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五十九章 激鬥血蝠(下)

柳辰飛大驚失色,沒想到自己的全力一擊,不但被血蝠這麽猛然一拍竟給擋住了,而且飛劍也被他擊打的靈性大失,不聽使喚的飛射到了一旁。

“嗖……”血蝠轉過身來,口中同時噴出一道黑芒,激射向身後的柳辰飛。

與薑子綾與蕭阮二人相比,柳辰飛的稍微長上幾歲,所以經驗自然要比這二人足一些,雖然剛開始因為血蝠的強悍而失神了片刻,可是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眼看著黑芒即將到了眼前,他身體向後一陣翻轉,險險的躲過了一擊。

不過即便如此,柳辰飛也被逼得有些狼狽。

短短的幾次交手,三人或多或少的都吃了一些虧,這讓站在遠處觀看的肖澤心都懸了起來,對於三人的信心也降底一些。

按理說三名入了階的修道擊圍攻一隻一階妖獸,即便是一隻異種妖獸,隻要小心一點,也不可能會落得這般場景的,可是,短短的幾回合交手,薑子綾與蕭阮先後負傷,而,柳辰飛也同樣異常狼狽。

其實主要還是因為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的作戰經驗太少,不懂得以已之長攻敵之短的緣故,他們三人雖然都是入了階的高手,但是因為年紀太小,所以出來曆練的次數少,因此對戰的經驗也沒有過幾次。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就錯了,在汾江縣太守帶著肖澤與薑子綾一行四人剛剛到達葦山村的時候,孟衛就給他們介紹過了血蝠的情況,身體不但堅若精鐵,而且還能發出術法,以及施展遁術,更會利用自己的天賦,使用聲波查勘遠方的危險,僅僅一隻一階妖獸就能施展如此多的神通,可以想像出它的不凡。

而薑子綾三人卻認為,他們三個入階高手對付一隻一階妖獸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所以將這些都給拋到了腦後,不能結合妖獸的能力對其製定進攻策略,再加上輕敵,吃虧那是必須的事。

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麵色鐵青,沒想到這隻血蝠竟這麽難對付。在一上來就吃了一些虧後,三人也漸漸的學得聰明了一些。隻見三人快速的從狼狽中恢複了過來,然後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不再對血蝠進行包圍之勢了。

當然,幸苦了一晚,他們自然不可能因為這點小挫折就隨隨便便的放棄的,雖然沒再對血蝠進行合圍,但是三人聚集的地方卻正好是血蝠與山洞之間,剛好擋住了血蝠回到山洞的道路。

“吱……”望著擋在前方的三人,血蝠憤怒的長嘶一聲。或許隻因為被薑子綾三人徹底激怒的緣故,原本狡猾如狐的血蝠今天並沒有要逃跑的意思,而是用著僅剩的那隻血目死死的盯著三人,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一起動手。”薑子綾瞥了一眼站在身旁的柳辰飛與蕭阮,此刻她再也不敢小覷血蝠了。剛剛血蝠對她發出的一道術法實在太厲害了,她那件銀色小盾可是絕品道兵,可是血蝠還是隔著小盾將她震傷,這跟她的修為低,無法徹底的發揮出小盾的威力有著一定的關係,可是從中也能看出血蝠的強悍之處。

聽聞薑子綾的話,柳辰飛與蕭阮二人再次召回了飛劍,三柄飛劍置於三人身前,綻放出三色光芒,然後一齊祭出,成三角之勢向血蝠巢殺而去。

“嗖”的一聲,三道光芒如就同三顆流星一般,拖著長長的焰尾,在這黑夜中顯得是那麽的美麗炫目,而絢麗下麵隱藏的殺機卻迅速的向血蝠迅速的靠近。

血蝠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一擊的強悍,所以那一隻完好的血目虎視眈眈的看著快速臨近的三道光華,然後身體突然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就向旁邊移動了三丈,躲開了三柄飛劍的攻擊範圍,而後再次化為了道虛影,向著薑子綾三人激射而去。

