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六十五章 回九天玄清觀

幾人麵無表情,見孟衛這般詢問,互望了一眼,旋即柳辰飛抖手向前一甩,一顆頭顱便扔到了孟衛的身前。

孟衛一陣錯愕,好半晌才回過神來,與血蝠打了一個多月的交道,他對血蝠的樣貌實在太了解了,一眼便認出那地上巨大的頭顱正是血蝠的,當下便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知道薑子綾與肖澤一行四人是去圍剿血蝠去了,可是孟衛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先不說那血蝠巢穴有無數的變異黑蝠看守,單單它本身就不是那好麽對付的。

雖然他們四人有中三位入階高手,可是四人都是孩子,做戰經驗又少,根本發揮不出幾分入階高手的真正實力,然而“事實”卻是令他對幾個孩子不得不刮目相看。

“來人,將血蝠已被斬殺的消息傳開,告知附近的鄉民!”驚訝過後,孟衛便對著旁邊的衙差發部了這一道命令。

很快,此地便聚集了一些村民,這些都是白天還沒有離去的部分村民,當看到血蝠的腦袋正被晾在那裏時,村民們都激動不已,長時間在血蝠的陰影折磨下,村民們已經快崩潰了,現在看血蝠終於死了,所有的村民情緒都不禁的激動了起來,有的甚至激動的臨表涕零。

他們憎恨的看著血蝠的屍體,不過在看待薑子綾道與肖澤等人時卻是一臉的欽佩、崇拜以及感激。

對此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卻是欣然接受,雖然心中多少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們還是在自我安慰著。

血蝠最終的死因是因為藍衣少女的玉蓮神兵貫穿了其腦部而死,可是薑子綾曾動用過八荒鏡將血蝠腹部擊穿了一個血洞,血蝠的五髒六腑都被剿爛了,即便藍衣少女最後沒有動用玉蓮神兵,血蝠也是活不成了,隻不過以妖獸的生命力,前者還能讓它苟延殘喘一段時間而後者則是立即斃命罷了。

“死了,終於死了!”

“死的好啊,死的好!”

村民的激動的議論著,相信不久之後此事便會傳來,原本背影離鄉的村民也會再次回到自己的村子,過著以往平靜的生活。

…………

天剛一亮,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便向孟衛告辭,欲要回九天率清觀,原本打算事了後逛一逛汾江縣城的計劃也取消了,甚至連跟汾江縣太守一聲招呼都沒打,隻是知會了孟衛一聲,孟衛本要挽留一下三人,可是還是被拒絕了。

薑子綾雖然性格孤傲自大,又非常好強,但是這不代表她沒有自知,這一次的任務對薑子綾的打擊很大,她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實力的不足,若不是落花古聖地的人相救,她恐怕就再也見不到今天的太陽了。

而且,藍衣少女的出現,也讓薑子綾明白了,自己並沒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女子。

連翻的挫折與打擊讓她的心境受到了巨大的改變,此刻她早已沒有那個閑心繼續在此處待下去了,柳辰飛與蕭阮二人也同樣隨同薑子綾離開了汾江縣,隻是肖澤還處在昏迷之中,無法與幾人同行。

至於肖澤,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也懶得管他,便把他扔在了汾江縣,反正此處離九天玄清觀並不是太遠,驅車前進頂多也就一天多的時間,等他傷好了後,再回觀也不遲。

而且他們將肖澤扔下也並不需要麽多擔心,這裏還有孟衛在此,而且汾江縣太守對肖澤也不可能不聞不問,定會將其照顧好的。

來時花費了近兩日的時間,然而薑子綾回到九天玄清觀的時候僅僅隻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

當薑子綾再一次看到太橫山嶺的時候,距離他們離開,才過了幾天時間而已。

幾天的時間,太橫山嶺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那一條條山脈還是一樣的連綿起伏,那三十六座主峰還是一樣的直入雲端,主峰上的道觀也是依舊仙氣縹緲、莊嚴神聖,但是薑子綾的心境,卻已經不再是幾天前那般了。

白雲深處,雲霧繚繞,一切祥和而平靜,就如同夢想中的仙境一般。

太橫山嶺,九天玄清觀,道峰殿內。

青微觀主以及眾多長老盡皆在此,目光都望著站在殿下的一名少女和兩名少年。

青微觀主望了望站在下方的薑子綾,低聲歎了一口氣,旋即目光離開薑子綾,對著其他長老道:“諸位,剛才子綾師侄的話,你們意下如何?”

眾人沉默,過了半晌也不見人說話,青微觀主又將頭扭向一旁,望向一名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的老道姑,詢問道:“師妹,子綾乃是你的弟子,你對她的話有何見意?”

深吸了一口氣,老道姑看了一眼薑子綾,旋即大聲的道:“子綾這孩子既然決定交出八荒鏡不再繼續掌管,那就隨她的意思吧!”接著又對薑子綾道:“子綾,我再問你一遍,今日你交出了八芒鏡後絕不後悔?”

“弟子絕不後悔!”薑子綾堅定的道。

“好,好,好!”老道姑連說三聲好後,便不再言語,坐回了原位,閉目養神了起來。

青微觀主望了一眼眾人,見無人出言反對,然後又望了一眼殿下的薑子綾,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八荒鏡我就暫時收回,若是日後真如你所說的,可以隨心所欲的駕馭此鏡時,我再另作安排。”

“你們退下吧!”青微觀主長出了一口氣,再次道。

“是!”薑子綾與柳辰飛、蕭阮三人恭敬的退出了道峰殿。

隨著薑子綾三人的離去,道峰殿內一時寂靜了下來,好半晌後,青微觀主才望向一旁的老道姑,微笑道:“師妹,你這個弟子可真是了不得了,不但資質上佳,悟性極高,而且道心更是堅毅,竟然舍得將到手的八荒鏡拱手讓出。”

斜了青微觀主一眼,老道姑冷哼了一聲,這才道:“現在能夠掌握八荒鏡算什麽,若是沒有實力遲早還是待交出來,我徒兒現在交出八荒鏡,是為了以後能更好的掌控八荒鏡。”

聽聞老道姑的話,青微觀主微微一笑,又道:“說的也是,一個門派中的掌門後選自然不能這般草率,這麽早賜予弟子神兵也是對她心境的考驗,若是因此而得意自滿,不思進取了,那麽也不再適合做這個後選人了。不過我萬萬沒想到你的這個徒弟竟然能有此舉,真是讓我意外啊,不過這也正是我看中她的一點,我相信八荒鏡以後還會回到她的手中。”

“子綾小師姐,你是真糊塗啊,怎麽將八荒鏡又交上去了?”道峰殿外,柳辰飛與蕭阮二人望著子綾,皺了皺眉頭說道。

不過嘴上這麽說,可是從他們的的臉上卻是隱隱的,能夠看出一抹喜意。他們可都是九天玄清觀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幾人,薑子綾既然肯主動交出八荒鏡,那麽也就是說,他們又有希望了。

八荒鏡在九天玄清觀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隻有曆代最傑出的人,以及該派的傳人才能掌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