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羞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肖澤才從入定的狀態中醒來,在黑暗中睜開了眼睛,此刻他的心情一片祥和。來到九天玄清觀已經一個多月了,他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這麽遠、這麽久,每當深夜獨自醒來時,他就會特別想念父母。

他再也沒有了睡意,走到門口,打開門走了出去。站在自己的院落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旁邊幾座院落裏的房間都是一片漆黑,想必住在這裏的客人早就已經入睡了。

四海苑的上房雖然都有獨立的庭院,但是這裏畢竟隻是客棧,所謂獨立的庭院也隻是簡單的劃分一下,所以身處庭院中,四周的視線並沒有被院牆遮擋住。

這裏已是深夜,肖澤坐在庭院中仰望夜空。所謂月明星稀,夜空中隻有一輪明亮的圓月高高懸掛,月光如水一般灑下,皎潔的月光照亮了大地,使得庭院裏的情景清晰可見。

夜風習習,帶著一抹涼意,小徑曲幽,不知通向何處。肖澤心頭一片惘然,順著小徑走了下去,微風拂麵,帶著絲絲清涼,也吹起了往事的回憶。

不知不覺中,肖澤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庭院,走向了他處,漫步在小徑之上,忽然間,肖澤抬首望見前方的一間客房前,正有幾人鬼鬼祟祟的趴在窗戶上麵,而且口中還在竊竊私語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麽。

突然出現的人影將肖澤內心的憂傷衝散了一些,他突然想到,這間客房正是薑子綾的,晚上訂客房的時候,他們四人的房間並沒有挨在一起。趴在薑子綾窗前的幾人明顯是在幹什麽壞事,時而竊竊兩語,時而發出一聲**笑。

肖澤心中一驚,明白了幾人在幹什麽,當即衝著幾人大喝一聲:“你們在幹什麽!”

“走啊走啊,快走!”身後突然傳來聲音,幾道身影也是一驚,連忙你推我攘的向院子後方跑去。

當肖澤跑到薑子綾門前時,那幾道身影已經跑的無影無蹤了。似是聽到了門外的聲響,薑子綾的門突然“吱呀”一聲打開了,一身睡袍的薑子綾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肖澤師弟,怎麽了?”薑薑子綾披著睡袍,滿臉慌張的望著肖澤道。

“那個……剛才有人偷看你!”肖澤低著頭,不敢去看身著睡袍的薑子綾,滿臉羞澀的道。

“真的嗎?他們怎麽那麽壞,我好怕啊。”聽得肖澤的話,薑子綾竟表現出了一抹驚慌,就如同一個柔弱的少女一般。

“那個,他們全都跑了!”肖澤目光閃躲的望著薑子綾,畢竟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處在一起,本就讓肖澤感覺臉龐有些發燒,而且薑子綾還穿著成如此模樣,這就讓肖澤更不敢直視了。

“可是……我還是很怕,你可不可以進來陪我?”薑子綾柔弱的道,那聲音中仿佛有著令人不可抗拒的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