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五十八章 激鬥血蝠(上)

血蝠可是這片山林中的王者,除了山洞與山壁上與它同巢的黑蝠外,其他猛獸不敢踏入它的領地方圓百裏一步,然而今天,它先是被肖澤所傷,此刻又有人突然從旁邊偷襲它,僅僅片刻的時間它的權威接連受到了挑釁,這令它徹底的被激怒。

不過血蝠沒有貿然動手,因為薑子綾等人已經不在掩飾自己的氣息,它已經聞出了幾人身上的味道,知道是昨天參與圍攻的它的那幾個會飛的人,雖然知道幾人的厲害,可是血蝠還是長嘶一聲,身體匍匐在巨石上,凶狠的望著薑子綾。

然而,當時薑子綾看到血蝠的樣子後,不禁露出一幅驚容,她倒並不是因為血蝠的凶狠,而是當血蝠扭過頭來陰森的望向她時,薑子綾竟看到,那原本一對泛著血光的血目,此刻竟瞎了一隻,血水中摻雜著眼白與瞳孔中的黑液順著眼角流出,在這黑夜裏是顯得如此掙獰和恐怖。

盡管薑子綾乃是貨真人價實的入階高手,生性又非常好強,可是當看到血蝠的猙獰一幕還是表現出了女子柔弱的一麵,她捂住了嘴巴,差點因此吐了出來。

這個時候,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也快速的趕了過來,他們二人分別落入兩方與薑子綾成三角之勢,將血蝠在了中間。不過,當二人看到此景也是倒吸一了口涼氣,血蝠眼上的傷明顯是剛剛造成的,他們二人疑惑的看了看薑子綾,又看了看已經躲到遠處的肖澤,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麽,是誰傷的血蝠。

看到柳辰飛與蕭阮二人已經趕來,薑子綾怕自己不堪的一麵被二人看到,強忍著再次恢複了鎮定,對於二人疑問的目光她也是置之不理,因為血蝠不是她傷的,她實在沒有什麽好炫耀的,到是一雙美目陰沉的盯著柳辰飛,不知道想幹些什麽。

望著薑子綾這般望著自己,柳辰飛一陣愕然,旋即恍然,想必她是在責怪自己違背了她的意願,貿然出手。對此,柳辰飛也沒有出言辯解,隻是苦笑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在薑子綾麵前,解釋是沒有用的。

收回了陰冷的目光,薑子綾輕輕瞥了一眼躲在遠處的肖澤,美目中流露出一抹異色,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不知道血蝠的眼睛為什麽搞成這樣,可是她離肖澤最近,又是第一個趕到,自然知道是那是肖澤所為,不過她也不知道肖澤使用了什麽手段,所以才感覺到非常的詫異。

薑子綾不知道的是,躲在遠處的肖澤此刻正在萬分疼惜,他之所以能傷得了血蝠並非是用了什麽了不得的手段,而是薑子綾三人已經忽略了的那枚臨行前,裴重遠遞給肖澤的飛針道兵。

在剛剛的危急關頭,眼看著自己就在命喪黃泉,肖澤忽然想起了自己身上還有一件飛針道兵可以使用,所以在血蝠即將咬下的那一刻,他利自己剛剛開靈的那點微弱的靈覺之力充忙間祭了出去。

不過飛針太小,他知道刺入其他地方也沒用,所以就選中了血蝠的眼睛,這也怪血蝠太大意,不然也不會被肖澤得手。

不過,雖然偷襲血蝠成功,肖澤也因此保住了性命,但是他的那枚飛針卻陷入了血蝠的血肉中,沒能急時的收回,這可是他的最強手段,一時間讓肖澤疼惜不已。

肖澤渾然不知,自己雖然祭出飛針及時,但是脖子還是被血蝠的牙齒劃傷,此刻血水正順著勁部流了下來,浸濕了他的衣領。

“吱……”

