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汾江縣太守

整個四海苑雖然跟一些大城鎮中的頂級客棧酒樓沒法比,但是畢竟也是汾江城最好的一家客棧,規模也是最大,單單客房就有一百多間,還分上中下三等,其中裏麵的夥計和小二自然不止一人,藍衣少女三人到來時或許並不是這名小二招待的,所以他也隻是現在才注意到三人,他敢說,這兩名雙十年華的女子絕對是他見過的美女中數一數二的。

呆了片刻,店小二便緩過了神來,他雖然隻是一個店小二,但是四海苑畢竟是汾江城最大的酒樓客棧,平時城內的一些達官貴人來此的也比較多,他也見的不少,久而久之一個人自然也變得精明了起來。

在發現自己同樣因為美人而失神後,店小二就立馬恢複了正常,想起那三人剛剛的疑問,便立刻賠笑道:“想必三位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藍衣少女三人聞言卻是臉色一疑,並未說話。店小二見此便知道他說對了,旋即又道:“客管有所不知,這道‘紅澤臥龍’乃是我四海苑的招牌菜,對於其中的用來製作這道菜的鮰魚自然是下足了功夫,我們為了在保證品質的情況下,使得鮰魚供應給夠滿足酒樓的需求,在汾江旁邊是專門設立有一隊捕魚隊伍的,這個隊伍乃是我們四海苑的掌櫃花錢雇傭的,就是為了我們提供新鮮的活魚的,他們每半個時辰就會將魚為我們送過來一次。”

“咦!你瞧!外麵又有人送魚來了。”店小二的話剛剛落下,就見得灑樓外麵來了一輛馬車,車上有一個水缸,水缸裏麵盛滿了水,水中有養著很多近尺長的形似鰱魚的魚,不過仔細一看之下,赫然和肖澤他們餐桌上的那道“紅澤臥龍”中的魚一模一樣。

聽得店小二這麽一說,不論是肖澤四人還是藍衣少女三人,紛紛都將目光投向了窗外,雖然現在天色已經黑下了下,但是眾人發現,街上果然有人送魚過來,那水缸中的魚就起碼不底於近百條。

“我們四海苑為了做好這道招牌,可是下足了功夫,這些捕魚隊每天都要很晚才會收功!”店小二又在一旁解釋道。

然而,看到此處藍衣少女身旁的那名女子又有疑問了,望著樓下水缸內的鮰魚,道:“這魚汾江運到這裏就已經過了半個時辰,而你們這一次就連來近百條魚,你又怎能保證在剩下的半個時辰內就能將這近百條魚全部做好呢?”

“我們酒樓自然不會做自砸招牌的事,在我們後院的廚房內,單單負責做這道‘紅澤臥龍’的廚子就有三十人,所以近百條魚在半個時辰內全部做好自然不是什麽問題,當然,若是在半個時辰內沒有這麽多客官點這道菜,剩餘超過時辰沒有做完的魚,我店也不會再做了,等到第二天清晨會拉到市場上出售掉的,其實這些隻要是汾江城的居民都是清楚的,所以我們這道菜才能成為招牌菜,才能受如此多的客官喜愛。”似是清晰女子心中的疑問,店小二主動的都說了出來。

肖澤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卻是一臉愕然,看來這一道菜做出來真是不容易啊。恐怕原本這一道普通的紅燒魚,被這麽一折騰價格起碼要翻了數十倍吧。

女子聞言便不再多言,店小二見幾人沒有什麽吩咐便主動退下了。

“來吃根龍須!”小二退下後,藍衣少女三人與薑子綾四人便各自用餐了,在此期間,對於柳辰飛滿是嫉火的蕭阮免不了調侃他一番,因為菜同樣是他點的,他將一根鮰魚胡須夾到了柳辰飛的碗中後,道。

“去去去……”柳辰飛沒了氣的將那根鮰魚的胡須扔到了蕭阮的碗中。

幾人邊吃邊聊著,有著薑子綾在,整個二樓貴賓席就數此餐的氣氛最活躍。四人中,也就數肖澤一人安靜一些,靜靜的坐在那裏吃著。

不過,雖然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也在不停的與薑子綾笑談著,可是那言談舉止之間都很注意形象,畢竟此處除了薑子綾外,在他們旁邊還有一名同樣嬌俏美麗的藍衣少女,他們自然要保持著自己的紳士風度。

待得過一會,藍衣少女與身旁的兩名女子終於吃完了,她們比肖澤四人來的早,也比肖澤他們先吃完,結完帳後,三人便離開了。

柳辰飛與蕭阮二人目送著藍衣少女下樓而去,直到消失在視線之內,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一抹失落。不過,待轉過頭望著薑子綾時,二人的神色又同時恢複了正常。

藍衣少女離去了,而薑子綾他們又早就相識,彼此的脾性也都相熟,這時的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也沒有什麽顧慮了,再次恢複了本性。

蕭阮望向坐在那悶頭吃喝的肖澤,淡淡的道:“肖師弟這次可是走運了,此次任務完成後可就能夠得到一本上層道法了,這種層次的道法我們九天玄清觀是從來不外傳的,就連我等學的也隻不過是此等層次的道法。”

肖澤微微一怔,旋即放下了碗筷,望著蕭阮三人,謙遜的拱了拱手,道:“九天玄清觀的恩德我會記住的,不過此次的任務還得多仰仗兩位師兄和子綾師姐。”

三人聞言,薑子綾淡淡一笑,雙眸中流露一絲莫名,而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也是相似冷笑一聲,旋即柳辰飛扭頭望向肖澤,不客氣的道:“那是,此次要斬殺那隻一階妖獸,的確需要仰仗我們三人,就憑師弟那點剛剛開靈的靈覺之力還真的嫩了點。你可是沾了我們的光,就憑此你怎麽說也應該敬我們幾杯。”

肖澤聞言,舉起了酒杯,連連稱是,然後對著柳辰飛三人道:“這次還望師兄師姐們照顧,我們這裏先謝過師兄師姐了。”

望著肖澤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柳辰飛與子蕭阮二人也是相似冷笑一聲,然後也將酒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將酒杯放到了餐子上,柳辰飛望了望肖澤又望了望酒杯,肖澤立刻會意,立馬拿起了酒壺向柳辰飛三人的杯中倒酒,將酒倒滿後,肖澤這才道:“兩位師兄和師姐的恩情,我會記住的,他日定當報答兩位師兄和子綾師姐。”

柳辰飛與薑子綾三人對視了一眼,同時流露出隻有他們才懂得的一絲意味,旋即又同時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若是此處有熟悉三人的人在此,定然會明白,這三人又想使什麽壞了。

吃完可口的飯菜後,在柳辰飛的帶領下幾人又來到了汾江城的街道上玩耍。

夜晚的汾江城燈火通明,此刻乃是汾江城最繁華的時刻,各種叫賣生不絕於耳,一些擺攤的小攤小販這時都出來開始做生意了,雖然汾江城不大,但是此刻也是非常的熱鬧。

肖澤因為一直惦記著任務和道法的事,雖然跟在眾人身後但是心卻一直沒有在玩上,而蕭阮看著前麵的柳辰飛將薑子綾哄的嘻嘻哈哈的,心中嫉火燃燒,同樣也沒有心思玩,也隻有薑子綾一個人玩的是不亦樂乎,跑在眾人的前麵,時而看看這,進麵看看那,對於所有的東西都充滿了好奇心,更是賣了一大堆的東西扔給了後麵的柳辰飛抱著。

然而,正當薑薑子綾玩的興致正濃時,突然一隊官差出現在了街道上,直奔肖澤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