“遁術?”一擊落空,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同時一驚,然而還不待她們再出另一波攻擊時,血蝠的狡猾個性再次暴露,它竟施展出的遁術向她們逼近,看樣子是想趁其不備偷襲三人。

不過,早先因為大意吃過一次虧的三人,自然不會這麽容易就讓血蝠得逞。隻見三人身形如電,瞬間向身後移開了五丈的距離,而後雙手結印,三柄飛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再次回旋了而來,向著血蝠背部飛斬而去。

血蝠憤怒的大吼,一隻血紅的目子泛著令人森寒的凶光。感受到身後激射而來的飛劍,巨大的蝠翼鋪天蓋地一般迅速的蓋了過去。

“鏗鏘”一聲,三柄飛劍被蝠翼拍的光芒暗淡,飛射向遠方,巨大的蝠翼直接扇到了旁邊的一塊巨石上。在轟隆隆的大響聲中,亂石擊射,沙塵蔽天,那劈山裂石的一擊,駭的躲在遠處的肖澤都是心膽欲裂。

不過,血蝠雖然強悍,一擊便將三人的飛劍擊的光芒暗淡斜射了過去,但是這次的攻擊卻是集合了三人之力,自然不可能與剛剛的攻擊同日而語,三柄飛劍僅僅隻是向旁邊射出了二十多丈便在空中再次穩住了陣型,旋即劍身一振,光芒大放的再次向血蝠飛斬而來。

血蝠身體雖然龐大無比,但是動作卻是靈活無比,反應也同樣敏銳。能夠成為一個地帶獸王的妖獸,哪一個不是從萬獸叢中撕殺過來的,戰鬥的經驗自然不是薑子綾這幾個小娃娃相比的。

一聲嘶鳴,血蝠拍打著蝠翼躍身而起,躲過了再次劈斬而來的三柄飛劍,撲向了一旁的蕭阮。

血蝠本來離三人就比較近,再加上速度又太快了,蕭阮在匆忙間根本閃躲不及,望著那在瞳孔中逐漸放大的身影,他驚駭的身後連連退去,腳下正好站中一個土坑,身體一陣踉嗆在地上打了幾個滾。

與此同時,薑子綾與柳辰飛二人也快速的向血蝠圍了過來,看到蕭阮身陷險境,二人準備從血蝠的兩旁進行夾攻,以攻代守,迫使血蝠停下身形。

然而,幾人的戰鬥經驗太少,打鬥起來總是按部就班的照著套路來,可是血蝠卻全然不按套路出牌,一隻巨大的蝠翼突然改變了軌跡,向一旁結印還沒有成功的柳辰飛蓋了過去。

眼看著逐漸放大的蝠翼,柳辰飛此刻根本閃躲不開,別看那對蝠翼薄薄的就如同一塊帆布一樣,可是柳辰飛卻不敢真的讓其拍在身上,他可是清楚的記得,蕭阮剛剛在這麽輕輕一拍之下的悲慘模樣。

柳辰飛雙手連忙交叉,結出一個簡單的法印,旋即右手迅速向前一伸,隻見原本戴在他手上的一隻金鐲突然脫手而前,然後快速度的放大,眨眼間便從一隻玉鐲變成了一隻金鋼圈。

金鋼圈始一出現便是光芒大盛,耀眼的金色光芒直衝雲霄,在空中劃出一道流光,帶起陣陣異嘯,然後一往無前的迎向巨大的蝠翼。

“鏗鏘”一聲,金鋼圈與蝠翼瞬間交擊在了一起,竟發出一聲金屬交擊的聲音,然而巨大的蝠翼也僅僅隻是在半空中微微一頓,然後便壓迫著金鋼圈開始下墜,狠狠的蓋在了柳辰飛的身上。

“噗嗤”一聲,一口鮮血順著口中噴了出來,柳辰飛隻感覺到自己全身的骨頭都要被拍碎了一般,渾身巨痛無比,幸好有著金鋼圈的阻擋,否剛柳辰飛非得被拍成肉泥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