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六章 前往九天玄清觀

在這東聖神州以北最寒冷的地方,天空才剛剛泛起一絲亮光,空氣中已經開始彌漫著破曉時的寒氣。清晨,一層白色的濃霧將眼前的整座山脈全部覆蓋,目光透過白霧,隻見得遠方的山勢相連,連綿起伏的山脈無窮無盡,在那山角之下,一條蜿蜒的古道向前延伸。

古道兩旁,聳立著無數的怪石,順著這條從嶙峋的怪石中開辟出的古道向前望去,隻見那古道竟如同一條盤繞在山峰之上的一條小蛇,直通山峰頂端。而在那山頂之上,一座座金碧輝煌殿宇正矗立在那裏。那華麗的宮殿被無數四季長青的植被環繞,為這北寒之地增添了一抹綠意的同時,也給人一種人間仙境的感覺。

望著那連綿不絕,依稀還有白雪的山脈,以及那建立在峰頂之上的華麗宮殿,立時就讓人聯想起了當今東聖神州六大門派之一的北極上青宗,看其地貌,此處正是北極上青宗所在地——天山,而那峰頂之上的殿宇正是北極上青宗的主殿所在了。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隻是今日的天山並沒有見到太陽,天空中陰沉沉的,烏雲低垂,讓身處此地的北極上青宗子弟心中不免感覺到有些壓抑。

在北極上青宗的道場上,此刻正有一隻體型龐大,猶如小山一般的巨獸匍匐在那裏。此獸身如巨象卻生有六足,短尾而無頭,且背身四翼,雙目與嘴巴生於尾部之下,更為奇特的是此獸竟無肛,真不知道一些消化過後的殘渣該怎樣排出,不過此獸那非凡的姿態,一看便知這是不可多見的異獸。

而在此獸身旁,此時約莫有著十七八人正站在那裏,其中有一對中年男女手中正牽著一名看起來隻有十一二歲的少年排眾而出,另外十幾人見少年在中年男女帶領下邁出了隊伍,也都紛紛對中年男女雙手抱拳,似是在為這三人送行。

“肖長老、楚長老,此次就拜托二位了。”隊伍中的走出一人,對著中年男女淡淡的道。

這對中年男女正是肖澤的爹娘,肖天應與楚縈韻,那名十一二歲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肖澤本人,而與肖澤對麵的十幾人正是北極上青宗的宗主以及往日與肖天應與楚縈韻交好的北極上青宗眾長老。

經過了這幾天時間的準備,肖澤終於在爹娘的帶領下,準備踏上了前往九玄天清觀的路。

楚縈韻雖然不舍,但是為了肖澤以後的前途,她也不得不放下心中的牽掛。幾天來,楚縈韻每天都是以淚洗麵,常常在背後哭泣,原本風華絕代的容顏,如今也顯得非常憔悴。身為一個母親,孩子永遠是她的軟肋。

本來北極上青宗已經安排了人護送肖澤前去九玄天清觀,可是楚縈韻怎放心讓其他人來做此事,畢竟路途遙遠,以北極上青宗護山神獸的速度,來回也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而且此次是送肖澤前去修道,這一去他們母子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相見,楚縈韻自然要看到肖澤安然到達才能徹底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