,租我們工業園的地皮,也可以分期付款嘛,陸叔叔,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坑您的。”

這樣一說,陸天明還真的動了念頭,每年五百萬租上一千畝地,值啊,不過茲事體大,自己一個人可做不了主,他沉『吟』一下道:“這樣吧,回頭我集合班子成員碰一下,這種大事要職工大會通過才行。”

周文說:“不急,您慢慢想,我還有事,您先忙吧。”

……

下樓上了自己那輛黑『色』桑塔納,周文忍不住長歎一口氣,為了工業園這個爛攤子,自己連黨校的課都不去上了,不過好在省委和校方打了招呼,說明了特殊情況,黨校才破例讓自己暫時休學回來處理事務。

陳汝寧死後,玄武集團如同坍塌的多米諾骨牌一樣,壞事接連不斷,南泰工業園項目陷入停頓,周文雖然人在首都,但是各方麵的信息一直沒斷過,尤其是從白娜那裏獲取了大量關於玄武集團的情報,經過縝密的分析,周文認為玄武集團無力繼續經營南泰工業園,可是地也征了,海口也誇下了,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夭折,以後哪還有臉麵去見父老鄉親,所以周文才毅然休學,到處奔波為工業園招商引資。

“周縣長,回家還是回縣裏?”司機問道。

周文捏了捏發酸的鼻梁,問道:“小李,有煙麽?”

司機有些尷尬的『摸』出一包黃山來說:“周縣長,我沒有好煙。”

“沒關係,冒煙就行。”周文拿過一支煙,小李幫他點燃,坐在車裏吞雲吐霧。

“周縣長,您辛苦了。”一直沉默的從後視鏡裏注視著他的小李說道,這句話是他發自肺腑的感謝,大家都知道周縣長平時不抽煙,現在竟然累得要抽煙定神,可見他為了南泰縣的發展,有多麽的『操』勞。

“好了,回家,很久沒看兒子了。”周文掐滅煙說道。

桑塔納直接開到了自家樓下,周文讓小李開車回縣裏,星期一再來接自己,然後上了樓,敲了敲門,竟然沒有人開門,無奈,隻好拿出鑰匙開門進屋,客廳裏『亂』糟糟的,看不到劉曉靜和兒子周博睿的身影。

“博睿,人呢?”周文脫掉上衣掛在衣架上,走到廚房一看,沒有吃的,他心中暗想,或許是劉曉靜帶孩子去『奶』『奶』家了。

先去廁所撒了泡『尿』,然後推開了臥室的門,不禁嚇了一跳,劉曉靜披頭散發,穿著睡衣睡褲坐在床邊,地毯上丟了好幾卷長長的熱敏紙,上麵打印滿了字符。

“你這是幹什麽,嚇我一跳。”周文撿起一卷紙來隨便瞄了一眼,心髒頓時狂跳起來,這是自己的手機費用清單,每一次通話,每一條短信都記錄在上麵,觸目驚心的是那一排排同樣的號碼。

那是白娜的手機號,省城的號碼,很好記,自己手機裏沒有儲存,但是爛熟於心。

“是離婚,還是怎麽著,你拿個意見。”劉曉靜冷冷地說。

“曉靜,這是個誤會,你聽我解釋。”周文徒勞的辯解著,事實上他和白娜確實沒有越雷池半步,而且平時也很注意,每次收到短信,看了就刪除,就是怕劉曉靜發現。

在周文心目中,劉曉靜是個樂嗬嗬的傻大姐,心思沒有那麽細膩,也就沒想到另外準備一個秘密的手機號碼,沒想到再傻的女人遇到這種事情也會變聰明。

“解釋,還有什麽好解釋的,這個號碼我上網查了,是省城的,周文你行啊,你才當個縣長,就在省城***了。”劉曉靜譏諷道。

“曉靜,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個人是省報的記者,她伯父是省委宣傳部的領導,我從她那裏獲得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平時交流是多了一些,不過都是為了工作。”

劉曉靜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仰天冷笑道:“談工作,從夜裏十二點一直聊到淩晨三點麽?你一個縣長,和記者有那麽多工作可聊?”

周文頓時語塞,誠然,白娜經常半夜睡不著給自己打電話,一打就是幾個小時,手機電池都發燙了她還意猶未盡,有時候說著電話,白娜就在那邊睡著了,都能聽到她輕微打呼嚕的聲音,就像是一隻幸福的貓,每當這種時候,周文就覺得特別安逸,特別幸福……

“周文!你個畜生,想當初我不嫌棄你沒本事,不顧爸媽的阻攔嫁給你,給你生兒育女,你就是這麽報答我的,你不是人!你給我滾!”劉曉靜看到丈夫張口結舌的樣子,就知道自己所有的猜測都是真的,她咆哮起來,連玻璃都在顫抖,估計樓上樓下的鄰居這會兒都在趴著牆根聽故事呢。

“曉靜,等你冷靜了我再和你談。”周文也怒了,轉臉就走,可是出了門才發現自己的皮包和外套都忘在家裏了,又不想敲門回去拿,隻好硬著頭皮出去,剛下樓就看到樓下鄰居在門後偷窺著自己,他心中更加煩悶,大步流星的走遠了。

丈夫摔門走了,暴怒的劉曉靜漸漸冷靜下來,拿起了電話,撥通了那個號碼。

短暫的音樂聲後,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您好,我是白娜。”

聲音婉轉如黃鶯,劉曉靜咬牙切齒,沒說話。

“喂?喂?怎麽不說話?”那邊問了兩句後,掛斷了電話。

劉曉靜再度拿起電話,這次是打給自己的家人:“媽,我查出那個小『騷』貨的名字和單位了,你們快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