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98 怒放的天堂鳥

字體:16+-

米格21並沒有遠離,而是繞了一個圈子再次飛返,用機載30毫米機關炮掃『射』逃走的雇傭兵,雖然超音速戰鬥機用機炮攻擊地麵和高『射』炮打蚊子沒什麽區別,但心理震撼還是很強大的,而且這也說明一件事,機場已經丟了。

這架米格21確實是聖胡安機場起飛的,戈登將軍駐紮機場的部隊受到兩麵夾擊,一邊是馬丁首相的軍隊,一邊是未知的武裝,但戰鬥力相當強大,雇傭兵們見勢不妙就腳底抹油了,他們選擇從馬丁軍隊進攻的方向突圍,用強大的火力撕開一條通道逃往邊境去了。

李建國和馬丁在機場會師,他們意外的發現機庫裏竟然有兩架米格21戰鬥機,這還是俄**火商留下的玩意,不過沒有人會開這種超音速戰鬥機,就算再全能的特種兵也不可能連戰鬥機飛行員的活兒也能勝任,此時貝小帥的本事就顯了出來,他又是機械師又是飛行員,全活。

米格21是前蘇聯五十年代設計製造的一款前線輕型戰鬥機,和所有蘇聯武器一樣,特點是皮實、耐『操』,四代戰機在起飛前需要好幾個機械師伺候個把小時,而米格21隻要一人即可,貝小帥在大家的協助下給戰機掛上火箭巢,爬上飛機熟練的扳動各種開關,戰機尾部噴出一股火焰,迅速起飛而去。

從機場到伍德莊園的距離雖然不遠,但開車也要幾十分鍾,不過飛機就快多了,一分鍾不到就飛到了地方,鍾漢東他們和雇傭兵交火的位置爆炸不斷,槍聲四起,很容易就目視發覺,一番狂轟濫炸後,順利解圍。

……

作為一個記者,江雪晴可謂一步登天,她不僅獲準全程直播西薩達摩亞內戰,還獲得了獨家采訪國王以及保王軍領袖的權利,這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上次的新聞事故之後,江雪晴憤然離開了江東省電視台,在朋友的引薦下進了cctv,而且進的是國際部當記者,這種工作本來是大老爺們的活兒,哪裏輪得到女人上陣,部裏領導本以為江雪晴隻是為了嚐個鮮求個刺激,也就隨了她願,哪知道膽大包天的江雪晴竟然帶著一個攝影師徑直跑到了西薩達摩亞采訪。

本來台裏有硬『性』規定,記者不許深入戰區,最多隻能在相對安全的聖胡安國際港口采訪一下工人們,但江雪晴湊巧遇到了幾個香港記者,被他們一啜叨就動了冒險的念頭,偏巧她的攝影師也是個極富冒險精神的小夥子,大家合夥跑到了聖胡安市區,也是活該他們走狗屎運,正碰上保王軍大舉進攻聖胡安,記者們好像見了魚的貓一樣再也邁不動步子了,躲在一棟大樓的天台上遠距離拍攝大街上的交火狀況。

接下來就發生了剛才的事情,記者們被請到了裝甲車上,零距離接觸戰爭,此刻他們的職業榮譽感全都升華到了頂點,一股戰地記者的豪情壯誌充滿了胸膛,用手中的攝影機忠實的記錄著戰鬥畫麵。

江雪晴更是如魚得水,她被獲準緊跟著劉子光進行采訪和攝錄,而那些香港記者就沒有這個殊榮了。

保王軍進展的非常順利,很快就推進到了西國『政府』大樓前,駐守大樓的是一些軍人和警察,本來這些人就是被佩雷斯鼓動起來的,並沒有太多的忠誠度而言,看到國王的旗幟,立刻舉起白旗投降。

看到大樓裏伸出白旗,外麵的人都歡呼起來,有些人朝天鳴槍,有些人當街跳起舞來,看的記者們眼花繚『亂』,驚愕不已,這到底是打仗呢還是表演行為藝術呢。

投降者從大樓裏出來了,把槍丟在了一旁,高舉雙手,一隊保王軍士兵衝了上去,江雪晴立刻舉起了相機,她意識到將要有重大新聞發生!

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這些俘虜並沒有被當街槍決,他們放下了武器,收到了鮮花,橙紅『色』的怒放的天堂鳥,是西薩達摩亞的國花,也是王室的象征,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情不自禁的歡呼起來,高舉手中的花束,在滿是彈殼的大街上高喊著一個字,那就是“和平”。

