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七十二章 騙取上層道法

不過,不得不說肖澤在修道方麵真的很有天賦,而且,他自己修煉起來也同樣勤奮,僅僅隻隨裴重遠修道不滿兩年的時間,現如今眼看著就要踏入入階高手的行列了,要知道,當初像薑子綾與柳辰飛這種九天玄清觀的天才也是修煉了兩年多才進入先天靈覺第一層的,不過他們修煉的可是上層道法,而肖澤修煉的《三轉青靈訣》隻是普通的道法。

“如今你即將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一層,《三轉清靈訣》的第一轉也隻能供你修煉到先天靈覺第一層,第到入階後,就要開始修煉第二轉了。”裴重遠望著肖澤道。

“嗯”肖澤點了點頭,如今他已經不再像剛修煉時那般激動了,性格變得更加沉著。

裴重遠長歎一聲,這兩年來,肖澤的表現讓他驚歎,這種資質真是百年難見,而且自己又勤奮,這樣的人物注定是要崛起的,可是,美中不足的是他無上層道法可以專研,這讓裴重遠惋惜不已。

“若是有一部上層道法就好了!”裴重遠輕聲道。

普通的道法雖然理論上也是能修煉到極其高深的境界,但是修煉起來速度太慢,而且不夠精深,威力也很一般,成長性實在太低了。

肖澤笑了笑,並不是太在意,而今有沒有上層道法,他已經無所謂了,他雖然修煉的隻是一本普通道法,但是他自身卻身具道家靈根,天生與道相合,他相信,即便自己修煉的隻是普通道法,也不會比其他人修煉上層道法差。

兩年來,老人為肖澤做了很多,他是那麽的無私。肖澤不是貪得無厭之人,老人能對他亳無保留的傾囊相授,他就已經感激不盡了,自然不會再去挑肥揀瘦。

這兩年,肖澤為了麻痹九天玄清觀,也曾多次因道法去尋找過青微觀主,不過都無一例外的被婉拒了,到了最後肖澤也不再抱什麽希望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辦!”裴重遠微笑著望著肖澤道。

“是!那徒兒就先回去了!”肖澤轉身離開去。

望著肖澤離去,裴重遠搖了搖頭歎息一聲。肖澤的修道天賦太好了,不愧為身懷道家靈根者,想他修道近一生了,連個先天靈覺第二層都還沒有進入,而肖澤卻隻修道短短兩年,就快要入階了。

這其中與裴重遠自身有一些關係,但是道法的平凡也是阻撓他前進的一個重大因素,畢竟不是誰都像肖澤一樣,擁有道家靈根,沒有絕佳資質的修煉者,是不可能將一部普通的功法化腐朽為神奇的,因此他才能更深刻的體會到,一部高深的功法對修煉者意味著什麽。

“要是能弄到一本上層道法就好了!”裴重遠雙眼深邃,望著遠方喃喃自語,忽然,他的眉頭一掀,似乎是做出了某種決定,然後離開小竹林。

藏經峰,道藏殿。

裴重遠離開了小竹林,便直接禦劍來到了這裏,望著眼前那宏偉的大殿,他猶豫了片刻,最終大步的走上了前去。

通過殿外守童的通稟,裴重遠再次進入了道藏殿。

“是你!”坐在殿內的護殿長老望見走進來的裴重遠,眉頭不經意間一皺。

到了護殿長老他們這個級數的修煉者,雖然不敢說是過目不望了,但是記性也要比普通人強很多倍,他一眼就認出了裴重遠,畢竟一年多前裴重遠曾經過此,為肖澤討要道法秘術,這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弟子見過長老!”裴重遠上前幾步來到護殿長老的麵前,恭恭敬敬的道。

“今日你來此所謂何事啊!”護殿長老根本就懶得看他,將頭一扭,閉目養神了起來。

裴重遠頓了頓,猶豫了片刻後才道:“弟子來此想為自己求得一部上層道法!”

此言一出,護殿長老雙目陡睜,望向裴重遠的臉龐浮現出一抹怒容,他感覺到裴重遠的要求有些過份了,上層道法豈是能隨意傳授。不過,護殿長老最終還是沒有將不滿發泄出來。

上層道法珍貴無比,一直以來隻傳九天玄清觀嫡係弟子,不過,為了鼓舞底階弟子奮發進取,九天玄清觀曾立下過規矩,凡是有傑出表現者,亦或是對門派有大貢獻者,觀內都會酌情賜予上層道法。

裴重遠年輕時就進入九天玄清觀,為九天玄清觀勞碌了一生,想要索取一部上層道法也無可厚非,但是,裴重遠的年紀實在太大了,不說早就過了修煉的巔峰歲月,就連餘生也沒有多少時間了,現在索取上層道法,在護殿長老看來,隻不過是在浪費觀內的修煉資源罷了。

說這些話時,裴重遠內心其實非常忐忑的,他也明白,自己已經是被黃土埋過大半個身子的人了,就算現在真得有上層道法供他研修,也不會再有什麽成就了,他所做的隻不過是為肖澤在考慮罷了。

護殿長老斜了裴重遠一眼,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似乎還大上一點的弟子,雙眸中流露出一抹異色,他不想將觀內的資源浪費在一個無用人人身上,於是道:“你都已經這般年紀了,索求上層道法還有何用?”

裴重遠聞言,內心更加忐忑,他望著護殿長老,麵露謙懇的道:“弟子雖然已經年歲已高,早就過了修道的巔峰歲月,但是若因此就放棄了也實在有些不甘心,弟子之所以前來索求上層道法,也是為了了卻一樁心願,說不定在後麵的日子裏,弟子僥幸突破了呢,若是如此,弟子即便坐化了也會寬心了。”

“沒想到裴師弟都一大把年經的人了還是一心向道啊!”就在裴重遠與護殿長老言語間,一道聲音突然從殿後傳來。

裴重遠一驚,沒想到這道藏殿內還有其他人,既然喊他師弟,那麽也應該跟他是同輩子弟,想必對他也有些了解,想到這裏裴重遠眉頭不經意間一皺。

抬頭望去,隻見一名身穿淡藍色道袍,年紀比裴重遠要小上許多的老者,從道藏殿內緩緩的走了出來,在老者身後還跟著一名深灰色道袍的少年,此刻老者正一臉笑容的望著裴重遠,不過老者麵容幹癟,雙目混濁,怎麽看那笑容都給人一種陰戾的感覺。

“李恪!”裴重遠眉頭深深一皺,他一眼就認了出來,此人正是與他有些過節的李恪,而在李恪身後的正是他的孫子李文輝。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從道藏殿內出來,李文輝的手中還握著一本書卷,李恪應該是陪同他的孫子在選擇道法。

裴重遠一歎,感到無奈,現實就是如此,他年紀又大,功力有底微,想要一部上層道法就難上加難,而李文輝年紀小,潛力大,天賦又不底,想要一部道法?容易!自己去選就是了,看中哪本就可以帶出去修煉。

而李恪呢,雖然修為在整個九天玄清觀也隻能排得個中上的水準,可是人家有一個好孫子,也能沾點光,盡管他沒有資格將道藏殿內的道法隨意的帶出來,可是也能夠陪同孫子一起進入道藏殿觀看。

C