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四十七章 妖獸現蹤

吃過晚飯,肖澤與孟衛二人向這對年輕夫女道謝,而後便走出了屋子,來到了屋外。他們是來守護村子的,自然要待在外麵才能更好的發現情況,之所以找了一處房子,是因為在值夜的時候能夠短暫的休息一會,雖然他們是修士,但是長期的不眠不休他們也受不了。

屋外的空地上點了一簇篝火,孟衛與肖澤二人盤坐在火堆旁,或許是因為如今的肖澤也算是修煉界中人了,所以孟衛竟主動的與肖澤攀談了起來,雖然兩人年紀相差甚大,可總得來說談的還算投機。

而那對年輕夫婦的兒子,也就是那名叫劉永清的小男孩此刻也坐在肖澤的身邊,自從肖澤一進屋後他就開始粘著肖澤,不過小男孩倒也乖巧,在肖澤與孟衛談話時他從來不會胡鬧,真到半夜,小男孩終於熬不住了,在篝火旁睡著了,這才被他的爹娘抱進了屋子。

一夜無事,沒想到那隻血蝠今夜並未出現,這讓一夜間都處在精神抖擻狀態中的肖澤有些失望,此獸不定期的會出現,聽得孟衛的講述,肖澤知道,最近它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可是今天晚上,它像是知道眾人在等著它一般,根本沒見到一絲蹤影。

第二日一大早,汾江縣太守便帶著幾名衙差回汾江城去了,他做為一縣太守,還有很多公務要處理,不可能在這裏待太久。

白日裏,別外三名隊伍的人也並未到肖澤他們這邊來,到了這個時候,那隻妖獸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他們不能隨隨便便離開,隻是派了一名衙差彼此傳達了一下昨夜的情況。

在孟衛的示意下,肖澤也走進了屋子的房間休息了,一夜未睡,對於他這種剛剛開靈的小修士來說,還是有些吃不消的。

在肖澤走進屋子的那一刻,孟衛望著他的目光也有著一抹變化,眼神中充斥著些許讚嚐,他能看得出肖澤身份不一般,絕對不是普通的剛進入九天玄清觀的子弟。

對於這種有身份的年輕子弟,身上竟沒有嬌氣,一夜都陪著他未曾合眼,別說是有著不一般的身份了,就連普通的十多歲的少年都不見得堅持下來。

肖澤走進了房間倒頭就睡,這一覺他睡的很香,直到晚飯時才醒了過來,所幸的是那隻血蝠一般來說白天是不會出現的,這到讓他安心了一些。

晚飯過後,孟衛與肖澤一如昨晚一樣來到了屋外,生起了一簇篝火,不過二人並沒有做在篝火旁邊,也沒有說話,隻是一臉凝重的望著漆黑的天空。

通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孟衛也抓到了那隻妖獸的一點性子,前天晚上此獸出現後,被他擊退了回去,想要襲擊村民的念頭沒能得逞,因此,它絕不會善罷甘休,這兩日內絕對還會再出現,此刻肖澤二人沒有一個敢鬆懈,死死的盯著黑夜,以防妖獸隨時出現。

月光灑落,可以隱隱的看到黑夜裏的影子,兩人聚精會神的望著漆黑的天空,直到後半夜也沒能看到妖獸出現,到了此時,孟衛卻是更加聚精會神了起來,因為通過以往的經驗,此獸襲擊村莊一般都會在後半夜。

就在孟衛巡視黑夜之時,在他的懷中,薑子綾給他的那一枚道符突然出現了一絲變化,他急忙將符印拿了出來,隻見道符上麵印有“乾”字樣的那半邊裂開了裂紋,這一刻,他知道,妖獸出現了。

“小兄弟,妖獸出現了,你在此守候,我去支援他們。”孟衛望見道符上的變化後,扭頭對著肖澤急吼一聲,然後還不待肖澤回答便向東方急射而去。

“孟前輩!”肖澤連邁幾步,想要追上去,可是孟衛此時已經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望著孟衛消失在夜空中的背影,肖激動的喃喃道:“出現了嗎?”

