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96 攻打聖胡安

字體:16+-

鍾漢東的部下裏,有張熟悉的麵孔,正是劉子光的老戰友關野。

大敵當前,他沒有太多寒暄,更沒有追究劉子光是如何逃出生天的,他隻是向劉子光表示,他也要留在伍德莊園執行牽製敵人主力的任務。

“你另有任務。”劉子光一句話就打發了他。

關野還想爭取一下,鍾漢東已經走了過來,拍拍關野的肩膀說:“小關,我和劉總聊聊。”

關野回避了,鍾漢東坐了下來,掏出一支煙遞給劉子光,自己也點了一支美美抽了一口,說:“你的計劃,沒有請示上麵吧?”

劉子光說:“我是阿瑟陛下授命的最高級軍事指揮官,不需要向任何人請示匯報。”

鍾漢東說:“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們畢竟是……”

劉子光打斷他的話說:“我當然明白,但是我現在是西薩達摩亞公民,我的計劃沒有向你所謂的上級進行請示,因為我知道,即使能批準,也會貽誤戰機,鍾大隊,事實就是這樣,如果你反悔現在還來得及。”

鍾漢東說:“我已經決定了,此事必須向上級匯報,我就在伍德莊園等候上級的批準。”說完起身離去,留給劉子光的是孤獨而高大的背影。

……

撤退如期進行,數千名中國工人乘坐各種交通工具從伍德鐵礦園區撤退,車隊綿延數公裏,紅星公司的越野車隨同護衛,塵土飛揚,豔陽高照,路邊的黑人小孩『迷』茫的看著車隊,車上的人扔下一包餅幹,小孩撿起餅幹撒腿就跑。

近地軌道上的鎖眼13偵察衛星從西非上空飛過,拍攝下數百張車隊撤離伍德莊園的照片,在最短時間內就從休斯敦的控製中心發到了中情局蘭利大樓,又從蘭利發到了遙遠的西薩達摩亞聖胡安的某棟房子裏,打印成一張張照片貼在了牆上。

cia的米勒上校帶著他的雇員們重返聖胡安,這位身材高大的黑人沒有忘記上次捕食者無人機被擊落的事情,他曾經發誓要報仇,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上校的手下們精英雲集,有密碼專家,情報專家,非洲問題專家,還有來自陸軍遊騎兵、101空降師以及海軍陸戰隊的戰術專家們,他們幾乎全部都有在阿富汗或者伊拉克的實戰經驗。

此刻這幫人正懶洋洋的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不是捧著《花花公子》看的津津有味就是聽著ipod裏的音樂搖頭晃腦,他們大多不修邊幅,留著豪放不羈的大胡子,看起來就像是個流浪漢或者阿富汗牧羊人,這是普通軍隊所嚴禁的,但卻是特種部隊士兵獨享的榮譽,因為隻有這樣才能成功的掩護自己,混入當地環境中去。

米勒上校沒有去管他們,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照片上,上次捕食者折戟沉沙之後,空軍拒絕再派無人機配合cia在西薩達摩亞的行動,他隻能依靠間諜衛星的照片和當地人發來的信息分析敵情,一切資料顯示,中國人開始大規模的撤離伍德莊園,他們終於承受不住來自內部的壓力了開始撤退了,上校欣喜的想到。

白宮那些怯懦的家夥,生怕惹惱了大債主,嚴令米勒上校在中國人沒有離開前展開大規模的行動,現在終於等到了合適的機會。

米勒上校的任務很簡單,他和他的部下實際上充當的是攪屎棍的角『色』,努力把西薩達摩亞這潭渾水攪得更『亂』是他們的終極目標,雖然鐵礦石不幹美國人的事,但能給中國人添點堵的事情一向是華盛頓那幫人的最愛。

而且根據上校的情報,事情也到了必須解決的地步,伍德莊園的主人是一個中國人,幾個月前他從中國采購了一批足以武裝一個營兵力的裝備,又在波黑訂購了一千條槍,雖然一些采購計劃因故終止,但足以可見他們的野心,而且小國王是西薩達摩亞法理上的最高元首,除掉他會給這個國家帶來更大的動『蕩』,這也也是米勒上校任務表上最主要的一件事情。

有情報顯示,有條掛著巴拿馬旗幟的韓國貨船最近在幾內亞灣出沒,世界上有幾個為數不多的國家向來膽大包天,**就是其中之一,蘭利大樓有理由相信,這條船上滿載著給伍德莊園的輕武器,因為隻有他們敢於悍然違反聯合國關於武器禁運的決議,別說幾集裝箱的輕武器了,就是核彈,隻要能換來足夠的利益他們也敢賣。

如果伍德莊園得到了大批武器彈『藥』,局勢將會變得更加複雜而不可控製,雖然米勒上校向來瞧不起這些黃皮猴子和黑猩猩,但是手裏拿著自動步槍的猴子和猩猩也是非常危險的動物。

