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羞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肖澤才從入定的狀態中醒來,在黑暗中睜開了眼睛,此刻他的心情一片祥和。來到九天玄清觀已經一個多月了,他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這麽遠、這麽久,每當深夜獨自醒來時,他就會特別想念父母。

他再也沒有了睡意,走到門口,打開門走了出去。站在自己的院落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旁邊幾座院落裏的房間都是一片漆黑,想必住在這裏的客人早就已經入睡了。

四海苑的上房雖然都有獨立的庭院,但是這裏畢竟隻是客棧,所謂獨立的庭院也隻是簡單的劃分一下,所以身處庭院中,四周的視線並沒有被院牆遮擋住。

這裏已是深夜,肖澤坐在庭院中仰望夜空。所謂月明星稀,夜空中隻有一輪明亮的圓月高高懸掛,月光如水一般灑下,皎潔的月光照亮了大地,使得庭院裏的情景清晰可見。

夜風習習,帶著一抹涼意,小徑曲幽,不知通向何處。肖澤心頭一片惘然,順著小徑走了下去,微風拂麵,帶著絲絲清涼,也吹起了往事的回憶。

不知不覺中,肖澤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庭院,走向了他處,漫步在小徑之上,忽然間,肖澤抬首望見前方的一間客房前,正有幾人鬼鬼祟祟的趴在窗戶上麵,而且口中還在竊竊私語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麽。

突然出現的人影將肖澤內心的憂傷衝散了一些,他突然想到,這間客房正是薑子綾的,晚上訂客房的時候,他們四人的房間並沒有挨在一起。趴在薑子綾窗前的幾人明顯是在幹什麽壞事,時而竊竊兩語,時而發出一聲**笑。

肖澤心中一驚,明白了幾人在幹什麽,當即衝著幾人大喝一聲:“你們在幹什麽!”

“走啊走啊,快走!”身後突然傳來聲音,幾道身影也是一驚,連忙你推我攘的向院子後方跑去。

當肖澤跑到薑子綾門前時,那幾道身影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似是聽到了門外的聲響,薑子綾的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了,一身睡袍的薑子綾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肖澤師弟,怎麽了?”薑薑子綾披著睡袍,滿臉慌張的望著肖澤道。

“那個……剛才有人偷看你!”肖澤低著頭,不敢去看身著睡袍的薑子綾,滿臉羞澀的道。

“真的嗎?他們怎麽那麽壞,我好怕啊。”聽得肖澤的話,薑子綾竟表現出了一抹驚慌,就如同一個柔弱的少女一般。

“那個,他們全都跑了!”肖澤目光閃躲的望著薑子綾,畢竟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處在一起,本就讓肖澤感覺臉龐有些發燒,而且薑子綾還穿著成如此模樣,這就讓肖澤更不敢直視了。

“可是……我還是很怕,你可不可以進來陪我?”薑子綾柔弱的道,那聲音中仿佛有著令人不可抗拒的磁性。

肖澤一怔,他沒想到薑子綾會說出這種話,他呼吸有些急促,心跳也加快了起來,張了張嘴又沒有出什麽。深更半夜,讓他待在一個女子的房間,以肖澤的保守性格來說,真的有些不敢。

“我就知道你不願意陪我。”

望著肖澤久久未語,薑子綾似乎非常的失望,低下了頭,神情有些沮喪的走進了房間。

“誒……”一陣猶豫過後,肖澤默默的跟著薑子綾,同樣走了進來,

“我陪你吧!”站在薑子綾的房門前,肖澤雙手緊張的有些不知所措,愣愣的站在那裏喘著粗氣。

背對著肖澤,薑子綾露出一抹狡黯的笑容,旋即突然轉過了身來,連忙走到了肖澤的麵前,幾乎貼在了肖澤的身上,露出一個仿佛非常幸福的微笑著,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薑子綾的舉動讓得肖澤輕退半步,她的容顏絕對是這世間最頂級的,令誰看了都不禁怦然心動,肖澤雖然年少,很多事還懵懂無知,但是在這深更半夜,與如此美人獨處在一起,還離的如此近,使得肖澤心中前所未有的緊張,他雙手不知如何是好的放在胸前,額頭上早已汗如雨下。

