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七十章 傳法

“磨難與挫折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自己先在挫折麵前倒了下去,若是自己先倒下了,再想站起來,就難了!”就在肖澤怔神之跡,裴重遠踱著步子,輕輕的來到了他的身後。

“在涉及到利益時,人性為什麽為表現的如此醜陋?”肖澤稚嫩的臉龐上有著一抹憂愁,口中卻吐出一句老成的話語。

裴重遠低頭長歎一聲,他怎能不知肖澤在想什麽呢,“挫折並不可怕,關鍵的是人生在曆經挫折時怎樣去對待。人的一生不曆經重重挫折的磨練就無法真正的圓滿,也就無法踏上人生的巔峰,隻有在風風雨雨中走過,才會懂得人生的真義。”

肖澤仔細聆聽著。

“人生就像一塊璞玉,需要不斷的打磨才能成器。經曆苦難打磨的人生雖然不一定偉大,但是絕對不會平庸。我們自己要做的,是不要在一次次的磨難中倒下去。”裴重遠鄭重的道。

“我知道,我不會因為這點挫折就會輕放棄的。”肖澤笑了笑,旋即望向裴重遠道:“老師,那我先回去修煉了!”

裴重遠點了點頭,望著肖澤那離去的身影,他心中一歎,盡管他已經幫助肖澤開了靈,並且肖澤如今也能用一些基礎之法來壯大靈覺了,但是沒有道法典籍,隻憑一些基礎之法,即便他擁有道家靈根,也不可能修煉出個什麽名堂。

接下來的幾日裏,肖澤一直都待在茅屋內,不曾踏出房門半步,他利用修道者的基礎之法來修煉靈覺之力,可是幾天下來,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他實在不甘,可是又無可奈何。

基礎之法隻是最簡單的入門之法,凡是在傳道嶺聽過道的弟子基本都會,不是什麽秘密,不過此法隻是為了引領弟子入門,連正式的修煉法門都算不上,更別談有多高深了,因此肖澤就算是再怎麽勤奮,也不可能取得多大的成就。

幾日來,老人裴重遠一直在關注著肖澤,看見他如此,也隻無奈的搖了搖,他天資是好,自身也勤奮,但是這又有什麽用呢,缺少著法,他再怎麽修煉也是無用。

老人長歎一聲,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不忍肖澤如此,他來到肖澤身邊,道:“我來傳你一法!”

肖澤正處在修煉之中,聽聞裴重遠的話,頓時睜開了眼睛,望著老人,他先是一怔,然後滿是激動之色,緊接著又蹙起了眉頭道:“老師若是傳我修行之法會不會被觀內降罪,從而落得個泄露道法之秘的罪名?”

長歎了一聲,裴重遠思索了片刻道:“觀主也曾說過讓我暫時教導你,想來應該不會有問題,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傳授你道法隻能私下進行,在你沒有修煉有成時,最好不要表現出來,反正我年歲已經這麽大了,壽元也將盡,到時候就算觀內發現,估計我也早就坐化了!”

聽得老人的話,肖澤內心沉重無比,同時對老人也更加的感激,私傳秘法,那可是重罪,他與老人相處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可老人卻願意冒著這麽大的風險來幫助他,肖澤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老人。

看得肖澤如此,老人微微一笑,臉龐之上滿是慈祥之色,道:“你不必心生芥蒂,到了我這般年紀還有什麽沒看開的?天下寶錄本就應該讓奇才鑽研,敝帚自珍隻會讓更多的英傑埋沒,你身懷道家靈根,百年難得一見,道法不應成為你的羈絆,我所修煉的《三轉清靈訣》雖然不是什麽上層道法,算不得高深,但總比沒有的強,待你日後若是有其他機緣能夠得到更好的道法,再去改修他法也不遲!”

老人的無私讓肖澤無比感動,他熱淚盈眶,不知道該說什麽是好,此刻不管說什麽都顯得多餘,他隻能將老人的恩情默默記在心底。

抬頭望了望肖澤,裴重遠再次道:“晚上到我房間裏來,我將《三轉清靈訣》的修煉秘法傳授給你。”

說罷,老人轉身離去了。

深夜。

裴重遠的茅屋中門房緊閉,茅屋內的蠟燭正在嗤嗤的燃燒著,房間內隻有裴重遠與肖澤二人。

肖澤捧著一張發黃了的羊皮卷觀看著,正是那所謂的《三轉清靈訣》。

“以後每天深夜你來我的住處修煉《三轉清靈訣》,至於白天該幹什麽還要幹什麽,切記,千萬不要讓人知道我在傳授你道法,也不能讓人發現你的靈覺之力日漸強大,否則徒增不必要的麻煩,知道嗎?”裴重遠坐在上方,望著肖澤鄭重的道。

“是,徒兒明白,徒兒不會讓人發現我在修煉道法。”肖澤小腦袋重重的點了點頭,望著手上的《三轉清靈訣》,內心頗有些激動,此刻,他已經將老人視為了真正的授藝恩師了。

“九天玄清觀乃是天下間唯一的修道門派,它收集了天下間近乎九成的道術秘法,九天玄清觀道藏殿內道法無數,這《三轉清靈訣》在整個九天玄清觀道藏中也能排個中遊。”裴重遠看著肖澤。

“九成?中遊?九天玄清觀不是天下間唯一個有著修道者的門派嗎?而且九天玄清觀對道法秘術探製的這麽深嚴,怎麽才隻有天下間九成的道法?”

在肖澤的心中一直以為,天下間所有的道法與修道者都應集納在九天玄清觀的,因為天間下除了九天玄清觀再也沒有其他的修道門派,也沒有道法傳承,而今天從裴重遠的話語中了解到,事實似乎並不是如此。

“對,隻有九成!天下這般大,沒有一個門派敢說可以包羅一個修煉體係,除了九天玄清觀有修道者以及道法傳承外,整個東聖神州還有少量的散修修道者,這些散修道者的數量很稀少,並且所撐握的修法也不是太高深,修道方麵的資源自然也無法與九天玄清觀相比的。”裴重遠仔細的為肖澤介紹道。

點了點頭,肖澤對修煉界的修道者也有了一些新的認知。

“對於修煉界的這些少量散修,九天玄清觀這天下唯一修道聖地采取的政策是能吸納的吸納,不能吸納的便是打壓,所以散修修道者的生崖並不怎麽好過。”

肖澤也明白,大門大派之內為了保護自身利益,打壓一些修煉界的零散人員是很正常的,便何況像是九天玄清觀這種本來就近乎控製著一個修煉體係的大宗門了。

能夠將那些散修收為已用固然是好,可是若是不能收入門內,那自然要想方設法斷了對方的傳承,隻有這種才能穩固自身在修道界的地位。

當然了,從這方麵也能說明九天玄清觀對於道法道藏的重視,外界流傳的少量道法典籍他們就是能收錄的收錄,不能收錄的就打壓,更何況已經到了他們手中的道法,想要拿出去給他肖澤修煉更是難辦了,而今天裴重遠開始偷偷的傳授肖澤道法,說不定就觸動九天玄清觀的觀規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