一聲嘶鳴打斷了幾人的胡思亂想,將注意力再次拉回了血蝠的身上。薑子綾雖然是女子,但是她比兩名少年的反應還要敏捷,她率先發動攻擊,一道璀璨的虹芒爆發出陣陣異嘯向著血蝠飛斬而去。

血蝠雖然為附近的萬獸之王,但是對幾人卻也非常忌憚,可是它沒想到幾人竟敢主動對它發動攻擊,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它長嘶一聲,顯得非常的惱怒。

血蝠反應神速,薑子綾的攻雖然淩厲,但是血蝠僅僅隻是擺了一下頭,就閃躲了過去。

望著自己發出的強大一擊被血蝠輕易的躲了過去,薑子綾感覺到臉麵無光,眉頭輕蹙,雙手再次結印,準備召喚回飛劍再次對血蝠發動攻擊。

“吱……”然而,還不待薑子綾結印成功,血蝠卻發出一聲低鳴,旋即張嘴竟噴出一道黑芒,在空中發出一陣低嘯,向著薑子綾直襲而去。

強大的黑芒在這黑夜中並不耀眼,但是卻沒有人敢生出一絲小覷之心。薑子綾為之一驚,這是什麽?術法?

不及多想,黑芒眨眼間便到了麵前,薑子綾驚駭的睜大的眼睛,想要閃躲可是已經來不急了,充忙間她突然祭出一麵銀色的小盾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黑芒擊在了銀色小盾上,瞬間消散於無行,可是銀盾也同時被擊飛,光芒暗淡,撞在了薑子綾的身子上。

“噗嗤”一聲,一口鮮血順著薑子綾的口中噴出,銀盾撞擊在身上的巨大衝擊力使得她的身行不由自主的倒飛了出去,場麵慘美而慘絕,所幸的是銀色小盾擋住了黑芒大部分的威能,否則薑子綾的生命就危顯了。

柳辰飛與蕭阮二人心中一驚,想要上前查看薑子綾的傷勢,但是卻突然發現血蝠竟得理不讓人,又要對薑子綾發動攻擊,二人急忙催動著飛劍飛射而去。

“嗖嗖……”兩道虹芒眨間眼就到了血蝠的眼前,可是血蝠先因為自己眼睛被刺瞎,後來受到了挑釁,它恨透了眼前這幾人,隻想馬上將剛剛攻擊自己的那人撕碎,根本沒有理會柳辰飛與蕭阮二人,眼看著二人的飛劍飛射而來,狠狠的劈在了血蝠的後背上。

“砰”的一聲脆響,那兩柄飛劍擊在了絲毫沒有閃躲的血蝠背部,竟沒有刺入血肉之間,而是被反彈了開來,而血蝠的身上也僅僅隻是留下了一道一寸多深的口子,與此同時,血水也順著血蝠黑亮的皮毛滴滴答答的流淌了下來。

血蝠吃痛,對薑子綾發動的攻擊也被打斷,它發出一聲長鳴,躍身而起,龐大的身體突然撲向了一旁的蕭阮,巨大的蝠翼如同蒲扇一般向著蕭阮便是當頭蓋去。

蕭阮驚慌,但是閃躲已經來不急了,他慌忙向一旁滾去,但是血蝠的蝠翼還是觸到了他的腰間,蕭阮慘叫一聲,隻感覺被血蝠這麽輕輕一碰,整個身體的骨頭都快散架了,沒想到那如同帆布一般的蝠翼竟有如此的力道,輕咳一聲,一絲血跡也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柳辰飛也從一旁祭出了飛劍追了過來。半空中,飛劍綻放出絢爛的光華,在夜空中發出陣陣異嘯,帶著一股勢若破竹般的氣勢,猛然的斬向血蝠。

然而,就在飛劍剛剛臨近血蝠身旁時,它竟揮舞著一隻巨大的蝠翼,重重的擊在了激射而來的飛劍上,頓時,飛劍失去了準心,劍身上的光芒也暗淡的許多,被拍向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