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十七章 道術對決

傳道嶺第十一層道場之上,與李文輝一同前來的幾名少年將下方的一切都看在的眼裏,雖然同樣不明白李文輝為什麽敗的如此之快,但是李文輝這次在他們這一輩人中可是丟大人的,而且還是當著他們這些競爭者和他們心中天女的麵,這讓他們不禁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

“這李文輝也太沒用了吧!”

“就是,連那裴重遠一招都沒招下來,真是丟人!”

望著李文輝狼狽的躺在地上,這幾人更是開始落進下石起來。

“你們說我如今的實力與這位傳道者相比怎樣?”那名紅裙少女微微翹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下方,就在幾人不斷貶低李文輝時,她忽然開口道。

“當然是小師姐更厲害了,那個老頭雖然是傳道者,可是都這麽一大把年紀了,又怎麽會是小師姐的對手!”聽聞紅衣少女的話的話,身旁的幾名青年微微一怔,旋即馬上就開始過來奉承了起來。

少女別看年紀不大,可是在修道一途有著很高的天賦,年紀輕輕便突破了先天靈覺第一層,成為了一名貨直價實的入階高手,並且在他們這些年紀十五歲以內的子弟中,那絕對是第一人,也因此使得她非常的好勝。

紅衣少女為九天玄清觀青年弟子中,最傑出人之一,她好勝心很強,並且性格也非常霸道,不容許同輩人比他更優秀,幾人看起來明明都比紅衣少女大上一些,可是全部都喊她為小師姐,這些都是她自己要求的,為了計好紅衣少女,幾人自然也都一個個順從他的意願叫她小師姐。

紅衣少女盯著裴重遠,雙目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隻見她玉手一招,一把銀色的飛劍便憑空出現,旋即整個人便駕馭著飛劍對著傳道嶺直衝而下。

“子綾小師姐!”幾名少年原本還想奉承幾句,可是沒想到紅衣少女竟真的駕馭著飛劍衝向了下方的傳道嶺,眾人大驚,也不知這位小姑奶奶想要幹什麽,來不急多想,幾人也都紛紛祭出道兵飛劍追了下去。

傳道嶺第十一層與最底一層僅僅隻有兩千米左右,兩千米的距離對於駕馭著飛劍直衝而下的紅衣少女來說隻是一眨間的功夫。

輕輕的落到了裴重遠麵前,紅衣少女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冷芒,她盯著裴重遠,不知道在想些什麽,但是一股無形的戰意卻升騰了起來。

幾名追下來的少年大驚,這位小姑奶奶不會要拿眼前的這名傳道者試手吧,既然身為傳道者,即便是最底級的傳道者,也定然有他的獨到之處,否則也不會被觀內任命這一重任了,紅衣少女雖然在觀內年輕一代人中很驚豔,但是畢竟年幼。

就在紅衣少女剛剛邁出腳步,準備對裴重遠出手時,其中一名少年迅速的抓住了她的肩膀,感受到肩膀被人抓住,紅衣少女斜望了一眼身後,見抓住她肩膀的竟是她的一名同伴,眉頭不禁一皺,顯然被阻非常的不高興。

抓住紅衣少女肩膀的那名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暗自一歎,他知道自己的舉動肯定會讓少女不喜,但是他又不得不阻止對方,眼前的老者是觀內的傳道者,雖然是最底等的那種,但是也不好公然對他不敬,否則觀主知道肯定會受到責罰。

此時,幾名年輕人的到來也引得了周圍人的注意。最先注意到幾人的是肖澤,望著幾人並不算友善的態度,肖澤眉頭微微一蹙,從幾人的氣質和打扮可以看出,這幾人在九玄天清觀絕的地位絕對不一般,他們每一個不經意間就會流露出一絲傲氣,那種傲氣並不是故作姿態,而是因為長久自然而然行成的一種氣質,那種神態與北極上青宗的顏清很像很像,這讓感受到那種姿態的肖澤非常的不喜。

幾人目頭直視裴重遠,在看待裴重遠時的那幅態度也不像周圍其他子弟那般恭敬,裴重遠也一臉詫異的望了過來。這幾人雖然年紀輕輕,可資質個個不凡,在九玄天清觀也有著一定的名聲,他雖然平時對九玄天清觀內的一些事物不管不問,可是也聽過這幾名青年的,按理說像這幾名青年的表現,都應該有單獨的師長會親自對他們教導,根本不需要到這道場上來的,而平時幾人確實不會來這道場,可是今天不知為何,幾名少年全都來了,這讓裴重遠一陣狐疑。

