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到達汾江城

以前肖澤不是沒有在高空中飛行過,當初還在北極上青宗的時候,隻要下山,都會剩坐被北極上青宗馴服的飛行妖獸。

不過飛行妖獸一般個頭都比較大,翅膀也比較寬,兩翅展開將下方的視線全部遮攔住了,站在上麵就在站在地麵樣一樣,而且那個時候都會有人在旁邊陪伴,護著他。

盡管此次少女薑子綾也一樣站在身旁,可是她畢竟年齡太小,在潛意思中出於本能的有些不放心。

更主要的是,竟有一次薑子綾竟將肖澤從飛劍上推了下去,雖然隻是為了嚇嚇肖澤逗他玩,最終在他順著萬丈高空向下墜時,又驅使飛劍將其接住,可是肖澤卻被嚇的亡魂皆冒,至此肖澤的心一直懸著,對薑子綾再也無法放心了。

穿越過雲川,這一段原本隻有半日的路程,四人足足飛行了兩天,直到第二天太陽落山才到達汾江縣。主要是因為薑子綾這一路上,時不時的被雲川下方的美景吸引降落下來,或許是因為常年待在九玄天清觀的原因,這次好不容易下山,自然要玩個夠本,薑子綾的野性頑劣這兩天來也得到了盡情的釋放。

對此兩名九玄天清觀的少年卻沒有絲毫反對,他們倆整天都圍繞著這名“小師姐”,都以她馬首是瞻,整日裏為了討好她反而還不斷為她出注意,各種好玩的招數全都想了個遍,看他們的樣子哪是出來執行任務的,反而像是出來遊山玩水的。

也隻有肖澤一人還在惦記著任務的事,生怕那隻吸血蝙蝠再次為禍,期間幾次提醒少女等人,結果大掃其興致後,自然讓她對肖澤生了一些不快,剩餘的路程薑子綾也不再帶著肖澤,而是將他推給了另外一名叫做柳辰飛的少年。

剩餘的路程肖澤可謂是提心吊膽,雖然少女有些頑劣,當初站在她的飛劍上,時不時的會給肖澤帶來一些“驚喜”,可是平時飛行起來都還好,可是此次他踏上了柳辰飛的飛劍後,就被柳辰飛擠到了飛劍的邊緣,原本飛劍就比較窄,被柳辰飛這麽一擠,肖澤的一雙腳掌有一半都踩空了,整個人的重心不自覺得有些向飛劍外偏離。

本來他就比較排斥肖澤,再加上前一天他被薑子綾親自帶著,這讓他對肖澤產生了極度的嫉妒之心,此次抓住機會自然要好好教訓肖澤一番。

肖澤如此,薑子綾非旦沒有出言勸阻柳辰飛,反而大笑了起來,似乎看到肖澤現在的模樣讓他非常的高興,頑性被大大的滿足了。柳辰飛見此,更加賣力了,在不傷及肖澤的情況下,狠狠的教訓了肖澤一頓。

從九玄天清觀出現到現在,一邊趕路一邊玩耍直到過了兩日汾江縣的縣城汾江城才遙遙再望。

“我們這樣直接飛入汾江城會引起騷亂的,還是降落到下方後,徒步前進吧。”

以前在北極上青宗的時候,一般肖澤在爹娘的帶領下乘騎妖獸下山,在到達城鎮時,為了避嫌都會在距離城鎮外不遠處降落下來,將妖獸放到城鎮外然後徒步前走,所以此次肖澤也向薑子綾三人建議道。

可是薑子綾和蕭阮、柳辰飛三人卻不以為然,根本沒有沒理會肖澤,真接駕馭著飛劍飛入了城中。

“快看,有人飛過來了!”