孟衛臨走時的一聲大吼,將居住在附近的幾家民房內的鄉民都驚醒了,驚恐的穿上了衣服出來察看,當他們走出屋子,發現原本孟衛與肖澤所待的篝火旁,如今隻剩下了肖澤一人,紛紛的上前詢問。

在得知妖獸確實出現了,不過是出現在旁邊的一個村子中,這讓聞訊走出屋間的鄉民稍微安心了一些。不過經過了孟衛的這麽一吼,附近的村民再也沒有了睡意,在沒有確定妖獸被趕走或者被殺的情況下,他們還是無法徹底安下心來。

時間在焦急的等待中慢慢流逝,附近醒來的村民們,或是回到了自己家中,或是在篝火處等待著孟衛的回來,而肖澤此刻內心也同樣無比焦急,妖獸出現了,隻要斬殺了它,等到他回到九天玄清觀後,就有一部上層道法了

此時的肖澤內心極度亢奮,這一戰關乎著他的未來,他真的很想前去觀戰,可是他並不知道妖獸出現在哪裏,並且孟衛臨走前還讓他在此等候,所以他自然不能隨隨便便離開此地。

附近的村民都等待的有些焦急了,他們從守衛在此處的衙差的口中可是得知了,為了對付此獸,汾江縣太守此次可是請來了幫手,而昨天幾人從天而降他們也是親眼看到了,所以對一舉斬殺那妖獸這些村民也有了信心。

可是有信心是一回事,在沒有得到確定的答案誰也無法安心,畢竟這隻妖獸已經禍害附近幾個村莊一個多月了,這些村民每天都生活在恐慌之中,真的希望能早點擺脫這種苦難。

時間悄悄過去,轉眼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可是孟衛還是沒有回來,就在這時,不知是誰突然喊了一句,“快看天上!”

聽著此人顫抖的話語,聲音中充滿了驚恐,站在此處的村民也紛紛將頭抬了起來,望向漆黑的夜空。在月光的照射下,夜空上的一個黑點清晰可見。

眾人睜大了眼睛,盯著黑點不放,漸漸的黑點離此地越來越近,那黑點的模樣也清晰的映入眾人的眼簾。

隻見那黑點外型與老鼠極其相似,雙耳豎起能有人的巴掌大小,一雙鼠目並沒有老鼠應有的精光,而是綻放著腥紅的血光,凶狠、陰森,直勾勾的盯著下方的肖澤與一幹村民,那嘴的的兩邊還鑲嵌著兩根三寸多長的獠牙,配合著那陰冷的血目,顯得極其猙獰。

它後腿直伸開來,原本應有的前爪去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對寬約五六米的巨大蝠翼,它竟然並不是鼠類或者飛鳥,而是一隻巨大的蝙蝠。

與普通的蝙蝠不同,它不但體型巨大,而且體表的皮毛也並非是灰黑之色,而是通體泛著血色的紅光。

“是那是蝙蝠妖獸!”

一石擊起千層浪,村民中有人認出了此獸,聚集在此處的村民一哄而散,拚命的向自己的家中跑去,然後迅速的關上了房門,生怕妖獸襲擊自己。

“妖獸?血蝠?它不是出現在旁邊的村子嗎,怎麽又來到了這裏?”肖澤怔怔的望著夜空中越來越近的血蝠,他不明白為什麽本該在旁邊村子的妖獸為何又出現在了他這裏,內心中滿是疑問,一時間竟忘記了逃跑。

“大哥哥,快走!”場地上的村民基本上都已經跑光了,此刻隻有肖澤怔怔的站在那裏,這時一名小男孩跑了過來,拉扯著肖澤的手臂,想將他拖進房屋中,可是小男孩的力氣太小,根本拖不動肖澤,而肖澤又處在失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