江雪晴放下了相機,心情也是波瀾起伏,此刻她還不知道,剛才的照片會讓她獲得普利策大獎,成為一名國際知名的記者之一。

戰爭結束了,國王收複了首都,再次經曆一場浩劫的西薩達摩亞人民終於意識到和平的重要,他們湧上街頭,高呼和平,強烈要求還在交戰的軍閥武裝放下武器,向國王投降。

阿瑟陛下順應民意,連下詔書要求阿方索.佩雷斯和馬丁及其支持者放下武器,並且勒令一切外國雇傭軍在第一時間離開西薩達摩亞,否則將給予最嚴厲的懲罰。

詔書一下,聖胡安再次沸騰,人民歡呼著國王萬歲,以天堂鳥的海洋迎接阿瑟陛下重返王宮,全世界各路媒體蜂擁而至,要求采訪這位年輕的,神秘的國王陛下,王室辦公室對媒體采取了最開放最親和的態度,允許他們全方位的采訪國王,當然優先權還是留給了江雪晴。

這不是小阿瑟首次曝光在鏡頭下,不過比起上次來他已經隱隱有了一些國家元首的氣度,再加上年輕的令人發指的歲數,純真的眼神,雪白的牙齒,流利的英語和漢語,頓時博得了記者們和電視機前數以億計的全球觀眾的好感。

斷壁殘垣的王宮,陛下召開了新聞發布會,他穿了一件耐克的運動衫,看起來就像個中學生。

“陛下,請問您對目前的局勢有什麽看法?”一個美聯社的記者問道。

“必須停止戰爭,停止殺戮,如果他們不放下槍,我就會派人狠狠踢他們的屁股,把他們踢出我的國家。”

如果是哪個政治家這樣發言,一定會被詬病為沒有城府,但是這樣一個少年國王說出來的話卻贏得了一陣自發的掌聲。

一位中國女記者提問:“陛下,請問您對中國援建項目的態度?”

“聖胡安大屠殺的時候,是中國醫療隊保護了我們,後來他們幫我們建學校,建醫院,幫我們挖埋在地下的礦藏,這些舉措會讓我的人民過得比以前幸福,所以我喜歡他們,我歡迎他們。”

一個日本記者舉起了手,“陛下,聽說您的軍隊指揮官是個中國人,有這回事麽?”

“是的,我的指揮官來自中國,但他現在是西薩達摩亞的公民。”

日本記者不罷休:“聽說他曾經是一個被判死罪的刑事犯,陛下知道這件事麽?”

“我知道他是聖胡安大屠殺中保護了千百難民的英雄,他的銅像就屹立在聖胡安市中心;我知道他把價值幾百億美元的財產都捐給了慈善機構;但我卻不知道西薩達摩亞法院曾經判過他的罪。”

bbc的記者急不可耐的提問:“陛下,請問您對西薩達摩亞麵臨的種族矛盾怎麽看?”

“我理想的西薩達摩亞是不分種族,不分國籍,不分膚『色』的。”

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大家被小國王的機智和口才所深深打動。

記者招待會通過網絡迅速傳遍世界,阿瑟國王的身世也被好事的記者挖掘出來,原來這位小國王是前國王的私生子,卡耶族和文度族的混血兒,從小在貧民窟長大,曾經是歐洲人雲集的聖胡安大飯店年紀最小的侍應生。

傳奇的經曆風靡全球,一時間卷起了阿瑟狂『潮』,他的照片和視頻以及各種資料在facebook, youtube 上瘋狂轉載,關注度遠超西薩達摩亞內戰,沒有人關心什麽庫巴,佩雷斯,更沒有關心何塞是怎麽死的,大選是不是存在舞弊,小阿瑟贏得了全球的注目,不管是老人、青年還中年,都被這個身世坎坷的非洲國王所深深打動。

“哦,他看起來就和鄰居家的吉米一樣大,上帝啊,可憐的孩子,我多想抱抱他啊。” 無數的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主『婦』發出這樣的感慨。

“如果時機成熟的話,我們想邀請阿瑟陛下訪問白金漢宮。”英國王室發言人這樣對媒體表示。

“我們應當關注西薩達摩亞的局勢,立刻製止那裏發生的殺戮。”美國眾議院,一位女『性』議員振振有詞的提出了一項議題。

好萊塢對西薩達摩亞題材也非常感興趣,有製片人準備邀請斯皮爾伯格出馬拍攝一部講述小國王成長史的電影,有網絡調查顯示,超過一千萬的人對這個電影感興趣。

……

這些都是後話了,實際上聖胡安的收複並不代表戰爭的結束,佩雷斯和庫巴的武裝都還殘留在西薩達摩亞境內,國際雇傭兵組織也沒有離開這個國家,戰爭隻是進行了一個回合而已。

隻有前首相馬丁的軍隊交出了武器,向小國王投降,國王按照約定赦免了他。

佩雷斯則選擇了沉默,他隻是米勒上校的傀儡而已,並沒有自己的政治見解,在這樣風雲變幻的時刻,他也隻有沉默一種選擇。

而前往庫巴將軍營地送信的使者卻被殘忍的殺害,頭顱被割下送回,同時庫巴通過掌握的電台號召文度族人起來反抗卡耶族的統治,但此時他的話已經沒人聽了,庫巴的罪行通過國際互聯網昭示於天下,被全世界所唾棄。

“是該到了踢他們屁股的時候了。”西薩達摩亞軍事最高指揮官劉子光閣下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