“你怎麽了?你很熱啊,滿頭都是汗!”說著薑子綾竟緩緩抬起了手臂,伸出玉手就要為肖澤擦汗。

“不是!”肖澤驚慌的向後退了出去,可是他剛進來時本來站在靠近門的位置,沒敢走進裏麵去,現在才剛退半步就被身後的房門擋住了,沒能躲開薑子綾的舉動。

隨著薑子綾輕拭肖澤額頭上的汗水,披在薑子綾身上的睡袍竟突然不可阻擋的劃落了下來,肌膚如雪,露出了粉娕的香肩。

肖澤一陣窒息,他什麽時候見過如此**的畫麵,雙目緊閉,不敢再看。這時,薑子綾竟也緩緩的閉上了眼晴,身子開始向肖澤的身體偏移,這使得緊閉雙目中的肖澤,在感受到薑子綾的舉動後,身子不由的一顫。

然而,就在薑子綾的身子即將貼到肖澤的身體時,一隻手突然從一旁伸了過來,在那隻手上還塗抹著一層黑乎乎的東西,一把抹在了肖澤的臉上。

與此同時,薑子綾也突然睜開了眼睛,將肖澤推開閃到了一旁,然後迅速的將劃落在地上的睡袍再次披在了身上。

慌亂中,肖澤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隻聽得從薑子綾房間的屏障中傳出一陣嘲笑聲,他猛然睜開了眼睛,一臉茫然的環顧房間,正好看見柳辰飛與蕭阮二人從薑子綾房間內的屏障內走了出來,滿臉嘲諷的望著他。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小子,你真以為自己豔福不淺啊。”

“哈哈哈哈……”

柳辰飛與蕭阮二人笑著望著肖澤,滿臉都是戲謔之色,而薑子綾此刻也是站在二人麵前,一臉玩味的看著他。這時門外突然走進來幾道身影,一身客棧夥計的打扮,滿臉討好的來到了柳辰飛與蕭阮二人麵前,“二位公子,你們交待的事已經辦好了,那個……”

“答應你們的我自然說話算話,拿去吧!”說著柳辰飛從懷中掏出一塊錠子扔給了其中一個夥計。

“謝公子,謝公子!”接過了錠子,這名客棧的夥計用嘴狠狠的在上麵咬了一口,見得確實是真金白銀後,便笑嗬嗬的揣到了懷中。

望著離開房間的幾人,肖澤算是徹底明白了,什麽被偷看,什麽害怕,什麽投懷送抱,全都是為了讓他出醜故意設計的。先讓客棧的夥計裝做偷窺薑薑子綾,故意將他引到這裏,然後故意對他投懷送抱,讓他敞開心扉,這一切的一切隻不過是為了戲弄他。

“怎麽樣,我就說了,隻要是男人都逃脫不了我的魅力。”薑子綾同樣戲謔的望著肖澤,一想起剛剛肖澤被她玩弄的表情,她就特別的開心。

薑子綾的聲音清脆,然而聽在肖澤的耳朵中是那麽的刺耳,此刻,她的神情與剛開始時簡直判若兩人,那時她溫文爾雅,楚楚可人,而此刻卻一幅傲慢無情,孤芳自賞的站在肖澤麵前。

隻是為了證明自己的魅力竟這麽的戲弄他,年紀輕輕便心計深沉,竟有著如此心腸,枉他剛剛還因為薑子綾的舉動而心跳加速,現在想起來臉龐一陣發熱,感覺到無盡的羞辱。

幾人嘲笑聲回蕩在肖澤的耳中,此刻他感覺到無盡的憤怒,那已經不是戲弄那麽簡單了,這簡直就是一種羞辱。別人怎麽欺負他他都可以忍,可是唯獨被人羞辱是他無法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