“神仙啊……”

“不,那是九玄天清觀的修道者。”

有人認出了四人的身份,雖然修道者煉氣士這類的修士在人間界不是什麽隱秘之時,但是這些普通平民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看到禦劍飛天的修道者的,就算是有修士站在他們身邊,他們也認不出來,更別提能夠見到人在天上飛來飛去的了,一時間引得小半個份河縣都騷亂了起來。

降落到了汾江縣城內,肖澤四人立刻被城內的趕來的居民圍住了,雖然前眼的這幾人看起來最大的不過十四五歲,小的也就十一二歲的樣子,可是這些圍過來的居民卻不敢小瞧。

在見識到幾人飛天的神通後,這些人並不敢太過靠近肖澤四人,隻是站在遠處好奇的打量著,同時口中不時發出稱讚和羨慕之音。

聽得身旁的稱讚之音和周圍投過來的羨慕的目光,薑子綾卻像是渾然無知,而柳辰飛和蕭阮二人卻麵帶得意之色,仿佛在享受一般。不過肖澤卻並不這麽認為,被周圍這麽多雙眼睛盯著,他實在有些不適應。

“汾江縣隻是一般的小縣城,方圓隻有兩百多裏。整個縣的人口也就十多萬人,而此處正是汾江縣最繁華的地方,被稱之為汾江城,城內的居民大約有數萬左右。”剛進入汾江城,一旁的柳辰飛便靠到了薑子綾的身旁,獻殷勤的道。

薑子綾聽著,心中卻感到好奇,柳辰飛對此縣像是頗為了解的樣子,就忍不住的道:“柳辰飛,你怎麽知道這些的?”

柳辰飛聞言卻麵帶得意之色,他露出一個詭笑,而後附在薑子綾的耳邊,低聲道:“我以前和觀內的幾個弟子偷偷的來過幾次。”

薑子綾聽聞先是一臉愕然,旋即麵帶壞笑的道:“好啊柳辰飛,你竟然私自離觀,這可是犯了九玄天清觀的觀規的,我要告發你。”

柳辰飛臉色一變,原本是想討好薑子綾的,可結果人家卻要告發他,若是讓觀內知道他私自離觀,那麽定然會受到一番責罰,一時間柳辰飛嚇得臉色煞白。

見到柳辰習如此模樣,薑子綾卻是嬌笑一聲,旋即對著柳辰飛道:“看你那樣子,哈哈哈……我是逗你玩的。”

聽得薑子綾這麽一說,柳辰飛的臉色稍微好看了那麽一些,不過他可並未真的放下心來,此女的性格他可是很了解的,觀內哪個年輕子弟沒被她捉弄過,說不定哪天她一時興起就將他私自離觀的事,“不小心”說了出來。

看著柳辰飛與薑子綾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站在一旁的蕭阮的心中卻滿不是滋味,可是誰叫人家對汾江縣非常了解呢,而他卻對此縣茫然無知呢。

在看待柳辰飛時,蕭阮那雙眼睛在充滿了嫉妒之色,薑子綾像是也察覺到了蕭阮的情緒,可是越是如此她越是與柳辰飛聊的更歡,在肖澤的眼睛,甚至隱隱的感覺到薑子綾不經意間流露出的一絲享受的神色。

連蕭阮都插不上話,一旁的肖澤自然就更插不上話了。四人中,肖澤本就是一個“獨立”的團體,並且他以前是生活在北極上青宗的,而北極上青宗則是在東聖神州的三大神朝之一的秋黎神朝的最北方,而汾江縣卻是東聖神州五大王朝中的紫霄王朝的土地,對此他更是不了解。

不過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三人的情緒變化卻被他全部捕捉到了,一時間,心中不禁搖頭歎息道:“女人果然是禍水啊。”

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竟然發出這種感歎,若是被他人知道,定然會笑破肚皮。

“對了,柳辰飛,這汾江城有裁縫店嗎?”薑子綾偏過頭,對著柳辰飛露出燦爛一笑,將柳辰飛迷的是神魂顛倒。

當下,柳辰飛連忙道:“有,當然有,別看這汾江城不大,可是麻雀雖小五髒具全,就在前方就有一家裁縫店。”

薑子綾聞言,也顧不得身後幾人,拔起小腿就向柳辰飛指的方向小跑而去。

在這個隊伍中肖澤是沒有什麽發言權的,而柳辰飛和蕭阮為了討好薑子綾更是對她百依百順,所以四人自然以薑子綾為首,見到薑子綾向那個方向跑去,他們自然也就跟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