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六章 前往九天玄清觀

在這東聖神州以北最寒冷的地方,天空才剛剛泛起一絲亮光,空氣中已經開始彌漫著破曉時的寒氣。清晨,一層白色的濃霧將眼前的整座山脈全部覆蓋,目光透過白霧,隻見得遠方的山勢相連,連綿起伏的山脈無窮無盡,在那山角之下,一條蜿蜒的古道向前延伸。

古道兩旁,聳立著無數的怪石,順著這條從嶙峋的怪石中開辟出的古道向前望去,隻見那古道竟如同一條盤繞在山峰之上的一條小蛇,直通山峰頂端。而在那山頂之上,一座座金碧輝煌殿宇正矗立在那裏。那華麗的宮殿被無數四季長青的植被環繞,為這北寒之地增添了一抹綠意的同時,也給人一種人間仙境的感覺。

望著那連綿不絕,依稀還有白雪的山脈,以及那建立在峰頂之上的華麗宮殿,立時就讓人聯想起了當今東聖神州六大門派之一的北極上青宗,看其地貌,此處正是北極上青宗所在地——天山,而那峰頂之上的殿宇正是北極上青宗的主殿所在了。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隻是今日的天山並沒有見到太陽,天空中陰沉沉的,烏雲低垂,讓身處此地的北極上青宗子弟心中不免感覺到有些壓抑。

在北極上青宗的道場上,此刻正有一隻體型龐大,猶如小山一般的巨獸匍匐在那裏。此獸身如巨象卻生有六足,短尾而無頭,且背身四翼,雙目與嘴巴生於尾部之下,更為奇特的是此獸竟無肛,真不知道一些消化過後的殘渣該怎樣排出,不過此獸那非凡的姿態,一看便知這是不可多見的異獸。

而在此獸身旁,此時約莫有著十七八人正站在那裏,其中有一對中年男女手中正牽著一名看起來隻有十一二歲的少年排眾而出,另外十幾人見少年在中年男女帶領下邁出了隊伍,也都紛紛對中年男女雙手抱拳,似是在為這三人送行。

“肖長老、楚長老,此次就拜托二位了。”隊伍中的走出一人,對著中年男女淡淡的道。

這對中年男女正是肖澤的爹娘,肖天應與楚縈韻,那名十一二歲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肖澤本人,而與肖澤對麵的十幾人正是北極上青宗的宗主以及往日與肖天應與楚縈韻交好的北極上青宗眾長老。

經過了這幾天時間的準備,肖澤終於在爹娘的帶領下,準備踏上了前往九玄天清觀的路。

楚縈韻雖然不舍,但是為了肖澤以後的前途,她也不得不放下心中的牽掛。幾天來,楚縈韻每天都是以淚洗麵,常常在背後哭泣,原本風華絕代的容顏,如今也顯得非常憔悴。身為一個母親,孩子永遠是她的軟肋。

本來北極上青宗已經安排了人護送肖澤前去九玄天清觀,可是楚縈韻怎放心讓其他人來做此事,畢竟路途遙遠,以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的速度,來回也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而且此次是送肖澤前去修道,這一去他們母子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相見,楚縈韻自然要看到肖澤安然到達才能徹底放心。

“宗主這是哪裏話,澤兒是我的唯一兒子,這些都是我份內之事,而我能為他做的也隻有這麽多了。”肖天應長歎一聲,從他的話語中還是能夠聽到一絲對肖澤的愧疚。

“事已至此,肖長老不必愧疚,這隻能說是天意弄人啊。”北極上青宗宗主同樣長歎一聲,遺憾的道。

“事不易遲,在下這就出發了。”肖天應道。

“肖長老一路順風!”

“多謝各位師兄師弟相送,肖某告辭了。”肖天應和楚縈韻拉著肖澤的手,將其扶上了北極上青宗的護山神獸的背上,也就是那隻匍匐在北極上青宗道場上的六足異獸,而後二人也依次躍到了神獸之上,在肖天應的驅使下,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緩緩的站起身來,輕輕拍打著背上的四翼,那如小山般的身軀便向天空之上徐徐升起。

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雖然體型龐大,但是飛行的速度卻絲毫不慢,在北極上青宗宗主與眾長老的目送下,護山神獸如閃電般的向遠處飛去,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範圍。

天山山脈的上空,坐在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背上的肖澤再次回頭望了一眼這個從小長到大的地方,那裏是有他為數不多的夥伴和幾位疼愛他的長輩,還有他和幾個小夥伴的樂園。回想起往日在此玩耍的情景,肖澤那一雙稚嫩的雙眼也漸漸的有些發紅。

從小到大,肖澤從來也沒有長期離開過這裏,而這一次,注定了將久別此地,此去一別,再相見起碼也是幾年之後了,此刻,就連坐下的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也安靜的在天空上飛行著,似乎也知道此時它背上的一家人心情都不好。

肖澤不舍的望著身後的天山山脈,直到視線的盡頭已經再也看不到北極上青宗的輪廓,這才轉過了腦袋,這時那雙清亮的眼眸已經被決然取代。

望著消失在遠方天際的肖天應一家人,北極上青宗宗主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他雙目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這時候,一名老者緩緩的來到北極上青宗宗主的身旁,低聲惋惜道:“哎……身具靈根,如此上好的修煉苗子卻不能煉氣,而需要改投他派學習修道之術,真乃我北極上青宗的一大損失啊。”

聽聞此言,北極上青宗宗主卻露出一幅無謂的神色,然後對著身後的老者淡淡的道:“魯長老此言詫異,肖澤乃我北極上青宗長老之子,是我北極上青宗嫡係弟子,他即使現在去了九玄天清觀,難道道術有成後還不回本門嗎,畢竟他的爹娘都是本門長老,這裏才是他的家。況且我與九玄天清觀觀主隻是說推薦肖澤去修道,而並不是說讓他投入其門下。”

“宗主的意思是……”那位姓魯的長老聽得北極上青宗宗主此言,頓時雙目一亮,對北極上青宗宗主的想法已經猜的七七八八。

“天下道術和道兵的煉製方法幾乎全部掌握在九玄天清觀手中,他們從不肯向修煉界透露一絲關於道術和道器的修煉之法,哪像我們煉氣士,修煉之法遍部如此之廣,其實不隻是我等,其他各派對於九玄天清觀敝帚自珍也或多或少有些微詞,隻不過沒有明著表現出來罷了,而如今我們說不定可以借助肖澤的手……”說到此處北極上青宗宗主突然停了下來,雙目之中露出奸詐的笑容。

“宗主高明!”一旁的老者也恭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