基於以上原因,上校還是決定再聯絡一股援軍,加個雙保險。

他拿起衛星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說道:“我找戈登將軍……”

……

戈登將軍和米勒上校一樣,也是來報仇的,不同的是他受雇於布雷曼礦業的理查德.索普先生,這位美國商人以巨資雇傭他和他的軍隊幫助獨裁者庫巴恢複統治,這一點很有意思,因為同樣是這位索普先生,在兩年前曾花錢雇傭戈登為福克納上校運送軍火,而福克納的任務則是推翻這位庫巴將軍。

資本家和政治家們的腦子裏都充滿了汙穢的東西,戈登將軍深信這一點,但這並不妨礙他接受雇傭,因為他的一支上百人的部隊就死在西薩達摩亞,那次打擊讓將軍足有一年沒緩過勁來,現在重新組建的雇傭軍的成『色』也大不如以前了,隻網羅了一些東歐和高加索的職業士兵。

中情局的米勒上校打來電話,邀請戈登將軍共同出兵滅掉盤踞在伍德莊園的國王殘部,這個消息讓戈登為之心動,軍人的直覺告訴他,這是一次極其難得的機會。

……

撤退車隊中夾雜著一些民用皮卡和越野車,劉子光和李建國坐在顛簸的車廂裏,展開一張塑料質地的作戰地圖比劃著。

“建國,我讓關野和貝小帥跟你一起行動,你們的任務是從庫巴手中奪取機場,我們兩邊同步進行,誰先得手就回援莊園,鍾漢東那邊壓力最大,敵人會傾盡全力攻打他,我怕他撐不住。”劉子光說。

李建國點點頭:“機場這邊交給我就行,鍾大隊那邊你盡可以放心。”

“但願吧……”劉子光微微歎氣,這種牽製敵人主力的任務向來是九死一生,鍾大隊和他的部下們將要承受難以想象的巨大壓力,並且要付出巨大的犧牲,今天還活蹦『亂』跳的戰士們,明天或許就會成為冰冷的屍體。

車隊的目的地是聖胡安碼頭,經過聖胡安市區的時候,幾輛貨車開進了街道,一些穿便裝的人從車上拿出幾個大號的鳥狀模型飛機來,裝在發『射』架上彈『射』了出去,飛機尾部的螺旋槳嗡嗡的轉動著,向機場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一隊土黃『色』塗裝的悍馬越野車從聖胡安市區出發了,這些車輛上沒有任何標記,士兵們大多是白人,戴著超酷的墨鏡,穿著卡其『色』的多功能軍用外套和作戰褲,黑『色』的棒球帽和奧克利的沙『色』軍靴,嘴裏嚼著口香糖,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身上裝滿彈匣和手榴彈,hk416自動步槍上裝著全息瞄準鏡,專業定做的戰術刀放在最順手的位置,怎麽看都不像是正規軍人,而像是無法無天的軍事承包商。

在悍馬車隊的後麵還跟著十幾輛皮卡,車廂裏架著12.7毫米的機關槍,身穿綠『色』軍裝的黑人士兵坐在車頭上,車廂裏,看到路邊的老百姓,就揮舞著武器恫嚇他們,看到別人抱頭鼠竄,他們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一架灰藍『色』低可視度無人偵察機從遠處掠過,鏡頭拍攝下的照片通過通過自動壓縮程序壓成數據包無線傳送到控製中心,照片在電腦上解壓打開,可以清楚的看到悍馬車隊的數量,兵力和大型武器裝備一目了然。

“佩雷斯的部隊傾巢出動了,不知道機場那邊的情況如何?”站在電腦前的劉子光說道。

一襲軍裝打扮的葉知秋調出另一幅畫麵,雖然稍顯粗糙,但仍可以分辨出一隊陸虎衛士在非洲原野中掀起滾滾煙塵。

“i.s.r的人馬也出動了。”葉知秋說,忽然鏡頭一閃,屏幕裏出現一架直升機,還沒來得及看清型號,信號就中斷了,屏幕上一片雪花。

“被打掉了,咱們的偵察機速度慢,反應也不是那麽靈活。”葉知秋遺憾的說道,劉子光心中卻是巨震,因為沒有料到敵人有裝備武器的直升機,這下留守伍德莊園的鍾漢東等人可沒有防空武器,就算是再厲害的特種兵遇到高一級別的重武器也隻有吃虧的份兒。

臨時改變作戰方案已經不可能了,隻能按照原定計劃進行,劉子光一聲令下,聖胡安市郊的一個樹林裏,幾十輛塗著王家衛隊標誌的軍車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柴油機噴出一股股黑煙霧,向著市區高歌猛進,車頂的大口徑機關槍和無後坐力炮殺氣騰騰,皮卡車廂裏的黑人士兵單手拿著朝鮮造的58式自動步槍不時朝天鳴放,哇哇怪叫,一場典型的非洲式攻城戰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