與此同時,躺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李文輝也注意到了幾人的到來,頓時感覺到顏麵大失,特別是在看到小道姑後,李文輝的整個臉龐都漲紅了起來,羞怒的情緒頓時浮上心頭。

轉過頭來,李文輝惡狠狠的盯著裴重遠,雙目之中充滿了怨毒,旋即他猛然躍起,地上的飛劍也輕輕一顫,綻放出璀璨的光華,然後瞬間放大到數丈大小,接著飛速的斬向裴重遠。

感覺到身側迎麵而來的勁風,裴重遠雙目微微一凝,右手迅速的將肖澤推到了身後,左手一招,法輪道兵迅速旋轉、放大,法輪上那冰冷的刀鋒在飛速旋轉下,散發著冷森的寒芒,懾人心魄。

飛劍化成的數丈巨劍轉瞬即至,而裴重遠的動作同樣不慢,就在飛劍距離他還有二十多米的時候,裴重遠手臂一甩,在高速旋轉下已經放大到了磨盤大小的法輪道兵直接飛射向飛劍。

“鏗鏘!”

金屬交擊的聲音在道場上響起,刺耳的聲音震的周圍的弟子雙耳隱隱生痛,緊接著,隻見一把數丈長的巨劍仿佛失控了一般飛上了高空,旋即在半空之中輕顫了幾下便迅速縮小到了隻有把掌大小,掉落到了地上,而裴重遠的法輪道兵則化成了一丈多長,緩緩的飛回了他的身邊,。

“噗嗤……”

與此同時,駕馭著巨劍的李文輝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修道者的道兵與主人是神魂相連的,所以當李文輝的飛劍被裴重遠的法輪法寶擊飛失去靈性後,身為主人的他,神魂也因此受到的牽連,當場便是吐了一大口血,臉色無比的慘白。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稍微取得一點成績就驕傲自滿!”裴重遠冷哼一聲道,李文輝今天的舉動讓他動了真怒。

“我不服!”李文輝大吼一聲,旋即從懷中掏出六顆珠體甩向裴重遠。

圓珠始一祭出便綻放出一層淡淡的光芒,然後六顆圓珠迅速的串連到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圓形,射向裴重遠。

裴重遠眼瞳微縮,手指一點,法輪道兵再次祭出迎向六顆圓珠,然而,六珠圓珠仿佛有智慧一般,見法輪道兵迎來,竟自動避過了法輪的鋒芒,六顆圓珠分別從不同的方向繞過了法輪砸向裴重遠。

望著六顆圓珠向自己砸來,裴重遠並沒有顯得慌張,隻見他右手向前一甩,一張由無數金絲組成的大網竟憑空出現,而六顆飛來的圓珠正好飛入了網中。裴重遠雙手掐決,金網瞬間合攏,將六顆圓珠道兵收入了網中。

起初在剛被收入網中的時候,六顆圓珠還在不停的撞擊著金網,試圖衝擊金網的禁錮,然而,當金網表現浮現出一縷縷紋路,並迸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後,所有的圓珠終於停止了掙紮,而一旁的李文輝則臉色蒼白,也就在此時他突然感覺到與圓珠道兵失去了聯係。

這一切說起來慢,實則兩人也就僅僅過了兩招,兩招而已,其實也就是一瞬間的事,這以至於紅衣少女都還沒來得急對裴重遠發動攻擊。

裴重遠與李文輝的交與,讓紅衣少女身後的幾名少年也都有些動容了,短短幾招,李文輝皆敗,而且是慘敗,這讓他們不禁想起,若是他們對上裴重遠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情景。

“目無師長,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你,以示懲戒!”

今天裴重遠是真的怒了,平時一些優秀的子弟對他不敬倒也沒有明目張膽的表現出來,他到也懶得理會,可是今天這李文輝竟當著這麽多子弟的麵,當眾拂逆他,若是再不以示懲戒,那他以後也沒臉到這道場上來講道了。

然而,就在他打算懲罰李文輝時,一道聲怒喝突然響起,“我李恪的孫子也是你這不入流的人物說教訓就教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